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廿六章 老道葬于血海处,掌门化作妩媚妖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080  |  更新时间:2020-06-16 09:03:55 全文阅读

下一秒,忘情老道的身躯再度堕入血海,被赶来的血妖整个囫囵吞下,虽然奋力抗争强行出手,但在绝对力量面前,所有的抵抗都显得那般无力。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仍是转看岸边方向,总是淡漠的眼眸里依旧没有任何痛苦和悔意,只是充满担忧以及愁虑。

他那个总是令人不省心的坏徒弟,此刻还在岸上。

那只血妖吞了老道,顿时仰天发出如得胜般长啸,残忍血眸骤然射出无比兴奋神光,烧起海面上血雾泛起焦糊味道。

它周身血色浓郁袭滚,仅是气势便掀起血海狂滔。血妖无情,四处打量可以进食的生物,蹑手蹑脚蜷缩身形,遁行血雾如同觅食恶豺,随时给猎物致命一击。

其他的血妖没有赶得及,见状纷纷流露出羡慕神色,彼此相视,齐齐仰天厉啸,裂开后脊张开血色骨翼,还滴答倒垂血丝,就到处找寻落海修士,躯体上戾气更甚。

徐长生跪在岸边缓缓伏下,难以抑制的阵阵颤抖,脸上流露出痛苦压抑的深切悲伤。

他一向眼尖,但此刻竟是无比痛恨自己的眼力。徐长生看得很是清楚,忘情老道在堕入血妖巨口前说的最后那句话是。

快跑。

原来直到在临死前,老道都还依旧惦记着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徒弟。

不是,不久前不都还好好的吗?为什么所有事情会衍变成这样?徐长生茫然四顾,忽然使劲扇动自己巴掌想要从这个噩梦中清醒,手举在空中,那火辣痛感提醒着眼前一切并不是错觉。

突然,他看到血红天际有绿光亮起,一道清丽声音直接出现在脑海,却如同黄粱大钟般隆隆叩响,震动心魄,让他的意识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更加软弱。

“你亲眼了看到相处十八载的师傅在自己面前猝死,你想报仇吗?”

徐长生抬起头,双目无神眸光空洞。他默然张开嘴,全身颤抖两下,肩膀便无力垂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那声音变得更加清晰,从天边逐渐靠近,带着某种难言魔力,似乎每个字都悄然印射在心坎上。

它用欢快的语气轻声呢喃,仿佛是最美丽的情人在耳边轻缓吹拂,柔声道,“只要你放弃修行,那么一切都会重新恢复正常……”

“你师傅会再次活过来,你们会回到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重新再建立一个琼峰。师傅会给你收一个小师妹,从此三人快乐生活在一起……”

“能活过来……”

徐长生失神,忽然如同受惊麻雀般四顾,紧张不已,不住喃喃,“师傅会活过来……”

远方那声音愈加轻柔,仿佛猫爪似的印在心底,咯咯轻笑道,“对。只要你放弃,那么所有都会恢复正常,你们会有更好的明天……”

“那是阳光明媚的琼峰,和乐的师徒,你会娶妻生子,将他们带到师傅面前磕头,认师祖……”

徐长生往前伸出手,想要努力抓住这个美好未来。他胸口不断起伏,嘴唇嗫嚅两下,整个身躯紧张的不断轻颤。

在有雾气缓步升腾笼罩下的血海中,无数道血妖身影忽然停止所有动作,齐齐缓慢转身。

它们用诡异的目光盯着徐长生,嘴角咧开很大的弧度,便有血滴不断流下,血色眸中满是残忍。

不远处的海面上,还在不断升腾的血雾缓缓分开,一道靓丽身影渐慢出现,半伏在嶙峋礁石上,难言的柔弱妩媚。

她绝美脸颊上带起笑意,眸子开颌眸光潋滟,似乎有千言万语要对诉说。血色长发披肩垂落直到细腰,从缝隙中露出性感锁骨,红腥烈唇艳丽如火。

她上半身与寻常女子无异,只是用简单血花贝壳遮住两座陡峭峰峦。下半身竟是鱼种,静静搭在海面上,没有破坏这种气质,反而多添半抹妩媚。

她在轻笑中开口,声音遥传到岸上,如同枯雪递火时的贴心,又似最轻柔的春风般温暖,带其无边诱惑的口吻,用难以拒绝的语气缓缓道,“只要你说出那三个字。”

“放弃,是多么简单的一个词语?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能放弃的……”

“我……”

徐长生手伸在半空,几次犹豫都无法开口。他不住叩问内心,但还是无法得到最后的答案,似乎一旦真的说出那两个字的后果根本无法承受。

那美艳血妖还在不断开口,鱼尾轻轻飘荡在血海中,烈火红唇开颌,充满难言的诱惑。徐长生眼神直勾勾呆愣着,片刻后终于跌跌撞撞从地上爬起,似乎已经下定决心。

他闭上眼开口,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再睁开时,原本无比空洞的棕色眸子重新恢复往日的清明,终于勾起一抹笑意,微微低头呢喃道,“原来如此。”

