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十二章 魔头老道再收徒,奶声奶气小公主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083  |  更新时间:2020-06-01 16:44:48 全文阅读

徐长生不禁又惊又喜。先前他修炼长生剑法,以灵气御剑,发挥的力量不过只有自身两成。而他现在明显能感觉到,剑中蕴藏的力量竟在短时间内成倍提升!

“好生看着你师兄。”天际外,有温和道声再次传来,余音渺渺在星辰间不住回荡,“若非他刚领悟及时,现在已经被打死了。乖徒儿,你从中学到了什么?”

徐长生正沉浸在突破喜悦里,闻言不由满脸黑线,头下脚上发梢竖立。他突然醒悟,疑惑喃喃道,“师兄?魔头老道又收徒了吗?”

从那一声“乖徒儿”里,徐长生感受到自身地位受到深深的威胁。

要知道,相处十八年,从未见过老道如此亲昵对待旁人。

徐长生深切了解,在魔头老道心里,琼峰上当然是他排第一,老树排第二,灵鳅排第三。

自己暂定排名第四,因为以后山上指不定会突然冒出什么东西。

莫非,地位要掉到老五?那以后会不会有老六老七,嗯?打死也不能做老八!

“是要即使在战斗中也要保持临危不乱吗?”一道稚嫩童音传来,奶声奶气的分不清男女,道,“嗯……师兄好厉害!”

“是个小师妹?”徐长生还是从语气中听出些许端倪。他依旧在适应倒转磁场,已经能勉强做到不再下落,游鱼般灵活,在虚空中游来游去。

嘶……不会是刚才想救的那个吧?徐长生突然顿悟,身体顿时僵硬。难道刚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是老道追踪到此救了自己?

不可能!徐长生直接否定了这个想法,自己计划是何等严密,那头脑简单的老道岂能追寻到此?

一定是错觉!

“大错而特错!”天外,原本温和道音转为严厉,徐长生心底小剧场里不由出现一种画面,老道小长生邋遢赤脚,正捂着胸口,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

“为师是想你知道,平日里便要好好修行,省得临到事前再抱道祖脚。”老道的声音原本严肃,可能是想到年岁太小,又渐渐转为柔和,循循善诱,道,“若是你师兄素来勤奋,便不用经历如此艰险,你说对不对?”

回答的奶音含糊不清,想来是正含着自己的手指头吮,“对!师虎说的对!”

虚无中,更多的光芒逐渐亮起,动人心魄。一柄柄断剑开始慢慢颤动,发出阵阵轻鸣声。数不尽的光亮凝结汇聚,在天边形成巨大璀璨光剑。

“这便对了!”温和道音老怀甚慰,道,“注意看你师兄,平日里素不修行,一会要何等手忙脚乱?小灵筠将来可不能这般。”

徐长生毕竟是化神修士,在短时间内已经适应力场,重新在虚无中站定。他面无表情,只想赶快找两团棉花把耳朵堵住。

汝闻,此人言否?

自己的修行还不认真吗?每天朝九晚五,起的比鸡早睡得比月亮晚,其余时间还在打坐,一天恨不得掰成八瓣来用。

反观老道,每天除了在房间中呼呼大睡,就是跑到外峰勾搭女仙,永安峰上告状的人能从琼峰排到正乙宗的大门。

岂有此理!当真是不当人子!

无数道光芒从断剑身中凝聚,如同水流不断融入虚无中光剑的剑身。虚空在它波动中缓缓崩裂,碎片如同雨点四散。有些划过徐长生身前,顿时发出如奔雷般的呼啸声!

徐长生临危不乱,御剑身前,将所有碎片挡下,颇有高人风范。虚空随着破碎逐渐开始颤抖,他后脖颈逐渐冒出冷汗,呼喊老道,最开始如同蚊喃,到后来逐渐变大,“师傅……,师傅?师傅!”

“我要顶不住了!”

老道魔音从天外缓缓传来,又似直接炸响在心间,轻声喝道,“你的力量虽然用在剑上,但还没有完全发挥。光有灵气,你灵识的力量何在?灵识也要握剑!”

“再试!”

徐长生看着天边恢弘光剑,眼角不自觉抖了抖。他定了定神,轻慢呼吸调整自身状态,尝试用灵识缠绕剑身。

光剑的锋芒愈利,已经遮盖住断剑光芒。徐长生还是没有找到灵识凝剑的方法,心下越加急躁,更找不到那种心剑交汇的感觉。

忽然一道奶音从天边传来,咬着手指显得模糊不清。

“遇险心莫急,求叩道问己。突破死中活,如此方得脱。”

避世决!

