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妖刀敕鬼神 > 正文
005.浪迹
作者:谈笑先生  |  字数:3314  |  更新时间:2020-05-24 23:04:50 全文阅读

第二天清早,王修身后负着妖刀,这是他给此刀起的名字,孤身站在院子内,看着面前熊熊燃烧的大火,心如止水,眼神不起波澜。

这火中燃烧的,不只是他的家,还有他爷爷秦奉山的尸体。

听从自己爷爷的临终嘱托,他没有将秦奉山葬下,而是跟随老房子一起化作灰烬,而他也决定活下去,不管三年之后,这最后生死如何,他决定要和那所谓的命运,争上一争。

  他倒想看看,到最后究竟是命由天定,还是人定胜天。

  武大海不知何时来到这里,他看着面前熊熊燃烧的大火,面容悲伤,眼中也是老泪纵横,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就这么一个知心的朋友,万没想到如今彻底天人永隔。

  “孩子,这是你爷爷留给你的东西,你打开看看吧。”武大海自怀中掏出一个信封来,递到王修的面前。

  王修伸手接过信封,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武大海抹抹眼泪,道:“这是你爷爷留给你的箴言。”

  “箴言?”

  一听这话,王修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从小到大,他接受的文化程度极其有限,斗大的字不识一筐,而这箴言是什么,必定是极其深奥难懂的话才可以被称之为箴言。

  若真是如此,那他也看不懂啊!

  嘬了嘬牙花子,想了半天,王修还是决定打开看看,自己的文化水平,秦奉山再清楚不过了,想必也不会给他留下太难的字眼。

  将信封拆开,打开信,只见白纸上写着一行大字。

  “孩子,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等你度过大劫之后,回来此地,爷爷在这里等着你。”

  看到这一行大字,王修表情更加的怪异,心说这那是箴言啊?这不就是大白话吗?

  武大海也看到这一行字,他拍了拍王修的肩膀,怅然道:“孩子,好好的活下去,你爷爷从来不说谎话,看来等着你度过大劫之后,回来这里,或许真的可以再见到你爷爷。”

  王修点了点头,然后将信整整齐齐的叠好,放进怀中。

  他不知道自己爷爷为什么会对自己说这样一番话,度过大劫之后,竟是能够见到已死之人,但他要赌,而且不止要赌,他还一定要赢。

  “常言道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你爷爷没给你留下什么积蓄,这二十文钱你拿着,武爷爷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武大海从怀中掏出二十文钱来,也不待王修拒绝,便是直接塞进后者的怀中。

  他这一生同样没有娶妻生子,心中早已经将王修当做自己的孙子,他是打心眼儿里喜欢王修。

  王修红了眼眶,跪在地上给武大海磕了三个响头,他也知道出门在外,没有钱寸步难行,再大的英雄,也挡不住饥寒穷三个字啊!

  “快起来孩子。”

  武大海赶紧将王修搀扶起来,叹了口气,道:“唉!孩子,武爷爷这些钱帮不上你太多,这样,武爷爷给你指一条路,你出了此地往北走,奔丰城县去,到了丰城县你找钱福禄钱员外。”

  “钱员外会给我钱?”王修皱眉问道。

  武大海点了点托,解释道:“不错,你爷爷曾经是钱福禄的救命恩人,而且你与钱员外的闺女,还有一桩指腹为婚的亲事,虽然这么多年不曾走动,不知钱员外是否还认这门亲事,但你去借几百两银子,想必还是很容易的,有了这几百两银子,想必这天下间,你何处都可去了。”

  闻言,王修恍悟般的点点头,他从没有听秦奉山对自己说过,自己还有这样一桩婚事在身,不过事到如今,他也不奢望那钱员外能够将闺女嫁给自己,毕竟自己能不能扛过这三年后的大劫还说不定,没有必要耽误了人家女孩儿。

  “孩子,你去吧,等你再回此地,武爷爷活着便罢。我若是死了,你记得一定要在武爷爷的坟前添把土,让武爷爷知道,我这孙儿,度过了生死大劫,到时武爷爷在九泉之下也会高兴的。”武大海捋着自己雪白的胡须,哈哈笑道。

  闻言,王修再度红了眼眶,跪在地上,又是咣咣咣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一把大火,将自己的家烧的干干净净,从此以后,王修浪迹江湖,成为了一位无家可归之人。

  ......

