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十五章 驾雾腾空回山门,云中藏只赖皮蛙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075  |  更新时间:2020-06-03 18:08:28 全文阅读

戏伶终于从长凳站起,打哈欠伸懒腰,慢悠悠笑道,“走吧,现在回山。”

徐长生闻言不禁涨成苦瓜脸,顿时腿也抖了腰了残了眼神也不好使了,手颤颤巍巍比刚才更甚,唔唔两声装作聋子,门外寒风一吹便摇摇晃晃,几欲栽倒。

戏伶装作没有听见,缓步来到酒楼外,右手打个响指,白腾雾气便凝汇在脚下,逐渐形成了宽厚柔软的云朵,又可以坚固载人。

小灵筠脚尖够不到地面,晃来晃去很久还是咬牙从凳上蹦了下来,结果不小心崴到右脚,大眼睛里顿时泛起水雾,酒窝咧得更深些,走到师兄面前要抱抱。

徐长生长叹一声,赶忙把小灵筠斜抱怀中靠在肩膀上,摸摸头表示安慰,又把怀里的灵宝塞给她玩。

再看时,迈步云雾中,顿起入天空。

小二原本缩在柜台后,看见他们离开忽然想到什么,狂奔着追出来,对着云上戏伶不住蹦动,手舞足蹈,指着自己的嘴啊吧啊吧叫个不停。

徐长生看向脚下,原本清晰的小镇被模糊雾气一遮,便在朦胧中消失所有踪迹。晨风微拂,又赶走聚过来的云雾。

待得尘埃落定看得清楚,他不禁眼眶微缩。原本小镇所在竟是盆谷低原,长满了带刺灌木,风吹那边便倒向哪里。

那拥有实质触感的小镇,还有一个个鲜活的身影还回荡在脑海,但所有事物仿佛都从来不曾存在过。

只有依旧淡然站在旁边驾云的戏伶,还有周身不断澎湃滚动的血气,提醒着他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错觉。

小灵筠平日里就多在天空中玩耍,见多了高度,也不感到害怕,双手抱住徐长生的脖子,大眼睛好奇四处观望,打量不同的景色。

“灵筠你听好。”戏伶淡淡道,“我已与你传下琼峰不显之密,避世妙决。今日便教导你第一课,是其中奥义。避世决,总归不过两字,低调。”

今日天蓝静好,万里白空,唯独他们脚下是朵黝黑墨云,无比扎眼,奔行在空中留下一连串绚丽痕迹,久久不息。

“这一点,你师兄便做的很好,只不过还是差了为师那么亿点点。”

老道脚下的云雾袭滚,隐有风雷奔狂不停,隆隆作响,大晴天好不吓人。

“是,师傅!”小灵筠眨眨眼,还是犹豫着应道。她不久便玩腻了灵宝,徐长生小心翼翼把她放下来,就趴在乌云缘往下看景色,小脚丫勾破飘荡雾气,不住摇来摇去。

重岩叠嶂千仞尺,龙腾奔行若狂涛。几人所在的位置正好是三国交界处。往远方看,玄武国龙势若狂涛惊骇,形同奔雷擎雾,袭天涌动,竟有对其余两国同时进攻的势头。

神锻国龙势动荡不稳,似是被激怒,仰天狂啸。虽对玄武造不成威胁,但总归能够勉力支撑。

斯坦龙脉衰败气势跌落,伏在地上不能升空,被其余两国压制抬不起头。若再维持十数年不改变,只怕会被逐步撕裂吞并。

小灵筠大眼睛睁得很大,小辫子逐渐停了晃悠,手托着下巴怔怔看向远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忘情老道看向东南,眉头微微骤紧,又渐舒缓开。玄武国的确龙势滔滔,狰狞舞爪,但其中竟掺杂有几分污浊黑气。

他漫不经心从裤兜中掏出斗大的沙盘和漏斗,静置在云上放好,布施隔音阵法屏蔽袭滚的风雷,闭上眼静静听着漏斗中砂砾倒灌流进沙盘的声音。

徐长生只觉今日老道的云中暗藏怪异,身子不动丝毫,只大眼珠咕噜噜四下乱转,终于在角落里发现只没有眼睛和四肢的绿皮癞蛤蟆,嘴巴咧开很大,正伸着大舌头,不住对着远际路过的云鹅流口水。

这蛤蟆似乎一直藏在老道的云中,也不做声,只是犯着花痴病。在徐长生注视到这短暂时间里,它流逝的口水便能接满一大盆。

“灵筠,到我身边来。”

