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卅二章 琼峰有命无可逆,相离百年未曾知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2020-06-30 18:30:36 全文阅读

狂荡磅礴的道威从屋中一闪而逝,青牛眼前所有异象都忽然消失不见,就如同最初浮现时那般突兀。

青牛眼前原本还是血色一片,只觉整个世界在旋秘中倒转,充斥于目嘶号吼叫的恐怖黑暗尸群全部消失。

它似是还沉浸在刚才场景,没有回过神。青牛茫然四顾,但见还是地皮上光秃秃并无颜色的琼峰,自己还被捆在老歪脖树下,栓得严实。

它一阵恍然,下意识想抓挠后脑勺,结果蹄子动弹不得,怪生发痒。

“大牛,你怎么突然就湿漉漉的?”

小灵筠小裤子被打湿,最开始还很不满,看着青牛惊恐神色心便软下来,用小手轻轻抚摸布满细碎鳞片的额头,细心为它擦去冷汗。

她摸着青牛额上白角,轻声不住安慰,道,“没事没事的。”

“鬼……绝对是鬼……”

青牛呆愣许久没有任何反应,铜铃般大的牛目无神,略微抖落汗滴便如河流般淌下,顺着石质台阶成河流动。

它喃喃自语,大嘴越咧越大,整张脸逐渐涨得通红,呜呜诉道,“老爷,外面的世界好可怕,牛牛要回家……”

它看向自家正乙峰的方向,眸中忽然流露无比坚定,吭哧吭哧用两颗大板牙啃在地面上艰难蠕动,直到磨得崩出火星子也不罢休。

它颤巍巍开口,声音中已是带些哭腔,喊道,“琼峰套路深,牛要回小村……”

被出峰阵法困住的蛤蟆眼神很尖,又恰是在刚入峰时与青牛结下梁子,见到此幕不由乐得呱呱大叫,不住拍打圆滚滚的肚子。

下一秒,琼峰天际上滚动劫雷降下,蛤蟆如指针般接引雷霆,被劈得浑身发黄,泛出惹人发饿的香味,翻白肚皮朝天,四只小短腿不住抽搐。

琼峰外,无边劫云汇聚隐而不发,如拢盖遮天蔽日,狂风天雷滚滚。

其余仙宗也觉察到动静,数位掌门打开护宗阵法站立空中,望着东方遥遥出神。

“是正乙门哪位入仙境,竟惹来如此大劫?”

有人喃喃自语,神色郑重,道,“此等雷劫,只怕是不输当年缥缈仙人的劫难……”

“正乙门下,又要多出一位战力横扫当世的人物了……”

……

屋中,这只丹药化成小龙黏在安平予馨身边,小小头颅不住在掌心蹭来蹭去。它在白雾中稍稍舒展身躯,就在空中化作诸多异象。

徐长生身前,忘情老道身形站得笔挺,将朱笔放在床上。他朝小龙伸出右手,那张原本算得上俊朗脸上,没有带出任何表情。

小龙睁着大眼睛看向老道,原本欢快神情转为怯怯的,蜷缩在安平予馨怀里就不肯出头。

它鼻尖稍微挺动两下,似乎触到某种柔软,有好闻的香气,整具身躯就缩得更紧,不肯稍动,委屈巴巴样子分外惹人怜爱。

安平予馨修长手指轻轻抚动鳞甲,但竟闻有铿锵声作响。小龙没有任何痛苦神色,眯起眼露出享受表情。

她美眸波光闪动,轻声道,“它的确褪了皮,从从前的麒麟归于龙身。但终归,还依旧是百年前气息,这份厚重从不曾变。”

“在当年,我成仙路断,再进半步便是无尽深渊,但修为推动,已不得不往前。师傅用它来帮我接续断路,从此修仙途通。其实,它并不像是个丹药,反而应该称得上是灵物。”

“它救过我的命。”

掌门这才明白,原来这 头小龙就是自家师傅无道上人炼制的那枚丹药,与师妹亲近也不足为奇,毕竟百年前就曾经遇过。

忘情老道盯得很紧,分毫不退。掌门见两人相争不下,看得不忍,咳嗽两声,走上前去刚想要插个话,结果被老道一巴掌倒拍在云床上,不禁捂脸大叫一声。

他浑身顿时一阵抽搐,高声喊道,“小师弟你好狠的心好凶的掌!师妹,为兄受到重伤,帮不了你!”

说着,整个人便昏死过去,从嘴角淌出些白沫,时不时还蹬腿抽动两下,表示自身还未死绝。

“二师兄说笑了。”

安平予馨看也不看他眼,淡淡道,“在吾等截教下众仙宗中,谁人不知正乙掌门缥缈仙人道法无双,战力傲绝此世?”

掌门闻言顿时精神,腿也不再抽搐,咕噜翻起身,神色丝毫不变,中气十足,哈哈笑道,“还是师妹最了解我!”

