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十三章 道体亏空如骷髅,徐长生盈气补缺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024  |  更新时间:2020-06-01 16:45:36 全文阅读

戏伶明显是老道的化身,嗓子也不哑了,右腿还在不断乱抖。他没有答话,漫不在意打个哈欠,从怀里掏出一面精致的小镜子,递给徐长生面前。

在镜面中,徐长生看到自己的脸颊深深凹陷,仿佛只有一层皮贴在骨头上,原本光亮黝黑头发在短时内变得白色苍苍,活动间浑身骨骼咔嚓作响,整个人宛如一副骷髅般。

“糟糕!是道体亏损太多!”

徐长生把手放回桌面,顿觉双臂也骨瘦如柴。勉强右移半步,原本合身的衣服变得无比宽松,呼呼往里灌风。门外寒气一吹,他顿时只感头晕目眩,摇摇欲倒。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在前后不过半刻时辰,竟变得瘦的可怕,整个人宛如麻杆堆成精般精瘦。不仅如此,在他感应下,自己的灵气灵识和肉身全部都陷入枯竭之中!

他催动融合后的道法,尝试补全肉体的亏空,但紧随着的就是头痛欲裂,耳中如同金鸣炸响,脑海中似乎有亿万老道在不断呼喊,嘤嘤嘤嘤叫个不停。

他肉身的荣枯再一步加剧,浑身骨头包括头骨顿时传来不堪重负的嘎嘣声音,吓得他连忙停止。

“炼体消耗的是自身能量,你虽然在顿悟中成功融合功法,但这份已经消耗能量终归没有得到任何补充,等到一定容度后便开始出现难止的亏损。”

“再加上在短时间内连续突破,又不断压榨自己的极限。强行若非事先暗含着丹药,现在就已经死了。”

戏伶化身停了抖腿,不紧不慢开口。他朝店小二化身打个眼色,对方醒悟,急忙从怀里掏了几下,但没有摸出任何东西,不由脸色大变,眼神左右躲闪。

徐长生动用为数不多的灵识,努力让自己的神智保持清醒。他怀中还留有救命大药,只是双手无力,又张不开口。

他感到自己现在就是个四处漏风的破斗篷,努力缝补也无济于事,灵气灵识血气等全身的能量都在从缝隙中不断流走。

粉面女孩看着现在的徐长生,竟没有感觉害怕,大眼睛咕噜噜乱转,露出些许担忧。她悄然拉下戏伶的袖子,小声道,“师傅,师兄好像快要被饿死了!”

戏伶化身装作没有听见,不住歪头看向小二化身,两人大眼瞪小眼。他额头上凝出颗颗汗滴,哈哈干笑两声,把腿放下桌子,终于开口,严肃道,“药呢?”

小二化身张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委屈巴巴,使劲喘息两口,像是做出什么艰难决定,右手从腋下摩擦两下,慢吞吞掏出颗黝黑浑圆的丹药,显然极为肉痛。

“咳咳。”

戏伶连忙一把抢过,悄然伸脚小二踹到角落,左右四顾若无其事抖腿。他把递给旁边的小灵筠,和颜悦色道,“乖徒儿,把丹药喂给你师兄服下。”

“啊吧啊吧。”

小二神色愤然,双手不断在空中挥舞,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小灵筠虽然不明白比划的是什么,但偷眼戏伶难看的表情便知道不是什么好词。

镇上的壮汉化身们听闻酒楼中有其他化身出窘,都兴高采烈的跑过来,魁梧身躯堵住酒店大门。老者化身跑的最快叫的最欢,狂奔风烈吹褂服不整,就连道靴都奔掉了一只。

他们看着戏伶化身在小徒弟面前出丑,纷纷感到心满意足,在街道口排出一排长凳,坐在旁边跷二郎腿嗑瓜子,看得津津有味。

老者一抚长须,笑道,“这回书就七个字,叫帅气老道来救徒。”

壮汉们抚掌大笑,道,“妙极妙极!”

说着,也不知是谁从街角端来老王化身的炊饼,一群人抱着箩筐拿饼。老王跟在后面,气势汹汹,看着他们雄厚的胸大肌吃吃说不出话来。

灵筠小心翼翼捧过这枚不知是什么材质的丹药,伸腿够了两下才跳在地上,走到徐长生跟前,用劲踮脚尖费力伸手将他的嘴慢慢撬开。

徐长生闻着扑鼻熏脑的气味,呕呕两声说不出话来,就看到一团黑乎乎好像冒着热气的东西被小手塞进了自己口中。

下一秒,难以想象的味道充斥在他脑海中每个角落,苦辣咸酸各种滋味轮番上阵,不仅刺激味蕾更直熏肚腹。徐长生顿感两眼发黑,浑身绽起棋子大的鸡皮疙瘩,干呕两声一头栽倒,直接昏迷过去。

