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混在工厂当卧底 > 正文
第2章 胜负一念
作者:尼奥戏莺  |  字数:4094  |  更新时间:2020-09-01 09:27:35 全文阅读

黑发妹见赵帆望向她,大胆地在赵帆和驯兽师之间显示了一下她的美丽。赵帆看得出来,她的那些刻意的动作并不很熟练,更像是在搔首弄姿。

  随着黑发美女身体的扭转,赵帆看到眼前的美女除了头发是黑色的之外,其他各个身体部位都没有中国人的特征。赵帆心里说,这妞儿身材真是火爆啊,就是衣服穿得有些不太合适,她穿了一件很显身型的酒红色包臀连衣裙,横亘在腰间的裙带把原本前凸后翘的身形映衬的更加呼之欲出。脚上那双白色的高跟鞋,让黑发妹妹愈发高挑动人。连衣裙的开领处,更是春光乍现,一块环形的玉饰品点缀在那片雪白之间。玉的成色应该一般,年代看似久远了些。

  “嘿!中国小子,你看傻了吧!赶紧来啊!来打败我,打败我就可以回家享用这个俄罗斯妞了!快来啊,来击败我吧!”驯兽师力争保持着自己的兴奋点。

  “你不喜欢我么?我可是那个讨厌的,没有能力的人送给你的礼物啊!”黑发美女没有驯兽师嗓门那么大,她拿过了主持人的麦克风,走起了驯兽师的风格。

  “快说啊中国小子,你快回达这位女士的话,是不是喜欢,是不是啊?”主持人也开始试图挑动赵帆的情绪来了。

  “我喜欢你胸前的那块玉!”赵帆用中文对黑发美女说。

  黑发妹妹似乎没有听懂,停了一会儿,指着自己胸前挂着的那块环形的玉说说:“过去打倒他,我和它就都是你的了。”

  ……………………

  在正式比赛之前,裁判如往常一样对赵帆和驯兽师两个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和规则。

  “一共三节比赛,每节三分钟。不能击打下身,不能击打后脑,不能用手指攻击眼睛,,,”裁判机械地说着自己该说的话。

  驯兽师对此已经习以为常,赵帆的脑子里根本听不进裁判的话语!

  “你们听明白了吗?”裁判让驯兽师和赵帆最后确认。

  铃铛响起,比赛也就正式开始了。

  “帆子!我可把全部的钱都压在了你的身上,你可别让我失望,你要为了我们中国,雄起!雄起!”大头在八角笼外面对着我干嚎,因为他说的是中文,周围的人群都听不懂。因为他说的是川普,黑发妹也没能听懂。

  驯兽师没有像刚结束那场对骑士对局时那么保守,铃铛声刚响起来就直接向着赵帆发起了猛烈的攻势,仿佛要完成他有生以来最快战胜对手记录一样。

  赵帆试着搁挡开驯兽师的几下凌厉攻势,主要还是以躲闪为主,并且不时地用脚给予还击,双手基本上进攻的动作不多,基本上还是遵循着“拳是两扇门,全靠脚赢人”的古训。

  驯兽师见一时半会儿也打不倒赵帆,或者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打不到赵帆,他也就放弃了速战速决的想法。

  “兽~,你这是消极进攻,警告,警告!”裁判找了个恰当的时机对赵帆发起了警告。

  八角笼外的人们也被裁判感染到,跟着响起了一片嘘声。

  接下来的两分钟里,赵帆试着击打过驯兽师的身体,每次接触到驯兽师,驯兽师并不退却,总能以更大的力量攻击赵帆。其实这也容易理解,驯兽师将近两米的身高,二百多斤的体重。反观赵帆这边儿,一米七五不到,体重刚过一百四。面对身高腿粗胳膊长的驯兽师,赵帆没有一点儿优势可言。

  第一节基本上是驯兽师追着赵帆打,裁判看这俩货玩得挺嗨,耸了耸肩,任由他们在八角笼里上演着猫鼠游戏。裁判觉得这个中国的灵魂能够坚持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第一节谈不上精彩,可也不是没有一点儿波澜。当驯兽师再一次挥拳向赵帆打来,拳头的力道还没用尽的时候,驯兽师又向前跨了一步,更接近近了赵帆。不用说这种战术就是连续进攻,在这种高压击打之下,赵帆会一退再退,直到被驯兽师逼到边网,最后再对赵帆进一步绞杀。

