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鸣乱世第一部 > 正文
第一百章:斗智斗勇
作者:波波丹  |  字数:4076  |  更新时间:2020-05-29 09:32:44 全文阅读

洪天霸想揭穿他们的身份,便问志鸣:“你就是昨天夺走血龙剑之人。你到底是不是天谷教的人?”

志鸣不慌不忙地答道:“非也,我是荆州人,只不过和天谷教教主关系很好。昨天,此人拿着血龙剑来天谷教,说要卖剑,教主一眼认出此剑乃贵教之圣物,故不敢买之。恰巧我也在场,后来他离开后,教主委托我下山追之,帮忙将血龙剑物归原主。后来我夺回了剑,也抓住了他。我今天带他来还剑,并非求财,只希望两教能化敌为友,不再有纷争。”

听了此言,霍尤与两位参谋对视了一下。高钿指着杜良对志鸣说:“既然此人非天谷教中人,那你现在杀了他,以此证明你所言属实。”

志鸣不解:“我为何要杀他?他已还剑,杀他有何意义?”

高钿振振有词:“有两个疑点。一,如果剑为此人所盗,那他为何要留下盖有越族印鉴的纸条,以嫁祸给越族?根据纸条上的内容,他也知道本教与越族之间的过节,一个外人怎可能知道这些,难道无任何蹊跷?若仅仅是为了盗剑,留下纸条就是多此一举,而且他没有任何理由去伪造越族印鉴,分明是早有预谋的行为;二,刚才他说是出于自身反省才来还剑,而根据洪天霸的描述,是你从洪天霸手里把剑夺走的,那时此人已逃,证明他并无反省之意。如今,你们一同出现在这里,分明是内部串通!老实交代,你们到底是不是天谷教的人?”

杜良开始心慌意乱。志鸣用眼神示意他镇定,说:“昨晚我从洪天霸手里夺过血龙剑后,继续去追杜良。逮到他后,他突然说想加入天谷教。我考虑了一下,见他有迷途知返之觉悟,便把他带回天谷教。后来教主说,要先让他来归还此剑,等事件平息后,再准许他入教,于是我们今天便来了。天谷教从来没有必要盗取贵教之物;关于刚才所说的纸条之事,请先出示证据,我才好释疑。”

霍尤和高钿一时无语;霍尤后悔当初一时冲动,把纸条撕掉了。

高钿问杜良:“如果纸条是你所写,那伪造的印鉴在哪里?”

幸好杜良早有准备,从怀中拿出庞统交给他的假印鉴和蓝本(一张画有印鉴图样的牛皮纸),呈给高钿,说:“在下其实手中早已有此伪造之印鉴,只是一直没机会使用。盗剑之时,在下一时糊涂,在不顾后果的情况下写下挑衅书,并盖上印鉴。事后,在下也后悔不迭,怕把事情闹大,但已无法回头。如今将假印鉴和蓝本交给贵教,任由贵教处置。”

高钿把东西递给教主。霍尤仔细研究了一下假印鉴上面的图样,由于没有参照物,已无法确认是否和挑衅书上的一致。

高钿又问:“既然那张纸条是你所写,你可记得上面的内容?”

“记得。”杜良把昨晚庞统告诉他的文字一字不漏地背了出来,中途还故意停顿回想了一下。

霍尤等人面面相觑,文字内容确实不差。霍尤想:“难道真是他偷的?”

高钿再问:“你说你之前就伪造了这个印鉴,那这个伪造的窝点在哪里?”

杜良在刚才的应答中占了上风,心理压力稍微小了一些,说:“并没有固定的窝点,只是有一次偶然在街市上遇到一个人,他悄悄地问我:要不要刻印鉴?我就找他刻了一个。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听说此人活跃于柴桑、历陵及周边一带,以伪造印鉴及玉石为主,贵族可派人去调查一下。”

高钿继续审问:“那你为何要刻越族的印鉴?印鉴的蓝本从哪里得来的?”

杜良不慌不忙地说:“其实我也是几个月前偶然在集市上捡到的,我看见从前面那个人身上不小心掉出来的,便顺手捡走了,当时还以为是银票之类的。后来遇上那个专门造假的人,想着刻一个来玩一下,说不定以后有用。没想到竟然真的用上了。”

高钿见他对答如流,毫无破绽,一时无话可说。

胡邕发问了:“就算你刚才所言句句属实,那你是如何得知本教与越族在六年前的仇怨?”

