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十一章 天不生我徐长生,稳道万古如长夜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097  |  更新时间:2020-05-28 20:42:35 全文阅读

徐长生很平静,既已决定救人,便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退路,压箱底的手段尽出。

天际上,他浑身骨骼随着呼吸有节奏律动咔吧作响,原本八尺的个头硬生生再拔高三寸。

浓郁的血气沸腾,将他发梢衣末都染成红色,在天际化成明亮赤霞。道袍被骤然冲击呼呼作响,又施展秘法掩盖所有痕迹。

徐长生想了想,从怀中掏出积蓄许久的救命大药压在舌下,以备不时之需。

又从内衣夹层里带起无色无味的毒药,用来麻翻壮汉。

再摸红色肚兜里掏出闪耀灼灼光芒的灵兵,用以吸引注意力。

总觉得还有没有考虑到的细节,徐长生驾云下落中陷入深思,忽然恍然大悟,犹豫一番终于下定决心,怀着必死的勇气带上手套。

接着,他捏着鼻子大口喘息,从某个隐蔽地方拉出特意收集的魔头老道牌臭袜子。

迎风臭倒三十里,沿途鸟雀纷纷上头,实在受不了这般味道,摇摇晃晃直接收了翅膀,垂直下落。

呕,徐长生强行克制住呕吐的冲动,一朵朵小云从脚下分出,接住那些被熏倒的无辜鸟儿。

他想的很明白,两人的境界差距实在过大,唯有用毒来弥补。对方明显不是什么善辈,能够安然修行至今,必然怀有足够的警惕。

那些大毒的药效实在过猛,即便以高明手法小心施从,也很容易被发觉。倒不如用不易觉察的麻药,再配以老道牌袜子,必然能出手功成。

徐长生施展风云遁法,带起呼啸雷声,大晴天好不吓人。化身尽出,在空中化为三道黑影,分别隐匿于阴影幕后,一路往哭喊源头飞遁。

一道化身光明正大降落,强闯横肉壮汉的灵识,吸引注意力。真身与另一化身继续往深林行进,沿途中女孩哭喊声不绝。

那横肉壮汉嘿嘿狞笑正欲下手,忽然有所触动,灵识闪烁照耀清楚,但见空中一道身影从天而降,道袍被飒风吹袭凛冽作响,落地发出轰鸣声,正是离去不久的徐长生。

“还请稍等。”长发飘飘,真乃仙人模样。徐长生从林中探出上半身,认真做个道稽,道,“吾思索良久,仍是心中不安。道兄可否赏个面子,再行商量一二?”

