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廿八章 炼体道法皆正道,同修破镜寻平匀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081  |  更新时间:2020-06-18 11:03:05 全文阅读

“小长生,小长生?”

掌门徐徐呼唤回荡耳边,将徐长生从深浓思绪中惊醒。他还没有完全清醒,下意识打量四周,却发现天际上雷霆更甚,化成不断游动银白巨蟒,与原本的无边血色半分。

他刚才为验证自身想法,在掌门面前尝试以自身灵力支撑这个血海世界蜕变。

在开始时确实如他所料,此界边境逐渐崩碎,大量碎片上的能量粒子重新衍化,转变成更精纯的灵气,逐步又沉淀为新世界的基石。

但现在,那本来在酝酿中的绿意在这磅礴雷光下崩溃,再次化作精纯庞大的灵气,竟如撑天之柱般倒灌入血海,激起血浪波涛无尽!

隐藏在海中的无数血妖被迫显出身形,狰狞咆哮,在这灭世劫难下不断试图挣扎。它们双手高举,浑身血气涌动泛成鳞甲,覆盖在体表,铿锵作响。

血妖原本高大身影在如此景象面前显得无比渺小,尽管它们已经显现出真身异形,但在灾难面前毫无作用,海潮掠过就被波动碾来化成红色的灰烬。

血海狂涛遮天般席卷横挂,地底熔岩不住喷涌,烧出滚烫气泡,浮在表面就散出焦糊的血腥气。巨大漩涡吞吸所有,不远处龙卷携起天上滚雷,化作滚动灭世的游龙!

所有波动来到徐长生面前都化成狂风,又被规则缓缓消解,只吹动发梢后扬,道袍猎猎作响。但他望着天边异象暗暗心惊,感觉这个世界在逐步脱离自己的掌控!

那由掌门仙识化成妩媚血妖轻缓沉入海底,只剩轻温男声遥遥传来,带着些许笑意,道,“小长生对金丹境的了解的确远超同辈,就算是我峰下的大弟子南宫青寒比你也远远不如。”

从天边传来的波动更为狂暴,就连脚下坚实厚土也开始颤抖,旁边礁石更是直接恐怖海潮粉碎,令徐长生心头阵阵发紧。

妩媚血妖逐渐远去,血红头发在海中飘荡,渐渐拉得很长,逐渐覆盖住这一片的海面,在笼罩区域原本狂涌海潮变得轻柔,地底熔岩也恢复正常。

她身形窈窕,如游鱼般敏捷,往最深处游去,只露出模糊身形。她缓缓开口,却是掌门男声,笑道,“我曾经在暗地中观察过你,起初我很疑惑,为什么师弟会选你为他的弟子。”

“要知道,你的根骨并算不得绝佳,远不如我三人,甚至还比不上你那刚入门的小师妹。”

徐长生见掌门施展妙法,短暂定住逐渐崩毁的世界,原本还很感动,暗思等出去要感谢多番。结果闻言便面无表情,只想赶快找块破抹布将掌门那张兜风嘴给堵住。

他暗自摇头叹息,自己之前的激将算什么?实在是太过小儿科,在琼峰老前辈面前果然是不值一提。

徐长生实在控制不住,抚额叹息。激将不要紧,最可气的是,掌门说的全都是大实话!

“但现在我才明白,师弟用心有多良苦。”

妩媚血妖奔游沉入海廓,身形彻底消失不见,只剩轻缓声音悠悠传来,“你虽然根骨不如我们,形象不如我们,修行速度也不如我们……”

“咳咳,但总归有一颗真正强者的心。”

徐长生听着这不知是鼓励还是阴损的话语,脸上努力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尽量保持住和颜悦色,稽首道,“掌门教训的是。”

他没有镜子可照,脚下血海浑浊无比,映不出事物,灵识又不显,自然就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有多狰狞。

心底剧场里,小徐长生气的跳脚,累了坐到台阶上,嘟嘴托起下巴。没有办法,谁让人家辈分大修为高呢?他牙齿咬得咯嘣乱响,心底暗暗打定主意,等到出去就找魔头老道告状。

小徐长生的算盘又开始打响,兴致冲冲推算走向。以老道那唯恐天下不乱的脾气,若是有机会必然会对掌门冷嘲热讽,然后两个人因为拉不开脸面,大打出手。

嘿嘿!

“但是你的眼界终归是限于自身道境,对金丹此境还有些误解。”

掌门淡淡音调从地底传来,愈加缥缈,渐行渐远。原本笼罩海面的血红长发逐渐收拢,雷霆龙卷血海狂潮再次奔涌,整个世界逐步走向崩溃。

他轻声问道,“金丹是什么?”

徐长生皱眉陷入思索,没有应答。那轻温声音彻底消失,而是直接传入脑海,带上些许笑意,“金丹并不是像你所说,孕养在丹田中。”

“金丹,其实就是你的丹田啊。”

徐长生心神顿时轰鸣,有种难以置信的头晕眼花感!他骇然转头,吃惊看向横贯在整个世界的雷霆,那灭世的游龙此时还在不断蜿蜒,扩展身形!

