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短篇午夜剧场 > 正文
第七章,得病
作者:流浪汉啊  |  字数:5475  |  更新时间:2020-06-04 06:16:25 全文阅读

一位怀孕的女士来某城找她的丈夫,已经怀孕六个月的她,一人踏上了寻找丈夫的旅途。

  此时还处于冬季,刚出门,刺骨的寒风无情的吹打着她那白里透红的脸庞,

  身上穿了一件红花棉袄,一条黑色棉裤,顶着一头红色围巾兴奋的出发了。

  走出村落,踏入县城,

  在她刚走到大马路周围,

  突然感到鞋子里有什么东西,似乎是一颗石子,于是便扶着旁边的墙,想要把这颗石子给拿出来。

  “斯~”

  这位妇女感到手上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连忙把自己的手给缩了回来。

  回头一望,才发现原来这墙里不知是谁放了一块手指大小的玻璃。

  此时青色透明的玻璃上挂有滴滴血珠,

  再观那只手,一条两厘米左右的伤口深深的出现在了她的手心深处,鲜血直流,

  无奈之下她只好去附近的医院包扎了一下。

  包扎完毕之后,这位妇女再次踏上她寻找丈夫的征程,

  就在去工厂的路上,这位年轻的妇女看到了一位男子,男子浑身是血,眯着眼,苍白的脸色让人看了都心疼不已,

  并且此时的男子,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了。

  ……

  这位年轻的妇女名叫文雅,是一位好心人,她不忍心这个男子就这么死去,

  只见她慢慢的走上前去,由于大着肚子不方便蹲下,只好捂着大肚子喊道。

  “大兄弟,大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不知是伤的太严重了,还是昏倒了,这位男子并不曾醒来,

  文雅抬起头来,扫视了下旁边,发现实在没有什么人可以帮助他们,

  因此自己艰难的弯下腰,一人吃力的把这名男子给扶了起来,

  不过,由于男子血液流的太多了,不小心沾到了文雅的伤口之上,

  文雅把这名男子送到附近最近的一所医院,经过医生的救治,这名男子慢慢的醒了过来。

  “咳咳~”

  听到男子的咳嗽声,文雅给他喂了口水,

  男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身旁的吊瓶渐渐显现,

  “我这是在哪?”男子张开那微微干裂的嘴唇,吃力的问了一声。

  “大兄弟,你醒了?好些了吗?要不要再喝点水啊?”文雅热心的询问着男子的安危。

  或许是刚醒来,许久之后,男子才发现旁边的两人。

  “大哥啊,你不知道,你刚来的时候浑身都是血,好多伤口,是这位怀孕的大姐把你一步步的扶到医院里的!”这位男医生也很感动,明明自己还大着肚子,居然还能把人扶到这里。

  这时男子的眼角有些湿润,曾经别人见到他都是躲着他,要么就是打他,从来没有人帮助他。

  男子微微的流出了眼泪,激动的哭了起来:“大姐,我叫张旭,谢谢您救了我,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就来告诉我一声,”

  文雅欣慰的点了点头,一只手轻轻拍了拍男子的手臂,温柔的道:“怎么了?大兄弟,你哭什么?是不是伤口又疼了?”

  文雅轻轻的用手帮张旭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就这这时,男子才发现文雅受伤的手,

  当男子看到文雅受伤的手后,他的双眼瞪的大大的,身体也在颤抖,情绪再次激动了起来:“你的手什么时候受伤的?”

  文雅盯着情绪激动的男子,眼中流露出一抹狐疑之色,心想,不知为什么此人这么激动啊:“刚来的时候就受伤了,不关你的事,不用担心。”

  男子双手猛地抓住文雅的手颤抖的声音说道:“有……没有,让我的血碰到上面!你快说!”

