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他从灵界来 > 真实的消失
第五十二章 杀
作者:无相亲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20-07-02 19:46:10 全文阅读

宁城 0号机构大厦

唐祺迈步走进大厅,却发现与上次来的情况简直是天壤之别,之前的热闹繁华不见了踪影,剩下的只是冷清,宽阔的大厅竟然连一个逗留的灵能者都没有看到,着实有些不可思议。

“局势真的紧张到如此境界了吗?”

走到里面的办事柜台前,意外发现竟然是个熟人,一个可爱的吴越美女,张未晞。

这姑娘安静的坐在柜台后面,手里没有什么忙的事,但她眉头紧蹙,朱唇微抿,似乎是有什么烦心事,连唐祺走到她面前都不知道。

唐祺轻轻拍了下柜台前的玻璃,后者吓得一个哆嗦惊叫了起来,“啊!”

待看清来人,她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后漂亮的桃花眼从朦胧到惊恐,“你是人是鬼啊?”

在张未晞眼里,唐祺这个人是有些特殊的,毕竟第一次测试能够达到他那样轰动效果的,不只是在宁城,甚至是在整个华国都没有听到类似的人物,张未晞也一直以为,他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物,可还没过几天就听到了唐祺可能已经不在了的消息,并且消息的来源还是唐祺唯二的好友之一苍...

好不容易接受了一个天才陨落的事实,结果又是没过几天这个人又突兀的飘到自己面前,换个胆子更小的怕是要直接吓过去。

唐祺懵逼的看着张未晞,“什么是人是鬼...我是鬼你还能这么安详的跟我聊天吗...”

缓了一会接受唐祺没有挂掉的事实的张未晞突然惊道,“对了苍跟雪昨天就出任务了,到今天还没回来,苍前两天的战斗还受了重伤,我怕他们出什么意外...”

“他们去哪里处理事件了?”

唐祺有些焦躁的问道,从哪个角度来看,现在宁城这局势都如真所言,紧张,急促,可能多耽搁一会儿,就会有一个灵能者丧命,但唐祺最怕这个名额落到自己的唯二的朋友头上,毕竟从个人的感情来说,还是亲疏有别的。

“海宁区的将军顶...”

情绪灵能在唐祺周围肆虐,随后唐祺周身的空间如同平湖起风,泛起波纹...

炽日炎炎的天气让没有经过林木的风都显的燥热,山上倒是翠绿葱茏,但连一点人烟的迹象都看不到,将军顶是一座不算出名的小山,平时除了住在周围的居民有时会过去走走路散散步,间或有些喜欢骑单车越野的爱好者跑跑山路之外,就真的没有什么人愿意过去了,跟宁城最出名的紫荆山比起名气来,就真是皓月星辰的区别了。

唐祺感受着观感中的三股情绪灵能的强弱,渐渐又消失在了波纹镜面之中。

“何苦再挣扎呢,就算今天你们再次的击退我,明天呢?后天呢?安安心心逃跑保个性命不好吗?要怪只能怪你们宁城不知道怎么得罪了主宰,他一发话,小小一座城又拿什么来抵挡?”

前次出现的灵又是静静的躺在地上嘴炮,伴随着情绪灵能的渐渐消散,他即将再次的回归灵界,等待下一次的降临,就如野火燎原后,春风吹又生,这些灵就像草原上除之不尽的青草,你清一茬它们继续回归一茬,有些让人无力,让人恐惧...

雪跟苍眼前浮现出道道波纹,就像炽焰烧灼时扭曲的空间,两人瞬间集中精神应对。

待看清来人之后,先是一愣随后惊喜之情溢于言表,苍那表情扭曲夸张的就像一个小丑。

唐祺本来也是有些激动的,可看见两人之后,表情渐渐凝重,“你们两个,到极限了吗?”

苍脸色一变,就像古法换脸一般,有些怒意掩藏不住好像要爆发出来,雪却如终年不化的万载寒冰一样,脸色冷冽的仿佛那一瞬间的惊喜是虚假的一般。

唐祺心中哑然,两个人长时间战斗也没有充足的休息,本来就是处在被情绪灵能影响,人正脆弱的时候,这一下唐祺突然的出现,过度的喜悦就是那剪断心弦的最后一把剪刀,直接让两人情绪灵能暴走了。

唐祺不曾多想,如冬日暖阳般温和的情绪灵能凝聚成团漂浮在两人身前,彦的情绪灵能似乎具有压制的能力,这会没什么其他办法了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

