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的国企生活 > 正文
三十章 人生啊
作者:宇乐  |  字数:3244  |  更新时间:2020-06-06 07:19:09 全文阅读

罗玉香春节终于回来过年,她和妹妹一年赚来十二万,除掉还房款,给了父母一万,这是周应民出的主意,离婚的女人要是连自己家都回不去,未免也太凄凉,何况她又不愿意再嫁。

  周应民现在不敢招惹女人,原来是刚参加工作,做事不知道深浅。有一次张景辉和他聊天,突然就说道:”年轻人交几个女朋友,年龄大点没有关系,都要当爹的人,身份就不一样了。“那意味深长的笑容,让周应民有些毛骨悚然。

  这时候他才明白什么是强力机构,当他第一次在中夜班警戒时,也才知道员工们的安全来自哪里。

  罗玉香不仅搬回家住,也决定在村里种大棚蔬菜,销路不成问题,至少有妹妹收购。她悄悄告诉周应民:”两间房子租出去,还贷款已经够了,我在旁边小区又买一套二手房“,现房能赚租金,这是她小小的得意。

  当周应民把房产证拿给白倩瑶时,她都惊呆了!

  ”哥,这是你买的吗?这是给我的吗?“房产证是她的名字,白倩瑶简直不敢相信。

  兴奋过后,就是眼泪汪汪的等着周应民解释。

  前面的事情妻子都知道,只有买房子这件事周应民没有说,这是正大光明的事情:“倩倩,我只想着她买一套,自己赚钱还款,谁知道这女人胆大,再说,我们要还房贷的”,白倩瑶把事情搞清楚,这才破涕为笑,高兴起来。

  这套50平方的二手房总价不到15万,添置一些家具,每年1万的租金可以还15年的贷款,白倩瑶这一算,自己这是不出钱就有房子用,到时候儿子刚好长大.......

  这样的事就不应该让女人知道,没事就拿张纸计算,没过两天,一家人就都知道了。

  周应民被问了两次就招架不住,只能让妻子去炫耀解释,他躲到一边享清闲,胡云慧却又愁眉苦脸的来缠着:“过两年你就跑,我这一个人孤苦无依的…”害得他低声下气的哄了半天。

  女人真是麻烦,多了更是一推麻烦。

  节后一收假,周应民和新进保卫部的其它人员到省城培训学习,都是一些保密制度、行为规范、突发事件应急处理、暴力事件处理预案之类,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最后一天下午张景辉来到学校,到训练室学枪!

  这可是男人的最爱,以周应民的能力,六零型觉得太小不过瘾,张景辉就让他多练习五四型,这枪虽然后坐力大,但威力大啊,并且是公司保卫部以前的配枪。

  谭兵说的器械室保管的武器,大抵就是它了。

  他也得不到多练,一下午的时间嘛,主要是熟悉性能和使用,会用就达到张景辉的目的。这样的武器对很多人有极强的吸引力,看周应民的兴奋劲,保卫部是能留下他的。

  没有出现小说、电视上的狗血情节,来了高手比试一下、三招两招分出输赢之类的情形,这就是一个正常工作必须掌握的技能而已,至于你有多高的水平,那得看实际表现。

  工作上就像张景辉介绍的一样,脑力劳动,固定的路线、固定的内容,固定的程序,偶尔有附近村民小偷小摸的时候,就是内保兴奋的时候,有段时间周应民这样的新人觉得无聊到枯燥,每周的工作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想什么呢,你们天天在家睡觉我都可以发奖金,那说明公司安全,员工安全,平安无事就是我们工作的目标”,大概人都有一个瓶颈,周应民这段时间就是如此,工作上看不出来,早上的会操就明显,张景辉特意叫他到办公室谈心,

  “领导,就是觉得没劲,懒洋洋的”,这种工作是忙时忙死,闲时闲死,又不像警察每天大小都有事。

  “你这是闲出来的毛病,你看,我说不忙,你还犹豫”,闲一段时间,在忙一段时间,对周应民这样是新人才是比较恰当的安排。

  和张景辉熟悉了,就会发现这是一个很好说话人,可能是工作性质不同的原因,他没有生产车间领导那种高人一等的姿态,为人平和大气,从来不斤斤计较,但他又有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忍”。

  附近村民因为土地赔赏问题多次到公司大门拉横幅,摩托、车辆乱停乱放,保安队执勤的年轻人制止时产生冲突,张景辉去处理时衣服还被扯烂,谭兵他们已经组织好准备抓人了,张景辉都是面带笑容的阻止住。

  那时候周应民还在省城培训,回来听谭兵说起这件事:“兄弟,张部没有动手我理解,后面警察来抓人时,他还出面劝解,这我就不理解。”

