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四月的巨蟹座 > 正文
第一章 月季花一样的女孩
作者:松杏子sama  |  字数:3456  |  更新时间:2020-05-20 23:07:46 全文阅读

恋爱,究竟是什么?

这是我在与她相遇的恍惚中对自己的提问,直到今日仍然没有找到确切的答案。

每当想到这里,我就如同回到那个初夏的夜晚,回到那个充满月季花气息的夜晚。

那是一个四月的下午。面对着模拟考试不合格的残酷现实,我踏上了三号线的电车。本应空旷的河边挤满了出游的小学生。在不知所措的漫步后,天空下起了雨,小学生纷纷跑向不远处的巴士。无奈我只能乘上回程的列车。

踏上那节车厢后,发生了许多奇妙的事情。

望着窗外飞驰的高楼,我不禁回想,上一次遇上这样的雨天,是在什么时候。在四牌楼站,上来了一个捧着一丛月季花的女孩。月季花的叶片与花瓣上停留着几颗水珠,着实是妙不可言。“喂,只看着花,都忘了我的存在了吧?”我的目光转向握着花束的人,才认出她是那个我记忆模糊的初中同班女生。“崇高,尊敬和纯洁。”“什么?”

“白色月季花的花语。”她莞尔一笑。

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回应她。对月季花的爱慕也好,与她偶遇感到的惊奇也罢,都在此刻凝结在咽喉中无法扩散。相视无语。直到电车缓慢滑向暮色中的苏州路站。

她从那束白色月季花中抽出一支,“这个给你。”我鼓起勇气接下那意外的礼物,“对了,你叫夏雄吧,我是池雨馨。”她说话时声音不大,却意外的清朗。在耳语般的送别声里,我目送她与那束月季消散在四月的初雨中。

在换乘的列车上,我反复捻动着那支白色月季。月季花上,散发着一种香气。我不知道那是月季花的香气,还是她的香气。

房城第一高中的下课铃声,混杂着青春无处发泄的各种荷尔蒙的气息。教室以外校园以内的世界,似乎对这群对梦想一无所知的年轻人有着无限的吸引力。

“喂喂,怎么了,这个星期才刚开始,你怎么就打不起精神,不会是昨晚通宵追动漫吧?喂,夏雄,傻了啊?”死党大永狠狠拍了拍他的肩膀。

沉迷于臆想的夏雄猛的从座位上弹起,“痛死了······干什么啊,不会又要我帮你去买干脆面吧?不行,想都别想。”

“你从今天早上第一节课就在分神,我暗示了你好几次都没有回应······喂,你小子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就忘了自己的好兄弟了?”

“才没有那回事,”夏雄望向窗外,天气出奇的好。池雨馨,是那个坐在窗边的女孩吗······为什么感觉和之前那个人完全不像呢······

“不行,今天我必须跟着你,以防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喂,夏雄,你在听吗?刚才就一直看着李晓雨那边,喂,你不会···看上她了吧!”大永惊诧的眼神直射了过来。

听到这里,他差点把刚喝下去的矿泉水喷出来。

“你这家伙,别乱说啊!”

“怎么啦,羡慕我有李一凡是吧?想要女朋友自己找去。”

“鬼才羡慕你······”

“黎夏雄,英语老师让你去办公室帮忙。”学习委员范东礼从后窗探出的脑袋转瞬即逝,窗口下的女孩将脸深深埋进了书里。

得救了······“那大永,我先去忙了。你自己去小卖部吧。”

“啊···真是的······”

“这是下节课要用到的试卷,只要把第一张撕下来就可以了。”英语老师指了指放在办公桌上厚厚的一沓试卷。他麻利的沿着边缘撕下第一张,纸张剥离的悦耳声音伴着淡淡的油墨香气散发开来,这是他最享受的时刻。打开,撕掉,放下,仿佛就要这样无限循环下去。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幻觉,就这样像机器一样永远重复着简单的动作,可能也是一种幸福吧······

等他小跑回教室的时候,已经上课两分钟了。整个教学楼沐浴在初夏的阳光中,阳光被窗口切割成一方方的。

化学课啊······看到王主任站在讲台上,他下意识的将目光瞥向了池雨馨,得到了一个同样确定的回答。

一张纸条,准确的来说是一张便利贴,倾斜着贴在书页的一侧,上面寥寥写了几行字:

喂,我送你的那朵月季花还在吗?

看你上课一直在发呆,肯定是在想昨天的事吧。

中午一起到校外的咖啡厅。

池雨馨

“喂,夏雄,中午到那里吃,啊?你还有事要办,算了,我先去好了。就到那家······什么?你在食堂吃?真是的,你今天到底是哪条神经错位了啊······”

望着大永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夏雄才出了门。

我从未与其他人一起走出校门,尽管这听起来匪夷所思,但我早已习惯了孤独。在与她相遇前,我的人生从来只是一个人的航行。

“怎么那么久,我都急得要到教室里去找你了。还以为你没看到那张便签呢。”

“抱歉,对付那些粘人的家伙可不容易。”

“害得我不得不跟老师朋友挨个告别,有的人还以为我不舒服来着。”她捻着深色牛仔布马甲的一角,一边说道。

“那,不是要去咖啡厅的么?走吧。”

“你就对我一点疑问都没有的吗?”

