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十章 酒楼用计招戏子,路遇不平道成空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110  |  更新时间:2020-05-29 15:13:33 全文阅读

“这番话有趣,之前倒是不曾听闻过。”徐长生挑挑眉来了兴致,不过也没有多问,微微一笑,将那碗还在冒着腾腾热气的臊子面推到戏伶面前。

“这面,归你了。”

“这怎生使得?”戏伶涨红了脸,站起连连摆手,慌忙从怀里掏出两个外形丑陋的瘪面馒头压在胸口,连忙解释道,“酒楼中是管饭的,还有工钱拿!”

说着,像是怕徐长生不信,便腾空了手,从衣服里面的兜里掏出两张皱巴巴的纸钱。

戏伶将面推了回去,郝然笑道,“多谢您,我不饿的。”

话还未完,就听见肚中抑不住的咕咕乱叫,戏伶又红了脸,身体有些僵硬。

“这是你忙碌下应得的。”徐长生手指点在桌上,面顿时就推不过来。温和一笑伸个懒腰,手肘不经意间蹭过桌角,就带上了大块油污。

戏伶站在那手足无措,结结巴巴不知怎样开口,眼看着徐长生往自己面前那只碗下压住一块扁平的碎灵石。

“你修行根骨很是不错,还有两年就是正乙仙门的修行大典,可以早做准备。”徐长生朝他点了点头,往店门外走去。

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为了保密,徐长生直接用灵识传音,还顺便屏蔽了周围人的感官。

不管有没有异常,先稳他一手。用魔头老道的话说,这是仙人气度。

“我这衣服,是用一百贡献点换来,纯灵丝绒的……”徐长生淡然迈步离去,表面不露声色,感觉胸膛里慢慢淌出血来。

徐长生越走越慢,在心底疯狂咆哮,“快拦住我,快问我是谁!”

戏伶先一愣,随即明白是遇了仙人,激动得浑身颤抖。他看着徐长生缥缈身影慢慢离去,几次哆嗦张嘴都无法开口。

左右四顾,却发现酒楼里还剩不多几人,对这一幕都视若无睹。戏伶定了定神,明白这是仙家手段,帮自己保密,终于还是忍不住扬声问道,“前辈稍待,还不知您名号?”

“问的漂亮!”徐长生顿住脚步,心底大赞,恨不得蹦起来亲他一口。

他漫不在意摆了摆手,留给戏伶一个模糊背影渐行渐远,转过卖炊饼老王的街角,彻底不见,只剩淡淡声音传来。

“老夫平日不现人前,也不必念诵吾名。贫道出山,从不更名行不改姓,正乙门琼峰下,忘情真人是也。”

出来混,自然是要顶着魔头老道的模样。原因无他,稳健为先。坑师傅?不存在的,在正乙门这地界,谁能奈何得了他?

徐长生不动声色,心底小算盘打的啪啪乱响,自己若是能往琼峰上忽悠两个小师弟,自然就能转移老道的眼线。

到时候,嘿嘿……嗯,恐怕也是逃不脱老道魔爪。

灵识警戒四周,徐长生离酒馆已是很远,自然没有看到,戏伶和酒馆中的小二,看着他离去方向,露出整齐的憨厚笑容。

徐长生往镇外行去,准备驾云回归山门,思索着买些屁股垫藏在裆里,总能挡些伤害。眼神四处乱瞄,就想找个卖杂货的店铺。

回忆起过去不堪回首的十八载,徐长生暗暗叹气。魔头老道不知有什么毛病,总是喜欢随时拿着他那根扫把苗子,自己修行犯了一点错就要被打屁股。

以至于现在修为未到,屁股倒要成精了。

镇上并无太多人气,都是些懒散汉子随意拉着躺椅,成群凑在树下,唠闲嗑喝上午茶。许是镇大平日多来外人,看见不认识的人走过,不曾过多在意。

徐长生感慨万千,要知道,在那些小型村庄里,是不能随意接纳外人的。这洪荒纷乱,谁知道放进来的是人是鬼?