  谭兵的保安队是安保公司派驻在公司,双方属于聘任关系,只要在法律范围内,他都可以大胆的出手,大不了换地方。

  张景辉、周应民不行,他们是公司正式员工,面对当地人闹事,就如张景辉说的:“要讲究方式方法”,但这一次他的处理确实偏软,因为对方属于无理取闹,目的就是要钱。

  第二天闹事的人更多,有上级对张景辉的处置不力提出严厉批评。

  这件事经过当地政府、派出所、南化厂和村民共同协商后已经解决,周应民这样的一般人员就不知道内情了,他回来后只是感觉张景辉更低调,很少在办公室出现。

  “潭哥,张部可能有他的想法,再说,这赔赏多少我们也不知道”,谭兵的手下被欺负过,有一次还被人黑打,他早就憋着一口气要为手下找回公道。

  '这种事情第一下重手,后面会得寸进尺,张部还得去受气“,其实就是这么回事,谭兵在私企干过,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说动手就动手。

  他们两个都是社会上的新手,聊不出斗智斗勇的话题,不同的是,周应民有张景辉教导,谭兵只能凭时间去领悟。

  ”明天就没有你闲的时候了,老陆要上春城,配合分局办案,他的工作由你负责。“有自己在公司上班,周应民也不会出差错,干上一周两周,业务水平就上去了。

  陆继友说是配合分局,其实是去当好后勤,公安部门人手紧张,经费也不足,遇到国企的案子,基本上都是企业出人出钱,这也没有办法,现实条件就摆在这里。

  这个案子是去年年底发生在复合肥车间,有业务来往的一个经销商以拉化肥的名义,在库房偷出价值七八十万的货物,在财物上损失不大,但影响很坏,公司内保处理了部分人员,周应民在矿石厂的时候,大家就这件事热烈讨论了好长时间。

  三四个月都没有抓住人,保卫部的压力很大,周应民来后才知道,张景辉一直安排人在追查,只要其中的详细情况,他就不知道了。

  ”找到人了,领导?“自己的上级做事稳重,都派陆继友带人去,那就是八九不离十。

  ”干好你自己的事,工作流程都熟悉了吧?拿不定的事情立即汇报。“公司和生活区执勤有报话器。交流、汇报很方便,保卫部配有手机的只是张景辉。

  真正上岗工作,周应民才发现哪有什么清闲的活计,他这个代管从上班忙到下班,唯一的好处就是有辆车。

  早上7点就要出门,在厂大门做好交班、检查、查询夜班记录,7:30领导员工开始陆续进厂,这时候车多人多是最忙但不能乱的时候,然后是吃早点、泡茶、写各种报表、交各种材料,在器械室领上需要的警械,又要去各执勤点巡逻、检查,下班时是同样流程,晚上中夜班交接时间,还要沿路巡查,这一切忙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零点时分。

  这项工作原来是陆继友和谭兵轮换,他俩出差抓人,周应民只得一个人扛着,这还是正常时候,半夜响起的电话通知,那就要随喊随到,来不得半点犹豫。

  这可把挺着大肚子的白倩瑶折腾坏了,她又是只要周应民陪晚上的,没办法,只有让自己母亲来照顾。

  这样的工作强度,难怪以前分流的时候,正式员工都跑完了,周应民还只是开着车,门岗和巡逻人员那是要走动的,一个夜班下来,不比操作工轻松。

  高兴的是,不到两周就在春城一处小旅店抓到人,周应民总算是有人轮班,不用天天早出晚归了。

  案子成功破获,上级高兴的同时,自然不会忘记有功之臣,对保卫部又是奖钱、又是奖车,周应民虽然得到的奖金少,但有了自己的岗位——张景辉的司机、随从、保卫。

  张景辉诸事顺畅,又忙上他的派出所之路,周应民专职陪他跑上级各部门,这小伙子能陪酒、能陪打,还能守口,这让张景辉很满意。

  时间一长,张景辉就会主动讲一些事,比如这一次抓捕。

  那人姓刘,是附近村里人,自己有一家小厂做普钙生意,这套工艺很简单,就是从南化厂买磷酸的沉淀物,加上废弃的磷石膏按比例拌匀、晒干、磨细,这两样都是公司的废弃物,不要钱。

  这种产品含磷太低,前些年就被国家命令禁止生产,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想到,利用化肥出库的漏洞干了一票,价值也不高,分局的警察立案侦破才发现他跑去沿海躲,这难度就大了,又不像现在通讯、交通都发达,只能是委托当地警察提供线索。

  张景辉不服输,自己暗中派人在广东、深圳一代查找,又暗中盯紧他家人的行动,就这样花了近半年的时间,确定他要回省城的时间,才有后面的事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