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廿七章 凡不成圣皆蝼蚁,徐长生力破大妖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043  |  更新时间:2020-06-14 23:50:53 全文阅读

那妩媚血妖闻言大笑,直到片刻才歇。她看着徐长生勾起颠倒心魄的笑容,嘟起嘴微微摇头,却是清高男声,道,“小长生不必相激,我肯定不会出手。”

徐产生正流口水对着浑圆峰峦流口水,顿时如同凉水泼头般清醒,浑身斗大鸡皮疙瘩颗颗绽起,后背湿得凉透。

他表面上依旧彬然有礼,在心底小剧场里,无数个小长生托起下巴撇嘴,暗道可惜。

照他原本想法,计划与掌门交手,在战斗中发现弱点,弥补自身不足。以掌门如此身份,肯定不至于以大欺小,在同等境界交锋下,与强者相争更能看出道法中的缺陷。

相顾重生十八载,他极少与同族修士相争。或者说,根本便不曾出手过。实在遇到逼急了,也不过下些泻药稍作惩戒,从来便不曾动手杀人。

他在修炼略有成后做事更多的,是不时就派出几名化身,去尝试寻觅在凡人中小心隐藏踪迹的大妖。

两年前,他在某次计划出逃中恰好发现某地妖气不显,但妖血气息浓厚,仔细追查下发现有妖族屠戮村庄,顿时愤然,不顾安危真身化身降临,共同出手。

那大妖见有灵气灵识从天际喷薄,剑光凛冽从狂潮涌动,初时怔然,随即疯狂逃遁,避免暴露自身存在。

它深深清楚,自身所在是正乙仙宗门下,虽然在本能驱使下外出吃食,但从来都是小心翼翼隐藏踪迹,不曾暴露半点妖气。

它很快从远处涌动的仙识灵识判断出来者的境界,不过是化身修士,若在平时必不会相看半眼。但它来时被特意叮嘱,正乙门每个修士都有回联宗门的手段,如若不能瞬间击杀,便务必不要动手。

徐长生见到村庄残肢断臂无数,顿时双目血红。道躯内血气不要命般喷薄滚涌,与道法相融,顿时爆发出不输大妖的速度,一路追遁。

它深知不能在空中飞行,否则会引来更多注意,到时仙境修士到来,便再无任何生机。

那大妖鳞盔厚重,虽然炼躯境界高深但奔行并不快,见徐长生爆发便知晓不能在短时间内甩开追踪。

它回过头来,浑身鳞甲哗啦作响,如波纹渐起又落下,严实将身躯全部包裹,浑身只露出紫色双眸,双腿后蹬,喉咙不住发出威胁的低吼声。

徐长生视而不见,身如流星赶月迅捷,在天边划过绚丽踪迹,为后来修士指引方向。他面对强敌选择主动出手,真身化身同时施展道法,周身滚动凝结异象,气势竟不输面前大妖!

那妖族眼见躲不过,疯狂催动妖功,原本便庞大身躯再次扩张,浑身鳞甲脱落片片锋锐,化成巨型龙卷般的飓风!

它想的清楚,既然速度上逃不掉,那还不如强行出手,抢先击杀对方,再迅速逃遁,方有一线生机。

两者在地面一路征战,所过之处打塌沿途所有。徐长生强行动行道录玄功禁法,化出磅礴仙境修士倒影,巨掌垂落如同星河倒灌。

他疯狂以伤换伤,真身化身齐动,灵气与妖气交织,热血与妖血滚涌,彼此相激威能无匹,在空中形成诸多异象,顿时震动周围仙宗,派人查看。

最终还是他获胜,耀阳下力撕大妖躯体,沐浴敌血重生。他浑身伤痕面无表情,整个人摇摇欲坠,力竭几乎要直接摔倒。

有正乙仙宗修士接到门人传令,有数位仙境长老前来查看。徐长生谨遵避世决,强挺伤体,寻地躲避疗伤,不露人前。

事情正巧,有正乙峰弟子南宫青寒执行门下发布的悬赏命令,恰好在此区域。他领了此功劳,宗门为了鼓励门人修行将其竖立为典范,从此成就大师兄的名号。

而他也不负众望,短时间内就连续破镜,直到金丹化境的门槛将其拦住。南宫青寒修为战力远高同侪,面容俊非常,为人又温和柔厚,即便是对峰下仆佣也是彬彬有礼,属实不负此名号。

