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者:阅文集团去死  |  字数:3534  |  更新时间:2020-05-21 01:52:17 全文阅读

秋纳兰是我们秋家活的最长的人,没有之一,除了已经失踪的太太太太爷爷秋楚风。秋纳兰她老人家一直从1801活到了1930年才死,这些都是我们自己族修族谱里明明确确记载的。

由于我们家人丁不怎么兴旺,所以老宅灵堂上基本只有六排名字,其中最上面两排只有四个名字,从下往上分别是秋纳兰,秋楚风,秋芬和秋思桓。

这秋思桓就是灵堂最上面的名字,由于挂在最高处,很显眼,基本去一次灵堂就能记住。

所以,在这里,以这种情况,在这种不合时宜的时间点突兀的见到我祖先的名字,实在是令人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诡异感。

我又环视了一圈,实在没发现其他什么线索,况且天井又小又破,没什么好发现的,于是我鼓起勇气,咽了一口唾沫,用力移开木门,然后向这地道的最深处走去。

这里的地道基本没有什么异样,和刚才出来的地道一样十分捡漏,在拐过两个弯以后。

我顺利的找到了通向楼上的门板。

我撞开门板,向上照了照,发现这里的门板居然建在一个厨房里,厨房很传统,不过除了灶台,其他的东西我已经认不出来了。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然后环视了一圈四周,发现这里和刚才那栋房子没有什么差别,都是很普通的民宅。

“这就是我的先祖以前住的地方?”我抱着一丝怀疑的态度,毕竟也有重名的可能性。

正堂与大厅和刚才那栋楼基本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基本一样的建筑规划,不过唯一特别的就是在通向二层的楼梯口之下,有着一个台子,上面放着好几个灵位,我全部看了一眼,基本没发现什么东西,知道全部灵位的最后一个,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秋纳兰。

接二连三的冲击让我头晕目眩起来,这种情感上与心灵上的双重冲击直接让我充满了一种无力感。

“秋纳兰?”

“为什么我的太太太奶奶的名字会在灵位上?”

“她不是一直活到1930年吗?”

“她不是死在了老宅里吗?”

“难道老一辈是骗我的?”

“或许这是一个巧合?”

我摸着头,一时间,大脑里一片混乱,先是秋思桓,又是秋纳兰,这一切都让我猝不及防。我双手杵在台子上,大吸了几口气,缓了一会,才渐渐的恢复过来,不过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这让我很不舒服。

我镇定了一下精神,扶着墙壁,慢慢的走到了二楼。

走到二楼的楼梯口,我发现,这里居然向上还有一层。我搜索了一遍二楼,没有发现什么和我的先祖有关的其他线索,除了一串钥匙,我看了看这一串钥匙,发现除了零星几把没有坏的,其他的全部都损坏的看不清了。我想,可能之后开某些门需要用到这些钥匙,于是我把没坏的那几把都拆了下来,带走了。

三楼是一个宽阔的通道,通道的尽头淹没在黑暗之中。

我走进去,向通道的深处走了几步,就发现通道的尽头是一堵墙,与其说这里是一个通道,不如说这里是一个巨大的阁楼,应该是用来堆放杂物的地方,我扫了一眼四周,发现这里基本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一个箱子,孤零零的躺在一个角落里。

我正想过去打开箱子,就听到身后不远的地方传来一阵咯吱声,声音极其清脆,在这种掉一根针都能听见的地方,简直刺耳无比。

瞬间,我就僵住了,冷汗只下,汗毛都立了起来。

这种咯吱声响了大概有几分钟,随后,咯吱声停住了。紧接着,又是一片寂静,正当我想回头看看究竟的时候,又是一阵咯吱声,很像是一个壮汉踮起脚尖走在木地板上的声音,不过这次离得更近了,似乎只有几步路的距离。

我感到了死亡正在不停的靠近,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之后整个阁楼都一直安静的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就在这时,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什么东西从我的脖子后面伸了出来,同时一种冰凉的如同冰窖里的冰一样的感觉,刺激着我的皮肤。

随着那种感觉越来越剧烈,借着手电筒照在墙壁上的光,我能清楚的看到两只苍白到极致色的手伸到了我的面前,那双手弯曲了起来,我甚至看到了那手的指甲极其暗淡,如同涂过黑漆一般,随后,那只手做出了一个令我毛骨悚然的动作。

那分明是要掐住我的脖子!

