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大梦王 > 第一卷:梦的世界
四十七章:朋友变情人
作者:卿云之歌  |  字数:3196  |  更新时间:2020-10-21 21:05:38 全文阅读

合欢之喜,共祝百年连理。新婚大典,无疑是人生最大喜事。可惜,太多人把喜事过成了悲剧。

郑克爽也从未想过,人生最大的痛苦要经历两次:一次是心爱之人新婚之夜被抢走,一次是被恶心村妇抢来成婚。

吉时未到,浓妆艳抹的郑克爽被关在陌生房间里,内力被封四肢被绑,他想自尽都做不到。老旧的房屋弥散着腐朽的气息,充斥鼻孔使他感到恶心。

郑克爽不蠢,这帮庄稼汉动手之际他就察觉情况不对:对方全是练家子。他不禁想到,对方乔装打扮如此行径,很可能是看上了他的身份。也可能,是真觊觎他的容貌,强行来个生米煮成熟饭。不仅靠上他郑家大树,还嫁了才貌双全的夫君,当真两全其美。

当身体被禁锢,思维往往超常活跃。郑克爽此时还想到了其他可能,比如,宁珂的陷害。这也是完全说得过去的,他跟宁珂两人本就有矛盾,进城以后他更是大肆宣扬九皇子跟安宁郡主的龌龊事,加上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安宁郡主恼羞成怒之下,一手策划了此事。

当然,不管想出多少种可能,郑克爽依然没有丝毫担心的意思。他相信他的属下跟家族强者冯稀饭,一定会把他救出去。即使没有救出去,那也不过一场无媒无妁的婚礼而已,事后尽可以不承认。

很快郑克爽将知道,他想的太乐观了。

在陈慕两人赶到农家大院的时候,草草布置的场地里宾客拥挤。大多是韦小宝带来的军士,临时客串一次亲朋,一同见证郑克爽的婚礼。

至于韦小宝本人,得知宁珂前来后,火速隐藏行踪制定计策。他脑袋瓜一转立刻有了定计,冷笑着潜入了新娘房间。

“韦兄弟,你这是……哎呀,人家就要拜堂了,你太为难我了。”

见是韦小宝进门,尤大姐脸上露出喜色,掌蹼捂嘴做娇羞模样。

“真没想到啊!尤大姐穿起嫁妆来真是漂亮,简直跟仙女一般,便宜那小子了。”

“呵呵!是嘛。时间有限,韦兄弟想做什么快点,我尽力配合你。”

“尤大姐好生善解人意,小弟我前来确实有事相求。”

“那还等什么?”

“好,那我开门见山的说了。我那口子也来了,不过我跟她闹了点矛盾,想请尤大姐做个中间人调解调解。”

尤大姐一愣:原来对方说的不是那种事啊。

“韦兄弟指的可是安宁郡?”

“正是。她现在怎么说也不愿意见我。我看尤大姐之前跟她很说得上话,想请你把她请来,好让我有个当面乞求原谅的机会。”

“呵呵。韦兄弟就是太心善了,这女人要多多调教才对。你说她也来了?”

“就在院子里呢。”

“好吧,你等着,我现在就把她请来。”

“尤大姐的恩情,小弟我没齿难忘。对了,到时候你先把她灌醉,她酒量小,一口就醉的。”

“哈哈!我懂,小两口嘛,床头吵架床尾和了。”

尤大姐笑着离开了房间,韦小宝故作讪讪。而尤大姐前脚刚走,他立刻取出了药包。

“哼!任你冰贞火烈,饮了我的一根材,就得做我韦家媳妇。”

心里意想着,韦小宝把莫约一指盖的粉末放入酒壶中,觉得不够,又加了一指盖,想到才双倍分量不能万无一失,于是再加了两指盖,最后,整包药粉全用完。

一切准备就绪,韦小宝顺势躲进了床底,一脸的猥琐笑容,仿佛看到了大功告成的场面。

大院里,江南坐在陈慕身边东张西望,也十分期待这一场郎才虎貌的婚礼。忽然,看到黑肥的村妇笑吟吟地走来,她立刻想到了什么。

“师父,情况不妙。我们似乎误入虎穴了,这些人,全是韦小宝的同党。”

陈慕微微皱起眉头,清声道:“这些你不应该早知道的吗?”

“一时大意,忘记了。”

江南做出可怜巴巴的模样,请求道:“我怀疑这肥婆心怀不轨,师父你要看紧我哈。”

不等陈慕回答,尤大姐的笑声到了:“哎哟,这不是小妹吗?你真来了,姐姐我太高兴了。”

“说了要给你红包嘛,怎么能出尔反尔。倒是尤大姐,怎么出来了?”

“呵呵,平民百姓家,哪有那么多规矩。妹妹也真是的。人来了就好嘛,还送什么礼?”