安平予馨并未接话,看着忘情真人的眸光中清澈无比,隐有波光闪动,她轻声问道,“留下它,不好吗?小师弟。”

小龙似是听不懂他们话语,只是因为老道囚禁太久对其畏惧,下意识靠在安平予馨怀里,不肯有动弹。

它探出小头颅怯生生看着四周,龙须阵阵颤动,大眼睛水汪汪的。

“师姐说笑了。”

忘情老道忽然露出憨厚笑容,声音却依旧清冷,笑道,“师姐是因为曾凭它救过性命,因此动了恻隐之心。”

他收敛起笑意,神色转为郑重,淡然道,“可我,也是为了这我徒儿的性命。”

忘情老道看向气势依然在逐步攀升,仿佛永无尽头,但道躯愈加微缩,表皮已经开始萎缩皱巴,几乎贴近骨骼的徐长生,微叹道,“更何况,救你的并不是它,而是师傅。”

安平予馨闻言淡淡垂下眼帘,没有赞成也没有反对。她轻叹半声,再无任何迟疑,最后抚摸下小龙头上的龙角,便将它浮空轻送出去。

金黄色小龙似是觉察到自身危机,急的不住啾啾乱叫,四处瞧看,修长龙须倒卷成盘落在颌下。

它眼见自身要被忘情真人捉住,微小龙躯忽然闪动出难以想象的弧度,竟从老道扭曲遁飞开,结果没有控制好速度直接撞在禁制上,摇摇头一阵头晕眼花。

老道从道袍中伸手轻抓,但见屋中虚空竟如同镜面般缓缓波动,形成肉眼可见的褶皱,无边威能隐而不发,缓缓封锁住这枚灵丹的全部退路。

小龙很是害怕,不住啾啾鸣叫,大眼睛看向安平予馨满是祈求,几次想冲回她身边都被禁制挡住。

安平予馨垂下眼帘,并不做任何表示。她的确心软,但并非是不明事理胡搅蛮缠。

不管曾经有过往还是怎样,最后依旧是琼峰传承最为重要。

她深深了解忘情真人的性格,执拗像是头牛一样,认准事情便永不回头。偏生胸中又怀着天生的正义感,若非为人谨慎,只怕是正乙门所有地皮早已被他翻遍,挖骨大妖踪迹。

他会认真担起所有责任,待到小徒弟也成大成人,必然会出宗入这乱世洪荒,寻师无道上人的踪迹。

而这也是琼峰一脉避不开的命运,每一位琼峰主都是如此。过往已不知多少岁月,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正乙门创宗怕已有数十万载,一直屹立不倒。除正乙峰掌门震慑外,历代琼峰主的战力也是很重要的隐藏因素。

每任琼峰之主在离峰前最后时光中都能成功破镜,摘得长生道果,但依旧遁行无踪。其实要论破此轮回也很简单,只要能耐住性子不去寻师即行。

琼峰下收徒一向严谨,几乎很少从大比中筛选,大都是直接从外界带徒回山门。师徒相护最短也相处百年,人非草木,等自身拥有足够实力,谁能忍住不去探求?

或许,忘情真人在门下时光已经不多了。安平予馨看向面容挣扎痛苦的徐长生,琼峰的未来,如此重担,就压在他一名才十八岁的少年身上。

每任琼峰主离开前都信誓旦旦,但多少任过去,甚至没有信传回。小师弟虽天赋异禀,真的能打破这个寻师魔咒吗?

“琼峰主有规,从祖师长寿道人传下,若有人能领悟长生中炼体法,则将此丹融化他身。”

忘情老道将小龙抓住,逐步融为金黄剔透丹药模样。掌门与安平峰主都是一惊,显然头次听闻如此说法。

忘情真人看向安平予馨,眸光中流露出些许复杂,轻声道,“这枚丹药并非是师傅炼制,而是他违背祖训,不顾师祖谕令,为师姐动用。”

“为此,事后师傅不惜熔炼大量自身精血,补充此丹亏空,他境界甚至一度倒退,鬓间不受控制生出白发。”

他不禁露出怀念神色,淡淡流些笑容,道,“对他来说,祖令虽重,可终究比不上我们的性命。”

顿了顿,他又补充低声,声音转为压抑,低沉道,“可在他眼中,自己的性命远不如祖训重要。”

安平予馨恍然,似乎一下想明白很多原本不解的事情,不禁露出凄然笑容,低笑自嘲道,“原来是这样……”

掌门倒是了解无道上人脾气,觉得理所应当,只是忽然发觉小师妹的神色有些不太正常。

他知道小师弟是从心底喜欢师妹的,但每次略略提及都会被果断拒绝。嘶……现在看来,莫非是深有隐情?

掌门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觉得此戏看起来肯定过瘾。

他忽然觉得有些耳鸣,耳边响起怯怯私语。凑什么热闹?掌门笑着摇头不以为意,关心自家师兄妹还有师傅的婚姻大事,这怎么能叫凑热闹呢?

他想起无道上人的容貌,忽然如安平予馨般恍然,原本畅快的嘴角逐渐苦涩僵硬。

原来,师傅已经离开百年了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