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楚戏子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宴会进行时
作者:云吞吃包子啊  |  字数:3369  |  更新时间:2020-08-05 23:48:05 全文阅读

宋国公的面色稍有不愉,但看见晋阳公主这样说,也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所以也就点点头,说到,“既然晋阳公主都这样说了,那老夫便给晋阳公主这个面子。”然后便坐下了。

林轻言笑了笑说道:“既然狗已经不叫了,那打狗的人自然就可以走了。我也没有什么别的意见。”然后,也坐下了来。

“你!”宋国公恼怒地盯着林轻言,本来又想说些什么,可看了看太子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反应之后也就像泄了气一般,乖乖的坐在那里不再说什么了。

前方换了一个小太监,继续进行着礼单的读念,这次并没有什么人站出来打断了,所以小太监很顺利的就顺着单子上的顺序把名单念完了。

念完了之后,晋阳公主笑了笑,说到:“今日大家送来的礼物我都十分的满意,也十分开心能够和大家共度这样的一个日子。希望大家吃好玩好喝好。”

这样的话,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然后晋阳公主,便启程去女眷那边儿了。毕竟男人这边儿她已经照顾到了,而女眷那边还没有任何的照顾,虽然说是托仁安公主在那边儿吧,但是总归是自己的生日,过去晚了也不好。而这边的话呢就交由晋阳公主的驸马康华进行照应着了。

说起这康华来,此人也算是一个传奇。

康华是天佑八年的进士,此人才华甚高,得了当年的探花之位。又与当时的晋阳公主是一见钟情,所以愿意放弃自己去当官儿的权利娶了晋阳公主。婚后虽然两人一直无子女,但过的也算是幸幸福福和和睦睦。

这也算是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典范了。

不过说实在的,康华这个人虽然说并没有实际去做官,但是由于他娶的是当今皇帝的亲妹妹,备受皇上宠爱的晋阳公主。所以在皇室之中也算是话语权极大的存在。

虽然说是皇室的宴会,但和普通的生辰宴会也没什么不同,无非是吃吃饭,听听曲儿,看看歌舞什么的。最后至多再会有一帮子读书人在那里比比诗歌飞花令什么的。

大抵这个时代的娱乐多数是这样,就连皇室也玩不出什么别的花样来。不过林轻言喝着小酒,吃着桌上美味的菜肴,听着前面的宫女唱的曲子,也算是悠然自得。

解决了旧的麻烦,没有新的麻烦出来就很棒。至于送给晋阳公主礼物,镜子的事情,他更是不用担心了。

打碎镜子的锅虽然说晋阳公主让那小太监背了锅,但是在场的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这个事情的幕后真凶是谁。

而自己呢,虽然说在自己的工坊里已经可以说是批量的生产镜子了,但是这段时间他并不准备大量的投放到市场上。

镜子作为一种稀有的珍宝物品,自然不能就像寻常的物品那样蜂拥到市场上,不然价格会一下子低下来的。

所以林轻言准备等过几天再送给晋阳公主一个,反正这个东西又不是什么贵重的物品,再加上晋阳公主和他之间的关系摆在那里,不再送一个新的过去也说不过去。

说起来,此刻的他现在所有的东西也算是走上了正轨,自己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可以担心的了。

日子,现在过得和和美美的就很好。现在唯一自己在谋划着的事情就是如何把明兰名正言顺的娶回家了。

县丞伯爵,还是有点儿低呀。

虽然说多少已经在这大楚朝堂之上有了一点点的话语权,但是还不够。

取一个青楼娼女为妻所要面临的阻力,林轻言是知道的,不过他有信心可以办到。

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这一切都不会是问题。

这边林轻言把所有的事情都理顺了,正在美滋滋的喝着酒,可是突然间麻烦就找上门来了。

“有宴会有酒,自然也要有诗篇才行,久闻林公子大才,昔日诗佛顾恺之都曾经声称不如林公子,不知今日公子可否作诗一首让我等一观?”一个年轻的公子走到林轻言面前行了一礼之后,然后说到。

“哦,阁下是?”

林轻言放下酒杯挑了挑眉。

“在下淮阳郡王次子林永清。”那青年男子拱了手拱手说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做事的规矩你应该知道吧。”林轻言笑了笑,真有有意思。不过既然这些人都欺负到自家门口了,那自己也不用留什么手。索性该打的打,该骂的骂,该杀的杀。

“这个在下还真不晓得,还请林公子明示。”那林永清又拱了拱手说到。

“我做事呢,喜欢有彩头,彩头大呢,就做的好。彩头小呢,就做的差或者呢,我这个人就不乐意做了。”林轻言笑了笑,然后说道。

林永清依旧是那一副谦谦公子的模样,“那不知道林公子想要什么样的彩头呢?”