“哈哈哈!”壮汉们纷纷大笑,讥笑着打趣戏伶。小二缩在柜台掌柜化身后,理直气壮,啊吧啊吧喊得最响。戏伶便涨红了脸,手足无措争辩道,“节约不能算小气!懂得吗?叫节约……”

壮汉们不禁又轰笑起来,老者化身因为年岁太大乐得喘不过气,连连咳嗽,酒楼外顿时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不知过了多久,徐长生在迷迷糊糊中醒来,只觉得腹中的丹药效力开始化开,如同狂燃烘炉般将浑厚灵力热流沿经络不断输送到四肢百骸。

他催动灵识,顿感整个世界清晰许多。百道灵识如游鱼在身体窜动,徐长生感应自身状况没有大恙,这才松了口气。

他心中不免一阵后怕。那件仙宝的确拥有在短时间内助人悟道的功效,但其中伴随的消耗未免过于恐怖,竟能将他道体中能量抽得一干二净!

若非事前有所准备,口含救命丹药,出来后又有老道在此护卫,只怕后果不堪设想,多半已经直接死了!

“如果将来再做突破,一定要提前备好万全打算。”

徐长生耳边传来壮汉们的叫嚷,听到多半是讨论自己,不由又感到一阵头痛。他睁开眼睛心中暗暗警醒,盘算道,“最好的保险就是拉老道在身边,我毕竟是他唯一的弟子!”

“嘶……等一下,现在好像不是了……”

直到这时,他才感觉背后有双柔软小手在不断用力推拿,精纯灵力滚滚如同潮汐般输入进自己身体。

徐长生回头看去,是小灵筠站在地上,小脸红扑扑的满头是汗,踮着脚尖费力推揉,正认真为他催化药力。

“灵筠小小年纪,最多不过十之一二,竟然有如此深厚的修为?”徐长生不禁讶然,这股灵力之雄厚之精炼,简直不亚于他自己,至少也是化神巅峰的境界!

当然,现在的他在之前战斗中境界早就做出突破,只是不知现在究竟到何种地步。

徐长生认真感应背后传来的温度,又想起魔头老道刚才那颗几近把自己熏死的丹药,顿时怀疑老道是否有种要谋杀亲徒的想法,不禁垂泪哽咽道,“果然还是师妹和我亲。”

壮汉们看似在吵闹,实则一个个耳朵竖的老高,闻言纷纷停了争执,面无表情站起,手中抄起长凳,魁梧身躯如同厚实墙壁般,把小酒楼围的水泄不通。

老者化身站在最前面,折扇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长刀,小二从后厨扔过磨刀石,老者接在手里放稳,咔拉咔拉磨得到处蹦火星子。

徐长生眼皮疯狂跳动,不动声色道,“当然,最亲的依旧是师傅。”

壮汉们哈哈大笑,都放了长凳坐在上面,彼此亲切拍着肩膀,又开始互相唠嗑家常。老者也放下刀塞进褂服,笑眯眯看着柜台上没有燃烧的白烛。

徐长生暗松一口气,沉下心认真催化药力,但觉腹中灵力不断涌出如海潮般汹涌,支撑他一路破镜。

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沉沦的虚弱感,徐长生仿佛又听到肉体不堪重负的声音,急忙停下。他的身体还是处于严重的亏空状态,不能再用力。

他思索一会,转回身勉强把灵筠抱起,放在自己长凳旁边,笑着揉揉她的小鼻子,用袖子为她擦去额头上的汗滴。

徐长生已经想明白,这是道体上的亏空,只需要大量进食来弥补,最好是血肉类,毕竟同根同源。

戏伶见状哑然一笑,缓缓道,“你的灵力与灵识只是暂时恢复,但道体中还是没有足够能量。就像是外表再精致稻草人,没有支撑,也只是虚把式。”

徐长生没有听见这番话,正不住吸溜哈喇子,眼巴巴看着桌上的臊子面。

上面辣油微凝,但实际上内里还是热气腾腾,葱花从中爆裂,一个个小气泡炸开,香气便不住钻进脑海,馋的他眼冒红光,呼哧呼哧喘气。

面的前方,有手指点在那里,阻止了他的全部动作。戏伶化身摇摇头道,“你道体亏空太厉害,贸然吃太油的东西只会损伤脾胃。”

后厨,小二化身啊吧一声掀开铺帘,右手端上一碗面,重重落在桌上,又不溅出一滴汤水。

徐长生舔了舔嘴唇,努力挺直腰板看去,发现里面全是清汤寡水,有些大蒜被烧得皱皱巴巴带些糊黑,也不见几根油亮面条,只有几缕蛋花随汤沉浮。

他脸上不见失望,心底小剧场里已经出现很多个小徐长生,对着一个老道小长生开始胖揍。

“一定不会是报复。”徐长生双目无神,喃喃自语,“师傅一向来很是大度……”

“个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