  没等驯兽师发动下一拳的攻击,赵帆向后一个纵身,同时双手迎着驯兽师打来的拳头,双臂由曲变伸,身体借力撞向八角笼的边网。赵帆尽量收缩了一下身体,当他感觉到后背完全接触到边网,一股巨大的反弹之力向他涌来之时,赵帆用膝盖向驯兽师下颚顶了过去。赵帆感觉到他这次得手了,他的膝盖完成了预先指派的任务。几乎在同时,赵帆那双作为两扇门的手,被一只坚硬的铁拳把门板打碎了。

  赵帆感觉自己的左肋像是被大铁锤击打了一样,疼得他根本无法呼吸,眼前有些发黑。驯兽师巨大的身躯晃动了一下,紧接着身体向后挪动几步。赵帆直挺挺地考在边网上,过了五六秒之后,赵帆才深深地吸了口气,头脑渐渐地清晰起来。

  两人再次进入战斗时,赵帆佝偻着腰,驯兽师脚步变得有些蹒跚。一阵紧促的铃铛声传来,第一节比赛结束了。

  “帆子,怎么样?伤的重不重?”大头焦急地在赵帆身旁说。

  “你认输也可以得到我!”黑发妹妹生硬的汉语直接表达出了她的心意。

  “水,水,我要水!”

  赵帆觉得自己的嗓子眼儿特别难受,方才被驯兽师打得那一拳,差一点没让赵帆把胃里吃的东西给吐出来。赵帆已经感觉得到他的胃液上涌到了喉咙,嘴里有一种酸涩难忍的味道。

  大头稳定了一下情绪,把一瓶水递给了赵帆。赵帆接过了水猛就往嘴里倒,却发现瓶盖儿还没打开。黑发妹把拿瓶水从赵帆的手里抢过来,扭开瓶盖又从新递给了赵帆。

  水在赵帆的口中漫溢,不只是祛除了他口中的酸涩,而且让赵帆的神志更加清爽起来。赵帆感觉他左肋受伤不轻,随着左臂抬落,疼痛立刻向他传来,令他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黑发妹的手在赵帆的颈肩处揉搓,她想为这位认识不久的灵魂做点儿什么,于是就学着不远处驯兽师团队那样,想着给赵帆按摩放松一下。

  赵帆以前跟自己的师父学过一阵子按摩,并且时间还不算短,算起来也有三四年。师父不只教给了他行气按摩,还教给他寻穴打穴的功夫。不容得赵帆多想,第二节开始的铃铛声又响了起来。

  赵帆仔细地观察着走过来的驯兽师,他看到驯兽师走路时两只脚迈出的距离有些许不同,于是决定继续攻击他的左脑。驯兽师也在观察着赵帆,他知道那一拳的力道,如果不是赵帆的膝盖顶到了下颚,基本上可以一拳致胜。驯兽师很有智慧,他看出赵帆的伤痛所在,不停地向赵帆左侧进攻。

  裁判员这个时候也不怎么过来给这两只斗兽做过多的裁决了,在他看来,这个中国的灵魂能够挺过第二节就算是创造奇迹了。

  驯兽师越战越勇,拳拳紧逼。赵帆这边开始尽显狼狈,疲于防守。又一个交锋,赵帆在躲过了驯兽师的拳后,脚下突然多了一个勾腿扫膝的动作。驯兽师下意识地停顿了一下,就是这一顿,给了赵帆出拳的机会。

  赵帆的这一记摆拳打在了驯兽师左侧太阳穴上,自己也因为躲闪不及,左眼角被驯兽师的玻璃手套划了一道口子。伤口虽然不深,血却流出来不少。赵帆觉得眼睛有些发涩,估计是眼睛里有了出血点。

  之后的第二节竟然没了看点,与其说赵帆在刻意躲避,不如说驯兽师希望早点儿休息。

  现场观众的嘘声渐渐响起,这次的嘘声不只是给赵帆的,驯兽师也受到了场外观众们的嘘声和责骂!特别是买了驯兽师赢得比赛的人们,他们的焦急可想而知。

  第二节结束时,赵帆觉得自己找到了状态,也想到了战胜对手的办法。

  “帆子,你真牛逼,哥们根本没想到你能挺过两节!”大头的嗓子有些沙哑,方才喊得太卖力气了。

  黑发妹给赵帆擦拭眼角的伤口时,赵帆感到了疼痛。看到赵帆的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黑发妹停下了手问:“你感觉很疼么?用不用让他们给你包扎一下?”