“我到现在才终于看清,这是我的世界。”

徐长生缓缓站直身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缓缓张开双臂,似乎要拥抱眼前的滔天血气,无边血雾飘荡,吹动他道袍长袖猎猎作响。

他从虚空中郑重随抓,便拔出柄寒光凌冽的仙剑,泛起三千寒气,剑身轻鸣闪动,摄人心魄。

“辟谷境后,便为金丹。”

他另一只手打个响指,原本稳定的血海世界突然开始缓缓颤动,最远方的血色天际如同画卷般被撕裂,一道又一道粗犷雷霆横击无边血海,顿时涛浪如通天滚动,化作不断流换的袭天巨浪!

整个世界开始崩溃,血海根基泛起横穿裂痕,无数道巨型漩涡成型,在咆哮吞吸包括血海在内的一切!

然而即便是如此桀骜浪潮,无边冲击,也尽在徐长生身前莫名消泯。他转头又看向不远处礁石,再次感到眼前发亮,暗呼掌门厉害,一下便能抓住自己的死穴。

“咳咳。”

他望着眼前不住起伏的峰峦轻咳两声,才恋恋不舍强行收回目光,盯着自己脚下,不住画着正字,淡淡问道,“什么是金丹?”

没等声音传来,他从旁边虚空中掏出枚灵蛋,晶莹剔透,在空中轻缓转动,做比喻道。

“金丹,孕养在丹田中,看似不过寻常境界,实则暗藏古井深波。其实,我们可以把丹田看做是个博大世界,能够从中演化万物,而那就是炼体成圣,盘古天祖的境界。”

“就如同这枚灵蛋,表面看上去平平无奇,然而内里暗藏乾坤。”

当然,还很好吃。他在心里嘟囔一句,定神看向脚下,顿时被吓了一跳。不知何时起,他自己写了很多个峰字,个个浑圆饱满。

他鬼使神差控制不住眼眸,又去瞥旁边的礁石,连看几眼,终于心满意足,轻吁半声舍不得移开,缓缓道,“在此后成元婴,坐镇丹田,化为世界基石。”

“至于踏仙境则为质变,修士道躯中的金丹世界开始逐步衍变成真实,能够从中发挥出无边法力。”

他眸光深邃,看得无比深远,洞悉所有真相,轻笑道,“我一直以为这里是掌门制造的幻境,直到刚才不断试探终于看出,原来,这里便是丹田中孕育金丹的世界。”

整个血海世界,从远处开始天际逐渐崩溃,由原本的血雾血海变换成绿意蓝天。血海滚动,无数个隐藏在深处的血妖疯狂厉啸,企图化成迷雾,遁行躲避即将到来的天灾。

还有的些则是妄图逆天而行,身躯化成磅礴巨人试图举天,结果还未完全化形,就在世界被撕裂发出的波澜到来前被碾成齑粉。

那妩媚血妖惊慌四顾,见状顿时发出绝望的表情,捂住胸口波涛起伏,显得楚楚可怜。

徐长生淡然抹去鼻血,轻声道,“但掌门的实力还是如此可怕,竟然能够在没有觉察的时候以仙识遁临我的灵海以及丹田,制造出这等震动人心的异象,若非我道心坚定,恐怕已经着道。”

他轻轻摇头,带着些许遗憾叹道,“只可惜,这是在我的世界。”

他对着妩媚血妖缓缓稽首,神色转为郑重,道,“掌门还请先出手,否则便没有了机会,如若伤了仙识,弟子在此先行告罪。”

自从他听到老道与掌门互称师兄弟开始,徐长生就已经很是明白。既然掌门和安平峰主同样曾是琼峰峰下,自然也修过《长生》那本道法,能够一眼看透自己的深浅。

既然如此,与其在明眼人的眼皮底下强行隐藏,徒招惹来厌恶。倒还不如主动出手,大大方方展示自己的实力。

还有一件事就是关于底牌,动三存七,既能博得信任,又能隐藏保命能力。

徐长生心底小剧场里,一个个小长生奋力高举起算盘,打得啪啪乱响,纷纷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长生果然厉害。”

那妩媚血海轻笑开口,却是掌门声音,顿时将徐长生吓了一跳。血妖撩动额前秀发,轻缓道,“你有进入古秘境的资格。”

血妖看着远方撕裂不断的波动,轻笑道,“不过,这比试大可不必。”

“哦?”

徐长生来了兴致,兴趣勃勃道,“莫非是掌门您身子有恙,多有不便?”

说着,他眼睛下意识瞄向两团巅峰,掐住鼻子,免得再留下鼻血,多生异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