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他从灵界来 > 真实的消失
第一章 孤独的小屋
作者:无相亲  |  字数:3145  |  更新时间:2020-05-17 15:56:28 全文阅读

烈日当空,骄阳似火,盛夏时节的宁城不愧为华国火城之一,街边的法国梧桐上,蝉鸣都显得有气无力,黑色的柏油马路上空腾起的热浪让空气都显得有些扭曲。404公交站台前,站着一群候着班车的人,人类在高温环境下,伴随着汗液流出体外平衡体温的同时,心情状态也会像即将点燃的火药桶,一个不注意就嘣的炸掉,候车牌的下面站着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孩,普通的衣着,普通的身高,普通的相貌,当然,还有一双并不普通的眼睛,双眸剪水,纯黑色的瞳孔似乎能让灵魂都透射其中,男孩侧倚着广告牌,眼睛看着前面的人群,“红的有点深啊。。。”。

  唐祺,一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的少年,除了知道自己能看见别人的情绪,15岁之前的记忆就如昨日梦花,随溪流不见了踪影。

  404公交车终于到站了,翘首以望的人们如同看到了羊群的恶狼,车还没停稳,人群蜂拥而上,推搡着,谩骂着,还有间或两个并不是太正常的手往别人口袋里伸的,就好像晚上车一步就是亏损一样,人群挤上公交,而少年最后一个上了车。

  公交沿着既定的轨迹载着一群颜色各异的人,往终点站方向驶去。站在公交车后门前的少年,前后看了下眼前的人,扶住吊环,就闭上眼睛假寐。

  不知过了多久,抓着吊环的唐祺,突然感觉旁边拥挤的人群散开了,他疑惑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视线所至处漆黑一片,唐祺慢慢松开手上吊环,再伸手抓时,却只是抓了团空气,在这个没有声音,没有色彩的世界里,只有手指跟手心的触感告诉他,自己还存在。

  黑暗越来越深,无尽的黑色从四面八方涌来,少年闭上了双眼。某一个时刻,少年突然感觉到双脚踩在坚硬的地面,听到耳边传来嘈杂的声音,他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似乎是一个普通的民居,三室一厅,一厨一卫,自己站在客厅中,旁边还有几个刚刚在同一辆公交上的人。

  “这是什么地方?”刚刚的公交司机惊叫起来,任谁莫名其妙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情绪都不可能平静。话音刚落,刚刚说话的司机周围出现无数黑点,他身上就好像装了一个强磁铁,瞬间就被黑色铺满全身,接下来连声音都没发出来,仅仅挣扎了一下,就伴随着全身的黑点,消失在了所有人眼前。

  人群瞬间噤声,恐慌的情绪在人们之间蔓延,唐祺看着眼前众人象征绝望情绪的黑色越来越深,“不能大声说话吗...”他自己低声自语,看向了绝望的情绪最浓的那个年轻人,他套着件雪白的背心,手臂鼓胀的肱二头肌和发达的胸肌也提醒着周围,这是一个不好惹并且也是十分自律的人。

  穿白背心的年轻人终于是忍不住了,颤巍巍向入户门走去,走到门口掰动把手拉开,看了一眼却瞬间关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他带着哭腔喊道,缓缓倚着门滑倒,刚刚出现的一幕再次出现,白背心年轻人瞬间也随着黑点消失了。唐祺看了下其他人,情绪里的黑色已经浓成实质,已经无法沟通了。

  唐祺往前看,客厅尽头是餐厅和阳台,阳台拉着厚重的窗帘,外面什么都看不到,唐祺不自觉挠了挠头,往阳台走去,路过一个瘫倒在地的秃顶大叔,厚重的眼袋似乎很久没有过足够睡眠了,叹了口气,他走到了阳台上,在其他人惊恐的目光中,捞起了窗帘。

  这是怎么样一个世界,灰色的天空,没有大地,天空中如微尘般漂浮着无数的球体,他视角往下看了一点,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个住宅,也是这无尽微尘中的一个。视线稍稍往远处看去,最近处的一个球体,通体湛蓝,就好像是百分之百都是海的地球一样,“嗯?”唐祺好像看到湛蓝的球体中有个什么东西,就好像“舰船??”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刚刚那个年轻人为什么会那么绝望,这根本就不在自己的世界了啊。

  唐祺放下窗帘,回过头打量这间房子里的陈设,开间里是刚刚的客厅跟现在这里的餐厅阳台,左手边是厨房,嗯,似乎有种淡淡的气味,常年累月累积下来的混合着油烟和清洗剂的味道,就是传说中家的味道。厨房里陈设似乎也没有什么异样,很正常的摆设,只是可以看出来出去的很急,洗碗槽中的碗筷还没清洗,唐祺走过餐厅,往卧室方向走过去。

