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十九章 百载三人终重聚,青牛胆小似神经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098  |  更新时间:2020-06-05 23:23:20 全文阅读

这青牛看似憨厚,但双蹄攥紧滚落隐有雷声,白角上扬骤顶现五色华光,修为显然十分浑厚。

它沉着脸慢慢展露身姿,挤出两团胸大肌便不住滚动,牛鼻哼气往外蹦火花,整头牛凶神恶煞道,“怕了吗小子?“

”哞哞!”

徐长生苦笑,摇摇头没有多语。凡事都有两面性,拍马屁也不例外,因人性格而异,他又何尝不知?

掌门虽然看似性格温和,洒脱中带不靠谱,峰中素来流传着软柿子说法。但徐长生却知道,掌门凡遇到大事便若雷霆霹雳,喜欢快刀截斩,直击要害。

他不过诞生凡胎,后被某位峰主出门察到,便收为弟子,第一届大比便摘得桂冠。破金丹,成元婴,一路破镜,那惊人的修炼速度记录一直保持直到现在,无人可及。

他跨入仙境时,天劫滚落威势无双,雷云电光笼罩不知多远,磅礴威能震动周围仙宗。

天劫中,风水地火心魔乱劫齐动,有玄明宫殿浮现天际,却被他一一挡下,不用任何丹药同样安然无缺,顿时引为诸峰弟子之首。

他亦曾漫步神州,凭一己之力活捉无数大妖,屠荡修罗魔殿,拯救不知多少人灵。

他以正乙峰宝丹鼎熔炼妖躯,施化无双道法,火光冲天四十九日,终成气血神丹,对宗门有大贡献者可领取,凭此筑炼道躯。

妖族不甘报复,潜伏神州者尽动来攻,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妖气截空浩浩荡荡声若雷霆。

前任掌门率正乙门上下举宗血战,出动出击,拦敌宗外,只留幼弱老者留守峰间。缥缈仙人横击七位仙境大妖,以血御敌,终等到其余仙门来援,妖族大败。

他不过历经百年岁月,已登上掌门之位。初临正乙,便以血腥手段清洗宗派全境,抓出隐藏奸细无数,更是亲手擒落大巫,于山门口尽斩,血气朦胧弥漫三十里。

从那以后,正乙仙宗威名流传,称道门下最强,化截教有力长矛,扫平妖族大碍。

在此中他功不可没,但深埋典籍中,不负功与名。悄然隐藏自身,从嘈杂的舆论风波中退出。

时间流逝逐渐洗刷一切,从此,正乙门少了一名刽子手,多了一位整天笑眯眯爱看热闹的掌门。

这些门下大事件,全是徐长生从道藏殿第一层有限的几本历史典籍瞧到些蛛丝马迹,最后串联推断出的真相,可信度极高,有十之八九。

如此雄杰,胸中自有真豪气,顶上三聚道花开。说不得什么时候便能摘却长生道果,又岂会在意区区他人奉承?只会徒增恶感。

但徐长生不得不做。谁知道掌门杀气腾腾来琼峰是干什么?总不可能是来吃火锅吧?

按照他原本打算,是能为魔头老道分担一点,那就一点,以掌门身份总不至于对自己出手。

他万万没想到,掌门见到自家老道竟和和气气,亲切的宛如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到了最后,反倒是自己徒惹麻烦。徐长生叹息一声,双目凝汇,默默开始推演,尝试从线索中推演事情发展脉络,窥探最可能的结局。

他眸光闪动,感觉把握到什么隐秘。宗门中一直有处难以解释的疑点,那座神秘的隐峰到底在哪里?

正乙门从远古创立,经历时光千万载,就算真的是头猪,只怕也能修成长。但得了长生果的那群仙们现在在哪?

诸峰中流传的普遍解释是得长生者,称太上长老,遁修行于隐峰中。

徐长生眸光渐渐深邃,据他的了解,不仅是正乙门,其余仙门同样有隐峰的存在,只是说法并不相同。

避世决中有妙言,劝人修道不长生。修行到头须有度,长生非幸亦非荣。

很久之前徐长生就有过怀疑,长生莫非是个弥天大谎,欺骗众生的陷阱?

但他很快否认了这个想法。鸿钧道祖,三清圣人,道门诸徒,哪个不是从上古至今,历劫不倒?只能说,这其中必然有某种隐情。

青牛见他许久不理回应,顿时感到无趣,牛尾啪啪打在身上。它左右四顾,看到山腰上几棵歪脖子老树,下面有绿枝横躺竹椅。

它不知想到什么,牛眼范光,兴奋的哞哞叫了两声,两条牛腿一蹬就跨到近前,壮硕身躯往竹椅上一躺,翻身寻个舒服位置,竹长椅顿时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青牛美滋滋嚼着反刍回来的牡丹,咽嚼反复又久,眉头就皱起老高,总觉得差些滋味。抬眼看到树上缠着棵青葫芦藤,原本铜铃般大小牛眼便做贼般眯起。

它从缝里左右打量,看徐长生没有任何反应,悄然伸出牛舌老长,想卷些绿芽来吃。

“嗷!”

