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破碎的玉牌
作者:禾也1  |  字数:3051  |  更新时间:2020-07-07 22:49:47 全文阅读

徐知鱼使劲的想控制住因为恐高而颤抖的双腿,可无论如何都还是有轻微的抖动。

  “可别他娘的装了!”剑灵快支撑不住了,见徐知鱼还不动手破开大骂道。

  “好嘞!”

  徐知鱼深吸一口气,刚想直直冲过去,心里一咯噔,脑海中闪出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还有一个个人影演练着招式,闭上眼学着脑海中其中一个人影的动作。

  右脚伸出以脚尖点地,两指作剑,轻点眉心,霎时间眉心处光芒大盛。

  不由自主的在心里默念道:“苍穹幽幽,不与人争,今吾之名,响彻九霄!”

  “这是?这不可能,他怎么会这招!”剑灵太初痴痴的说道。

  随后得意的嘲讽着跟重瞳魔鸦说道:“看!道爷的人型挂件厉害吧,劝你赶紧跑吧。”

  重瞳魔鸦看着徐知鱼,它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灵气在聚集,盘算着值不值得冒着危险扛下这一招。

  眼里闪过厉色,扑哧了几下短短的小翅膀。

  翅膀一拍头,一只眼珠飞了出来,嘭的一声碎裂,血雾包裹着它全身。

  一睁眼,左眼冒着红光,右眼则是冒白光,随即身上被红白两色的光芒环绕着。

  徐知鱼咬着牙,吃力的将以指作剑的双指从眉心处拿开,额头青筋暴起重重的指向重瞳魔鸦。

  脱口而出的大声喊道:“一指乾坤定!”

  喊完后,身体一动不能动。

  两指伸出,天地为之一静。

  这一刻仿佛所有都暂停了,只有那一指。

  风停止了。

  吴淋淋被风吹起的发丝还定格在那。

  如剑一般的灵气从指尖激发。

  灵气看起来很慢,它的轨迹在徐知鱼和在场所有人眼里,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重瞳魔鸦就是感觉躲不掉,无论在脑中如何推演,结果都是一样,它有些后悔了。

  但三岁小孩都知道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在众人焦急的目光下,灵气终于与血雾碰撞上了。

  噗嗤一声。

  嘭!

  重瞳魔鸦倒飞出去。

  留下一地鸦毛!

  徐知鱼如同被人推了一把一样,砰砰的后退着,直到吴淋淋伸手扶住。

  没了重瞳魔鸦压制的太初剑,微微颤抖了两下,就朝徐知鱼这边飞来。

  接过太初剑,温凉的手感在手中传来。

  “没来晚吧。”接过剑的徐知鱼咧嘴一笑。

  “还不算晚,说说你怎么会这招的?”剑灵急切的问道。

  徐知鱼挠了挠头后说:“我也不太清楚,脑海中多了好多不属于我的东西。”

  “嗯……道爷知道怎么回事了,没想到连这个他都传承给你了。”剑灵用已经快要听不见声音说道。

  徐知鱼摸了摸剑声:“你声音怎么那么虚弱?”

  剑灵:“好在你来得早,再晚一点你就看不见道爷了。”

  徐知鱼沉默了一下。

  剑灵接着道:“接下来道爷得陷入沉睡了,你自己悠着点,道爷真的没法再次帮你了!”

  徐知鱼点点头:“我知道了,睡去吧。”

  太初剑化作字符,回归到徐知鱼手腕上,一点点的吸取徐知鱼身体里的灵气。

  徐知鱼望向还没死的重瞳魔鸦,左眼皮无力的耸拉着,只剩下一只独眼的它用仅剩下几根羽毛的翅膀在地上支撑着。

  吐掉了一口血后:“妈蛋,劳资现在居然沦落到被一个四境凝神修士欺负成这样。”

  徐知鱼手掌一翻,一团红色的灵气凝成一条鲤鱼模样。。

  轻轻一送,由灵气变化的红色锦鲤掠向重瞳魔鸦。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拜拜了您呐,爷不陪你玩了。”差不多接近光秃秃的翅膀,一拍头剩余的独眼飞出,炸成一团血雾。

  只见还没飞到一半的红色灵气鲤鱼,化成点点星光。

  徐知鱼捂住激烈跳动的胸口,感觉心胀差点要从喉咙跳出,松了一口气。

  “要是它不跑,该跑的就是自己了。”

  吴淋淋一脸崇拜看着徐知鱼,高兴的拍着手掌:“真厉害!特别是你刚刚从高空落下的那一脚,酷毙了!”

  徐知鱼忍住扯动想要笑的冲动,然后转身:“唉,别这么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哈哈哈。”最后还是没忍住摸着头大笑了起来。

  感觉到分别从两个方向有强大的气势靠拢过来,立马拉着吴淋淋跑了起来。

  一边跑一边解释道:“有人来了。”

  跑了一会后,上气不接下气的吴淋淋突然问道:“咱们为什么跑啊?”

  “有人来了啊!”

