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魏央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此心安处是吾乡
作者:青叶7  |  字数:3242  |  更新时间:2022-08-02 17:27:01 全文阅读

夜色下,陆睿的马车缓缓从青云楼后门驶出,不过很短的时间后,又是一驾马车也缓缓从青云楼后门驶出。

昏暗的马车里,旁边的员外郎罗崇,看着陆睿有些深沉的面庞:“刚刚大人在四楼议事时,下官在二楼听一些姑娘说起,左侍郎大人的公子去了青云楼三楼桃花阁。”

“他来青云楼干什么?贪恋宋伊人的美貌?”陆睿皱眉,一想起徐长亭,就不自觉的想到了自己的儿子陆希道。

这几日总算是愿意走出房间见人了,但身上、脸上的伤势要彻底痊愈、完全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

所以此刻得知徐长亭去了青云楼,而且还是去了桃花阁后,陆睿第一反应便是徐长亭去幸灾乐祸、去打听当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那倒不是,据说是因为康郡王二公子元斌的邀请。”员外郎罗崇不动声色的说道。

陆睿脸上的神情不出意料的更加凝重了,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后,淡淡道:“好,此事儿我知道了。”

罗崇张了张嘴,本还想要说什么,但看着陆睿那不太想说话的面庞,便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而另外一驾驶出青云楼的马车内,吏部尚书冯朗的神情就显得轻松了很多。

嘴角带着一抹不屑的笑容,脑海里还在回味着在青云楼四楼刚刚的情形。

好长时间都没有来过青云楼的年迈安乐王元安平,今日却是出现在了青云楼,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倒是颇为器重重回丹凤城的陆睿,但冯朗能够感觉到,因为自己皇后兄长的身份,还是要比陆睿更受重视一些。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自己吏部尚书的身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不过冯朗看今日陆睿的架势,心里还是不敢大意,深深吸了口气后,便敲了敲车厢,随着外面传来下人的回应声后,冯朗淡淡说道:“去舆圣宫。”

马车在丹凤城的夜色下缓缓改变了方向,而此时的青云楼内,安乐王元安平看着自己的儿子康郡王元诠,以及长孙元鉴,手里的拐杖轻轻敲了几下脚下厚厚的地毯发出轻微的沉闷声:“看起来陆睿跟徐仲礼之间已经是势同水火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孩儿是觉得,陆睿此举是想借我们的手来帮他压制徐仲礼。父王想必也已经知道了,元恪看上了徐仲礼的长女,而今这段时日好像那高贵妃的意思也松动了,恐怕提亲也是早晚的事情了。这件事情若是真成了的话,对于陆睿而言,怕是一个打击啊。”元诠捋了捋自己下巴的短须稳重道。

安乐王元安平认同的点了点头,笑了下道:“看冯朗刚刚的样子,像是打算旁观看戏了,并不想帮陆睿这个忙。但……冯朗可以旁观,难道你也打算旁观吗?”

“父王是想……帮陆睿一把?”元诠有些犹豫的问道。

元安平双手拄着拐杖、花白胡须的下巴轻抵在拐杖上,动了动嘴唇后,缓缓道:“其发妻与皇后宗亲的关系,难道还看不出来陆睿也算是太子一党吗?何况陆睿在定州那些年可也是帮了我们不少的忙。”

“但徐仲礼此人不管是为官还是做人都向来是谨小慎微,这些年来,始终不曾让人能够抓住他的什么把柄。而且这一次皇上把他也从西宁召了回来,又给了他国子监祭酒的位置,孩儿觉得……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不要跟徐仲礼为恶为好。”元诠继续说道。

安乐王元安平对元诠的考量不置可否,回头看向了其长孙元鉴,满面皱纹的脸上难得出现了慈爱的笑容:“鉴儿觉得该如何?”

元诠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又看了看旁边颇为乖巧的儿子,沉默着不说话。

元鉴则是连看都没有看父亲一眼,而是冲着安乐王一笑,道:“孙儿觉得父亲说的没错,但……有些过于谨慎了。孙儿以为陆睿这些年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个时候若是不帮陆睿一把的话,怕是会寒了他的心。而且不看僧面看佛面,陆睿发妻可是皇后的堂姐,我们总不能胳膊肘往外拐才是。”

元安平笑呵呵的点着头,甚至就连满脸的皱纹仿佛都写着满意两字:“那要是你,你会怎么做?”