  文雅眉头紧皱,对于男子如今的行为很是不喜,也没有想到这名男子居然会这么激动,不过她已经是有夫之妇了,绝对不能和别的男人有任何关系,因此她连忙收回了手道:“没事的大兄弟,我回去洗一洗就没事了,”

  “呼隆隆…隆……”

  男子心中如同打雷一般,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不甘心的向着文雅大喊道:“你为什么要救我?我不需要你救我?”男子说着就流下了眼泪。

  还未等文雅回答,这位年轻的医生愤愤不平的呵道:“你这个男人,好生不懂礼貌,别人好心的把你救回来,你不多加感激也就算了,没想到还发这么大脾气,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越说越气,心声准备加近距离,收拾收拾眼前这位男子,

  文雅连忙劝阻这位医生:“唉~别,别这样。”

  看着男子如此的伤心,即使刚刚男子对着她大吼大叫,文雅也没有生气,反而是热情的问道:“怎么了?大兄弟?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啊,不如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开导开导。”

  男子没有回答她,而是径直的跪在了文雅的面前说道:“大姐,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啊!”

  文雅有些不明白了,挠了挠头,心想,这怎么了,这个男的也没有做什么啊?为什么说害了自己呢?

  但是听到男子的下一句话文雅的脑袋中嗡的一下,如同被点击一般。

  “大姐,你知道我的身上为什么有这么多伤吗?这些都是让别人打的,我是一个病毒携带者,会通过血液传播,让别人得病,别人都离得我远远的,如果我离得近他们就打我,你是一个好人,但是今天你不应该救我啊!”

  男子的话普通一把尖刀狠狠的插到了文雅的心脏,她得病没什么,可是她的肚子里还有孩子啊,她不想孩子刚出生就得了这种病!

  “这……这”

  还不等文雅开口,旁边的医生拿起手边的板凳就向男子砸了过去:“混蛋,你有病你不早说?这么多血,我也碰了,怎么办?”

  “哐当……”

  铁质板凳应声而落,和男子的脑袋就离得不到十厘米。

  男子刚要解释,文雅一把拉着他的手,将其拽出了诊所。

  在阳光的照射下,

  反观这名男子的面貌,一副老实样,并不像是一个坏人,这点文雅可以看的出来。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只能走了不看一步了,并且别人又不是故意的。

  “大兄弟,没事的,万一传染不了呢?对吧?”文雅在安慰对方的时候也在安慰自己,

  拜别了男子,她在路上想了很多,绝对不能将这个病传染给自己的丈夫,

  因此拿下了主意她就一个人回到了山村,

  五年后……

  孩子慢慢的长大了。

  五年了,文雅一直没有去寻找丈夫,她的丈夫也没有找过她,

  这五年来,一人把孩子带大,当爹又当妈。

  更可恨的就是她一个村的人都排挤她,

  其中,文雅的嫂子是最讨厌文雅的,

  因为她非常害怕文雅把这个怪病都传染给她和而已。

  这天,

  文雅的嫂子就把村里唯一的一口水井用大锁给锁上了,并且她为每家每户都送上一把钥匙,却唯独不给文雅。

  文雅的哥哥得知消息后,在家中冲着文雅的嫂子说道:“他们母子不容易,你能不能不要再欺负他们了?”

  文雅的哥哥说着就要给文雅去送水,

  文雅的大哥叫文达,嫂子名唤辣椒,

  辣椒泼妇一般的声音从屋内传来:“你去啊!只要你出了这个门,你就和你妹妹过吧!”

  文达没有办法,一把摔下水壶,一人怒气冲冲回到了屋里抽着闷烟,

  没有了水源,还不算罢休,

  村中的人真是越发的过分,他们无论是小孩子,还是老人,都对着文雅冷嘲热讽的。

  不过,文雅其实早就不想用那口井水了,

  因为她也害怕,她害怕把自己的病传染给他们,

  因此文雅就一个人去将近几千米山路下的河流中挑水,

  那天文雅好不容易从山下挑来了一桶水,早已汗如雨下,

  从早上去的,到了家已经是中午了。

  那个时候她已经累的不行了,就做到石头上休息,

  可就在这时村里的痞子一脚把文雅挑的水给踢翻了,随后扬长而去,

  文雅在一旁大喊道:“你们不能这样,我的孩子好渴,他好渴啊,”

  抱着水桶在一旁哭着,没有一人雪中送炭,只有落井下石。

  随后想起了家中的孩子,文雅挑起空空的水桶又快速的向家中走去。

  到了家中,只见一位被渴的嘴唇干裂的孩子,恐慌的站在门前,眼角布满了泪水哽咽的喊了声:“妈妈,我渴……”