“必须的。一点心意,祝姐姐新婚大喜。”

“好。妹妹这份心意我收下了。你看这周围,有些杂乱了,妹妹水灵灵的玉人儿,怎么能在这种地方沾染污浊,快里面请。”

“这……”

江南为难,回头看了陈慕一眼。

“妹妹也看到了,这里全是男人,而内院全是女眷,这位公子恐怕不宜进入。”

“原来如此。那好,咱们走。”

江南欣然前往,趁尤大姐不注意,回头对陈慕疯狂地挤眉弄眼。

这里是四合院式的农家,也的确有前后院之分,但女眷屈指可数。刚离开众人视野,尤大姐立刻找了借口,强请江南去新房,江南心生警惕,表面一口应允。

新房位置实在偏远,今日人喧耳杂,江南担心甚至呼喊救命前院都听不到。

刚进屋,尤大姐热情地邀江南坐下,满满倒了两杯酒,说是给江南解渴,说着自己还喝下一杯。

“啧啧。自家酿的酒就是醇,妹妹不试试?”

江南眼中闪过意味,心想问题很可能就在酒中。她环顾屋中景象,猜测可能藏人的地方。床桌椅柜绕屋安放,房梁悬空一览无遗,角落堆有些许杂物。整体来看,屋子不慎敞亮,床底床后,柜中桌下,都可以藏人。

道了声谢,江南遮杯斟酒,实则全倒入袖中,一股凉意顺着手臂蔓延,浇得她身体微颤。

“果然是好酒,不过,怎么有些上头呢?”

江南故作酒态,担心一杯倒太夸张了,于是接连灌了三杯,换着衣袖来,结果湿到小腿以下。

尤大姐看得瞠目结舌:这妹子好酒量,谁说半杯倒的?

觉得演得差不多时候,江南直接扑倒桌面,尤大姐唤了几声也毫无反应。

“呵呵。韦兄弟,你交待的事我是完成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话说着,尤大姐又喝了一口,当下更加敬佩江南了。这才一杯,她就已经感到浑身发热意识飘忽。

韦小宝从床底爬出,心情激动万分紧张,踏出每一步都感到身体颤抖。

“尤大姐的大恩,小弟无以为报。从此以后,刀山火海,只要用的着的地方,小弟我一定万死不辞。”

“是么?我现在刚好有事想要你帮忙了呢。”

尤大姐声音突然变得如狼似虎,韦小宝心神一震暗道不好,本能转身,一副壮硕的躯体缠了上来。

“糟糕,竟把这事忘了。”

韦小宝大呼不妙,一边使劲推开尤大姐,一边喊道:“尤大姐,我们是朋友,郑克爽就在隔壁,你且忍忍,我帮你把他找来。”

尤大姐已然神志不清,紧紧抱住韦小宝用力伸着脖子。韦小宝恶心不已,双手撑着女人油腻的下巴防止被吻到,而对方丑陋的舌头,不可避免地侵凌在他指缝间。

“不许动”

两人僵持间,一声清喝屋中响起,韦小宝闻言定在原地心血狂跳:有武器顶在了他背心。

“宁珂?你没事?”

“行走江湖,这点警觉性本姑娘还是有的。少废话,把这壶酒全喝了,否则我在你背上戳个窟窿。”

韦小宝不知道,江南手中武器实则只是随手捡的断枝,看到递至眼前的酒杯,他暗呼大事不妙,思绪飞转着思索对策。

“现在喝交杯酒,是不是太早了?你看,我手也不空,你喂我?”

“哟嚯,胆子挺肥的嘛,现在还敢调戏老娘。仰头,张嘴。”

韦小宝当然不会乖乖听从,江南也没指望他配合,当即一脚踢在对方腿弯处。韦小宝只觉得双腿一软,肥大的身躯贴着压来,噗通一声双双摔倒地上。接着是迎面而来的酒水,顺着他鼻孔嘴巴大肆入侵。

这还不算完,担心韦小宝喝的分量不够,趁他躲避尤大姐露出脸来,江南直接将酒壶开口塞进他口中。韦小宝猝不及防之下,咕噜噜一口气喝下半壶。

“自作孽不可活,我今天是为广大女性惩罚你个渣男。药是你的,尤大姐是爱你的,好好珍惜吧。”

计策得逞,江南猖狂地大笑几声,直到韦小宝双眼泛红转抗为迎,才放下酒壶离开房间。

“你玩什么?”

小心翼翼关上门,背后响起的声音让江南心神俱颤,慌忙转身堵住进门掩饰道:“没,没什么。”

“里面什么声音?”

“是尤大姐了,她在锻炼身体呢。”

生怕陈慕深究下去,或者听到接下来少儿不宜的声音,江南赶紧抱住男人胳膊,撒娇道:“老板,我们快走吧,这里是个是非之地。韦小宝现在还没现身,那种奸诈小人,指不定就藏在暗处准备放冷箭,早离开早安全。”

陈慕是过来人,屋里的情况如何瞒得过他。不过看到江南无恙,他也不再多问,抽出手臂转身就走。

然而,两人才踏出步伐,转角处又传来声音。

“尤大姐倒是找了个俊俏郎君,我看着都心动呢。”

“小妮子,别思春了。去两人搀扶新郎,我去陪尤大姐,该拜堂了。”

“师父,先躲起来。”

江南闻言心虚,二话不说拉着陈慕进了隔壁房间。关门转身,她又傻眼了:五花大绑的郑克爽,正一动不动地坐在房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