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火劫 > 第一卷,元始
第十二章,再来
作者:左三木  |  字数:4037  |  更新时间:2020-06-02 23:36:29 全文阅读

第一反应之下,本能的思考,跳起的动作,再加上三人面露谨慎的神色,令流云忍不住偷笑。

  有戏,心里瞬间有了办法。

  装模作样的甩了甩手臂,脸上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甚至踱起了方步,无视三人的存在,时而仰天,时而看地。

  这个...有点高手范儿。

  北官二人还好,他们也没有亲自试过流云的实力,瞧见胖头不断使来小心危险的眼色,虽是狐疑,但也并没有觉得多可怕。

  可能潜意识里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对面小郎超乎寻常的镇定,有些大门派弟子的气度,这个不容易装,心中的天平不断的向着高手的方向偏离。

  猜对了?

  三人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再来!

  学着平时流宇师兄的样子,满脸傲气,直接目空一切,眼神都变得迷离起来,做起了一些高深的思考。

  聚气期的实力既然无法隐藏,所幸就让它彻底的暴露出来,越超出常理,反而越有妖,让他们的疑虑再增加一些吧!

  抬起受伤的手掌,疼痛已过,阵阵麻涨,翻白的伤口鲜血淋漓,在灵力的运转下,倒也无伤大雅,只是看着有些可怕。

  轻轻的拂拭伤口,动作温柔的好像对待心爱的姑娘一般,脸上的表情逐渐柔和了一些。

  “好久没受伤了!”

  这样幽幽的声音,让人很难琢磨,说实话,流云也是第一次如此,自己内心都有些忍不住想吐的感觉,太装了!

  这下连北官也拿不定主意了,还真有点像高手,不过就这么放弃实在是不甘心!

  “道友见礼,在下三人乃相岛六侠北官,这两位是胖头和蹇五,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百川海...”

  嘶,果然是百川海的弟子!

  今天这事不好办了,上前一步的北官有些尴尬的立在当场。

  对方好像并不热衷互相交流,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三人眼神不断交流,良久,终于有了结果,还是靠前的北官开口说道:

  “既是百川海,在下三人多有得罪,烦请原谅则个,告辞。”

  见对方不置可否,还是一样的欣赏着自己的手掌,三人再次使了个眼色,同时后退几步,转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天悬银盘,

  月洒清辉,

  星罗棋布,

  琳琅满目,

  淡淡雾云隐,

  丝丝风卷过。

  抬眼望去,那里才是修仙者最向往的地方。

  只有这样的情景,才能真的放松下来。

  又显得高深莫测,令人看不透。

  成功的吓退三人,流云心神一松,再也支撑不住,跌坐在地。

  呼,可算是过去了!

  刚才看似气克斗牛,实则心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远比手掌上的伤痛大的多。

  关注力不在这,待这股劲头一泄,立马又回到了那个聚气期的小人物,疼的龇牙咧嘴,忍不住哼唧起来。

  耽搁这么久,血流不止,手脚都开始有些发凉了,流云赶忙原地打坐,气海一沉,灵力汇聚于手掌之上。

  良久,鲜血这才慢慢止住,但流云并未感觉到轻松,反而发现气海进入了一股驳杂的阴气,正在慢慢的侵蚀灵脉。

  不好,差点忘了这冰火岛的阴荼,幸好现在还未侵入心窍,闭气压制还来得及,必须得赶快离开这里。

  刚要起身,一声仰天大笑传来,嚣张的姿态响彻云霄。

  “哈哈,大哥,我就说嘛,这小子只是一个聚气期的,哪里是什么高手?”

  完了,他们去而复返,甚至根本就没走,上当了!

  人未到,声先至,人小嗓门大的胖头在前,其他二人在后,呼啸而至。

  唉,还是江湖经验太少,这三个老家伙,流云忍不住暗骂,再也顾不得体内的阴荼,慌乱起身,冷面前方由远及近的黑影。

  “小子,装的挺像的嘛,狗屁高手,差点让爷爷上当,看我今日不宰了你。”

  “胖头小心点。”

  “大哥莫担心,这小子身上肯定有灵宝护持,待我破之取来。”

  北官这才点点头,小心戒备着场中。

  虽然说的豪气冲天,但胖头并没有盲目的动手,反而先对着流云威胁道:

  “小子,快快交出灵宝,饶你一命,否则将你碎尸万段。”

  ……

  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还给老子装高手,真以为我等怕了你百川海?狗屁!”

