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廿一章 正乙仙门逢乱世,峰下沙盘定乾坤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246  |  更新时间:2020-06-22 10:42:29 全文阅读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在不久前又收了个小徒弟。”

老道碗里肉从未停过,又捞出些滚沸的青菜,好不快活。他慢悠悠涂抹调料均匀,用绿菜卷起肉片,边吃边嘟囔道,“是斯坦国的小公主,名为灵筠。”

“哦?”

掌门总算接受了关于徐长生事实,闻言不禁微微挑眉,揶揄道,“小徒弟?有何过人之处吗?”

他见忘情老道吃的香,像模像样夹起生菜,却发现红油锅中没有半分肉片,不禁大怒,从老道碗里抢过不少,也青菜裹肉,吃的不亦乐乎,赞叹道,“还是师弟会享受,竟发明出这种吃法。”

火锅之法是那本琼峰忘情真人独立编纂那本《厨仙攻略》的独特吃法,他原本已辟谷多年,但奈何不住出门时峰间总传来阵阵浓香,他喜欢在享受美食时屏蔽自身修为,以品到最真实的味道,结果第一次尝试便爱上这种舌尖火辣的感觉。

三人相处百年岁月,他自然深深了解自家师弟的脾性。那是近乎从骨子里往外冒坏水的谨慎,总是习惯未动先谋,将所有事情规划完整才动身行动,凡事做到胸有成竹。

而且,出动的必然全是化体,真身指不定就在哪藏着。

安平予馨静静听着,嘴角始终带着柔和笑意,多少年了,自从入主奉仙,便没有享受过这种平静的感觉。

只不过,总感觉还是少些什么。她下意识看向主位置,那里空空如也,并无一人,没有熟悉中那永远带着包容的柔和笑脸。

安平予馨自嘲一笑,身边掌门与忘情老道吵闹声传来。这主位,空了足足有一百年。

原来,他们所有人都下意识避开了吗?

掌门自己的性格则与老道截然不同。在年轻时总以为天下雄才不过如此,冲动上头暴躁易怒,不过脑子做事,看见些不平便奋勇争先,做了很多现在看来啼笑皆非的事情。

直到当了掌门,见识到很多以前不敢想象的事情,被现实狠狠痛击,啪啪打到脸红肿。原本暴狂性情才逐渐沉定下来,学会变成圆滑,勉强能够做到表面不行于色。

事实上,到了现在几近长生的层次,很少能有东西再令他变圆。但正乙宗门势大,总归有些蝇营狗苟见不得人的勾当,为了某些峰主的颜面,他只能装作视而不见。

“关于吃的方面,我全是长生教的。至于有什么谋算,你难道没有看出来?”

忘情老道不禁诧异,上下仔细打量缥缈仙人,似乎第一次认识他。老道不住摇头,发出嫌弃的啧啧声,打击道,“你这个掌门当得真失败……不,是上届的掌门真失败。”

“咳咳,放下刀,我说正事。宗门下辖三国中,向来是神锻为首,玄武次之。但玄武国一不换国主,二不变国政,短暂不过五年,恐怕只是个修士眯眼闭关的时间,就已经做到远超其余二国,其中有多少猫腻,你没有想过?”

“我自然是能够想到。”

掌门神色丝毫不变,如同刚才般淡然,似乎老道打击的不是自己。他拿刀狠狠砍在菜板上,细细剁肉,但见刀落片片匀称,不薄不厚刚刚好。又往锅中下全肉片,油花沸腾熏眼,但他脸色不见半点异常,淡淡道,“大嘴你先说你的猜测,我看是否与我相符。”

魔头老道不疑有他,又招呼下碗里几块肥瘦相间正好的五花,才缓口气舒爽道,“绝对有很多妖族,进玄武了。”

顿了顿,他从裤兜里掏出与墨云上那份完全相同的沙漏沙盘,只是这座沙漏中所有沙粒已经落完,竟然构成了完整的东胜神洲半幅地理图。

道门势力盘根错节,除人教外其余两教互相较劲,犬牙呲错,互不相让。

忘情老道原本轻松的神色转为凝重,指着一偶之地道,“这便是正乙门下三国。”

掌门与予馨仙子凝神观看,发现沙盘中沙粒精简,正乙门下不过九粒,五在玄武,三分神锻,一归斯坦。

魔头老道睁大眼睛,小心翼翼捏起代表玄武的三枚沙子,慢慢刨开。但见其正常的外表下,隐藏着如深墨般浓厚的漆黑。他打个响指,这三颗砂砾竟然不断膨胀变化,在这块区域形成凝而不散的恐怖妖气!

妖气狂躁,借助其余两颗沙粒余势形成黑龙盘错,张牙舞爪,对着正乙宗门喷出浓重黑雾,侵蚀底层。

“这,就是眼下五年来玄武借助的大势。若说其中国主丝毫不知情,我是不信的。”

他缓慢转换沙盘视角,沙粒丝毫不动。清脆响指再打,掌门汇神仔细观瞧,但见神锻国那三颗沙中其二骤然变化,扩张膨胀为滔天妖势,配合玄武对正乙门不住狂怒咆哮!