  闻言,文雅的眼泪不由得又窜出了眼眶,

  她轻轻的把孩子抱起,走进了屋内,慢慢的放到床上:“睡觉吧,宝宝,睡着了就好了,在梦里,我们会有很多的水。”

  就这样,慢慢的,太阳落山了。

  这个夜晚异常的宁静,只有些许青蛙在轻快的展示着它们那优美的歌喉,

  一个黑影闪过,

  再观一眼,文雅家的水缸居然满了!

  这道黑影重新来到了文雅嫂子的家中,

  “呜呜呜……”

  “呜呜呜……”

  嘈杂的呜呜声传入了辣椒的耳中,

  “哪里来的死猫死狗啊,吵醒老娘睡觉,看老娘不废了你!”

  “怎么了媳妇儿?”

  文达睡眼朦胧的问道,

  “别说话,睡你的觉吧,”

  被吵醒的辣椒怒气冲冲的拿起扫把走出门口,

  刚刚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道黑影。

  由于天黑,又或者穿的是一身黑衣吧,整个人看起来如同鬼魅一般。

  辣椒心里也有些慌张,本以为是野猫野狗,没想到居然出现了一位男子。

  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家,和床上继续睡觉的丈夫,

  之后心中有了底气,便壮着胆向黑影吼道:“装神弄鬼的,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此时,黑云慢慢的移开被遮挡的月光,在月光重新照亮了大地之上的万事万物。

  这道身影的面孔,也渐渐显现出来。

  “啊?!”

  辣椒被黑影吓的有些惊慌失措,

  只见这黑影满脸血污,一直眼睛耷拉在眼眶,舌头伸出嘴巴很长,一直手里拿着一直断臂,正一步一步的向辣椒走去。

  辣椒见此,瞬间没了脾气,满是惊恐的倒坐在地上,嘴中喃喃道:“你是谁,不要过来,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呜呜呜……”

  “为什么每次都要去欺负文雅~”

  “为什么每次都要去欺负文雅~”

  ……

  黑影口中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但他的脚步却不曾停止。

  “啊?文雅?”

  辣椒心中升起厌恶之心,如果是别人还好,为什么偏偏是她?

  听到辣椒的声音,文达从房间中睡眼朦胧的走了出来:“怎么了辣椒?”

  “刷……”

  黑影看到来人,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走前留下了一句话:“如果再让我发现你们欺负文雅,我一定会把你们带走……”

  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老婆,怎么了?”

  “别说话,快进屋!”

  辣椒连滚带爬的站起身来,拉着文达就向屋内走去。

  但辣椒所坐的地方,却出现了一片湿湿的印记。

  ……

  村长是一个好心人,每月都会给文雅送一袋粮食让她和孩子吃。

  文雅也很感动,如果不是为了孩子,恐怕早就自杀了。

  黑夜之中,孩子小文醒了过来,

  流着眼泪道:“妈妈,为什么别人都不理我们,是不是小文做错什么了?”

  闻声,文雅也醒了过来,听到孩子的话语,文雅的眼里再次7 泛起了泪花:“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错,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错!”

  这几个月,她以一个女儿身,一手把小文养到了五岁,

  这种病又不是她想得的,为什么村里人都这么对她!

  慢慢的,她抱着小文睡着了。

  渐渐的,天亮了。

  就在这天,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下了很大的暴雨,

  她住的比较偏僻,忽然,她的目光注视着不远处的一座山头,

  那座山头似乎有些松动,大量的碎石开始滚落而下,时间长了一定会造成泥石流。

  村里人都排斥她,他们也由于这个原因,因此让她们母子二人住的比较偏远,

  算是因祸得福吧,这次,就算是山体滑坡也不会伤到他们母子。

  想到了村里的乡亲们,她不能这么自私,她不能就这么看着乡亲们被泥石流给压下去。

  于是,文雅便一家一家的去敲门,告知他们马上就回山体滑坡了,并且把村里的老人扶到安全的地方,挨家挨户的通知:“快跑啊!山体滑坡了!大家快离开这!”