我被吓的手一松,电筒直接掉在地上直接熄灭了,镜子也掉到了一边。

我能明显的感到一双手正在慢慢的锁住我的喉咙,一种压迫感和窒息感渐渐的传遍了我的全身。

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了吗,还是要死吗,也许是因为疲倦和大脑过度凌乱而带来的麻木感,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思索死亡带来的痛苦感,留下的,只有原始本能里对于死亡的排斥与恐惧。

就在我即将迎接死亡之时,我恍惚的看见我的面前,缓缓的出现了一道白影,紧接着,白影的实体慢慢从黑暗隐现了出来,很快,那白影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那是一个女人,或者说,也是一个鬼魂。由于离的实在是太近了,我能清楚的看到她的一切细节,她束着一种非常温和的发髻,一双眼睛,不同于刚才那个鬼魂的全部黑色,而是和活人一样有着黑色的瞳孔和白色的眼仁,同时她的眼睛里透露出一种非常特殊的温柔感。鲜红的嘴唇,让我感到在这昏暗的房间里十分的突兀。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衫,还有似乎是古代的某种汉服一样的服饰,以及一件束腰的长裙,好像是执行某种仪式的神官才会穿的一样。

同时她全身散发出一种柔和的淡淡的白光,在这漆黑的房间里显得有一丝令人安心。

我看着她,想起来刚才在天井里出现的鬼魂,似乎就是她。

我紧张的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来客,不知道她是相杀我,还是另有企图。

结果,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她居然径直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直直的把手抬了起来从我身体里穿了过去。

这直接出乎了我的意料。

不过,更加出乎我的意料的是,我脖子上的那种窒息感竟然慢慢的消散了,很快,那种冰冷无比的感觉从我身上消失了。

这种戏剧般的变化,让我的内心顿时充斥了无比矛盾的的情感,即庆幸又恐惧,即疑惑又似乎无法质疑。

也许是因为大脑过度使用的缘故,很快,一种疲劳感从我的大脑深处席卷了上来,在我能明显感到身后的那东西消散以后,我的眼前就慢慢的模糊起来,渐渐的,我便陷入了沉睡,陷入黑暗前的最后一幕,是那个女人的肩膀。

在沉睡之中,我又陷入了那个梦境,这次比以往更加真实,我已经能清楚的看到所处的环境,这似乎是一个小岛,岛上还有一座桥连接到对岸的不知道什么地方,岛的周围全部都是无边无垠的湖水,岛的中央就是那口恐怖无比的井,就在我环视了一圈以后,我发现了一个站在远处的女人,我感到十分好奇,慢慢的靠近,当我近到能看清她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她不就是刚才救我的那个鬼魂吗。

就在这时,我的头一阵剧烈的头疼,一些记忆充斥在了四周,我突然想起之前每次做起这个梦都能看到在很远的地方地方站着一个女人,这不正就是她嘛!

在这种无尽的回忆中不知过了多久,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已经天亮了,光线从缝隙里射了进来。我看了看表,已经8点了,这一觉睡得很充实,让我的疲惫感减轻了不少。

我吃了点干粮,集中了一下精神,然后看了看周围,看来昨晚救我的那个女人消失了,一点踪迹都没有。

我思索着如何离开到达下一个地方,现在看起来似乎也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回到天井里,看看其他几个地道能不能通向别的有出口的地方。

不过,我想这里可能还是应该会有一点可能性,那就是有通向隔壁楼的门。

我在墙上仔细的摸了半天,大概摸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就在我想要放弃的时候,我发现,透过缝隙射进来的光,似乎在墙的左下角有一个印记。

我过去一看,仔细的辨别了半天,才辨认出这是某种简单至极的记号,也就是两条非常淡,但是又非常整齐的竖杠。

这,难道是某人给我留下的记号?

我顺着记号旁边摸了半天,最后在记号左边的墙边缝上,发现了一个凹槽。

凹槽刚好能让两根手指插入,我把手指放进去用力一拽。

只听噗的一声,墙的左下角被我给拽开来一个半人高的口子。

我顺着口子居然进到了隔壁这栋楼里,没想到这个阁楼居然还有一道暗门。

我想既然有人故意留下这个记号引我到这里来,那么这里也应该会有那种简单的记号,这栋楼的窗户都被封死了,我打开手电筒,在周围一扫,才一眼,我就发现了同样的记号,由于没有光线干扰,这种记号在黑暗的环境里反而十分容易找到。

顺着记号,我很快就下到了一楼,然后在一楼一张圆形木桌的底下发现了一块特殊的正方形地板,顺着地板的边缘摸索了一阵,我就打开了这个地板,没想到这里居然通向另外一个地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进入地道里,我发现这个地道似乎有一些不一样,这个地道里居然挂满了某种符咒,全是用绳子连起来的一段接着一段。

我用手移开符咒,快速的向前行进,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推开了前面的木门。

门后依然是这样的一片地道,地道里依然挂满了这样的符咒,我走了一阵以后。

突然,眼前的一个场景,让我呆在了原地,只见面前的石壁旁,竟然靠着一个人。

我有些胆怯了,想往后退,就在我移动脚步的时候,那个靠着的人居然动了!

我这时意识到,这可能是个活人,我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那人的面前,刚一用电筒照到那人的脸庞,我就全身僵住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天旋地转的眩晕感,感觉这个世界放佛是虚假的一样,令我无法接受眼前的这个情况。

我现在看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再三叮嘱过的——

李依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