金色的情绪灵能丝丝浸入两人身体,那原本泾渭分明的红蓝色的情绪状态似乎受到了感染从极端缓缓滑落,彦的情绪灵能对崩溃的灵能者有抑制与帮助的作用,这可能是最近所获得最美妙的讯息了。

直到雪和苍缓缓睁开双眼,神色清明而又惊喜,唐祺才缓缓停止了情绪灵能的输出,说实话彦的情绪灵能跟唐祺所拥有的其他情绪灵能不太一样,其他的情绪灵能似乎都可以自我产出,但彦的情绪灵能就只来自唐祺思海之中的那个小太阳,那个用来压制黑暗情绪灵能的太阳...就治疗雪和苍这很短的一段时间,唐祺已经感受到黑暗情绪灵能似乎有所异动了。

“这股力量似乎越用越少 还是少用为妙。”

唐祺想到,随后回过头看着躺倒在地身体已经开始逐渐消散的灵,后者正用戏谑的眼神看着三人,似乎在表示我还会回来的,明天记得准点来接待...

“该用你试验一些东西了...”

唐祺说道,神色清明但有些冷峻,毕竟伤害了自己的朋友,如果今天自己不出现今天他们还能熬的过去,但明天是真的不一定了。

漆黑的不知名材质的匕首,匕首上一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黑宝石似乎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唐祺缓缓走向倒地的灵,而后者化为光芒的进度似乎在加快。

“没用的,我们灵不会真实死亡的...”

躺在地上的灵饶有兴致的看着步步靠近的唐祺,却没有一点担心。毕竟这是从灵能者到灵都拥有的共识,无论一个灵死的再惨烈,他灵域毁灭的多彻底,但终有一天会在灵界再生,如果有强者的帮忙那更没有话说,充足的情绪灵能甚至能在灵死亡之后可以将灵瞬间拉起来,这简直是种让人类无奈的规则,但这也是现实。

匕首直刺向倒地的灵,本来满不在乎甚至有些看热闹兴致的灵蓦然惊恐,“这什么鬼东西?”

黑色的宝石在匕首刺中灵体的时候散发着朦胧暗淡的光华,在阳光下不细看根本看不见,但随后整把匕首都散发着相同的光芒,就看见灵身上飘散的如光点般的情绪灵能颜色越变越深,最后飘散的一部分漆黑如墨,同时飘散的还有那双恐惧惊悚的眸子...

苍和雪目睹了这一切,看着唐祺手中这把黑色的匕首,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这把匕首,对灵有用?”

雪还是有些不敢置信,一件既成的事实居然似乎不是那么准确了,不知道这把匕首的存在倒地是好事还是坏事...

唐祺摸了摸后脑勺,“在一个灵域里偶得的,没有实际试验过效果,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

苍接道,“明天就知道了,这家伙是降临狂热者,这段时间没有一天不过来的,明天看不到他那这把匕首可能真有那么些用处了..”

自由国度,洛杉矶二级基地市

某个酒吧中,正是午夜狂欢的时候,震耳欲聋的嗨歌,满员的卡座,疯狂舞动的舞池,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热闹,与此同时,吧台前的散座坐着一个普通的白人,他看着舞池中贴面摇摆的男男女女,感觉心底突然泛起一股火焰,那股火焰来的如此强烈,以至于他本人都以为自己要燃烧起来了。

“啊!”

一声尖叫刺破耳膜,却打不断舞池中正疯狂发泄着的人们,他诧异的看着那个指向自己尖叫的女性,自己虽然是挺帅,但也没有帅到引起惊叫的程度啊。

“好热啊...”

最后一丝思绪在大脑中划过,整个人瞬间陷入了黑暗。

而在外人看来一个大活人就在短短一息之间化作黑色的细屑飘散在了空气之中,这又怎么能不让人惊恐,与此同时整个现世数个国度同时出现了这种情况,在当地引起一片哗然,而这些发生的情况唐祺等人却还不曾知晓...

灵界深处

“似乎,有些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跟他有关吗?”

隐藏在虚空中的存在只露出一双巨大的如日的金瞳,而在他的身前,两个躬身卑曲的身影低着头回答到,“前往宁城降临的三十个弃子有一个似乎没回的来,他的灵域已经化作黑如墨炭的死界,难道跟这事情有关?”

金瞳存在双目霎时锐利,随后良久,“此事先不要再提了,时间会指引我们一切,倒是皎月她...她走了吗?”

“皎月追杀主宰无果,好像已经放弃了...”

“是吗?那是最好了...”

与此同时,宁城数位灵,包括不是灵的唐祺,突然感觉到宁城似乎又陷入到奇怪的境地之中,就像缚于蛛网的小虫,虽竭尽全力却无法逃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