整个血海中原本磅礴的血气被逐渐磨灭,浓厚血雾渐渐稀薄。天际绿意在顽强挣扎企图再生,却被狂涛海龙撕碎,化成最初的能量粒子飘散。

“金丹,其实就是丹田?!”

“按照之前的试探,眼前世界是我的金丹熔炼,那么这样说……”

他不禁眼眶微缩,得出可怕的结论。徐长生深深呼吸,先平稳住自身情绪,低声喃喃自语,“这个血海世界,根本就是我的丹田!”

他在颤抖的地面上走来走去,无边冲击来到此处也化为平静,只是为厚土多添一分裂痕。

他定神仔细打量,但见脚下的地面被不断冲击,已经变得坑坑洼洼裂缝密布,指不得什么时候便会如其他区域陷入全部崩溃!

“是我的意识被掌门的仙识引导,直接沉入到丹田!之所以没有灵识相伴,其实就是因为这是我的道躯中……”

“不对,灵识不现根本是由于没有意识的引导!那么就少了有效的探查手段……”

他快速整理所有能用的信息,尝试从乱势破局,“那么我刚才被掌门仙识化作的血妖诱导,那看似不经意的随手挥动,实则根本就是在尝试破镜金丹!”

他在短时间内理清全部脉络,洞悉真相,“如果丹田血海世界能够成功演化,能量全部转换,定型为绿洲,就是踏入金丹境!”

“但是我今天才刚刚破镜,已经从化神巅峰直破到辟谷圆满……”

徐长生身躯微微摇晃,感到阵阵头晕目眩,那是道躯中血气灵气被消磨,反馈到魂魄时的虚弱。

他在丹田中意识构成的道躯逐渐模糊,强行挺着定了定神,思索道,“现在的问题是,我的修为底蕴不足以支撑突破到金丹境的能量……”

天际上,雷霆滚得更急,将大半化为银白,时不时便有雷光倒垂,掀起波涛无尽。

血海中,漩涡龙卷狂潮化作灭世异景,碾碎沿途所有,破镜代表的绿意被粉碎,原本世界逐渐崩溃。

……

屋中,徐长生浑身磅礴血气不断滚涌,形成偌大冲击,又被老道随手禁锢在这块小区域。他原本俊秀的面庞被倒灌的血气冲击,整张脸包括双眸耳垂都变成血红。

他的气息转变极不稳定,时而破入金丹,时而倒退辟谷。他这具经过千锤百炼的道躯因为受到恐怖压迫,顿时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嚓响动,整个人甚至都倒缩半寸!

这份压力来自徐长生自身,他炼体有多强压力便有多大。辟谷破入金丹并非是道躯打磨越强越好,而是在丹田中蓄存的灵力与血气中寻求一个微妙的平衡。

但就是这看似简单的平衡,自古便葬送不知多少修士。炼体强者因灵力不足而血气奔涌,倒灌入识海成为痴傻,或是道法强者血气不足导致灵气暴动,道躯炸裂者比比皆是。

尤其是人族并不注重炼体,面对此劫更是难以渡过,只不过徐长生是个难言的异类。

他道法与炼体同修,看似不起眼的道躯中灵力浩瀚血气蓬勃,原本应该很容易寻求平衡,至少也应该有很多尝试的机会。

他之所以会面对大劫,是因为修为底蕴不足。徐长生今日才从化神直接破到辟谷圆满,连越一个大境两个小境,没有时间,来不及细心沉淀感悟大道。

修行,就是如此残酷,破镜的诸多条件更是缺一不可。甚至就算是满足全部,也可能会因各种意外导致失败。修行路步步坎坷,并不是只有两次仙劫才会,倒在途中者更甚。

失败者最轻的便是境界倒退,还多则是丹田被废,从此难进半步,更有甚者,会直接爆体而亡。

在屏障中的徐长生不断摇晃,道躯传来阵阵轰鸣,原本厚实的肌肉逐渐干瘪,化作血气补充自身丹田。

安平予馨微微颦眉,眸子中流出些许心疼,毕竟不管怎样,也算是自己亲师侄。掌门与老道倒是意外外的平静,无所事事嗑动灵瓜子,翘着二郎腿便不住乱抖。

门外,小灵筠青牛蛤蟆齐刷刷蹲在墙角,耳朵一个个伸得老长,就连蛤蟆支起四肢,努力想要探听出屋内动静,只可惜被大阵屏蔽,只能听到老道特意放出的鼾声。

“你家老爷,可真懒喽!”

青牛打个响鼻轻轻摇头,便不断从牛鼻喷出白烟。它前两个字如同闷雷炸响,听到屋中咳嗽便缩起脖子,如同蚊喃般笑道,“胆子也小!不如我家老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