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鸣乱世第一部 > 正文
第一章:天降使命
作者:波波丹  |  字数:4188  |  更新时间:2020-05-18 12:35:20 全文阅读

东汉末年,群雄争霸,英雄豪杰各据一方,其中包括曹操、孙权、刘备三杰。汉献帝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曹操雄踞中原地区,并在朝中高居丞相之位,掌控朝廷大权;孙权继承了兄长孙策的基业,统辖江东六郡地区,并凭借其出色的管理巩固着南方第一大政权——东吴;刘备出道多年,却因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建基立业,最近又在汝南之战中失利,无路可走之下,只能前往荆州,依附州牧刘表。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乱世,本故事就由此处开始。

刘表字景升,与刘备既是同宗兄弟,又是胶膝之交;在刘备落魄之际,刘表不但不嫌弃,更欣然将其纳入帐下。然而,刘备的到来却招致某些人的不满与警觉——刘表之妻蔡氏及妻弟蔡瑁一直居心叵测,恐刘备日后反客为主,于己不利,故千方百计欲除之以绝后患;无奈刘表常伴其左右,难以下手。

一日,二刘在州府后亭中饮酒闲谈。谈到天下大势,刘表说:“当今圣上无能,导致战乱纷起,烽火连绵。昔有袁绍、公孙瓒等,都曾于乱世中创下自己的一番事业。贤弟可曾想过大干一场?”

刘备喝了一杯酒,说:“实不相瞒,自讨伐黄巾党以来,我已征战二十余载,一直都渴望在汉土之上开创自己的基业,只恨条件不足,至今难以实现。”

“条件是可以自己创造的。”刘表边给他斟酒边说。

“但必须有机遇。我曾有机会当徐州牧,可又放不下心中那份仁义,故错失良机。我想靠自己的力量去打天下,而非坐享其成。”刘备仰天长叹,大有怀才不遇之感慨。

刘表笑了笑,又问:“贤弟来荆州已有多时,可有不习惯之处?”

刘备不解:“贤兄待我恩重如山,何来不习惯之理?”

“我是说,贤弟是否感到周围有人对你不怀好意,总想寻机排挤你?”

刘备懂他的意思,笑了:“我一向以宽大为怀,不会在意此等小事;其实他们的担忧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我是个外人,贤兄又待我不薄,必会招人嫉妒。但是,我相信,只要有贤兄主持大局,必无乱子。”

刘表点头:“话虽如此,可我还是觉得不大妥当,毕竟我不是贤弟的贴身保镖。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提供一个安身之所给贤弟,不知贤弟意下如何?”

“哦?敢问何处?”

“附近有一小县叫新野,那里的钱粮颇充足,贤弟可带自家人马去那里安顿,既可避祸趋福,又可自立门户。新野县正好缺一个县令,非贤弟莫属了!”

“真的?贤兄待我真是太好了!”刘备拜谢。

其实,刘表早有此意,他清楚蔡瑁这伙人一心想置刘备于死地,而他又不可能时刻保护他,只有让他离开这里,方为上策。刘表自知年事已高,且身患重病,迟早要将基业托付于人,其长子刘琦难成大器、次子刘琮年纪尚幼,皆无法委以重任;唯有德才兼备的刘备,才是当州主的最佳人选。目前在荆州栖身的刘备,虽对荆州也有所贡献,但实质上并无正式的一官半职,所以,刘表必须提供机会,让其去管理一方之土以提升政绩;将来让位时,也好给众人一个说法。刘表的这个决定,既为了刘备,也为了荆州和天下。

两天后,刘备收到州府的任职公文,便与二弟关羽、三弟张飞等带齐家眷与兵将,由向导官引路,径往新野而来。由于深得民心已久,刘备初到新野之际,百姓欢天喜地,纷纷涌上街头夹道恭迎。刘备喜不自胜,亲抚民众不提。

