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十六章 闻伏大妖梦中起,降教灵兽化云池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034  |  更新时间:2020-06-04 18:08:43 全文阅读

徐长生气极反笑,身形掠动带有风声呼啸,击溃途中云雾风雷。他血气袭滚激荡,周身泛起金色神光璀璨,就连发丝都不断闪亮,在阳光下灼灼生辉。

他在突破后第一次动用自身全部实力,竟在背后形成诸多神国异象,撑起独特领域。但见诸国中有混鹏降世,见血海翻滚滔滔。有巨城白骨混沌,青铜殿前得钩链纵牢。

他整个人气魄恢弘如神灵降世,气势动荡激起雾云百丈,无需出手便将蛤蟆口水扫荡到旁。

长生道体法,炼躯精肉绝。但得涅槃日,天雄称圣杰!

“孙—!”蛤蟆四条腿短轮番转动,再度叫嚷,大舌头如鞭般朝徐长生狂甩,带起呼啸烈风阵阵,口水如漫天瓢泼鱼四散,又被徐长生周身血气化为磨盘挡下,重新化成脚下风云。

老道招来这云不大,一人一兽距离在不断缩小。眼见要被追上,这只蛤蟆突然顿停人立,四条短腿扑腾的够不到云底,但竟如人形般挥掌接连拍击,轰鸣打出一串又一串的空爆声!

老道用小手指撑着伞,在旁翘着二郎腿看戏,津津有味,只恨得周围没有灵瓜子能够嗑嗑。小灵筠大眼灵动,其有金色雾气氤氲,帮助她捕捉到战斗的所有细节。

徐长生整身衣服都被黏在道躯上,掠动中不由露出矫健身形。灵筠转过头,不好意思吐了吐小舌头,不禁微红了脸,“师兄真帅!”

她是斯坦国唯一的公主,平日里接触到的所有人都是彬彬有礼,一个个缩在科技制铁壳里,哪见过这等景象?

想了想,她又转了回来,聚精会神的看着,小脸红扑扑的。

老道灵识看得一清二楚,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则老怀大慰,恨不得赶紧找人喝两盅。

徐长生久攻不下,心中诧异更浓。但见绿皮蛤蟆身躯在短时间内变大,直立起近乎与他身高等同。它两只肉爪拍击,掌力浑厚绿色能量澎湃,带动霹雳风雷同舞!

他越打越是心惊,蛤蟆通体发光,两条够不到地的短腿合十,宝相庄严。一旦他接近便发动口水攻势,迫使自己不得不后退。

"孙—!"当然,最惹人厌烦的还是它这种精神攻势。徐长生嘴角不自觉抽动,越加愤懑不平。不知道这是蛤蟆本来的叫声,还是对他的嘲讽。

徐长生双拳挥舞带动能量激荡,震动云雷气轰鸣。他下了真手,这只灵兽蛤蟆的确很强,但总归年龄太小,不是他对手,防守许久还是被一巴掌直接拍飞。

他的剑在破镜时被强大力量震碎,但即便还在手也不能动用,谁知道老道拿这只蛤蟆有什么用?怕若是杀了,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蛤蟆落地在云阶咕噜噜滚动,摔得七荤八素,在云缘边堪堪停住,大舌头耷拉着不住喘息。

徐长生迈步上前将这绿皮蛤蟆捉住,拎着一只小短腿往老道那走。蛤蟆回过神来,被气的大吐口水,结果被他砰砰乱抡摔在云上,又架起胸中人火一阵翻烤。

这蛤蟆表皮被烤的泛黄滋响,终于毛骨悚然老实下来,三条腿连着眼睛收回肚子里,只留出条小缝打量徐长生。

老道见他把蛤蟆治得表面服帖,顿感无趣,又躺回云床上眯起眼。云罗宝伞红金渐进,华盖大张叮铃响动,自动悬浮旋转头顶,散发道道华光。

小灵筠忍耐好久,终于能从云床后蹦出来。刚跳出宝伞范围,她就被气味熏得皱起小眉头,用手捂嘴。

徐长生还拎着绿蛤蟆,低头看见云面镜中满身口水的自己,不由咳嗽一声,以他的脸皮仍旧扛不住,微泛红色。

他示意灵筠让在旁,抬手灵气挥涌,于云中另一角起华池,化雾为水,流声潺潺。他把蛤蟆扔在道旁,脱衣只剩半截短裤,跃入池中洗澡,顿感神清气爽。

他伸出左手打个响指,云雾便又塌陷半块。灵力入水翻搅开始自动洗衣,白色道袍道裤连水共起漩涡,从中慢慢泛出些气泡。

没有办法,琼峰,穷疯,属实没有任何条件能招呼杂佣,要不说凡事还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老道丝毫不受影响,已经打起鼾声,大晴天打雷般隆隆作响,又配上朵黝墨黑云,底下经过些城镇,凡人急忙彼此相告,交头接耳回家收衣,又不免对这奇怪天气有些诧异。

这大晴天白清万里,是从哪来这一朵墨云?