  洗手间半掩着的门,白色的节能灯灯光透过门缝照在地面,他抬起手接触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推开了门,还是没有什么异样,走进去观察的唐祺想到,座便器清洗的很干净,没有一点渍斑。

  就只剩三间卧室了啊,里间是主卧,外间一间,厨房被侧一间次卧,“嗯?”,唐祺突然发现透过紧闭的卧室门,主卧跟厨房背侧那间透过紧闭的门缝透出来的亮光,只有外间那间,不见一点光芒,“是这里了把...”唐祺推门进入。

  又如同刚刚来到这处地方一样,不见外物,不闻杂声的黑色,死寂的黑色填充满了整个空间。但是自从唐祺进来之后,黑暗开始翻涌,一股浓郁的如同实质的哀伤扑面而来,这股让人瞬间进入数九寒冬的绝望情绪,也让情绪从未有过波动的唐祺感到心里一阵悸动,同时又有一点熟悉,就好像...“我自己也曾经经历过吗?”唐祺似乎为这股熟悉的情绪所染,眼角有泪留下,却还没滑下脸庞,就冻成冰珠,这是种能影响实质的情绪。

  “大哥哥,你为什么会哭呢?”黑暗中亮起一个光点,颤颤巍巍,好像随时会熄灭,“我不知道,我好像曾经有过同样的经历...”唐祺,好像在回答她,却又好像在喃喃自语,“大哥哥你也被抛弃了吗?”黑暗中的光点如风中烛火,好像随时都会熄灭“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而存在,永远呆在黑暗中,永远不曾见过光明,我憎恨他们,他们没经过我同意带我来到这个世界,他们永远不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光点已经很微弱了,明灭忽现。

  “憎恨是种扭曲的力量,这种力量带来的永远不会是光明,你没有见过光明,并不是你无法看到,而是你自己,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唐祺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他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似是而非,好像是自己在说话,又好像不是熟悉的自己在说话,黑暗中的光点沉默了,她也没有再发出什么声音,一人一点都没有再发声。唯一有些不同的,是光点好像亮了一点,无尽的黑暗好像在被光点吞噬。

  越来越亮了,可能一刹那,也可能永恒,时间在这个世界完全找不到参照,猛然间,当最后一点黑暗并入光点,不,并不能算光点了,是一个小太阳般的光团,,光团逐渐像人形演变,就在光芒人形好像到达最亮的一刻,光消失了,整个空间又化作了黑暗,不过这次唐祺没有在这黑暗中看到绝望,黑暗中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emm....你好,我叫.....”唐祺没有听到后半句,他的手被一只小手抓到,脑海里瞬间闪出无数的片段,绝望并不是一日而成....

  我叫紫,从我记事以来,我就没有感受过温暖是什么感觉,父母天天早出晚归,回来天天吵架,我就好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附属品,他们从来没有给过我温暖,从来没有.....最后一点黑暗汇入唐祺体内,唐祺的意识终于从刚刚那个状态回归,卧室柔和的灯光照在身上,恍如隔世,唐祺转了一圈看到了屋内的布置,室内全铺的深黄色地毯,靠门处一个小书桌,桌上一本摊开的童话,身前一张儿童床几个玩偶散落在床上,墙上裱装着几张稚嫩的图画,床旁站着一只长颈鹿玩偶,床旁的小窗台,摆着几盆多肉植物,很是有些温馨的感觉,“你父母很忙啊,他们也是想给你最好的啊,他们选错路了吧...”唐祺低声叹了口气。

  突然,脚底感觉不稳固起来,唐祺迅速跑到餐厅的阳台前捞开窗帘,看到自身所在的这个建筑外的球体正在消失,大厅里面的人已经不见了,“希望他们都回去了吧...”当球体消失的一刹那,整栋建筑化成细碎的晶体烟尘飘飞,而唐祺在与外界接触的瞬间,无数的球体仿佛嗅到血腥味的食人鲳,开始向唐祺飘来。

  “大哥哥,谢谢你,我已经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现在我送你回去吧...”直接印在唐祺脑袋里的声音让唐祺心头一松,唐祺又进入到熟悉的黑色环节,进入传送的一瞬间,唐祺看到灰暗的天空尽头似乎亮起了一个人形太阳,立于天边,当他与唐祺对视之时,唐祺心中一颤,随即视线一片黑暗.....

  当唐祺懵逼的站在公交车上,看着周围空荡的车厢,抬手看了下手表,嗯,上车才五分钟,恍如隔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