新野城西门外不远处有一片密林,林中耸立着一座高山,传说远古时代曾有白鹤与青龙在山顶相交,故取名鹤龙山。山上住着一对习武的师徒。

一名少年和一名中年人相距五米而立,摆好了架势,互相凝视对方,一言不发。突然,少年足跟一提,如脱兔般冲上前去,一拳往中年人的头部打去,拳头带风,劲度十足。

中年人不慌不忙,侧身闪过;同时迅速成半蹲状态,往少年腹部一掌击去。少年右腿一抬,用膝盖挡住掌击,可由于掌劲太大,他还是往后退了几步。

二人又过了数招,不分上下。此时,中年人微微一笑,使出不多见的下勾拳。少年一个后空翻躲过,随即一个旋风腿踢来。

中年人一个侧空翻闪过,没料到少年一个落地侧踢,正踢在其左腕上。中年人往后倒下了。

少年想过去扶起他,中年人摆摆手,自己站了起来。

“没事吧,师父?”少年问。

“没事,这也能打倒我的话,我就不用教你了!”师父边活动手腕边说,“今天先到这儿吧。志鸣,想不到你的武艺长进这么快!”

“全靠师父教导有方。”志鸣笑了笑,猛擦额头上的汗。

“主要还得靠自己,我只是负责授业而已。”师父坐在石板上说,“你今年二十岁了,有没想过到外面的世界闯一闯?”

正说间,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说:“师父、哥,我回来了!”

“怎么现在才回来?肯定又去哪里玩了。”志鸣责怪她。

“什么嘛,今天集市人多,我好不容易才买到这么点儿菜,上山下山的累死了。你只知道责怪别人,干脆以后自己去买吧!”姑娘生气了。

“好啦好啦,现在不是吵嘴的时候。”师父出面调停,“阿兰,快去做饭吧,我快饿晕了。”

阿兰冲志鸣做了个鬼脸,走进厨房去了。

志鸣叹了口气:“顽皮丫头。”

晚饭后,师父对志鸣说:“今晚早点睡吧,明早我有一套新拳法要教你。”

“真的?太好啦!”志鸣一跃而起,“什么拳法?”

“明天再说吧,先洗澡。”师父累得一身汗,不想多言。

当晚,师徒俩早早便躺了下来。他们同睡一间房,阿兰睡隔壁。

一想到新拳法,志鸣就兴奋得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打拳。

想着想着,忽然,他觉得脑子里一片迷糊,似有东西在强迫他入睡。不知不觉的,他睡着了。

志鸣此刻身处一个伸手不见五指之地。忽然,他惊异地发现,自己竟然浮在空中!

此时,前方出现了一团白光,光圈中走出一位白发老人来。

志鸣惊奇地问:“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老人说:“我是神仙,我进入了你的梦境。我有一件重大事情要告诉你。”

“神仙!在我的梦境?!”志鸣下意识地环顾四周,一片漆黑。他在自己的脸上捏了一把,果然毫无痛觉。

“真的在做梦!”志鸣兴奋了,他头一次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做梦,“你…真的是神仙?!”

“不错。其实,是我把婴儿时期的你交托给你师父的,你没有父母。”

“师父说我是个弃婴,一出生就被父母抛弃了。”

“不,你天生就没有父母,是从圣剑中幻化出来的灵魂体。”老神仙道出了石破天惊的话。

“你说什么?”志鸣一头雾水。

“看来得从头说起。”老神仙语重心长地说,“自古以来,圣剑一直在操纵着这片神州大地。自盘古开天辟地,到秦始皇统一天下,再到今天的东汉争霸,等等,都是圣剑作用的结果。可以说,正是由于圣剑的存在,人类才得以生存在这个空间,社会才得以延续到今天。然而到了东汉,由于天地法则又一次出现偏差,社会再次进入混乱状态。自十常侍以来,奸臣当道,群雄争霸,汉室江山摇摇欲坠,汉朝面临灭顶之灾!更甚者,圣剑的能量已不足以控制此乱世!无奈之下,圣剑只好将自己剩余的能量聚集起来,合成一股新参数能量,释放出来,再通过某种手段,造出了一副血肉之躯,就是你!你就是圣剑之子!”

