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卅四章 剑芒璀璨夺心魄,无尽黑雾凝异形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024  |  更新时间:2020-06-21 23:50:52 全文阅读

徐长生道躯内,丹田世界中。

不知从何而来的无尽血气缓缓滚动,稳步化成血雾补充到血海中,稳定根基,让眼前一切重新泛出勃勃生机。

原本横贯天际的雷霆因为形成巨棺,被锁困后化作无数奔腾的银白电蛇,从空中嘶叫着冲杀,银色瞳子中不含任何感情。

还未接触地面,雷霆巨蟒就被交手产生的余波彻底击碎,化作最纯净境界感悟符文,不甘心在天空飞来飞去。

如狂涛海潮般灵气不要命从地面上喷涌,撕裂地面形成一条一条的通天巨柱,奔涌倒灌入天际,带动声波阵阵。

远方那代表着金丹境的绿洲已经稳定,逐步扩展到所有区域,入目便是绿意盎然,显然还在稳步提升。

地面有冲击连绵不断,时快时缓,所过之处绿洲涌起的高山崩溃成土块,血雾散尽海面翻动狂涛。

两道修长身影生得相同模样,道躯散发神光璀璨,照耀得几乎睁不开眼。

他们每每在短暂交错后又迅猛分开,顿时烈风呼啸动荡,无边冲击一层层传开,带起狂浪滔波不住涌生成恐怖海啸!

徐长生站立云浪绝巅,猛提手中长剑,剑气浩荡化为滔天剑光夺目。

他浑身散发出凛冽寒意,深呼吸心跳便如战鼓般擂响。左手挥拳异常凶猛,竟在虚空中交织出一道道金色纹路,出手便是绝对杀招!

道录玄功与长生炼体被共同催动,虚空中一时间似乎出现很多个徐长生,或是跌坐庄严宝相,或是打坡流离嬉笑。

剑光挥动恢弘磅荡,每个徐长生纷纷催动玄功,竟在空中同时施展出不同道法!

那是道藏殿中无数道沉积在最底层几近压灰,无人问津的杂文本项,没有几个弟子肯沉下心来翻阅的垃圾,但在今天闪烁出明亮的光芒。

魔头老道讲究自力更生,从来不肯给予更多帮助。他只能自己想办法,道藏殿中所有免费的典籍都翻阅过不知多少遍,已不只是烂熟于心。

那是前人心血结晶,久被尘埃关锁。如今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空中无数道璀芒骤然闪亮,伴随剑芒所过处整片虚空如镜面般破碎,又被碾卷带携共涌成碾压一切的狂潮!

这是他十八年来的昼夜不停修炼的积累,是不久前顿悟突破领悟的杀招。

徐长生喘息几口,平稳下意识动荡。他能够施展此招也是凭有几分运气,当然,也是有在自身主场的缘故。

他甚至有种感觉,在以后很长时间内恐怕都不会能再发出这样一击。

徐长生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脚步踉跄两下才重新站稳。这幅借力于血气灵气,以意识凝成的身躯因为动用念头过猛神光转为稀薄。

然而,在他的对面,那个不知是谁气息凝成假徐长生道躯光芒璀璨,整个人如阳星般难以直视,稍微掠动便带起血气磅礴。

他神色凝重站立山巅,身后同样是神态不同,数不尽的虚影徐长生,几乎是在同时施展出相同动作,任何细节都不差半点。

同样恢弘的剑光神芒碰撞相碾,道法相激。顿时,冲击区域整个地面开始轰鸣,原本绿意被震成无数碎块飞溅,又在大量灵气修补下很快恢复成正常。

在不久前,天空正中央出现一束巨型通道,血气与灵气倒涌交织成直可通天的血色龙卷。数不尽的水纹如旋涡般交织其上,其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酝酿。

徐长生神色凝重站立山巅,身旁荡漾血云一扫而清,倒垂身后的长发被传来冲击吹得不住后扬,道袍猎猎作响。

他直到依旧有些愕然,怀疑自己是否还身处幻境中。只是不断被消耗稀薄的道躯提醒,眼前一切都是真实并非错觉。

徐长生眸光深邃,尝试找寻破局办法,只是以前所有的方式到现在都完全失去了用处。

他从未经历过从此诡异现象,甚至未曾听闻过半点。面前远处云浪上的对手,完全就是由一道气息气息凝成的自己。

徐长生又看向中央龙卷,眉头皱得愈深。漩涡中无数道血气与灵气交织涌动成狂潮,但并没有补给自己。

相反,血灵凝聚的无数道纹络气息奔涌成一条条横贯天际的长绳,反而在不断的朝那个假身疯狂奔涌!