老道原本已经半躺在云做的床上,灵识见到此景右眼皮不自觉跳了跳。他轻声呼唤小徒弟,右手打个响指,整片云朵便从道中分开,浮现出一条宽厚平坦的路途。

小灵筠听到老道呼唤,踩着雾中风雷,从云缘慢慢走过来,规规矩矩站在他身后。忍耐好一会,还是控制不住心中好奇,伸出头四下张望,两只马尾辫在身后晃来晃去。

她也看到不远处的师兄和癞蛤蟆,不知道想到什么,捂着嘴咯咯笑个不停。

那蛤蟆隐有灵性,不知怎么听到脚步声,便将眼睛从脑袋中慢慢撑出来,慢吞吞掀开眼帘,向上翻起硕大白眼盯着徐长生。

徐长生迈步走到近前,道袍被风得吹烈烈响动。虽然能被老道看上的东西大多有不凡处,但莫说是只癞蛤蟆,就算是天生的灵兽,只不过如此大小,现在的他也有一战之力。

在洪荒中,像这般大小的灵物多半只是幼崽,战力并无过多高强。但随着时间流逝,哪怕它们并不主动修炼,道行也会逐渐加深。

这,就是先天生灵们的优势。可惜这般灵物的灵躯大多有各方秒用,皮可炼器,血精入丹,骨当灵宝,脏器大补。因而被某些势力疯狂捕猎,数量稀少,现已很是难寻。

当然,同样有很多狩猎队伍不知在洪荒哪处旮旯中丧命。灵物们大多有自己独特的生存手段,它们成年不渡劫便达仙境,劫难后更是可得长生。

最近北俱芦洲传出有龙角蚁的踪迹,也不知是真是假。

徐长生脚步慢下,必要谨慎尤不可少。要知道,避世修得好,成仙成得早。但凡事大胆,小命便死翘。谁知道能被老道放在云里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徐长生觉得以自家老道的脾性,就算是突然从蛤蟆皮中蹦出来两只大妖,他也不会感到奇怪。

在人族中,同样有这般的先天大能,甚至更胜一筹。他们大多是上古时代天生地养的神圣,出生便是长生境,道躯混沌圆满,不入各种大劫。

女娲娘娘造人,统称为后天人族,便多是仿制他们形体而造。后天生灵繁衍过强,但大多修为不足。

那时万族林立并存,以龙凤为首彼此征战,人族不过是最底层的莞尔小族,被诸族视为补充能量的血食。

哪怕即使如此,人族内部也并不团结,为了争斗小地盘分帮结派勾心斗角,不停战斗。他们若是打不过,就在祭坛上献上童男童女豆蔻少女,诸强族吃了血食便会降临强者,替他们打赢战争。

到后来,人族的内战比拼的并不是实力,而是双方献祭血食的多寡。血食丰沛的那一方有更强者降临,少的那方生怕折损,便不派降。还有外洋族不断站在云里笑着看热闹。

那些先天人族大多不知踪迹,丝毫名声不显。徐长生知道的仅有寥寥几位隐藏在三道门最深处,从不出手,像是在忌惮什么。

那些血祭本族的人类,他们的脊背是弯的,双腿跪在地上就再也站不起来,对所有外洋族都恭恭敬敬,口称老爷,恨不得拿舌头来蹭干净他们脚底的泥。

后来,三皇五帝支撑起那个黑暗的时代。直到经历了两次大劫气势轮转,后天人族由衰而盛,从中走出很多大罗存在,又有道门加持,人族气运强盛,逐步凌驾万族之上,这才勉强站起。

只是除了三道门人外,很多地方的脊柱还是弯着,他们肉体虽然站起,但灵魂仍旧跪在地上,哪怕用力拽都拽不起来。

他们活脱像是一只只慕洋犬,在外族前就吐着舌头摇尾乞怜,就算放屁都是香的,对本族便龇牙咧嘴汪汪狂吠,宁死也要挣扎着把他们外族爷爷们从煤里洗出来。

那蛤蟆见徐长生许久不动作,又慢吞吞将眼睛收进脑壳里,盖得严严实实,平平整整。只剩大舌头甩来甩去,对着路过鸾雀不住流哈喇子。

“你是什么东西?”徐长生走到近前蹲下,有礼貌的敲敲蛤蟆的脑壳,硬的发胀,梆梆作响。

蛤蟆又慢悠悠将眼镜拎出来,撑起不断冒水的下巴,原本呆滞眼珠骤然灵动,也不开口,只是翻动白眼死死盯着徐长生。

徐长生突然伸手,想要捉住它。

“孙—!”这蛤蟆忽然啸叫,精神能量涌湃震人心魄。它趁徐长生心神被摄猛然狂喷一大波口水,竟在空中形成瓢泼大雨般情景,倒灌在他头顶。

“我他……日你祖……蛤蟆!”

待得徐长生反应过来,已经是直接被口水淋头,浑身湿漉漉的散发着恶臭,如同刚穿越口水暴雨般。

老道半躺在雾椅上淡定撑起云罗宝伞,伞面道纹光芒四射形成独立的空间,遮住他和小灵筠的身体,没有被半分口水沾染。

徐长生不禁气急,老脸涨的通红,头发根根竖起。他再次徒手抓蛤蟆,这次发的是真火,打出一连串空爆声。

“孙!孙!孙!”绿皮蛤蟆还在不断叫唤,见状从下盘掏出短截四肢,肚皮依旧耷拉在地上,四条短腿轮着横向奔移,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在云上拉出道道残影,一盆盆口水如同骤雨袭向徐长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