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十七章 忠肝义胆琼峰下,铁骨铮铮徐长生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138  |  更新时间:2020-06-03 23:12:37 全文阅读

徐长生在云上左右横跳,最后还是不免被魔头老道伸出魔爪给捉住,恶狠狠打了好一顿屁股,红肿如同猴腚般灿烂。

小灵筠与蛤蟆在旁观战,咯咯笑个不停。蛤蟆大声叫好,出口成雨,结果也被老道捉住,拎起小短腿同样一顿好打,末了直接扔到一旁,与徐长生作伴。

一人一蛙对视,眸光转动,欲哭无泪。他俩整齐趴在云缘,颇有种同病相怜的味道。

蛤蟆瞥了徐长生一眼,强忍住吐口水的冲动,又把眼睛四肢收好,盖得缜缜密密平平整整,成四方壳形。

徐长生强咬着牙站起,气闷难平本欲狂吼质问,结果看着老道的阴沉脸色就笑容灿烂,凑到前笑呵呵询问。

“师傅,您究竟动用的是什么道法,怎么这么短时间就能找到徒儿?”

他努力挤大眼睛,似星光一眨一眨,里面满是无辜。

老道面无表情瞥了他一眼,片刻后才冷笑半声,反问道,“谁说我出山是为了找你?”

“徐长生不禁愣住,道,“难道不是吗?”

“自然不是。不久前别门仙宗齐齐发来道讯,称门下出现妖族活动迹象,不少镇子人烟绝尽。昨日原本献给要宗门的神锻国宝又在此时丢失,我怀疑很有可能不是巧合,一路追踪大妖踪迹至此。”

忘情老道躺回云床,左右扭动终于找到舒服姿势,打了好长哈欠,才慢悠悠道,“哪个憨憨告诉我是专门来寻你?”

徐长生呆愣半秒,心口忽然感到阵阵绞痛。原本他以为老道追寻万里,还是在乎自己这个徒弟的,心底多少还有些欣慰,结果在此刻尽数化为计划失败的愤忿闷不平。

追踪大妖就能寻到自己,魔头老道这究竟是什么运气?!

“这洪荒,马上要陷入多事之秋了。”

魔头老道静静听着不远处沙粒落在沙盘上的窸窣声,沉默许久才淡淡道,“东胜神洲有道门三教镇守气运,尚且避不开大妖祸患。这次妖族的动静不小,恐来者不善。”

顿了顿,他又道,“我夜观天象,北方荧惑星大亮运起,光芒横行繁映诸大陆。这是巫族不甘落寞的前兆,一旦妖巫动手,神州又将免不了陷入战火。”

徐长生不解,犹豫下小心问道,“师傅,您昨天不是睡觉被雷劈了吗,从哪里夜观的天象?”

老道掀开眼帘盯着徐长生,忽然哈哈一笑,露出憨厚的笑容,笑眯眯道,“乖徒儿,你过我身边,我细细的来讲给你听。”

片刻后,徐长生又趴回云缘,整个人欲哭无泪。屁股肿的老高,想揉又不敢揉,略微触碰就疼的要命。

蛤蟆把眼睛撑出来,忍不住呱呱大笑。它两条前腿够不到肚子,直接拍在胸脯上,乐得在云间来回滚动。

小灵筠凑过来好奇打量,似乎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屁股,几次犹豫想要拿手指戳一戳,又考虑到师兄感受不好意思下手。

徐长生把头埋在云里,闷闷不乐,犹自生着闷气。

“还是不想这些了,没有鸟用。即便是大妖入侵也轮不到琼峰头上,也自有掌门去管。”

老道打个好长哈欠,懒散躺云床有气无力,眼皮开始不住打颤,慢慢问道,“徒儿啊,临近门派大比,这回你打算要拿个什么名次?”

说着,他没等徐长生回答,自己吧嗒着嘴用难以听明轻声呢喃道,“你要知道,琼峰一脉,由祖而始,从不落于人。”

徐长生闻言不禁微微愣神,还没等他有所反应,耳边就传来老道的鼾声,隆隆作响。

他向下看去,雾气缭绕云层升腾,山峦重叠隐成障,奉与冬阳半日开,已是快到正乙门下,又听见小师妹在云上不住跑动,欢快跳跃声。

“大比名次吗?”

他忽然露出憨厚的笑容,“那就拿得靠前一点吧。”