他的身躯愈加模糊,得不到补充的道躯能够再提战力的次数已然不多。

反观对面,假徐长生得到血灵灌溉,整个人依旧保持在巅峰状态,与最初时不差半点,神采奕奕不见有任何消耗!

最可怕的是,徐长生在清晰感应到,眼前属于自己身体一部分的丹田世界在逐步脱离自己的掌控!

他看向对面徐长生,对方脸上憨厚笑容始终不变,只是眸光闪动愈加灵活,行动间与自己一般无二,原本残缺灵智显然在逐步恢复正常。

为了以后在渡劫时能胸有成竹,他曾经遍读关于各类天劫描述,对各种劫难都很是熟络,但从未在任何典籍中见过有相关的记载,即便是略微提及也并无半句!

自己要渡过的,是没有记录下的新劫吗?

还是说,眼前此物根本便是从普通的劫难输引,导出了什么难以描述的恐怖东西?

中央龙卷逐渐颤抖稳步扩张,更多血灵气息不断涌出,大部分被假徐长生道躯吸收,更加令其气势暴涨。

整个丹田中神芒璀耀,假徐长生略微挥手,狂风呼啸,血海泛涛,仿佛他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徐长生咧嘴,不禁有些欲哭无泪。关于眼前突然多出来,导致自己落入全面下风的血灵气,他想是的明白。

自己毕竟是魔头老道的徒弟,掌门也并非没有分寸。若是说没有他的默许,掌门肯定不会对自己出手。

眼前这幕必然是魔头老道想要自己再行突破,结果在外界看到道躯中泛出异象,有些支撑不住,直接出手帮忙。

当然,也不排除有掌门与安平峰主看不过眼,用刀架在老道脖子上逼他动手的可能,毕竟以老道疲懒性子,就连天雷劈在自己脑袋顶也不愿出手。

要知道,自己可是琼峰下的独苗苗。徐长生忿忿不平,自己若是死了,琼峰传承怎么办?

嘶……现在好像不是了……他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抚摸下巴想要找根胡子来拔,结果是意识凝聚的身躯,整个人都很是光滑。

但是老道原本是好意的方法,却导致了眼下这几乎无法挽回的局势。

徐长生眸光闪动,在最开始时,因为同样都有消耗,又是自己主场,他还能和对方保持有来有回,攻多防少,压得假货缓不过气。

徐长生越想越头疼,气的几欲跳脚,若是在外界,肯定要指着魔头老道脖子大骂。

就在对方摇摇欲坠,将要被封印磨灭的时候,老道这不断灌输的血灵气息滚落入世界。

血气没有能传到自己身上,反而被对方尽数不落吸收,开始稳住面对自己攻势。慢慢的,攻守之势逐渐逆转,他甚至被逼迫数次使用杀招才堪堪维持局面。

徐长生心头略沉,经过碰撞消耗,这幅道躯中现在能够保持的意识已经不多了。

他不敢去想,若是争斗失败有什么结果。上辈子看小说看得很多,导致对眼前这种情况很是清楚,那就是夺舍。

他不知道其余修士面对金丹劫时会出现什么,是和自己一样,面对着相同的自己,或是有其他不同形式的劫难?

徐长生心中暗暗有些猜测,这恐怖大劫可能是只有自己遇到。如若不然,以他能够跨阶大战的实力依旧陷入绝境,别人面对恐怕并无任何生机。

对面山巅上,假徐长生忽然不再模仿任何动作,而是缓缓舒展身躯。顿时,空中灵气狂涌,以他为中心血气倒奔成吸引一切的恐怖漩涡!

徐长生神色愈加凝重,但见虚空中忽然有无数道光芒闪烁。他横剑力挡,顿时不断发出叮当响声。

假徐长生主动出击,神色转换自然不见半分凝涩,最令人细思极恐的是,他的习惯动作与徐长生一般无二!

他在云浪山巅畅快大笑,在虚空中缓步走来,无形气势压迫动人心魄。

他轻笑开口,声音声调不差半点,就连徐长生自己都听不出分别,缓缓笑道,“我被封印不知多少岁月,如今还是得到机会!”

他眸中流动彻骨仇恨,脸上却闪烁着疯狂笑意,哈哈大笑道,“长生!你终究还是败给了我!”

假徐长生背后,有黑雾缓缓浮现,仅是一缕蜿蜒在脑后。

然而,下一秒开始,接触到黑雾的所有灵气都被同化,血气也是亦然。黑色如瘟疫般扩散,在短时间就不断升腾弥漫有半个世界!

徐长生心神震动,就在此刻,他丧失了对丹田世界的全部控制权!

他看向天边,神色无比凝重。无穷无尽的黑雾逐渐扩张,在虚空形成各种各样的异景。

“老道,你这下可坑死我了……”

徐长生忽然低笑两句,咬牙喃喃自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