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廿九章 终是长生化了蝶,破入金丹惹天劫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100  |  更新时间:2020-06-16 21:20:34 全文阅读

安平予馨美目紧盯着徐长生,望着他周身依旧在不断膨胀血气,心底总觉得有些不详,暗自忧心。忽然若有所进,下意识抬头望去,听得窗外有砰砰异响。

她仙识外放略动,便把所有场景探查清楚,却浑然不知发生什么,不禁微颦秀眉,暗暗摇头。

不晓有什么原因,忘情昨日才收的徒弟,那个好像是叫做灵筠的小家伙现在正骑着只方脑壳绿蛤蟆,一人一蛙联手殴打那头青牛,撵得它到处乱窜,也不怕碰了禁制。

她微微晃神,长长睫毛颤抖,瞥了忘情真人一眼,发现他正闭眼微憩,听着新沙盘上沙粒滚落的声音。

那正乙峰下的青牛虽长得壮硕,但好生胆小。虽然被气的青脸发红,每每想反抗就被小徒弟喊一句给吓住,不敢还手,接着就被打翻在地,只能抱着头哞哞叫饶。

“我师傅是忘情道长!”

小灵筠骑动绿蛤蟆虎虎生风,小拳头打在空中便发出爆鸣,浑身滚动着璀璨神光!她催动道法,意气焕发威风凛凛,把青牛按在地上暴打许久才休,嘟起嘴哼哼道,“哼,以后还敢不敢乱说了?”

“俺说的都是大实话!”

又是一阵拳雨,把青牛眼眶打得青紫,原本铜铃般牛眼被挤成小缝。小灵筠抡起蛤蟆砸在青牛身上,声音已是带些许哭腔,喊道,“你还敢乱说!”

青牛与蛤蟆都哞呱大叫,往两个方向逃窜。小灵筠举起拳头身形竟如流星闪动般迅捷,朝青牛直冲而去。青牛回头相望,蹄下不停,升起云朵小灵筠追不上。

它便不禁哈哈大笑,牛尾如同旗杆般直楞起,扭扭屁股,笑道,“哞哞!你追不上!”

下一刻,青牛飞在空中落得禁制,被灵气化作遮天大网捆绑严实,像块石头般摔倒地上,砸得浑身鳞甲颤动。

它看着越来越近的小灵筠头上冒冷汗,暗自较劲,牛鼻中不住喷出烟雾,浑身肌肉膨胀蹦蹦乱跳,谁知这绳索也随着肿胀,始终套得严实,挣脱不开。

眼看那秀气的拳头就要砸在头顶,青牛忽然闭目大喊,高呼道,“且慢!”

凛冽拳风骤止,催动青牛头上寒毛阵阵颤抖。它悄悄睁开眼缝,发现小灵筠正站在蛤蟆上,小脸生气涨红,拳头离自己头顶不过毫厘半差。

“刚才是谁说忘情真人懒惰?简直无耻!啊呸!”

青牛浑身被灵绳仙锁捆紧,半点不能转身,全部血气灵力被禁锢不能动用。它望着没收回去的小拳头暗暗吞口唾沫,义正言辞大义凛然。

它伸长脖子,慷慨奋进,激昂道,“我刚才是赞话反说,小灵筠你没有能听得出来。我对忘情道长的仰慕如滔天江水,苍天可见!”

它脸色郑重,道,“若有半句假话,敢教我被天劫劈落!”

“谁敢说道长坏话,俺老牛第一个便冲上去唾他胖脸!哞哞!”

青牛见小灵筠神色缓和,浑身气势平息,心中暗自得意,哞哞直叫个不停。

青牛算得门清,完全不符合它壮硕模样。至于天劫这种东西,哪个会在乎自己这种连仙境都不到的小人物?

青牛耳朵呼扇两下,得意洋洋,一句话便免去讨打,还得是数俺老牛!哞!

安平予馨有些无奈,不禁抚额微微摇头。但心中原本因小长生破镜导致的紧张情绪舒缓不少,柔荑慢慢撩动额前秀发,轻叹半声。

琼峰外已隐滚雷霆,她将所有外放仙识收回,重新遁归识海。

安平予馨曾在师傅无上道人面前立誓,若无生死大事,不能再入琼峰半步,否则将遭受天罚。

她怀疑小师弟要追寻师傅脚步,不顾安危急匆匆身下奉仙,回归琼峰。谁知百年时光不曾多联,当年那个执拗,有些倔强的师弟已迈入长生,将所有人甩在身后。

忘情真人以琼峰之主的身份施展道法,将自己全部气息屏蔽,躲避誓言带来的天劫。但安平予馨在好奇下还是忍不住放出仙识,顿时招惹雷光阵阵,笼罩琼峰。

青牛倒在台阶上,片瓦未破反而自己摔的够呛。它尝试无数办法企图崩开身上灵绳,谁知越挣扎便越近,勒得它喘不过气,牛脸涨的通红。

片刻后灵绳略送,青牛不住喘气,其间小灵筠也过来搭手,但对这禁制化成的绳索也一筹莫展,想用蛮力破除,结果青牛被捆得翻起白眼,拍打好阵才清醒过来。

它认命般垂下头,忽然觉得天色有些难言,左右四顾抬头,却骇然发现有磅礴墨云在逐渐汇聚,无边雷霆隐而不发!

