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我在都市当灵探 > 奇蛊疑尸
第二十章、谜题
作者:微子木笔  |  字数:2861  |  更新时间:2020-06-02 05:09:21 全文阅读

薛璞一声叹息,是啊,世人皆以利益为先。损利从义能做到的又有几人?

  需知孔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自然指的是君子,而小人如今解释开来,既有猥琐怯弱顽愚之人,也有乡野市井之人。

  颜回虽同小人市井而居,然而一箪食一瓢饮,仍不改其志,不失为君子。

  此言虽非诽谤轻视市井之人,然而市井当中又能出几个颜回?

  不过多是为了利益争逐的人罢了。

  学校是培育君子之所,然而传授之人却也不过是满眼逐利之人。

  所以学校也罢,老师也好,或是在学习中的学生,不过都是这市井巷陌的小人物。

  真正能做到,完全开明通透的人故而不多,也难怪学校施压,家长施压,同学亦不通真理了。

  而且生活艰辛岂能一言尽说?

  同学们喧哗着,为了考出满分,他们纷纷选择放弃治疗。

  薛璞心中知晓他们的病症就要发作,却暗运奇门暂时延缓此地时间。

  然而救命虽易,救心却难,若是思想被禁锢了,成为道德绑架,党同伐异的行尸走肉,那还不如不救。

  可是人性善恶两端,若自由的走向恶的一端,走向危害国家社会的一端,这又是另一方面的问题。

故而古人常说,发乎情,止乎礼。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这样的话。

  人心不过灵台方寸之地,斜月三星之间,心学所言发明本心正在于此。

  若是点拨得当,或许一点清水便可使心地开蒙。

  薛璞也不多解释笑了笑,心知学生要理性疏导,不可盲目打压:“大家说的都很有道理,给各位同学出一个数学题吧。看看你们吃了脑神丹后能算出来吗?”

  同学们跃跃欲试,一个个十分期待,我们上次全校第一,肯定是最厉害的。

  薛璞也笑了笑:“这道题是古人小时候启蒙时候的一道数学题,王老师也跟着试试吧。”

  说罢信手执笔,在黑板上画了一个九宫格。

  “请大家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九个数字,依次把九宫格添满,每个数字只能使用一次,而且横竖斜,三个数字相加都等于十五。”

  学生们见得此题奥妙,开始做题,可是过了好久,小胖子数学课代表一马当先,提笔就是一顿xys.b的一顿算,得意之时诶呀算错了。

  王海英也提笔算计,可是每当她得意正要填空之时,总诧异一惊,没有答案。

  班级里也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王海英也是一头雾水,心道人都是越活越聪明的,怎么还比不过古代小学生!?而且我手下的学生除了那个不上进的李宝柱,都是超越炮班的存在啊!

  薛璞打了个哈气,管班级里的漂亮小姑娘借了个水杯,又向王海英要了点菊花枸杞,用饮水器做了壶开水,边喝边等。

  还一边吐槽:“诶呀,学校越来越好啦,记得我上学那会学校饮水器还不让插热水喝呢。”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同学们依旧没有这道问题的答案,小胖子数学课代表跃跃欲试了两次,终究是填错数字,败下阵来。

  同学们争吵着询问提示。

  有的学生直接说,这道题无解,是薛璞诓骗他们的。

  薛璞笑了笑和同学们说道:“我给大家一个提示吧,或者说是一个答案。这道题其实是个古人的哲学问题,而不是单纯的数学问题。所以依照中国人传统的后天八卦观念,这九宫都有对应的宫位。”

  他旋即在九宫格上添出如下位置。

  巽,离,坤

  震,—,兑

  艮,坎 ,乾

  薛璞提示到这个份上,无疑是公布了正确答案,可是同学们还是不会。

  很久很久,突然一个最后一排不起眼的差生举手道:“警察叔叔,我会!”

  众人目光瞧了过去,刷刷刷。

  学委和学霸嘲笑道:“呦呵,这人不是李宝柱吗?家里穷得和什么似的,次次班里倒数第一。”

  学委呵斥道:“你个差生举什么手!我们都不会,你能答上来吗?跑上来丢人的吧!”

  谁知李宝柱答道:“这道题,我不会做,但是我看《射雕英雄传》里面黄蓉做过!有一个口诀说什么: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在中央。”

  学生们赫然一惊,《射雕英雄传》不是老师从来不让看的课外书吗?