听了这番话,志鸣感到体内的血液顿时凝固了,无法流通,更无法供大脑正常思考。虽然是在梦里,但他却有一种“处身于境,视境于心”的奇妙感觉。他头一次听说人类社会是由一把剑操纵的,而自己竟然是这把剑的灵魂体!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是父母给予的,而是……?!这片神州大地受控于一把叫“圣剑”的东西?它到底在哪?我是它的灵魂体,怎么对此一无所知?现在所发生的一切究竟是真的还是纯粹是梦?志鸣脑中一片茫然。

老神仙看穿了他的心思,说:“圣剑在遥远的神界,同时主宰着神界与人间。你来到人间时只是一个初生体,当然不知道自己的事情,就像人类婴儿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一样。不过这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紧记自己的使命,你降临人世间绝不是为了享受普通人的生活,而是要用你的力量去挽救这个动荡的时代,重振大汉雄风!这就是圣剑赋予你的使命!”

志鸣一言不发,呆若木鸡。

老神仙继续说:“孩子,这绝对不是梦,你的确是圣剑之子,拥有与众不同的力量,必须肩负起维护时代和平的重任,绝不能再让历史的车轮踏上污泥!”

志鸣低头沉思起来。许久,他终于开口了:“那我该怎么办?”

老神仙见他心态已经调整过来,便说:“当世英雄刘玄德,以德服人,深得民心,最近刚被任命为新野县令。新野离你家不远,出了山就能望见城墙。你要马上去投靠他,用你的智慧和武功助他对抗曹操,兴复汉室!”

志鸣也听师父说过刘备的事迹,便说:“我也久闻刘玄德英名,只因久居山林,对外界之事知之甚少,更不懂打仗,怎么帮他呢?”

“这你放心,我可以帮你。”老神仙走到他身边,把手掌置于其头顶上。

志鸣顿觉头顶泛光,脑海开始翻腾,时而波涛汹涌、翻江倒海;时而火山爆发、岩浆迸射。突然,他感到时光开始倒流……从黄帝时期起,一直到东汉,各个朝代的相关大事依次在他的身体周围以流动图像的形式呈现出来,包括黄帝战蚩尤、大禹治水、桀纣之暴戾……秦皇灭六国、项羽战刘邦、高祖建汉……黄巾军起义、董卓篡汉、曹操招兵攻朝……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片断不断出现在身边,志鸣仿佛置身其中,这种在历史长河中遨游的感觉真是无比震撼,各种大型战争场面犹如洪水猛兽般迎面扑来,真实程度甚至让他不时地闭上双眼,不敢直视;各种历史、人文等价值观形态,已深深固化在他心中。

虽然只是浮光掠影式地看了一遍,但志鸣对历史还是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他感觉自己活了五百年;此外,他还得到了老神仙用特殊手段灌输的军事知识。

一番“醍醐灌顶”后,老神仙说:“志鸣,你现在已经拥有了作为一名军人的基本要素,只是缺乏实战经验。你要马上去投靠刘备,尽心尽力辅助他成大业,也籍此磨炼自己。我会随时帮助你,不过只是语言上的指导。你若想见我,就在每晚睡觉前,在心中默念三遍‘我想见你’,我就会出现在你的梦中了。但一般情况下没必要见我,我们随时可以用传心术来交谈,我无处不在;只是受天地法则的限制,我并不是什么都能告诉你,这一点希望你铭记于心。再会……”

志鸣顿感天旋地转,迷茫不知所踪……

“哥,哥…”他隐约听见有人喊,睁开眼一看,是阿兰。

“大懒虫,日上三竿了还不起床!”阿兰把他拽了起来。

志鸣呆坐床上,恍若隔世。他仍在怀疑昨晚的梦是否真实,如果只是做梦,那些历史片段又怎么解释?难道都是他的自主意识创造出来的虚拟情境吗?可它们都是符合历史客观事实的呀!

“喂,怎么啦,一动不动的?”阿兰不满了。

他一下子回过神来,问:“师父呢?”

“在外面等你很久啦。”阿兰帮他叠被子。

志鸣走出屋外,看见师父在练武。师父停下来说:“你终于起床了。阿兰叫了你好久,你就是不应,看来昨晚做好梦了吧?走,我们跑步去!”

“好…”志鸣本能地应了一声,便整好装束,和师父跑步去了。他一路上都在想昨晚的事情,急于证实一切。

波波丹
作者的话

初次写作,题材较俗,望包涵。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