  入夜。

  山林中,王修眼眸微闭,盘膝坐在树下,打坐练功,妖刀插在他的身边,面前燃着一堆篝火,周边还有一些野兽的皮毛和骨头。

  忽然,王修的眉头皱了皱,紧跟着睁开眼睛,眼神中满是疑惑之色。

  “怎么会这样?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王修眉头紧皱,看着自己的右手手掌,喃喃道,他觉得自己变得有些不一样,但是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

  自从今天清早,点燃了自己的家,看着自己的家燃烧起来,最后一点点化作灰烬,他觉得自己似乎突破了某种桎梏,就连结印施法的过程都是变得简单很多。

  白天休息的时候,他曾尝试过施展五雷法,这次施展五雷法,他结印所需要的时间大大的减短了,而且五雷法的威力,强大了至少一倍不止。

  这点令他实在诧异。

  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他将这八种秘法的前五种,纷纷施展了一遍,发现每一种秘法的威力,全都有所增强,他已经想了整整一天,却根本没想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哎呀!脑壳疼。”

  揉了揉脑袋,王修觉得自己的大脑都要爆炸了,这种问题,他觉得根本就不是他这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该考虑的。

  想不明白,不如不想,顺其自然就好。

  王修往面前的篝火里添了些干柴,篝火的火苗,顿时大了不少,王修定了定神,将脑子里那些胡乱的东西纷纷丢掉,继续打坐修炼。

  夜半时分,山林中的虫鸣鸟叫不绝于耳,吱吱喳喳,王修打坐修炼,已入悟境,将自己与周围的一花一木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忽然,王修的耳朵微微一动,紧跟着眉头随之皱起,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扭头朝着不远处看,在那处黑暗之中,似乎不太对劲。

  拿起妖刀,王修在黑暗中潜行,直奔山林深处。

  没走出去太多,王修的脚步猛然间停住了,侧耳倾听,只听得周围似乎有打斗声响起。

  声音不大,但王修确定自己并未听错。

  简单辨别了一下方向,王修定了定神,屏住呼吸,悄然潜行。

  又往前走了一点,耳边打斗的声音越来越大,隐隐间,还有一个女子的娇斥声掺杂在其中。

  “在这山林之中,怎会有女子出现?”

  王修眉头一皱,心中泛起疑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寻声追了过去。

  来到一个足有水缸粗细的参天大树后方,王修整个人藏在巨树后面,微微探着头往前看。

  月光下,在他面前的不远处,有一块空地,此时这空地之上,两道身影正在对峙着。

  其中一个身材无比高大,足有近三米高,体型魁梧,看不出长什么样子,整个人隐藏在一件巨大的黑袍内,给人一种极其强大的压迫感。

  而在这人面前,则是一名女子,二十左右的模样,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灰色衣袍,看穿着打扮,像是一名道姑。

  此时女子的状态极其狼狈,灰头土脸的,嘴角带血,身上的衣袍也被撕开数个口子,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肩膀,另一只手里则是拿着一面镜子,但那只手却是在微微颤抖着,连握着镜子的力气都要消散殆尽。

  安琳看了看周身的八面令旗,双眸内泛起一抹绝望,这八面令旗其中有两面已经彻底毁了,还有三面旗帜被烧毁大半,上面的敕字已经不完整,剩下的几面旗帜,也是破的破,损的损,显然已经不能用了。

  她承认自己道行不够,但连奇门遁甲之术都无法降服眼前的怪物,她知道自己今日多半要命丧于此了。

  这时候,只见这庞然大物,迈开大步,脚踏大地,轰轰作响,连大地都随之颤抖,每一步都踩下一个深深的大坑,同时挥舞起那沙包大的拳头,直奔着安琳轰去。

  见状,安琳双眸中的绝望,化作一股子倔强,她咬着牙,忍着肩膀处带来的巨大痛楚,将手中的八卦镜扔下,同时双手在身前结印。

  “一定要来得及啊!一定要来得及啊!”

  看着那沙包大的拳头离自己越来越近,安琳的眼中,也是随之浮现出一抹焦急与慌乱,被这一拳砸中,她必死无疑。

  “替死术,敕!”

  在那沙包大的拳头来临的瞬间,甚至安琳都能够感受到那呼呼的劲风扑面而来,千钧一发之刻,她口中娇叱一声,话音刚落,只见这沙包大的拳头,直接轰在的她的脑袋上。

  但在这一瞬间,她的位置突然出现一个稻草人,这一拳正好轰在这稻草人的脑袋上,只见这稻草人的脑袋,直接被轰的粉碎,身子也是随之倒飞出去。

  呼~呼~

  安琳出现在附近不足十丈的位置,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满脸的汗止不住的往下淌,身上宽大的衣袍满是被汗水打湿的痕迹。

  看着面前的大家伙转过身,再度对准自己,安琳嘴角掀起一抹绝望的惨笑,刚刚的奇门遁甲之术中的替死术,已经消耗了她全部的体力,本想着这一次横移,能够藏到哪个大树后面,躲避对方,但不曾想她气力将近,这一次的横移,只横移了不到十丈的距离。

  轰轰轰~

  这时候,只见这大家伙再度迈开大步,地动山摇,朝着安琳狂奔而来。

  安琳满脸的绝望,为了自己这一次下山历练,师傅师兄们给足了自己法宝,但不曾想到最后,却是被自己的法宝逼入了绝境,甚至还要死在自己的法宝之下。

  可悲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