  慌忙的文雅来到了文达的家,同样告诉了他们山体滑坡这件事,

  但辣椒并没有理会文雅,反而觉得她有些危言耸听,乱说话,

  文雅还要通知其他人,便没有逗留太多的时间,

  可是她通知完人以后,她便看到嫂子的一家已经被一些泥沙埋住了,于是,重新返回去,用手一直在哪里挖着,她的手指破了,流出了鲜血也毫不在意,一直挖着,

  庆幸的是文雅的哥哥和小孩子都不在这。

  文雅把她的嫂子送到了安全的地方,又跑了回去,

  这时辣椒缓缓睁开了眼,愧疚的说道:“文雅,谢谢你,以前我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你还这么对我,我真不是人。”她现在很后悔,为什么以前要对文雅做这么多的错事!

  拍了拍辣椒的手:“嫂子,我们都是亲人,不需要说这个,我还要去救其他人,我就先走了!”文雅并不在意以前的事,相比之下,还是眼前的事情比较重要。

  转身,文雅就要离去,

  “还是别去了,太危险了!”文雅的嫂子连忙拉住文雅,

  文雅并没有回答她,轻轻推开辣椒那还带有泥巴的手,露出了一甜甜的微笑,向着山上走去,因为耽搁一秒就可能会有一个人死,

  “大姐,我来帮你吧?”

  此时一道人影走了出来,

  看到来人后,辣椒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道:“这……这不就是那天晚上的鬼吗?”

  而文雅也很惊讶,这人分明就是五年前救的那个人……

  “呼隆隆隆……”

  听了听石头滚落的声音,文雅来不及多说:“多谢你了,大兄弟,”

  两人一起快速的向远处的房屋跑去。

  不幸的是文雅和那位男人在救人的过程中被埋在了泥石流之中!

  山体滑坡,泥石流无情的压到了她的身上,天空中的大雨疯狂的下着,仿佛是老天爷在哭泣!

  由于这次通知及时,因此伤亡不是很大,村里大部分的人都幸存了下来。

  天慢慢的亮了,阳光再次升起,

  这天村长把所有的难后村民都叫了过来,

  村长眼眶微红,嘴唇轻起:“大家都知道文雅吧!”

  村长话音落下,

  并没有人接话,他们都低着头。

  村长又流着泪道:“是文雅及时的通知我们,我们才免遭于难,是她救了我们全村的人!而你们以前做的什么,你们知道吗?你们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站着!该死的不是她,而是我们,是我们!”

  文雅的哥哥和嫂子都早已泪流满面。

  由于脑子有点昏痛,村长用自己的右手捂着额头,紧皱的眉头下,那干裂的嘴唇再次张开:“文雅是有病,可是这种病间接接触是不会传染的,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呢?她得了这种病,本来就已经更痛苦了,可是为什么你们还要这么欺负她?这样不是在她伤口上撒盐吗?难道得了这种病的人就全部都该死吗?别忘了,她是我们村里的人,是我们的家人!”

  村长的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了出来!

  “村长……我……对不起文雅~”文达颤抖的声音哽咽着,那可是他的亲妹妹,当初居然因为自己身边的女人连自己的妹妹都不要了,

  他还算什么人,如果辣椒还不改变态度的话,他立刻就会和她离婚!

  “对不起~对不起,我也知错了~啪”的一声文雅的嫂子一巴掌打到了自己的脸上,她早就已经真心悔悟,

  村长看着他们如今悲伤的面孔,心中的怒意也消除了不少:“那么,接下来,文雅的孩子谁来扶养?你们商量一下吧,”

  “刷~刷~刷”所有的人都举起了自己的手,

  这时文雅的嫂子站了起来:“村长,不如就让我们两口子扶养吧,我想弥补我以前所犯的过错,我会把我所有的爱都给他!”

  村长闻言,嘴角露出了微笑,也算了解了文雅生前的一桩心事。

  ……

  (得病并不可怕,请不要歧视和伤害那些病人,他们得病已经够可怜了,请多给他们一些关心,一些关爱,谢谢你们。)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