“比如?”

“为什么我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多久以前?”

“初中那时啊,你不记得了吗?”

啊···似乎确有其事。我大体觉得她以前是个十分娇羞而不肯言语的人,她还记得我的名字也许是因为以前初中放学时我们坐同一班电车。

“那为什么?”

“高二的时候,几乎疯了一样的在学习,结果成绩是提了上去,和身边人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真是傻的可以。”

“那你父母不知道这回事吗?”

“唔,他们只在意工作和我的成绩,所以每次考不好的时候,我都害怕和自责得不知所措。”

“自责?为什么感到自责?”

“因为觉得父母工作这么忙,再在我的成绩上操心,实在是对不起他们。”

我对此表示深深的震惊。我还从未因为学习的原因感到自责。

“高二期中考试的时候,我的名次下滑了一百多名,那一次我想到了死。”

“所以没有成功?”我半开玩笑的说。

“我才不会为这点事寻短见呐,再说了,夏雄,你···真的把我说的都当真?”

“当然了,你和那些靠说谎取得别人同情的人完全不一样。”我如是说道。

咖啡厅已经近在眼前。我拉开了沉重的玻璃门。店员只有两人,一个是厨师,一个既是店长又是服务员,两人看上去都是二十多岁。“一杯鸳鸯,一份金枪鱼三明治。”她把挎包和身体都放在座椅上,两眼望向桌上的猫形纸巾盒。

我点了冰咖啡和培根三明治,坐在她的对面。“第一次来吧。”她一边摆弄着纸巾盒一边说。

“常来这边?”

“以前都是一个人来,后来也带朋友一起。不过像你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带来。”

“刚才说到哪里了?”我担心再这样下去迟早要讲到什么敏感话题,这时店长端来了那杯刚调好的鸳鸯。

“去年七月,在旅游的时候,眼前一黑然后就失去意识了。后来据说是供血不足引起的昏迷。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她叹了口气,搅拌着杯中时隐时现的冰块。

“之前也没有任何征兆吗?”

“可惜,真的没有。都说大概是学习压力太大导致的。连科室主任也找不出原因,只是让我留院观察。”

“于是住院了?”

“是啊,血一管管的抽,一天到晚注射一些说不上名字的药,病房厕所还漏水,实在忍不了。好在医生人很好,同房的两个老婆婆也很照顾我,在里面也不用穿难看的病号服。”

“老婆婆?”

“也是病人,不过一个是高血压,一个是心肌梗塞。夏雄君,为什么你老是关心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

“好奇而已。”我看着端上来的三明治,“这个真的能吃饱?”

“从夏天开始就一直没有胃口。”

三明治吃完后,我开始用吸管喝冰咖啡。的确是不错。

“我喜欢这家咖啡厅仅仅是因为他们的鸳鸯调制得好而已。”她轻轻的吹了声口哨,一直在玻璃门前晒太阳的花白猫摇晃着尾巴走了过来。她把剩下的一小半三明治放在手上,猫一声不响的埋头吃起来。我又开始打量起眼前的女孩,在这个离高考不到两个月的中午,我为什么要和这个女孩一起出来浪费我复习的时间。

猫吞下最后一口三明治后,用脸轻轻蹭她的手心。她轻抚着那团灰白的身躯。

“你猜结果怎么样?”

“嗯?”

“结果呢,医生把能检查的方式都用遍了,根本查不出任何异常。那两星期跟被关在监狱里没两样,所以我一闲下来就在空荡荡的长廊里转悠,你能想像女孩子深夜一个人在医院空荡荡的走廊上漫步吗?”

我摇摇头,“这倒颇有点恐怖电影的意味。”

“是啊!”她笑了起来。“不过我非但不害怕,反而尴尬得要命。”

“然后呢?”

“出院后,感觉无论精神上还是心理上都放下了很多,好像这世界上没有谁比我更自由了。于是——被抛弃的友谊,被忽视的热情,一切一切,都从头开始。这才有了你眼前的我。”

“就没有什么遗憾吗?”

“遗憾的就是,医院旁边有一家很好的咖啡馆,出院的时候没有去那里庆祝。”

我和她都笑了起来。

“结束。”

“结束。”

付清午饭的钱后,店长给了我们一个微笑以示再见。透过玻璃门,能看到三个穿着学生会制服的女生悠闲的从门口路过。

她好像想起了什么,“抱歉,学生会还有急事,我先走了。”

我才记起来她好像是学生会副会长。

“那,再见。”“再见。”她走出了咖啡店,快步加入了三个学生会制服的行列。

在那之后,便是我一个人的世界了。我步入午后12点半的校园,在空旷的广场上,一个人大口的呼吸着。等到全身放松下来后,突然感到了以前从来没有的空虚。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