“神锻看似忠心耿耿,但实则已被妖族渗透而不自知,与玄武里应外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爆发。”

沙盘中代表正乙门的三大国度中,两方妖气滚滚袭动,唯有斯坦那颗沙粒晶莹剔透,散发异彩。

“这十年时间里,我化身无数追踪大妖踪迹,踏过山河千重。还是不负有心人,我最后在某个秘境中发现隐秘线索,一路跟到斯坦国都,终于确定了其中所有的猫腻。”

“等下师弟。”

掌门思索许久也没有瞧出端倪,看些盘错的沙粒越感阵阵头大。此时发觉忘情话语中出现漏洞,不禁笑道,“你前面的分析与我不谋而合,咳咳……但这话可就错了,为何妖族踪迹在斯坦,你却要怀疑神锻?”

“我的话还没说完。刚才还不能确认你是真傻还是假憨,现在就可以肯定了。”

老道抬动眼皮翻起白眼,像是看二傻子般看着二师兄。他嘲讽几句,又垂下眼帘盯着沙盘上几颗来回滚动的沙粒,接着道,“妖族踪迹在斯坦,这反而说明了他们并没有问题。”

“那群妖族虽然满脑子都是肌肉,但总归族大,还是出现过很多智者。譬如远古时妖庭中有名的两位智者,妖帅混鹏,妖师白泽。妖族既然敢大肆前来,就会充分考虑到每个细节。”

老道敲敲自己的脑壳,认真道,“与人交手,不仅要考虑到战力,更要考虑到敌人的智商。我将智商不同的外敌分为五个等级。”

“如果是我呢?”

掌门几次张口想要反驳,但不知从何说起,但好歹还能将将维持脸色。他头次听闻还有这等说法,不禁好奇问道,“如果我是你的敌人,大嘴你会把我分到第几层?”

他嘿嘿一笑,自豪道,“怎么也会是第四层吧?”

“以二师兄你的智商,怎么才会是区区第四层?话说这件事情十分简单,我直接下毒就好,因为你根本没有智商,肯定会傻乎乎直接踏进陷阱。”

掌门面色铁青,转身又去拿刀。

忘情老道捏着沙粒的手停在半空,首次出现停顿,掌门扭回头偷眼观瞧,见状下意识屏住呼吸,又听到他继续推断道,“至于我们背后的道门……恐怕不会有人来援。”

“鸿钧道祖天高无上,自然不会因为这等小事便下谕令。但妖族既然敢动,巅峰存在便说不定与三清圣人达成某种默契。”    

“而最有可能的,是在养蛊。”

安平仙子目光清澈,看得很远,淡淡道,“我们都是罐中一份子,而妖族是引爆一切的导火索,无论再怎样努力也只是自身挣扎上岸,而一旦出局便是宗门覆灭。”

“三清圣人不会派来任何一位弟子,因为他们便是养蛊人。”

“师姐猜测,当真缜密。”

老道不禁赞叹,他的右手轻轻落下,一颗普普通通的沙粒落入沙盘,触碰到另一颗相同沙粒。两颗沙相互碾压,第三颗入局,又招惹来第四。

渐渐地,沙盘上所有的沙砾开始相互争斗,由最开始的切磋而见血。有滔天妖气从中鼓动,最开始两颗沙粒的战争,竟慢慢演变化成席卷半个神州的巨大动荡!

忘情老道用最平淡的口吻缓缓道来,似乎只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在一场与妖族的大战中不断突破,选出拔尖优秀的弟子,最低也是得长生道果的存在,为应对即将到来的大劫做准备,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掌门眼瞳微缩,呼吸略略沉重,他从来不曾考虑过,区区大妖入侵,到最后竟可能会演化成整个东胜神洲的道门相战的结局!

缥缈仙人凝神观看,沙盘中代表着道门诸宗的所有沙粒在相互碾压,不时就会有沙崩落出局。所有争斗的迹象都有脉可寻,一切结果安排的明明白白,而正乙门在妖族重点关注下受到诸宗冲击,艰难支撑摇摇欲坠!

他双拳攥紧,不禁暗暗咬牙,恨不得马上动身入场!

……

徐长生在琼峰上百无聊赖,每次刚准备静坐,就被鬼鬼祟祟动不动嗷嗷大叫的青牛吵醒.

这牛在琼峰上乱走,不知为何总是触碰到禁制,身上莫名其妙多出很多深色淤痕,疼得它倒吸冷气,缩在徐长生旁边,不敢再丝毫妄动。

“这琼峰有这么危险?”

徐长生哑然一笑,看着缩起脖子目露惊恐的青牛摇摇头,暗自笑道,“我怎么就从来都没感觉到过?”

忽然,他若有所感,往山门口望去,一朵墨云慢悠悠飘来。他瞥了青牛一眼,身形渐渐模糊,化为清风流散,又在地底密室凝聚成型,默默沉寂下去。

“有鬼!”

青牛狂吼一声,猛然蹦起多高,哭嚎着狂奔过去,哐哐砸木门,哭喊道,“老爷,这地方绝对有鬼!刚才小徒弟被抓走了!还有人用凉爪子摸我屁股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