“彩头,你定;题你出,我看大小答不答应。”林轻言笑了笑。一副我无敌你随意的样子。

那林永清没有想到林轻言会这样说。回头朝着某一个方向看了看。

林轻言笑笑,“想请示你就赶快去吧。我不急,反正今天晚上有的是时间。”

那林永清见被林轻言识破了也不气恼,冲着他笑了笑。“刚刚宋国公说过的话,林公子应该还记得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但是嘛,这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林公子要不想被摧毁,总要选一边儿倒的。”

“哦?”林轻言若有深意的笑了笑。“那我总要先知道哪边儿的风大才行啊。”

林永清点了点头,“这是自然。我相信林公子今天晚上会看到结果的。”

“是吗?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林轻言又笑笑。

林永清见林轻言答应了,和他说了声抱歉,然后就回到太子身边了。和太子小声的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见太子笑着点点头,林永清又过来了。

“听说林公子最喜欢银子,太子殿下也没有什么好表示的。愿意出上五万两银子作为彩头。”

林轻言点点头,“五万两银子,太子殿下真是好大的手笔呀!你回去告诉他吧,我应下了。”

“那好”,林永清笑了笑,“那我和太子殿下就等着看林公子的表演呢。”

说着他便坐回去了。

过了不大一会儿,康华便又站到了前面,拍了拍手,示意正表演的歌舞停了下来。

他面带微笑的冲着大家说到:“诸位,俗话说的好。有诗有酒有歌舞,才能称得上宴会。今天的宴会有歌舞,有酒,但却还没有好诗。而在场的又有这么多的青年才俊,文学大家,不知有没有哪位愿意写出一些佳作来让今天的这个日子,变得更有意义?”

康华的话音刚落,太子林玉麟便站了起来,跟着说道:“在场的诸位都是我大楚一等一的才俊,今日就是正好是我姑姑的生日。诸君相逢在这里也是缘分,为此本太子愿意拿出五万两银子做彩头。希望诸君各撒潘江,尽倾陆海云尔!”

三皇子林玉鸿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太子,也站起来笑着说道:“姑父和大哥说的话十分有道理。我虽然没有大哥那般富裕,做出那一下子拿出五万两银子阔气举动。但小小的在给这场宴会添个彩头还是做得到的。我在城东那边儿还有一个庄子,里面儿大概还有几百亩地,就拿这个庄子添彩头吧。虽然做不了五万两银子,但估摸着也差不多。”

康华听见两位皇子都这样说,也笑了笑,接着说道:“既然太子殿下和三皇子都这样支持这场活动,添了这么大的彩头,那我也不能例外。我手里还有一副展子虞的山水画。今日便也做这个彩头吧。”

展子虞,林轻言之前听说过这样个名字。他是五代时候的大家。单攻山水花鸟。山水画尤其是一绝。

五万两银子,一个价格差不多的庄子,还有一副展子虞的山水画。这三样东西作为彩头,让在场的几乎的所有才子们呼吸都忍不住粗重了起来。

先不说如果真的能拔出头筹来,太子殿下,三皇子以及康华的看好,光是这眼前的彩头就足够让人动心的了。

想到这里,在场的便有一个才子站了出来说到:“既然驸马和两位殿下都这样隆重的安排了,那在下便抛砖引玉作诗一首吧。”

说着,他就将他的作品念了出来。

“风俗时有变,此日更惟新。轩车双阙下,宴会曲江滨。

金石何铿锵,簪缨亦纷纶。皇恩降自天,品物感知春。

慈恩匝寰瀛,歌咏同君臣!”

将这首诗念出来之后,那才子便故做谦虚的笑了笑,“还请诸君点评。”

坐在前排的秦喻明听过这首诗之后微笑着站了起来,说到:“那老夫便做个开门红,先来点评吧!”

“这首诗以雄劲的笔触,描写曲江宴饮的场景。通过对于时间和空间的意匠经营,以及把写景、叙事、抒情与议论紧密结合,在诗里熔铸了丰富复杂的思想感情,使诗的意境雄浑深远,既激动人心,又耐人寻味,端得是一首好诗!”

那才子听见秦喻明这样说到之后便更加得意了,他冲着林轻言挑衅似的笑了笑:“还请江宁伯赐教。”

“如你所愿”。林轻言笑了笑,站起来朗声诵到。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这两句一出,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变色。开头的意境就已经如此的宏大高远,那后面文林轻言又该怎样的起笔勾勒呢?

林轻言没有停,他还在继续。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这几句诗是一出,只见刚才朝着林轻言说让他赐教的那个才子脸色惨白的往后退了几步,他嘴里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有人有如此的才华,我不信,我不信他后面还能这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