杜良嘴角轻轻上扬,说:“也是在街市上无意间听旁人说的,说越王的妻子被贵教的人杀了,贵教主也被其射伤了眼睛。这种事情,想传出去其实也不难。”

胡邕见对方的回答滴水不漏,只好转移目标,问志鸣:“你既非天谷教之人,为何赵承不让手下来办此事,却让你这个外人来办?这不合常理呀。况且,看样子你确非为了求财,那何必大费周折去逮他,还为了此剑得罪恶狼帮,更要冒生命危险带他来此?这怎么都说不通呀!”

志鸣笑了笑,说:“理由很简单。赵承曾有恩于我,我欠他一份人情。”

“你认为只要能帮本教寻回血龙剑,本教就会因感激你而与天谷教和好,正好让你还了这份人情?”高钿眯缝着眼睛问他。

“这个问题嘛,见仁见智,我不想多说。”志鸣懒得废话。

“多说无妨。除非你现在杀了他,我就相信你的话!”高钿的口气不容置疑。

杜良没想到辛苦准备了一晚上的答辞全用上了,对方仍不肯罢休,一时吓得四肢颤抖;志鸣迅速思考着对策,他不可能下手。

洪天霸在一旁冷笑,看他如何处理。霍尤也在密切观察他们的神情,只要能证实杜良是天谷教的人,就能证明盗剑之事为天谷教所为。

志鸣摇摇头说:“不要再逼我了,我想杀他,一早就动手了;况且你们也不能因为这样就认定我与他是串通的,我们之前并不认识。”

高钿说:“你们之前绝对是认识的。怎么样?对自己人下不了手吧?”

志鸣的怒气迅速上升,恨不得马上使出神力把他们打倒。然而,为了天谷教的安全,他必须忍住。

杜良突然起身,抓着志鸣的衣领说:“你不是说过没事吗?你说过把剑还了之后,我就可以入教。那现在怎么办?”

志鸣一拳抽去,杜良口吐白沫跪了下来。志鸣怒道:“还不是你惹的麻烦!偷便偷了,还留什么纸条?就算你知道一些事情,也没必要刻意伪造越族的印鉴,现在这事越搞越大了!到了这个地步,你只能任由他们处置了!”

他又对霍尤说:“教主,你们想杀他就自己动手吧,我要回去向教主汇报了,此人对我而言已毫无用处。”

志鸣说罢欲转身,被教徒们拦住了。霍尤与参谋们耳语了一番,说:“在事情没彻底查清之前,你们都不许走,全部收押待审!”

“糟了,还真脱不了身了!”志鸣本以为和杜良的双簧戏能骗过对方,没想到现在自身难逃。他准备动武了。

“志鸣,先别轻举妄动,静观其变。”老神仙的声音出现了。

他细想之下,只好就范。霍尤命人将他们分开关押在不同的石牢。

高钿说:“不管如何,先让他们受受苦,稍后再分开审讯,看他俩的口供能否对得上;若口供对不上,足以证明我之前的想法都是对的。”

霍尤同意了,便对洪天霸说:“感谢你为本教提供了有利的信息。关于下一步计划,待审讯以后再作决定吧,请你先回去吧。”

洪天霸还想说什么,见对方下了“逐客令”,只好先离开山寨,回去复命。

霍尤谓众人曰:“天谷教、山越,都是我们的宿敌,必须逐个除之。在真相没查清之前,先不要去惹天谷教,以免节外生枝;但是山越嘛,不管盗剑之事是否他们所为,既然棋局已经摆开,就必须把它下完!我们只是输了一回合,还没全输!高钿,是时候请出王牌——血龙剑的主人——大雷魔师了!”