“狗屎,老子是给你脸了?”横肉壮汉几次三番被扰,终于控制不住内心杀意,漫天灵力激荡如海,横断在空中化作各种各样的道兵。

在现今的洪荒,炼体法不显于世。修行者大多还处于以灵御物,双方隔空交战的阶段。待得有支撑不住者,胜负立分。

徐长生对此嗤之以鼻。兵者,诡道也。得胜,亦有诡道也。体毒道兵,但行正途者,能胜皆可用之。

“等一下……”他笑容僵硬在脸上,话还未落完,忽然向右拔剑,空气中顿传来金铁交击的异响。

地底下,原本潜伏好已经准备动手的徐长生真身左右四顾,周围空间莫名开始层叠,伴有不断变化,极为奇特。随着每一次转变景致也随之改变。

他感应下脸色大变,所有化身从刚才开始已经断了联系。

换而言之,他现在要狂涛泛舟。

灵识感应下,横肉壮汉已不见踪迹,徐长生拔剑在手谨慎四顾,灵识四散探寻,想找到出去的线索,却无奈发现他已经进入到完全未知的空间中。

四周景致从森林开始,不断倒悬逆转,时而是剑雨林立,时而是刀挂天际,时而是灼炎大漠,时而是耀眼星空。

每一幅场景下,都伴随着不同禁制爆发,隐藏在缝隙里不同神禁发作,威能滔天。

在洪荒中怎不曾听说过,居然有如此威能的宝物?徐长生不及多加思考,需得全力动御动长生中剑法才能与神禁勉强抗衡。

道剑与禁制交织,发出剧烈爆炸的轰鸣声。痛感如此真实,提醒着徐长生这一切并不是幻觉。

他一抖手中长剑,将黑暗中诡异避开。不知为何,徐长生觉得原本已经无比熟练的道剑此刻有了明显凝滞感,以气御剑时,剑尖稍受到冲击便再难以为继。

场景突从无边黑暗转到炎热大漠。天空中昏暗乌云滚滚,闪电霹雳如天劫般打在头顶。入眼远处尽为滔天龙卷,挟起磨盘大小的沙硕,带动呼啸风声朝他打来。

徐长生怒喝,血气如海啸澎湃,掀起狂风卷动脚下砂砾。他浑身骤然绽放刺目光芒,右手擎天,竟在半空生生崩碎天劫。

他被余雷逆转,劈得头发根根直立。不暇多想,数不尽的沙硕已到眼前。徐长生身形愈加璀璨,光芒比太阳还要盛烈,手中长剑划过绚丽痕迹,一路让虚空塌陷,霸道无匹。

滚动的硕石被尽数扫尽,但砂砾隐有灵性,再次从四面八方来袭。徐长生脸上无喜无忧,动用浑身血气演绎长生道法,以气御剑平天地,以体横击死纵劫。

他进入了一种未知的莫名境界,脑海中不断有感悟纷至沓来。十八年不曾间断的修行化作无双底蕴,在支撑他不断蜕变。

于战悟道者,纵百万中亦不存一也。

徐长生已然忘记身处死厄,竟然在大胆尝试,企图融合不同方向道路。

他从各方面展现自身所学,肆无忌惮出手,畅快淋漓,周身尽是不断滚动的血气,强行崩开砾石。剑气纵横三千里,横击天劫世无双!

他无比胆大,竟在尝试在炼体秘术与道法中寻求那无比微妙的平衡点。

要知道,这世间唯有盘古大神以力成圣,开辟洪荒世界。除巫族外,现今修行者尽修灵气道法,并无炼体之路。

同是炼体法的十二祖巫相继陨落,余下大巫被封印不现今世。这法,是被天道有意隐瞒了吗?要知道,现在代表天道的已经是踏出那步的鸿钧道祖,是那位在阻拦吗?

徐长生静阖双眸,再睁开时灿厉如火。十八载岁月终归短暂,修行底蕴已尽,从那种悟道状态推出。现在,他要重新续接前人道果。

徐长生刚才处于悟道之境,竟然被他真的找到了那个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的平衡。

如若是单方面的炼体强横,就如那群大巫般,轻则根骨渐定,经络定性,灵气运转受限,道法威力下降。重则灵力难以再蓄体内,不能御动道法。

所以现今修士大多走了另一条路,不精炼体,转为修道。以灵气冲击经络,以求更快的运转速度与规模,来提升道法威力。代价就是体魄孱弱。

徐长生刚才做的,就是在炼体与修道中寻求到了一个平衡点。如果按部就班走下去,不出意外可以体道同修。

并无意料中天劫降临,是因为自己现在境界太过低微吗?还是因为这秘宝太过强横,屏蔽了天道的感应?

天际龙卷慢慢停下,炎漠世界逐渐平落。徐长生看向天边已经开始转换的景致,心中肯定了某种猜测。

这横肉壮汉必然是老道的化身,以素不相识的小女孩来考验自己心性。他手中必然掌握着某种灵宝,不,更有可能是仙宝。

如果自己当时选择离去,回山之后自然无颜提起此间事。以老道那虽然宽仁但相当执拗的性格,虽然不会多说什么,但难再有这次机缘。

这次转到是浩瀚星空,只见徐长生脚下突然空悬,身形出现在一个星辰的最底端。重力磁场倒转,他猝不及防,倒栽葱直直往虚无跌落。

“天不生我徐长生,稳道万古如长夜!云来!”徐长生一声长喝,然而周遭并无丝毫动静,“云来!云?我云呢?”

那些还在不断闪耀的星辰并非是真实的星辰,而是一柄柄插在虚无里的断剑,此时在剑身中纷纷折射出徐长生的影子,无数道光芒不断闪烁,轰然一声向他汇聚而来。

徐长生慢慢拔剑,以气血为基,动道法为体。一道裂缝缓缓从剑身下诞生,迎向那璀璨道光,竟将神光强行劈开。分裂的道光从他身前呼啸而去,只吹动额前发梢。

“区区剑阵,不过如此。”徐长生头上脚下,仍在不断往虚无跌落。他呵呵一笑淡然开口,握剑的右手静垂于身下,此时仍在不断轻微颤抖。

远处,更多的星辰光芒亮起,一柄柄断剑开始嗡嗡作响,尝试从虚空中拔出剑身。

“我开玩笑的……”徐长生急忙变了脸色,双腿乱蹬不断挣扎,不顾颜面大喊道,“师傅!师傅!”

“动灵御剑,以身化柄。”不知多远处的星辰世界外,一道温和声音遥遥传来,“徒儿你要知道。剑,是有灵魂的。你要学会以灵御剑。”

“是如同灵识般,把剑当做身体的一部分?”徐长生不解,远处,无数道光芒再次汇聚,凝成灼目神光以他为中心呼啸照耀。

徐长生闭了眼,尝试像老道描述那样感应手中长剑。他将剑举于身前,左手慢慢轻抚,感应剑身中每一条纹落。

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忘了天,忘了地,忘了自己,只剩下手中柔滑的触感。渐渐地,不知是否为错觉,他听到了剑身的轻鸣声。

再拔剑时,心剑合一斩神光。

徐长生睁眼,那凝聚不知多少力量的光芒被他从中斩开,擦在两鬓呼啸而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