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十八章 原配掌门见小三,瓜娃马屁拍蹄间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041  |  更新时间:2020-06-07 11:49:46 全文阅读

当然,这只是臆想中完美情况。徐长生一缩脖子,真想掉头就走。正乙掌门是何等凶恶?踏入仙境怕已有百年岁月。如此存在,怎能贸然招惹?

没看见现在的掌门因为原配被抢,正满脸不耐,杀气腾腾吗?说不得一会便要决斗见血!

自己只不过是个山门小辈,境界又低,是咽了几颗熊心吃了几枚豹胆敢跑到前头来劝架?那岂不是九十老太太抽旱烟枪,活活嫌命长吗?

为人处世,自然是要稳字为先。现今情况,先躲起来苟一苟方为正道。话说上一次老道罚自己的避世决还没刻完,这可不能拖……徐长生左右四顾,只想赶紧找个借口掉头开溜。

他太阳穴突突乱跳,心中总泛起种不详预感。

但琼峰上光秃秃没半分遮拦,躲到哪都逃不过这三人法眼。他又充分考虑到魔头老道那睚眦必报的性格,若是胆敢现在逃跑,必然会被秋后算账,屁股说不定又会肿起多高。

徐长生不禁陷入为难,左右难得兼顾。说起来,一会要是真打将决斗,自己是帮掌门呢还是帮掌门呢还是帮掌门呢?

这正乙峰下生养的青牛多是洪荒中异种,且已成年,奔行速度极快又不颠簸,魁梧身形略移晃动,天空便不住滚起风雷声。

这青牛竟有双白角,生得浑身细微鳞片,冬阳下泛着寒光。它吭哧吭哧乱嚼咽下牡丹,仰头发出吼叫如闷雷般炸响,威风凛凛。

“咱琼峰下咋就没个这般灵兽……好不容易逮来还是只蛤蟆……”

他心中不由一阵酸楚,又见这青牛从头顶如奔雷般飞过,蹄落带起云雾缭绕,风卷缥缈。掌门长风直立,发端飘飘道袍凌冽响动,真乃副仙人景象图。

还没等徐长生反应过来,掌门突然就脸色阴沉。青牛感受背上传来的寒意,全身禁不住打起冷战,急忙疯狂往后拨棱蹄子。

雾缘略动,云头便慢慢转了方向,整朵云缓缓朝山头落下。

“已知俺轻轻一脚便是十里八,琼峰离正乙东南三十里,请问要先往东蹬几腿,再往南蹬几腿,再向北蹬几下,最后才能到琼峰?这道题俺终于算出来了!”

青牛眼中含泪,不住叫道,“哞哞哞!”

它尾巴似鞭在背后不住甩动,抽在鳞上啪啪作响,落地四肢骤定,便如杆子般戳在地上,似铜铃般牛眼一转,忽然落在徐长生身上,便再也没转开。

缥缈掌门轻点脚尖,青牛不见反应,咳嗽半声,青牛仍旧看贼似的紧盯徐长生,瞧得他后背有些发毛。

缥缈仙人面无表情,目视前方淡淡道,“今晚吃牛肉。”

“莫吃莫吃!”

青牛这才反应过来,急忙瓮声喊道,四腿咣当蹲下,身子便往一旁栽倒。旁边是个台阶,掌门落脚便是平稳实地,“老爷,咱虽然年岁小但生得老,肉不好吃!”

“这青牛竟会说话!不过它光瞧着瓦楞,体型大不行用,也生凭得无骨咧!”

徐长生心底剧场里,小徐长生撇嘴不住嘲讽。他表面上毕恭毕敬,还主动踏前两步拉住牛环,准备上前引路。

这自然是不需要的,木屋就在前面,走百步就到了,不过总得做个样子不是?

他长身独立,道袍干净,尊敬中不乏自信,自信中不缺傲骨,当真正乙门下新一辈杰出的英武修士,

他缓缓行礼,丝毫不失优雅风度,“长生见过掌门。”

掌门原本阴沉的表情在徐长生注视下变幻莫测,阴晴辗转,忽然就露出灿烂的笑容,迈步云下。徐长生这才发觉,他手中还端着热气腾腾的鸳鸯锅,身上扑面迎着些腥气。

咦,怎么还拿着火锅?徐长生心底一阵狐疑,表面上丝毫不动声色,难道是自己猜错了,掌门不是来这寻场子的?

“哦?是小长生啊,几日不见又长高了些。”

掌门似乎才方转醒,一手猛然骤拍脑门,恍然醒悟,笑眯眯道,“小长生刚才可曾看见什么?”

“自然看得一清二楚。”

徐长生不卑不亢,沉稳有度,看着掌门背后开始冒升光芒的仙剑毫无反应,义正言辞道,“我看见掌门胸怀高义,挂念我师安恙竟主动来访。“

”莫说呓语,我观掌门,那当真是心怀高义真君子,抚恤亲切好掌门!”