  对啊,对啊,上面怎会有数学题。

  不是只有教科书上记载的才是对的嘛?

  同学议论纷纷,都争先恐后的说着他说的不对。

  薛璞也不多言,笑了笑,用一手颜真卿的楷书,把后天八卦之术,按照李宝柱说的写在黑白之上。

  四-九-二,二四为肩

  三-五-七,左三右七

  八-一-六,六八为足

  五在中央,上九下一。

  同学们各自目瞪口呆,反复验算了半天,突然掌声雷动。

  对李宝柱犹然起敬。

  薛璞打了个瞌睡,抖擞精神缓缓说道:“好了,今天的事情我想大家感触颇多,

  脑神丹做不了的题,让一个没吃脑神丹的同学做了,哈哈哈,你说奇怪不奇怪吧。中国人有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西方人有西方人的思维过程。

  大家用西式数学,解不开中国八卦九宫的谜团,也不见得中国思维下的传统数术也能全计算了,计算机代码下的C语言理论。

  就好比大家认为学习成绩不好的李同学,能通过他的认知解开这个九宫之迷一样。

  课本上的东西并不是全部,思维认知局限于别人给你构件的价值桎梏当中,人们始终无法完成自主的独立思考。不过成了某些统治你的人手中的工具。

  就好比井底之蛙,不知道天地大小之辩,也是那朝生暮死的蜉蝣,不通宵古今往来的交迭。

  做人不能学青蛙,跳进教科书给你设下井里一辈子不出来。也不能学蜉蝣,只知道眼前的事情,而不以前人为借鉴。

  李同学能从课外书里得来知识,那为何一些自诩满分的好学生却不能呢?

  学习不能只相信教科书,做人不能不分辨善恶。

  成绩好坏,更不是一个歧视他人的借口!

  我今天想要告诉各位的,还有很多,大家慢慢体悟吧。

  希望大伙儿,有一个自由独立的心和一个君子的三观。”

  薛璞说罢,喝了口枸杞水,向各位同学拱了拱手,教室里一片沉寂,只有王海英还在气急败坏,薛璞心道:“也罢,有的人能救,有的人不能。道貌岸然压迫学生思维的人更恶心。”

  同学们低头思索适才发生的事情,本来洋洋自得的威风傲气全都消去。

  薛璞问道:“好啦,愿意把“脑尸蛊”驱除的,站到我右手便,不愿意的站到左手。”

  同学们纷纷起立战队,一群课代表看着老师脸色,不敢驱除。

  而不少同学都答应驱除脑尸蛊,他们面面相觑互相嘀咕,终于都站到了薛璞右手一侧。

  薛璞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驱邪符法,咬破手指在符咒上写写画画。

  同学们都蒙了,讲了半天合着是来传播封建迷信的?

  薛璞笑而不语,用剑指削断了饮水机水桶的上端。

  口中念着咒诀,噗呲一股火焰,把灵符烧着,本来以为是装神弄鬼的同学,顿时懵圈,连连鼓掌。

  旋即把灵符灰烬混入水桶。

  他笑道:“壮士们,一人接点儿回去喝了,保证药到病除!”

  王海英也是害怕拿手机赶忙拍下视频,还损薛璞:“对对对,我从大师那里拿的神药就是有毒,你这符水就是没事!我看你才是封建糟粕。”

  薛璞随口喷道:“你那叫假药,我这叫祝由术!古时候老百姓生病不相信大夫,偏偏相信巫医,道长们就装神弄鬼一番,把药材混在符纸上面,然后骗老百姓喝下。一个是骗人,一个是救人能一样吗?”

  同学们纷纷相信,都去接水,待到都一并饮下之后,薛璞忽然放声大笑:“哈哈哈,我往里放的是泻药~~”

  同学们纷纷惊愕,拿着手指和王海英请假。

  “老师我要上厕所...”

  王海英只得答应,原来那“脑尸蛊”进入腹内之后,会迅速吃光肚子的食物,然后释放化学信息侵占人的潜意识,之后再顺着食道而上攻击人的大脑。

  但是九年三班吃的黑色药丸有麻醉脑尸蛊虫的作用,使得他们只释放了控制潜意识的化学信息,而本体仍存在于肠道内。

  所以薛璞一个泻药,让大家尽情宣泄的同时,迎来美好的又不堪回首的一天。

  毕竟,那个脑尸蛊虫太大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