  说着,脚步试探性的慢慢向前移动。

  唉,这次是真的躲不过去了!

  对面龇牙咧嘴的胖头,此时再也必要装流宇师兄的模样,假的真不了!

  不过对方还真拿自己当三岁小儿了,束手就擒,想都别想,大不了一死而已。

  “来吧,一起上吧,不必啰嗦。”

  脚尖顺势挑起那把割伤自己的灵剑,紧握手中,毫不畏惧的面对着敌人,不时的调整身姿,以防备后方可能发动的偷袭。

  “好小子,有些胆气,收拾你还用得着一起上,我胖头一人足矣,看招。”

  激将之法果然管用,虽然化灵期的高手难以对付,但面对一个总比三个强。

  “胖头小心点,莫要大意!”

  “嗯,大哥静候佳音!”

  话虽豪迈,但心中的警惕不减,看似大大咧咧的性格,这一刻也难得的小心了许多,手上动作不自觉的慢了几分。

  气海留有三分力,灵脉紧守,灵力更多的贯注于防御上,但脚下行进不停,直朝流云扑来。

  御剑的动作这么生疏,轨迹太明显,胖头一眼看去,处处是破绽,只道是对方还在藏拙,越是这样,心里越没底,更加了慎重。

  只用了一招虚掌试探的朝着流云舞动方向拍去,灵力收紧,随时可以后撤。

  “啪”,意想不到的结果发生,灵剑竟脱手而飞,这...

  明明是虚招,为引出后续的变招,稍有不对,也可随时的调整,哪知却直接击飞了对方的武器?

  仅仅是一下轻触而已,这下后续的招式全都憋了回去,一时间胖头不知怎么办才好,愣在当场。

  再看流云,手臂高扬,一口鲜血喷出,仰面后退好几步,灵力溃散,面色瞬间苍白。

  即便是再傻的人,此时也看出了流云的修为肯定聚气期没错了。

  一击之下,胖头丝毫没有击伤之后的喜悦,反而更想高声痛骂。

  骂的是自己,又是对方,刚才种种的猜测原来都是自己吓唬自己,想想三个化灵期的高手竟被一个聚气期的小子耍的团团转,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难看了。

  “好小子,气煞我也,你今天死定了。”

  心头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短小的身材一跃而起,掌心朝天,灵气化力,汇合于气海之中,令周围一阵扭曲,一掌挥动,风起石碎,隐隐散发出银白色的光芒,直朝流云的天灵拍来。

  “咔嚓”

  一声骨裂的声响,期待的画面没有出现,紧接着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站立的流云无碍,反而是半空中前扑的短小身影倒飞而回,砸碎一整片土地。

  “胖头!”

  形式极变,北官二人面色微骇,刚才一股仿佛来自幽冥的恐惧直入内心,幸好只有一瞬间,似是错觉,来不及细想,赶忙朝着跌落的身影奔去。

  又是来自腰间!

  这次流云切实的感受到了,一股无法言明的暖流,直入气海,不受控制,仿佛只是借助自己的身体发出而已。

  连体内的驳杂阴气都冲散了不少,再抬眼,胖头已经飞出去老远。

  先不管他是死是活,神识立马追着神秘力量而去,隐约进入一方昏暗世界。

  远处一幕高塔,模糊难辨,还未来得及数清有几层,瞬间被切断,又回到了现实,再也寻不到。

  那里是什么地方?怎么会看到高塔?