面对安乐王的考校,元鉴并没有慌张,想了下道:“孙儿明日便先去看看陆睿之子吧?看看其伤势如何,拉近点关系,而后再……从长计议。”

“不妨打着太子殿下的名义过去。”安乐王点着头说道:“太子那边放心,祖父会跟东宫打声招呼的。”

在爷孙两说话时,元诠一连几次想要开口,但看着根本不理会自己的两人,元诠也只好放弃了再次出声。

而就在爷孙两人相视一笑时,旁边的门缓缓打开,只见刚刚喝完酒后,脸色有些通红的元斌乖巧的走了进来。

先是对着安乐王行礼,而后是父亲元诠以及兄长元鉴行礼。

面对元鉴,安乐王元安平与元诠两人的态度可谓是正好相反,元安平的态度不冷不热,而元诠则是脸上挂满了笑容,连连招呼着元斌坐到他旁边来。

元鉴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不屑,不过看着父亲跟弟弟亲热的样子,倒是也没有说什么。

“见到宋伊人了?”元诠笑着问道。

元斌点了点头,道:“祖父、父亲、大哥,今日我又得到了一首好诗。”

安乐王元安平手拄着拐杖缓缓靠向椅背,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也缓缓闭上,只是嘴里嗯了一声后,便再没有说话。

元鉴则是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亲弟弟,嘴里也跟着不冷不热的哼了一声。

对于元斌喜欢诗词歌赋而荒废其他事情的表现,元安平跟自己的孙子元鉴,都很是不满,但奈何元诠却是十分支持。

“什么好诗?斌儿不妨吟来听听,看看可能比肩那赠宋伊人的那首诗。”元诠和蔼的对次子说道。

“依孩儿看,这首诗词其实不亚于那首赠宋伊人的诗,而且还是同一人所作。”元斌也不去理会祖父跟大哥不冷不热的表情,肆无忌惮的在其父亲跟前喜悦的说道。

“哦?今日斌儿在桃花阁宴请的就是此人?”元诠惊讶问道。

元斌喜悦的点了点头,而后清了清嗓子,也像是在示意祖父跟他大哥,而后念道:“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爹,有了这首诗,孩儿相信,宋伊人的桃花阁一定也会像裴慕容的水竹苑那般名满丹凤城,让丹凤城的文人士子慕名而来的。”

“哼,此心安处是吾乡,不过是一落魄潦倒之人,为讨宋伊人欢心的把戏罢了。若不是你相邀,怕是他这辈子都难见宋伊人一面。”元鉴冷冷说道。

一旁的安乐王元安平,微微睁开眼看了眼一脸冷笑的元鉴,而后又闭上眼睛的同时默默点了点头,像是元鉴说的很有道理一般。

“非也。”元斌像是看不见他大哥脸上不屑的冷笑般,回过头得意道:“此人今日已经是第二次见宋伊人了,而且我告诉你哦,此人第一次见宋伊人,还是宋伊人主动邀约的哦。”

“哦?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宋伊人都主动相邀?”安乐王突然又睁开了眼睛,有些感兴趣的问道。

元斌本还想当着祖父的面卖个关子,但旁边的父亲元诠咳嗽示意了下后,元斌便回答道:“祖父,其实这人跟孙儿年龄相仿,只不过大两岁而已……。”

“竟然是个少年?”元安平也显得有些惊讶。

《赠宋伊人游天王湖》这首诗他自然是听说过,但他并没有详细过问,只认为是宋伊人游天王湖时,围在她身边的一些文人雅士讨好其欢心所作而已。

而且在他看来,能够做出这等才情诗作的,年纪应该都会很大了才是,完全没有想到,竟然跟这一首一样,都是出自一个少年之手。

“是谁家儿郎有此才情?”安乐王淡淡问道。

“此人名叫徐长亭、字未央,是礼部侍郎徐仲礼之子,而且……。”元斌故意放缓了语调,看着祖父双眼仿佛闪过一抹凌厉,元斌还道是祖父感到震惊似的毫无所觉,继续得意道:“而且除了给宋伊人的这两诗外,未央也曾给丹凤城的另外一位花魁裴慕容作了两首诗,就是这些时日让裴慕容艳名高涨的《赠裴慕容游天王湖》以及《水竹苑歌》两首诗。可见此人果真是惊才绝艳啊。”

听元斌如此一说,旁边的元诠瞬间皱起了眉头,而元安平则是默默的点了点头,拄着拐杖起身,淡淡道:“我累了,先回府了。”

“父王……。”元诠起身要扶,但元安平却是甩开了他的手,随后把住了其长子元鉴的手臂,又是重重的哼了一声,而后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看着祖父跟大哥的身影消失不见,此时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元斌,看着元诠道:“爹……祖父这是……?”

元诠重重的叹了口气,而后摇了摇头,对平日里极为喜爱诗词的次子露出一个稍有难看的笑容,道:“你祖父怕是误会了……算了,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爹会跟你祖父解释的。”

“误会?误会什么?”元斌一脸茫然。

元诠叹了口气,道:“刚刚爹还在跟你祖父讨论那徐长亭的父亲徐仲礼,而你进来后如此一说,你祖父啊,怕是认为爹是站向了徐仲礼这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