……

琼峰。

徐长生化身被奉仙峰主带回琼峰,随手扔在老歪脖子树旁。她灵识四散微颦秀眉,确认琼峰这些年并无丝毫变化,便径自去找忘情老道。

迈步轻窈窕,晨风起发梢。她缓步轻挑,不见丝毫颠簸,行路转弯显得无比熟络,往峰腰草屋中去,连台阶上的棱角都熟练避开。

以她的眼界自然知晓这个徐长生不过是分身,但以他师傅忘情真人手段,由分溯主并不困难。

还未靠近山腰,就远远看到一青年道人站立屋旁,带着柔和笑意,流风吹及长发舞,整个人身形站得笔直。

他背负空玄灵剑,身着灰色道袍青道裤,脚蹬白草平道靴,头顶珠彩琉璃冠,眸中淡漠如清水,眸底真情似焰烧。

他是青年模样,眉宇不见有半分沧桑,若是捧书卷便是如玉倜傥佳公子,倘是落离世间便为风流尘主云上人。

以他的年岁修为,在整个修行界尚不过年少,有大把好时光来赏,但两鬓竟已开始烧起些斑白。

教徒,寻师,修道,莫一刻敢忘也。

他名李大嘴,他号忘情真人。

奉仙峰主迈步已到屋前,依旧清丽如水。琼峰上有云雷蓄积滚越,闷而不发。她视若不见,淡淡行礼,想要开口却无法言语。

多少年岁月,自从那人离开便不曾再踏入此端。直到不久前听闻小师弟也要重归旧路,终于按捺不住心情,哪怕违背旧约,也要前来劝说。

不过她知道,这几率小到不可能。小师弟与师傅性格相近,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倔强比牛更甚,认准的事情就连八条龙都拉不回来。

她胸膛鼓动两下,调整好心情,终于言诉,眉宇不见颤动,声音已是有了些颤抖,犹豫中问道,“我还是琼峰下吗?师弟。”

忘情真人略顿思索,认真稽首回礼,笑道,“你从不曾离开过,师姐。”

……

徐长生在琼峰上闲溜达百无聊赖,来到木房前,脸皮控制不住微微颤抖。

“这好像是我的房间……”

徐长生不禁扶额一阵呻吟。十八载岁月,他早已把山上每块石头的分布都摸得清清楚楚,自然看见老道在刚才动用阵法禁制,将昨夜烧成半塌草屋整个绕到后山。

他还没转过神,下意识揉揉屁股,才发现这具道躯不过是化身,叉着腰一阵无奈,道,“师傅单身久,徒弟不如狗……”

“偷听?不可能!我徐长生就算是难受死,从琼峰下跳下去,也绝不偷听!”

片刻后,徐长生趴在屋角,百般尝试也听不到动静,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似无数猫抓似的着急,恨不得直接踹开房门,光明正大坐到身边偷听。

至于灵识偷窥,他最开始就否认这个想法。屋中两人什么境界?仙境大能,接近长生的存在,贸然灵识窥探岂不是找死行径?

倒还不如蹲墙角。徐长生看得很明白,如果他们想让自己听到,自然不做阻拦,反之则不想他掺与其中。

但越是这样,徐长生愈是想要了解内情,急的不住抓耳挠腮。

“魔头老道究竟和奉仙峰主有什么关系?传说中的姐弟恋?”

徐长生脑海中顿时闪过无数种画面,巧妙结合成不同途径,但最终结局都无比凄惨。有师姐弟相恋惨遭掌门逼迫分手,还有师姐弟坠入爱河,魔头老道却忽然不举等等。

什么,假如有完美结局?不可能的,没见到老道刚才站在那里满脸装X样吗?为了见奉仙峰主,他甚至把不知藏在哪的真身都出动了!

要知道,魔头老道身为琼峰峰主,深愔避世决奥秘。若是两人没一腿,他怎会贸然行起真身?徐长生对老道深深了解,他简直比鼠还胆小,比鸡还鸡贼!

正当徐长生思绪纠结成肠子模样的时候,灵识忽有所感,转身往不远处看去。琼峰上的禁制如水波般颤抖,缓缓从中打开,一朵仙云流荡,飘然入峰。

徐长生眼尖,看见是雾头下撑着的是头壮硕青牛,脚底生云。它四条牛腿不住乱蹬,蹬到什么方向云便往哪飘流游荡。

它两只牛眼如同铜铃般大小,咕噜噜四下打量,说话瓮声瓮气听不清楚,嘴里还不断乱嚼朵牡丹。

云背上驮着个不见华发的中年道人,徐长生仔细打量下看得眼熟,蓦然醒悟,终于识出来者。

正乙掌门,缥缈仙人。

只是现在对方明显阴沉着脸,气色不太好看,青里泛黄印堂发黑,想来是有难言什么糟心事。

嚯,真是说小三原配就到。徐长生看着逐渐靠近的青牛,顿感头大如斗。今咱这琼峰是吹得什么风,把门下支柱人物骗来两位?

莫不是有哪路闲人看不过眼,通报正乙峰,掌门大怒前来捉奸?门下素来流传掌门喜欢奉仙峰主的说法,这流言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莫非,真有其事?

忘情真人与奉仙峰主打开屋门,缓缓走出。徐长生灵识在背后化眼,偷着观看,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衣冠不整,顿时大失所望。

“老道这也忒差劲了,送上门都搞不定?”

徐长生一阵发愁,四下寻摸,不住盘算。如今正主找上门来,坏哉坏哉,此事究竟该当如何?

开打是不可能开打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开打的。绝不是因为来的是掌门,而只是打不过。

如果来的是位炼体境大修,自己就算是为师傅强行出头又怎样?忠肝义胆琼峰下,铁骨铮铮徐长生!咱,豁出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