  流云愣神追逐的工夫,北官二人已经赶到了胖头身边,场面已经不能用凄惨来形容。

  胖头一条手臂眼见是废了,如干枯了一般,漆黑如焦炭,饶是他二人第一时间输入灵力融会贯通,也毫无效果。

  经脉已散,甚至都寻不到了,连断裂的痕迹都没有,好像手臂本就没有灵脉存在,血肉之中的灵气也都被抽离干净。

  好狠辣的功法。

  幸好胖头还算果断,立马断掉相连的主脉,牺牲一条手臂,才得以保全性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但他的一身修为都在手掌之上,自断一臂,未来也便止步于此了。

  “好歹毒的小子,大哥要替我报仇啊。”

  已经停止惨叫的胖头带着怨毒的目光直盯着流云,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

  “兄弟放心,大哥一定替你报仇,老五,我们一起上。”

  “谢谢大哥,不过大哥小心点,这小子有些邪门,像是魔门的手段。”

  魔门?

  这可有点不好惹了,甚至比百川海更可怕的存在,行踪诡异,杀人如麻。

  他们偷灵者是没有底线,欺软怕硬,而魔门却正好相反,专找名门邪门这些大门派的麻烦,岂是他们这等小人物可以招惹的?

  既是魔门,又怎么会是剑修百川海的弟子?

  饶是见多识广的相岛六侠也想不明白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联!

  魔门慑修仙,

  偷灵恶大陆,

  名门邪门震天下,

  这是师门告诫弟子行走江湖的一条重要信息。

  不过,名声归名声,可怕又能怎么滴?一个聚气期的小子而已。

  堂堂相岛六侠也不是吃素的,管他魔门也好,邪门也罢,伤了自家兄弟,如果忍气吞声,以后在修仙界还怎么混?

  夜长梦多,先下手为强,没有多余的废话,北官二人互相对视一眼,瞬间有了决定,同时朝着对方点点头,分左右朝着中前方的流云攻来。

  一个神情肃穆,一个面无表情,速度陡然加快了许多。

  现在他们更加确定流云身上必是有了不得的灵宝。

  不过灵宝虽强,聚气境的小子还能连续催动?

  两大化灵期高手的同时出手,哪怕有超强的灵宝,也不行。

  受死吧!

  “小子,用灵剑对敌,让我看看你们剑修的厉害。”

  “嗯?”

  流云一愣,是这个声音没错,还未反应过来,声音又起。

  “哦对了,你的水平太次,估计也学不到剑修的精髓!”

  你是谁,在哪里?

  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灵剑?对了,自己的破剑去哪了?

  流云赶忙摸向背后,空空如也,怪不得刚才感觉好像少了一些东西。

  原来是破剑,陪伴了自己这么久,还是丢了吗?

  流云心中一痛,还来不及伤感,场上的形式已经不给他走神的机会了,对面二人所带来的风势先一步扑面而来。

  既无剑,便以手为剑,做出一个起剑防御式。

  乍一看,还真有点人剑合一的姿势,只是气势上差了许多。

  忽然,腰间再次一热,心神传来一股莫名的悸动,流云还未反应过来,受伤的右手已经多了一把灵剑。

  带起他的右手,动作直指前方。

  握在手中一种别样的感觉,伤口不仅没有疼痛,反而非常舒服,仔细一看,幽光透亮,正是消失不见的上品灵剑—墨刃?

  “大哥小心,是上品灵剑?”

  北官二人赶忙强行止住身形,这种硬生生的自解攻势,差点憋出一口老血,气海翻腾不已。

  顺着老五眼神的指引,果然发现了小子手中多了一柄灵剑,这等剑势,必是上品灵剑无疑。

  早就发现这小子后背位置空着,有些问题,应该就是插灵剑的地方,原来灵剑一直藏着,差点着了道。

  早就应该想到,对方既然身为百川海弟子,剑修哪有无剑的?大意了!

  这小子太怪了,聚气期怎么可以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刚才若是真的没止住,一头撞进上品灵剑,那真有可能成为最憋屈的死法。

  最主要的是,北官发现了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眼睛刚才一直盯着对方的动作,还是没能发现这小子手中怎么多出了一把灵剑。

  转头看向蹇五的方向,果然是配合许久的好兄弟,老五不动声色的冲他点点头。

  两个化灵期的高手一直紧盯着对方的动作,一个小细节也不曾放过,都没看清上品灵剑,是怎么瞬间出现在对方手上的。

  难道……?

  一定是有储物灵宝!

  储物灵宝啊,了不得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