“是,在下明早便上魔檀寺,请大雷魔师为我们主持公道!”高钿说。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神秘的巨大身影出现在柴桑县最著名的民间兵器工坊——名流坊。

工坊里正忙得热火朝天,兵匠们忙于打造各类兵器,为不久后的吴魏之战提供充实的战争资源。

“请问你有何事?”见有人来了,一兵匠转过头来问。

“请问卢大师在吗?”神秘人冷冷地问,浓密的眉毛下是一双冷酷深邃令人不寒而栗的眼睛。

“大师今天身体不适,不便见客;况且我们已经打烊,你还是改天再来吧。”兵匠见他一身湿漉漉的,不想搭理,便转过头去,继续忙活。

神秘人随即拿出一袋沉甸甸的东西,一把按在桌子上,说:“你告诉他,我现在就要找他,价钱可以加倍!”

兵匠吓了一跳,又转过头来,这才发现神秘人身后背着一个长长的包裹。他还想问什么,见对方眼神冷峻,似乎不肯罢休,只好说:“请稍等一下。”

兵匠匆匆往内室走去。周围的人都往这边投来怪异的目光,一般来讲,这个时候是不会有生意上门的。

过了好一阵子,兵匠回来对神秘人说:“大师同意见你了,请跟我来。”

神秘人拿上钱袋,随兵匠进了内室,见一年约六旬的老人正在整衣束带,身体似有不适,便抱拳说:“卢大师,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

老人整装完毕,轻咳了几下,示意对方坐下。

神秘人把背上的东西和银子同时放在茶几上,说:“大师,很抱歉在你抱恙之际前来打扰,但还是请你在最短时间内修复这把刀,并让它变得更加坚硬!”

说罢,他把黑布摊开,是一把断成两截的长刀。老人摸了摸刀柄,用手提了一下,说:“此刀为纯钢锻造,坚韧无比,能断之者,绝非普通兵器。若想增加刀之硬度,非用精钢加白钢混合补强不可,至少要七天时间。”

“没问题,劳烦你了大师,请务必把此刀修得比原来更坚不可摧,更具有杀伤力。”神秘人辞别老人,走出工坊,对着雷电交加的天空高喊,“雷志鸣,你等着,下次我一定要打败你!”

乌巢山越寨,练兵场。

四名女兵各持长矛,矛头裹着白布,准备围攻她们的首领——璇。

璇手持剑锋裹布的双股剑,深吸一口气,说:“来吧!”

四人开始围攻。璇左攻右防,游刃有余地抵挡着。她的武术传自禹龙,招式多变,攻防到位,无懈可击。

背后一矛直刺过来,她轻轻一缩头,矛锋擦其发尖而过。她一个后踢,把士兵踢倒。

左右两侧各有一矛刺来,她一个劈腿坐下,左右开剑,正中二人心窝。二人吓得赶紧退后。

突然,身后风声飕飕,她赶紧把双腿合拢,侧躺下来,躲过矛击。继而,她一剑扫去,正中士兵小腿。士兵倒了。

她一个鲤鱼打挺站起,对四人说:“别停,继续来!”

四人互望了一眼,继续攻来。其中二人从正面攻击,另外二人从背后偷袭。

她早已洞悉此战术,不慌不忙地来了个空中飞跃,跳到前面二人的身后。四人一愣。

她索性不要武器了,扔下剑直冲过来,使出娴熟的格斗术,率先一掌击倒一人;然后一个转身,闪过另一人的刺击,迅速一个后肘打去,又击倒一人。

剩下的二人对视一眼,同时举矛直刺过来。璇直接双手一伸,抓住双矛。

二人试图活动长矛,可惜她内功深厚,矛纹丝不动。她往中间一使劲,两人撞到一起,倒了。

她放下长矛,说:“今天就到此为止。你们都有所进步,但还要多加练习。”

四人各揉着伤处站了起来,抱拳谢过。璇来到禹龙的营帐,对方正等着她。

“璇,看来你的武功又长进了。”禹龙满意地说。

“都是师父教导有方。”璇谦虚地说。

“璇,是时候行动了。”禹龙神情严肃,貌似在布置一项惊天动地的任务。

“是,师父!我明天就开始行动!”她俯首抱拳后离去。

禹龙走出营帐,对天自语:“波斯帝国就要浴火重生了。”

(第一部完)

波波丹
作者的话

一口气把剩下的传完算了,不管如何,算是为自己的写作生涯开了个头吧,以后继续努力,不足之处尚请见谅(上学时作文一直不怎么高分)。第一部里埋下了许多坑,第二部里需要一个个填完。感谢大神们的意见和指导,埋头写作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