说着,他眸光适时流露出些许黯然,不禁唏嘘叹道,“只是不知,我何等年月后才能和掌门一般优秀。”

“哈哈哈哈哈!”

缥缈仙人老怀大慰,忍不住抚须长笑满脸红光。许久笑声方歇,他伸出手指摇了摇,和蔼道,“长生这话便虚假了。本掌门执手正乙百年,门下谁不知我高洁自好,向来厌恶奉承?”

这般说着,他嘴角仍旧不自觉勾起,略微甩头刘海便荡到右旁,想到得意之处,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自然,掌门胸怀博大,又岂是那种爱听马屁之人?”

徐长生刚才还是淡然,现在就猛然挺起胸膛,慷慨激昂道,“但这并非虚语,只不过曾徒心中所想,便不觉出口。此乃正义执言。”

掌门眯起眼睛,显然很是受用,摇摇头指着徐长生,无奈叹息道,“你呀你呀,刚才还说不让拍马屁,这会又起始了。”

“不过长生我得说你两句,你为人也太过憨厚,平日竟总是爱说些实话。”

他拎起鸳鸯锅抖动两下摇开红油,便从衣袍下掉落捆得整齐叠涮锅的芽灵菜,手指微伸,山顶水引成流溪般倒灌洗菜,清洁后就自动整齐跳进锅里。

掌门扔下呆愣住的徐长生往木屋行去,沿途哼起小调,魔音贯耳,心情显然十分不错。

“这……”徐长生嘴角控制不住一阵抽动,半晌才叹息一声。这也是自己能为魔头老道做到的极限了,掌门的心情看似好转很多,只希望他等下不会被打的太惨。

“嗯?”

徐长生皱起眉头,越想越是有哪里不对,“准备打架拎火锅就算了,可能平时用的顺手,但还随身带着菜,嘶……莫非掌门是来挑战老道厨艺,要以才学博美人心?”

他愈加忧心忡忡,想要走动,却忘记还拽着牛环,险些被直接拉个跟头,越感事情棘手。

“这绝对是场不见硝烟的战争,总感觉比直接动手还要凶险。”

他脸色阴沉,身体渐渐颤抖起来,撒开牛环,整个人亢奋无比,走来走去,“我该怎样才给老道添绊子呢?想象就兴奋……”

“二师兄。”忘情老道和奉仙峰主齐齐见礼,三人尽皆露出会心笑容,又各显不同。

缥缈仙人和气和蔼,尽显掌门气度。忘情真人憨和憨厚,突出穷字傍体,予馨峰主清雅清丽,不落他人风华。

“师弟师妹!”掌门拎着火锅奔过来,还未到就先闻哈哈大笑声。魔头老道主动迎上,接过掌门手中火锅,两个人挤挤眼勾肩搭背,都流露出意味深长“你懂得”的微笑。

奉仙峰主美眸中不由流露出些许无奈,柔荑撩起秀发,又像是在缅怀什么。她摇摇头没有多说,三位仙境修士和和气气进屋中了。

纳尼,这是什么情况,原本说好的捉奸现场呢?

徐长生倒吸口冷气。他刚才还在幻想掌门与老道言语不通直接动手,咬牙切齿互相揪着头发的画面,见状眼珠不由瞪得比旁边青牛眸还大,顿感自己完全成型的世界观开始动摇。

原配见小三,嘻嘻笑盎然。世风真日下,非我见识短。

“嗯?!等一下,还有一件事!”

“难道,我辈分并不差?”徐长生忽然想到这个的严肃问题,他不由回想起往日遇到慕仙峰的女仙,无奈行礼师奶师祖奶的情景,呵呵一笑,牙齿磨得往外蹦火星子。

“李!大!嘴!“

徐长生气的来回跳脚,片刻后忍不住双手托起下巴,长吁短叹。魔头老道就算再骗自己又能怎么样呢?毕竟是亲生的师傅,只不过不太好带。

老道管掌门唤做师兄,那就是门下除却隐峰中诸长老的最高一辈,地位与其他峰主平齐,无需见礼,亏自己还觉得他是最可怜的峰主……

那岂不是说,自己现在是标准的仙二辈?徐长生终于等到今天,扬眉吐气。我,徐长生,乃一峰下排名第二的峰主大弟子!

虽然这整个峰下只有两人……不,现在是三个了。

徐长生苦笑,拍动自己脸颊险些垂泪。天可怜见,谁知道自己这些年过得什么日子?遇人便是长辈,还时常相差不知多少,连新上山的娃娃都要比自己辈分高!

旁边青牛看不过眼,忽然人立直起,魁梧身躯比徐长生高出一个头角,瓮声瓮气,闷闷道,“我识得你这瓜娃,前些阵子来峰下,拐走好些灵兽,昨天又自己跑了回来,说受不了你的呼噜。”

“你小娃娃可知,自己已惹得咱家老爷不喜?”

它蹄子垂动胸膛,隆隆响动,胸脯上挤出两块夸张的胸大肌,呲牙凶恶道,“咱老爷要是生起气,那可是很可怕的!”

“他会吃牛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