徐长生听着无比熟络的话语,重新安定。灵识如不要命般疯狂倾泻,与手中长剑缓缓交融,浸入利剑之中。他顿时有种自己又多出一条手臂的感觉。

远方光剑缓缓挥动,如同拥开天般伟力,沿途的断剑纷纷被震裂,无数碎片化作光雨卷动成澎湃的海潮。

它速度很慢,但那不可思议的威能席卷了半个星辰世界,避无可避。

徐长生全部心神浸染在剑上。他下意识运转长生剑法,右手长剑平平推出。

寂静无声中,面前的虚无渐渐开始颤动,随即整个虚空骤然崩碎,二者交汇处巨大冲击炸裂无数光芒凝聚再四散,沿途断剑被生成的飓风吹拂到远处只剩如同星光。

直到这时刺耳的爆炸声才传来,震耳欲聋,呼啸狂风吹得徐长生道袍烈烈作响。

他的前方,璀璨光剑没有了踪迹。虚空形成肉眼可见的褶皱,向下塌陷成峡谷,里面存着不知多少横垣断剑。

还未等他歇气,这个仙宝像被激怒,整个世界开始骤然旋转,磁场再次倒立。徐长生反应不及,直直向上跌落。

无数光芒从所有地方亮起,晃得他睁不开眼,断剑震怒的嗡鸣声传遍星辰,巨大威能再次凝汇成群,光芒形成可见的实体源液,从中缓缓挣出一位身高通天的巨人。

在它身躯出现的那一刻里,所有的断剑仿佛失去了全部力量,纷纷从虚空中下落,偶尔被还在肆虐的风暴卷入,便发出叮当的碰撞声。

巨人全身都是由光芒汇聚,头颅上没有五官,只有长长的头发四处飘荡挥舞,遇到什么就抓住什么,把遭遇一切都同化成星光。

一声怒吼,徐长生这才看到它的光芒嘴巴,是从两边竖着挣扎分开,从中喷出光流如同银白色长条巨蟒,在虚空中四处游动,眼看就要来到近前。

他不假思索出手,剑如波鲸凌空转,但得妙法世无双。

巨蟒被剑光从中剖开,竟在虚无里化作两条巨蟒,头尾相反,半立直起嘶嘶吐着蛇信,浑身鳞片哗啦啦抖动。

徐长生把剑藏在身后,左右四顾若无其事。他仰头看天悄悄后退,呼呼吹着口哨。

巨人从光液中拽出一道巨大兽骨,朝徐长生不住怒吼。迈步空中发出轰隆隆巨响,脚印形成绚丽的光斑。

“师傅!”他哭丧着脸,高声朝天边叫道,“这次真顶不住了!”

“你做的还不够。”冷酷无情的道音遥遥传来,道,“你体魄无双,肉身中的力量呢?与剑相容!”

徐长生沉心领悟,手中剑缓缓刺出,逼退张开大嘴的银白巨蟒。

“还不够!重来!体魄强健不只在手臂,更是全身力量!”

“你其他的道法呢?化身毒灵魄玄功?剑中学会融合借力!”

“长生剑决遇妖杀妖遇魔降魔,道录玄功精妙化法,你二者双修,更有炼体为基,那为何你的剑中没有剑诀的磅礴大气,没有玄功的奇妙绝伦?”

……

徐长生在巨人银蟒下苦苦支撑,一遍又一遍挥剑,右臂早已因为受不了如此庞大的力量血肉模糊。

冲击波以他为中心四散蔓延,卷起光芒无尽,闪耀人睁不开眼。狂风与断剑交织叮当作响,被徐长生当做攻伐利器形成倒灌的河流,轰在巨蟒身上又被融化为光水。

他感到自身力量逐渐流逝,但心中不断有感悟在往外蹦出。徐长生努力想要把它们抓住整理,但始终差了那么一筹。

老道最后一句冰冷的道语传来,清晰敲打在他胸膛,咚咚作响。

“人,有魄。剑,有魂。”

徐长生挡住巨人一击,遥遥横飞,再无丝毫力气。巨蟒瞧出端倪,兴奋起来,身躯在虚空中哗啦游动,带出一道绚丽的光河。

他闭了眼,将剩余所有的灵识灵力与血气汇聚在剑身。终于,他体会到了老道语中那种感觉。

人有魄,剑有魂。

他挥出了那一剑,整个人彻底脱力,在虚空中无力栽倒,缓缓向上浮去。

没有任何意料中的波动传来,巨蟒与巨人呆滞原地,脸上还留着最后狂奋神色。

整个星辰世界被横劈而开,如同被刨开的鸡蛋,从中横落分离逐渐崩溃。眼前所有事物都在不停旋转中后退,身后无尽星光闪耀璀璨。

徐长生闭眼。不知多久后,他的视线再次凝聚,顿觉有些头晕目眩。他用力摇了摇头,发现自己还身处酒楼,眼前是一碗热气腾腾的臊子面。

他看向对面,一个卸了妆戏伶斜坐在长椅上,翘着二郎腿,把两腿都搭在桌角,右腿仍在不断乱抖,无聊吹着口哨。

戏伶身边的长凳,印象中那位的小姑娘乖巧坐在那里,好奇打量徐长生,粉面肉嘟嘟的,两条长长马尾垂在身后。

他彻底拜服,深深稽首行礼,恭敬道,“师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