  “咱们不是有玉牌吗?”

  “……”

  停下脚步,尴尬的看着吴淋淋。

  “差点没想起来!”

  吴淋淋毫不介意的微微一笑,掏出玉牌:“一起捏碎,一起回去。”

  徐知鱼松开拉着的手,摸索了一下同样拿出玉牌:“好。”

  五指紧握着玉牌:“我数一二三咱们就一起捏碎它。”

  吴淋淋点点头嗯了一声。

  “等等,你捏得碎吗?”看了瘦弱的吴淋淋,徐知鱼怀疑她捏不碎。

  “应该可以吧。”吴淋淋不是很肯定的回答到。

  徐知鱼看她这样有点不放心,挠了挠头后说道:“还是等你捏完我再捏吧,万一你捏不碎就完犊子了。”

  吴淋淋点点头:“行!”

  “好,我说开始你开始!”

  “嗯。”

  徐知鱼突然握住吴淋淋捏着玉牌的手,一脸不敢置信:“等等。”

  闭上眼睛认真的用神识观察。

  “不可能,怎么可能,她怎么会在这里!怎么又没了?”

  仔细想了想决定回去探个究竟。

  许晴天一脚踏入一番大战后的空地上,转动着四处瞧着,一圈后什么都没发现,有些失望的刚要转身离去。

  就感觉到有一行人正快速的朝这边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躲到一颗有着浓密树叶的树上,掐诀隐去气息。

  不一会有三个人狼狈的跑了出来,紧接着一人提着一杆枪,尾随着到来。

  许晴天看到了那三人有一个独特的标记,袖口中绣有黑色莲花一朵,这标记她很熟悉,她也有过!

  三人中有一人跑着跑着就突然不跑了,停下脚步转过身朝着拿枪之人大喊:“陈旧,你不要这么赶尽杀绝吧。”

  其余两人见状也纷纷停下脚步。

  拿枪之人也不废话见此也不搭理,只是挺枪刺去。

  先停下脚步的那人,往前一步,朝着枪尖一拳砸了过去。

  嘭。

  拳枪相触的一瞬间,使拳之人倒飞出去。

  陈旧枪头一扭,横枪一扫,将另外袭来的两人逼退。

  两人对视一眼,往后一跳,拉起倒飞出去,三人继续逃跑。

  陈旧将长枪杵地朗声道:“别躲着了,出来吧。”

  许晴天从树上飘然而下,看了一眼长枪。

  “我不想跟你动手。”

  陈旧从怀里摸出一块手帕,擦拭着枪头:“哦?意思是你要放我一马?”

  许晴天不急不缓的说道:“你可以这么想!”

  陈旧眯着眼,他看不穿眼前的人修为,收回视线,提着长枪追了出去。

  徐知鱼背着已经精疲力尽的吴淋淋刚好看见这一幕。

  两人四目相对。

  一人眼中有着欣喜。

  一人眼中有着疑惑。

  还有背后一人的警惕。

  徐知鱼松开背后的手,吴淋淋自然的下了背。

  徐知鱼一步步走向显得有些惴惴不安原地站着的许晴天。

  “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女子是谁?”

  两人同时说道。

  接着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吴淋淋看着两人,她好似明白了一些,别过头故意不去看。却还有又忍不住的偷偷看去。

  低头看了一眼脚尖,她突然觉得有些丧气。

  她看到过一句话,女子低头不见脚尖便是人间绝色,虽然那人估计也能看到脚尖,但还是比自己大。

  徐知鱼抿了抿嘴,还是不知该如何开口,有些事情已经明摆着了,但他还是不想相信。

  许晴天视线越过徐知鱼,打量了吴淋淋一眼:“那女子不错。”

  明白她意思的徐知鱼苦笑着说道:“你可能误会了。”

  许晴天淡淡的说道:“哦?有什么好误会的,我又凭什么误会。”

  徐知鱼摸了摸鼻子知道在继续这个话题无意义,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口:“你怎么在这里。”

  虽然他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但还是想亲口听她说。

  许晴天反问:“那你又怎么在这里。”

  徐知鱼抬头微笑了起来:“还是这样子,没变,真好!”

  这次换许晴天沉默。

  徐知鱼眼里露出释然:“我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许晴天面无表情的将头发别到耳后:“我来是有事要告诉你的,说完我就走了。”

  见徐知鱼没其它反应,顿了顿继续说道:“别使用玉牌传送出去,你往西一直走,然后你会见到一个通道,从哪里出去。”

  说完后深深看了一眼,捏碎了手中玉牌。

  玉牌碎后的粉末随风飘落。

  徐知鱼不知所措站在原地,伸出手想握住什么,又什么都没握住。

  吴淋淋走了过来,将手搭在了徐知鱼手上。

  徐知鱼别过头,摇了摇头抽回了手:“走吧,咱们用另外一种方法出去。”

  他还是选择了相信她。

  吴淋淋使劲点着头:“听你的。”

  两人往西走去。

  (求推荐,求收藏!球球你们了,康康可怜的作者一眼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