“糟糕!”

青牛大呼不好,额头上颗颗斗大汗滴顺隙流下,带出道深深痕迹。它哭丧着脸,朝天空高声喊道,“道祖老爷!弟子刚才是说笑的!通天老爷!你门下有个可怜弟子要遭劫了!”

小灵筠和蛤蟆也没有见过如此异象,都有些怔了。无数门人停下修炼,就连正沉醉在古方中那群炼丹狂魔也停下动作,站在洞府门前眺望这朵笼罩正乙宗门全境的乌云。

墨黑中不时有巨型电蛇滚动,奔袭翻涌躁动不休,在空中形成诸多异象,竟隐有雷光宫殿现世,转身有无数闪电雷影!

数不尽的磅礴灵气罕见汇聚往琼峰,在短时间内形成巨大漩涡,疯狂吞吸所有生灵的血气!正乙门十数座峰下大阵被激发启动,在短瞬就被黑暗下放出各自的光芒!

“是门下哪位恰好在琼峰上成仙,要渡大劫?”

有峰主被惊动出关,背着手望着天际雷霆异象喃喃自语,整个人难以置信,道,“如此异象,只怕此番劫难会恐怖到无法想象!”

无数灵识在峰间交错,传递想法,乱糟糟闹成一锅粥。所有人都在好奇,凡踏入仙境者,必凭借灵根仙物成道,灵植仙种越强,则成仙道基愈稳。

正乙门并无合适灵种,最接近仙的那位是仙苗第一,景云从。但他心怀有大志向,不甘碌碌突破,最近有传闻称消失已久的古秘境将开,他将带领正乙门下小队进入秘境,夺得成仙机缘。

既然不是他,那么现在成仙的到底是谁?

掌门仙识外放,将所有景物收在眼底,顿时眼眶微缩。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徐长生周身逐渐狂暴的气势不禁皱眉问道,“师弟,你确定小长生可以挨过此劫?”

他从怀中缓掏出盏琉璃宝瓶,在微许烛光淡射下便折射出缓变的七彩光芒。瓶中有无尽蔚蓝海潮波涛涌动,白云阳光明媚,时不时便有游鱼飞出海面,在空中划过道优美痕迹。

海中生有小块礁石,其上半伏着道妩媚身影。若是徐长生清醒,肯定分外眼熟。她血色长发披肩垂腰,尽管被囚禁在瓶中,但绝美容颜并无生出半分埋怨,鱼尾伸在海面下,随着浪潮涨退浮动。

她身形修长,用彩色贝壳简单遮住陡峭峰峦,并无施加半分魅惑,但偏生给人种无法抵抗的妩媚感。

她觉察到异常,转过头看向瓶外世界,那张美得动人心魄的脸颊忽然露出苦涩笑容,用手指轻缓点身下海礁,柔美歌喉轻轻唱着思乡的歌谣。

掌门将宝瓶竖立,但见其中的世界竟同随着流逝倒转,依旧是原本模样,海面不生波澜。他淡淡道,“神州北海多妖物,此灵是我在寻妖直到神州边界北海时,恰好遇到她在施术害人,便随手擒下。”

那瓶中鱼尾美人听得此话,忽然哈哈大笑,使劲捶动身下礁石,露出癫狂的笑容,绿色眸光中盛满仇恨。

掌门没有去管,顿了顿有些犹豫,不确定道,“我回来翻遍宗内典籍,但竟找不出相关记载,可能是这洪荒中独生的灵物。”

“我在实验中逐渐发现,她在魅惑修士灵魄拥有着独特能力,可以将修为不足者拉入各种异象中。”

他瞥眼旁边躺倒云床上眯眼的忘情老道,皱眉问道,“小长生的天赋的确不凡,竟能够连续破镜。我先前还有些不信,但现今气息浮动便显出事实。不过,他总归是太小,修行年岁短暂。”

“我听闻小长生竟得圣祖传承,好奇下出手试探,本已过关。但师弟你传音要我用血妖造境,强行为他金丹化势,尝试破镜,是不是有些唐突?”

在磅礴仙力化成光罩大阵内,徐长生的气息愈加不稳,被自身倒涌血气冲击,灵力灵识暴狂乱灌入识海,肌肉萎靡,整个人摇摇欲坠。

忘情老道打个哈欠,没有答话,房间内一时间陷入落针可闻的尴尬中。

掌门忧心忡忡,总觉得是自身问题,不该听信老道谗言,害得小徒弟可能会境界倒退。他在房间中不住走来走去,忍不住拽着忘情老道问长问短,又时不时看向徐长生,发出叹息的吁声。

至于道躯爆裂,这种结局被他们下意识忽略。在这屋中三人是何修为?忘情老道摘得长生道果,缥缈仙人与安平予馨也接近此境。可以说现今正乙仙宗的最强阵容,这区域其他宗门都难以复制。

“他没事,过会便好了。”

忘情老道翻个身背对徐长生,只是微微颤抖的道躯暴露了此刻的心情,淡淡应道,“你看着便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