最近更有流言在门下疯传,称他为缥缈第二,甚至有不知怀着什么心态者,暗自传称其为下一任掌门。

对此,徐长生并不觉得有何不妥。虽然自身功劳被冒领,但他整个人都很平静,没有为此生出任何异样心情。

如此显眼出风头的事,交给别人去干就好。避世决修得好,猥琐发育,方是正途。

与这种事情相比,他更关心那被大妖杀戮的小村。他吞下丹药,在短暂疗伤后就回到村长。那里幸存的人脸色麻木,很多都呆坐在地上,还有抱着残肢嚎啕大哭,完整家庭妻离子散。

有个孩子看起来不过十岁,在只是刹那就失去的他的父母,茫然不知所措,哭喊个不停。

没有多少人来安慰他,只有位妇女虽然同样满怀伤痛,但还是过来将这个受难的孩子抱在怀里,轻声安慰。

徐长生回归,村子里的人认出这名浑身伤痕的修士,无数道身影跪伏而下,但腿弯到一半便跪不下去。

徐长生强行动用不多的灵力,双眼发黑,身躯摇晃一霎,又恢复正常。他勉强露出微笑,安慰这些受苦难的人们。

他自认不是什么善人,但总归见不得同族受难,胸中永怀热血。

徐长生回过神,眸光如同梦幻般深邃,折射不出光彩。掌门仙识化作的妩媚血妖缓缓游在他身边,血发在海中蜿蜒遮住视野,飘荡很长。

所有的恭维鲜花都在南宫青寒身边环绕,各个长老都不禁称赞高义。事迹传回,无数女修捂住胸口,为其倾倒,将他视为完美的梦中情人。

可谁又能看到这荣耀下,那些凡人流的血?

徐长生眸光不起波澜,抬头看向横贯天际的雷霆,微微皱眉。那些凡人在无可躲避的灾难面前哭嚎挣扎,甚至跪地祈求上苍,渴望有仙人降临救世。

这次是自己追踪觅迹正好撞上,那要是没有发现呢?或者,是下次,下下次呢?

这种看似残酷的屠杀,在这乱世洪荒中每天都在上演。最不值钱的,便是普通人的命。在仙宗中修士们明亮的烛火下,在无数赞美与烟花中,在每天歌颂与享乐下,埋着的,是一条条无辜的血与骨。

其实,正乙门下这种事情已经算是很少。在那些没有足够底蕴的仙宗领域,杀戮和逃难每天都在上演。

徐长生轻柔抱起男孩,细细擦去小家伙脸上的泪珠。他将那个村庄幸存的所有人一路护送,直到附近最大那个有修士镇守的城镇。

他能做的,只有这么多。毕竟,他不过是正乙门中那个最潦倒峰下,排名倒数第一那个不起眼的小弟子。

徐长生最后回首,看向火烧塌房屋,还有流的到处都是的血迹与断臂,悄然在心底许下宏愿。

当吾成圣之日,不要苍生敬仰,功德加护。亦不许滔天宏愿,传说相铸。

不过件简单愿望,以吾圣体,护卫这神州太平。

他曾无比痛恨道门的无作无为,但自身修为不足又能如何?就算是想找道门高人倾诉也无处发泄。自己连创宗祖师都神龙难寻踪迹,更何况说是三位圣人?

他渐渐开始学会用笑容掩饰悲伤,对着铜镜拎动嘴角,尝试露出如同魔头老道般憨厚的笑容。可把它带久了便如副面具般黏在脸上,再也撕落不开。

他慢慢逐步理解老道鬓上烧烧动的斑白,有些心疼。按照他的修为,本应不老不死,若非劳心过度,怎会露出这般老态?

那是背负琼峰的压力,那是大志难成的不甘。老道是那么温柔的人,无数化身每天都在寻觅妖族踪迹,又操心各种门下重事,沙盘每天都流动不停。

他将所有苦果都独自咽下,独自顶起正乙门的苍天。那看似总是嬉闹的外表下,其实隐藏着一颗不断跳动,对人族火辣热忱的温柔内心。

徐长生也青热年少,不过十八,自然同样渴求荣耀。但他对旁人没有半分羡慕,每每都安心做自己的事,在后便功成身退。

他每次看到老道,顿时便断绝所有的攀比念头。按照他的推测,老道现在可能已的长生道果,是正乙门下最强战力。但他从来都是待人谦逊,不曾有半分骄傲。

老道所学斑杂犹胜自己,同样的炼体道法炼丹阵法精通,沙盘推演及术算更是举世无双,就连了解隐秘的自己每次想到,背后都会冒出凉意。

老道凭借不起眼的沙盘,每每能够从各种蛛丝马迹中寻到真相,推断出大妖踪迹,乃至推演出事件最后的结果。

在看清这洪荒底层的真实后,徐长生修行变得更加刻苦,开始尝试不同道路。他向老道虚心求教,炼体法,道录玄功,丹毒阵法同修,各种保命底牌层出不穷。

他努力从全方面提升自身战力,只为在这残酷洪荒中能够活下去。

只有活下去,才有不断修炼进步的资格。按照截教在封神大劫中的表现,不知多少真仙陨落,更有长生仙大罗道仙葬身,归西者更甚。

凡不成圣,皆蝼蚁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