突然,青牛像是火烧后腚般,整头牛窜在空中蹦起多高,用两只蹄子捂紧屁股,张大眼惊恐四下打望。

“刚才是谁摸我屁股蛋?”

青牛拍拍胸脯,强行定了定神,左右高呼闷雷般作响,喝道,“你出来,俺肯定不打你!”

徐长生被喊声从推演状态中被惊醒,瞥了青牛一眼,顿时不耐,还对掌门有些同情,暗暗思索,道,“这青牛虽然看着壮,但脑子凭得不好使咧!”

青牛许久不见也丝毫异常,怀疑刚才是否是自己的错觉,心中逐渐安定。它半狐疑着躺回竹椅,屁股扭动两下并无任何反应,终于彻底放心。

它眯起眼状似睡觉,原本厚实的牛舌伸展细长,贼头贼脑探出,从阴影里攀援而上,慢慢缠起葫芦藤的嫩芽。

“嗷!”

青牛突然疯狂大吼蹦起多高,空中乱蹬腿蹄,缩着脖颈狂奔躲回徐长生身后。两条壮硕的牛腿战战兢兢,蹄子拍动他肩膀指着竹椅惊恐喊道,“那老树下有鬼!”

徐长生肩头顿沉被打个趔趄,又被贸然打扰,不免大怒,喝道,“你这青牛光生得壮,怎凭得如此胆小,到底要做什么!”

“有鬼!”

青牛神色无比惊恐,紧盯着老树,右蹄子放在嘴里,还在格楞楞直打颤,“有人摸我屁股!还是只大冰爪子!冻的我屁股蛋哇凉哇凉的!”

徐长生初时闻言不禁撇嘴,略加思索便神色凝重。

他相信青牛的说法,先行迈步小心探查,一人一牛往树下行去。

青牛是成年后的洪荒异种,事关峰下安危,一次感应出错情有可原,但相同情况下两次都如此,那可能是真的出现异常。

徐长生按照青牛的言语,慢悠悠躺在竹椅上,许久也不见反应,不禁皱眉狐疑道,“没有任何反应……你刚才还做了什么?”

青牛眼珠一转,红着脸分辩道,“我怎敢乱动!你们琼峰是出了名的护短!”

徐长生自动忽略了后一条,青牛脸青,他没有看到异常,只是犹豫中又按照它的说法感受一番,同样没有丝毫异常,比如冰屁股的大手。

他不禁又瞥了青牛一眼,这头浑身肌肉的壮牛正蹑手蹑脚,缩着脖子小心翼翼四处打量,似乎生怕有什么东西突然蹦出来。

他暗暗点头,愈加同情掌门,“这牛,果然胆小!说不得便是被自己吓出来的病!”

……

木屋中,一架鸳鸯火锅支起,有竹炭打底,热气腾腾。清水锅不断泛涌气泡,带起水雾朦胧,红油则乱哄哄滚动,每次冒泡便有浓香。

三个人相顾无言,竟不知如何开口。饶是善变真掌门,脸厚如老道,此时也陷入默然。一时间,屋中只剩下沸腾的雾声。

灵针菇各种蔬菜已下锅浮在清汤,肉则浸满调料,散发出诱人色泽,身形略微蜷缩,沉在红油下隐藏。

“咳咳。”还是掌门最先开口,风轻云淡。只是夹菜时略微颤抖的右手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显然也并不平静。

他夹起刚好熟透嫩烂肉片,出水带起些红油黏在表面,筷子一卷便是调香入味,又裹上小碟中醇厚麻酱,撒动几点芝麻,还未入口便是泛起浓香。

“门下掌握那扇古秘境的大门,不久前开启了。”

掌门开口,伴着嚼动肉片声有些模糊,呼噜噜道,“原定于两个月后的大比推迟,我先与你们商量一声。”

老道不甘示弱,搭台烤肉。肉片被切得均匀薄称,撒上调料放于架上,不过片刻便传来诱人的肉香。

他缓缓转动烤架,让肉片受热均匀。另一只手也不空闲,往碟中熟练添起喜欢的蘸料。夹起熟嫩娇肉,竟能带些晶莹,施以味料,好不快活。

他打个响指,窗户便从两边打开。房间中原本有些烟气,自动排列成小人形状,朝他们做个鬼脸,慢悠悠飘走了。

安平予馨半坐,身形笔直,长发垂落胸间,身上有着好闻的青草香味。

她并没有动筷,只是看着二人,脸上始终带着柔和笑意。

一别将近已百载,不曾再同峰似陌人。曾经的琼峰三人组,相隔百年岁月终于再聚。

“你已得长生果了吧,师弟。”

掌门见老道吃的香,急忙从他手里抢过烤好嫩肉,似模似样调制蘸料,做好后放进嘴里,顿时发出满足的吁声。

他装作毫不在意,淡然开口问道,“小长生不过十八年岁,你便要出发寻找师傅吗?”

旁边,安平予馨略微抬头,柔荑不自觉抖了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