徐长生见小灵筠遮着眼迎面走来,先是呆愣,明白后连忙施动雾气遮住身躯,这才松了口气,安心涮洗。

这蛤蟆口气实在太大,徐长生慢悠悠洗了两遍仍旧有些气味,气得他恨不得拿钢刷来刮。

他发丝原本还有些土砾,是施展遁法时残留,再加上洗去突破时的劳累,此时恰好一同梳洗。涤尽了风霜颜色,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

徐长生稍不注意,原本还坐在云上的小灵筠就来到合得方圆平整的蛤蟆面前,好奇伸出右手,在蛤蟆脑壳上敲了敲。

“师妹,危险!”

徐长生断喝,身躯果断跃出,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弧线,带起水汽朦胧。他挥手穿裤罩衣一气呵成,落地时灵气涌动已经将衣物发梢烘干。

那蛤蟆脑壳打开一条小缝仔细观察,发现不是徐长生才慢吞吞将眼睛撑出,和颜悦色,不见半分口水,慢条斯理道,“哦,是小灵筠啊。”

徐长生落地正好听到此番言语,差点气的没背过气去。他这才明白,原来这蛤蟆并不是不会说话,刚才那一阵叫唤纯属是在恶心他!

蛤蟆见徐长生带着杀气迈步走近,眼珠顿时翻转白眼,流露出警惕色,腮帮子不住鼓起,大舌头呼哧呼哧卷动。

小灵筠咯咯笑个不停,两只马尾辫在身后晃来晃去,翻身骑到蛤蟆身上,拍动它可能不存在的屁股,豪气干云大喊,“驾 !”

蛤蟆警惕看着徐长生,从肚子里缓缓支起四只短腿,慢慢后退,等确认他并无恶意后才在犹豫中尝试跳跃,过了一会就驮着灵筠到处欢快蹦跶。

徐长生灵识观察半刻,确定蛤蟆对灵筠没有威胁。他心底挣扎一下,还是迈步来到云床前,望向躺在上面昏昏欲睡的老道。

他犹豫了半晌,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出心中疑惑,“师傅,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

徐长生自问计划完美无缺。用化身的化身去拜祖麻痹警惕,用化身来吸引视线,真身就藏在正乙门管辖的地界,从而能够观察后续反应,做出有针对性的逃跑。

途中又有各种线索扰人视野,指引往不同方向,甚至为了真实,徐长生还专门安排了大量线人,保证老道探听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至于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当然是要为以后出逃做打算!这次,可不是一个人了!

老道无精打采,勉强抬起块眼皮唔嗯支应了半声,手还托着头便不住开始下落,嘴角不断有晶莹闪烁,眼看就快要拉出一条长线。

徐长生不由又气又笑,在轻叹声中不禁陷入回忆,棕色眸中露出缅怀。

在上辈子时,看见教室中那些听数学课的学生时,好像也是同样姿态。

在十八载岁月流逝后,记忆中原本认为会永远清晰的画面已经开始模糊。一张张熟悉的灿烂笑脸,那些故人容貌,缓缓构筑成短短二字。

故乡。

他不由看向东方,在记忆中,那是家乡的方向。那是正乙仙门所在,琼峰地处。那是他离去时,正在疫中奋战的龙华。

此时距离晨时大约已过半个时辰,太阳很高转的很快,阳光焰烈,有些闪晃了他的眼,竟透出半分晶凝。

天晴尤尚好,百般苦闷,诉与谁人知?

“这太阳,真烈。”

徐长生自嘲一下,重新收拾好心情。旁侧小灵筠玩的很欢快,但很快就没了新意,百无聊赖,蹲在那里挖来挖去,尝试用云朵捏雾人。

蛤蟆肚子收起,四肢竟能着地,规规矩矩安安稳稳趴在一旁。它大眼珠分别往两边转动,警惕着可能从四面八方的危险。

徐长生伸手来推,魔头老道在晃悠中翻身,又舒舒服服躺在云央。不耐烦挥挥手臂,将右胳膊放在额头显黑,隐有鼾声,两条毛腿伸得笔直。

徐长生左右跳跃呼唤,和睡梦中老道有来有回。久攻不下,他轻叹一声暗暗摇头,终究还是要用出那招。

他活动筋骨,酝酿胸中情绪,就突然要落泪,悲怆大喊,当真是闻者悲伤,听者垂泪,疾呼道,“有大妖怪吃人噻!”

“尔等妖孽怎敢!”老道从云床上猛然蹦起拔剑,徐长生适时缩回脖子,恢弘剑气从他头顶划过,荡平千里白云,在空中留下久久回飘痕迹。

老道回过神,回头盯着徐长生,面露不善。不过刹那,他忽然转了脸色,笑眯眯道,“你过来,我的好徒儿……”

“我这就过……师傅,我看见了,您先放下背后的刀,咱有话好好说。”

“师妹,救命,师傅要杀人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