  “大头,我眼角是不是裂开了,你看看能不能找他们处理一下,快点!”赵帆的英语不好,黑发妹的汉语不好,只能找大头替我去沟通。

  很快来了专业人士给赵帆看了看,对他说伤口不深,还给他贴了止血贴。最后还问赵帆用不用包扎一下,赵帆想了想,还是拒绝了。裁判过来询问了一下赵帆的情况,问他是否还能继续比赛,赵帆说没有问题。

  最后一节开始了,驯兽师依旧率先对赵帆发起了进攻。赵帆又开始以手作为屏障,用脚进行攻击的老套路。因为赵帆看到驯兽师的步伐越来越慢,左右脚的不一致也愈发明显起来。

  赵帆一个侧踢踢在了驯兽师的膝关节上,驯兽师感到了疼痛,身体不由摇晃了两下。裁判过来警告赵帆,可并没有阻止比赛的进行。

  再开始对战时,驯兽师对赵帆用脚对他的攻击,更加小心提防,由于方才吃了亏,当然不敢大意。

  赵帆看到了驯兽师动作的调整,也知道自己的战术起了效果。他上场之前就想着先用自己的下盘攻击对驯兽师进行震慑,然后再用用拳对他进行精准打击。

  赵帆又一次撩到了驯兽师的小腿,这一下并没有给驯兽师多大的伤害,反而驯兽师的拳接触到的赵帆的鼻子,还好赵帆撤得比较快。赵帆撤得快,再次发起进攻也很快。

  赵帆的师父教他拳脚的时候曾经跟他说过,他们练的那套灵通拳是根据人体的七经八脉来的,拳法也基本上以打击人体各个穴脉为主,可这个时候赵帆哪里能想得那么周全啊!

  又一次在腿部动作的配合下,赵帆寻找到了机会,一拳打在了驯兽师的鼻子上,驯兽师本能地双手回撤,赵帆又一拳抡向了驯兽师的下颚。

  驯兽师在赵帆的连续击打之下并没有丧失斗志,他的一记重拳打在赵帆的右肩,还好是右肩,如果是受了伤的左肋,赵帆或许就再也支撑不住了。

  赵帆知道现在他根本不能停,此刻他真的像一只发了疯的兽,驯兽师的拳打在他身上时他似乎感觉不到了疼,也或许是真不那么疼。下颚鼻子眼睛,太阳印堂百会,只要赵帆能够触碰到,就毫不留情地攻击。

  最后的时刻,赵帆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向上一纵身,拳头狠命地砸向驯兽师头顶的百会穴。驯兽师的膝盖在重压下有些弯曲,身体也变得佝偻了。赵帆抬起右脚,一脚踹在驯兽师的脸上。最后这一脚说不上有多大力道,更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驯兽师庞大的身躯向后仰躺着倒下,嘴角抽搐了几下。

  赵帆最后这一下看着像是进攻,其实是一种本能的主动防御。这一脚之后,借助蹬踹的力量,赵帆和驯兽师之间拉开了距离,赵帆倚在八角笼的柱子上,他的右手抬不起来了,只能用左手抓住笼网。可只要左手一用力,断裂的肋骨就传来钻心的疼痛。

  驯兽师再没能站得起来,救护人员过来把他抬上了担架,很快退出了场地。裁判过来看了一下赵帆的情况,他也只好在网边儿扯起赵帆的右手宣布了这边比赛的结局。赵帆那只被裁判放开的手无力地垂落下来,他的整个身体也跟着垂落的手一起垂落。

  人群的呼喊咒骂,欢喜悲伤,周遭的一切都与赵帆没有关系了,他昏了过去。

  赵帆醒过来的时,已经一天以后了,确切地说是周身的疼痛把他唤醒过来。醒过来之后,赵帆发现自己在一个病房里。身体已经被固定住,头上悬着好几瓶点滴,不知道什么液体正在一滴一滴地注入到自己的血管中。

  赵帆醒过来看见的第一个人不是希望中的大头,而是一个头上缠着纱布,同样穿着病号服的人。

  “我操!这不是驯兽师么!怎么追到这里来打我来了。”

  赵帆心里一惊,脑子清醒了许多!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