像这种镇子已算不小,然而多半还是有修行者在此闭关镇守太平,镇民才能如此和乐。

否则一旦有大妖潜伏作祟,正乙门下修士不及救援,此地很快就会沦为一方血海。

这种事,洪荒发生已是多了,即便是道门所在的东胜神洲也是如此。

妖族势力隐伏,杀不尽剿不绝,时不时就会有控制不住嗜血本能的妖兽出来吃人。

徐长生曾把数个化身放在外界,寻找门下三国中的大妖踪迹。但它们同样智慧颇高,小心隐藏难得才被发现。

况且它们中大多修为境界并不逊于普通的金丹修士,其中有种族天赋那些,甚至可以媲美仙境强者。

不过那种大妖已经和寻常修士无二,深愔道门势大,并不会随意听从命令,主动招惹人族。

最近有传闻,别门所属多有大妖噬人之事,但等到高深修士赶到时便不见踪迹。徐长生深深嗅到这表面平静无波的神州下,有种风雨欲来的味道。

突然想知道距离出逃暴露还有多远,徐长生将大半心神转移到化身处。还未看到佳人身姿,顿觉香风扑面窒鼻,心中不免荡漾起来。

“安平峰主当真是好高的修为。”徐长生鼻子一阵抽动,许久方才收回心神,缓缓吐出胸中浊气,面不红气不喘,正色道,“竟能平白乱我道心。”

徐长生强打精神,终归没有忍住,灵识进行全方位扫荡确认无险,再度遁于化身。这次是悄悄从眼缝里偷摸打量,但见奉仙峰主身形俊挺曼丽,嗯,果然是好峰好峰!

徐长生见安平予馨无意回头,吓得大汗淋漓遁回本体,左右四顾没有旁人才放下心,默默擦去不住流淌的鼻血。

话说这冬天就是干燥,竟能平白让修士上火。

徐长生心满意足,出了镇子往大道走两步,便是茂密丛林。突然灵感如有所觉浑身颤动,往林中看,有女孩哭泣呼救不住传来,听声至多不过豆蔻年岁。

“光天化日下竟有如此恶人?”徐长生皱眉,呼吸起伏血气如海,拨开茂丛看去,一个小女孩惊慌失措靠在树上,双手护在胸前,头发乱糟糟的,大眼睛充满无助,脸上挂满未干泪痕。

背对他是名高大汉子,正嘿嘿狞笑着不断靠近小姑娘,忽然灵识被触动,转回身,正看见欲行下毒的徐长生。

“嗯?我道是何方高人,原来不过是个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这汉子身高两米满脸横肉,看着徐长生就恶狠狠吐一口粘痰,竟像炮弹般呼啸挂起凛冽风声。

徐长生微侧头躲开,浓痰击在一人合拢的树上,打出碗口大小的伤痕,冒出缕缕白烟。

双方灵识在空中展开大碰撞,蓦一接触徐长生便露出惊色,这横肉汉子的灵识竟如同汪洋大海澎湃,随着律动似矛似盾,在短时间内就有击溃自己防线的架势!

只是在最后一刻,他停手了。漫天的灵识随着呼吸起伏结阵,横挂笼罩半个丛林,徐长生灵识被逼迫只在身前,在强大压力下遥遥欲坠。

横肉汉子忌惮看了徐长生背后一眼,不耐烦道,“老子认得你的道法,是这块地主,截教正乙门的道录玄功。”

“老子知道正乙门琼峰下的忘情道长修为精湛,义薄云天,杀了你怕也是难避追杀横祸。”横肉汉子退了两步,将想逃跑的女孩又逼了回来,朝徐长生狞笑道,“今日便放你一条生路,快滚吧!”

徐长生没有半步后退,思绪电转,考虑有没有可能眼前是老道专门设下的局。

他看了眼树干上手被勒成通红的小女孩,原本已经是笃定的事实突然变得有些犹豫。

虽然总称为魔头老道,但实际上老道有颗仁厚的心,根本不会让普通人受到任何伤害。

戮妖追杀三万里,剖腹寻我同族人。

横肉汉子见徐长生没有动作,只道是对方怕了。狰笑两声,还是决定给正乙门薄面,拉住女孩主动飞到不远处的丛林,没一会林间又响起哭喊声。

要救吗?能救吗?徐长生陷入激烈的纠结,御空飞行,灵识如海。横肉恶汉实力明显超过金丹修士,自己不过化身巅峰,拿什么救人?

拿毒吗?不行,只怕还没毒倒恶汉,小女孩便撑不住了。

直接冲上去救人吗?同样不成,恶汉实力强横,两个人都会交代在那里。

琼峰避世决有云,往来务匆匆,莫管闲人事。如若遇不平,还需思自力。

徐长生犹豫中左脚后退了半步,又想到小女孩脸上挂着的的泪痕。

有没有几率是老道假扮?徐长生慢慢攥紧手掌,没错,确实有很大可能,但同样,也有可能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

如果横肉汉子真是位有着金丹修为,杀人不眨眼恶人呢?

徐长生耳边,又响起女孩的嘶哑求救声,右脚不自觉往前迈了半步,硬生生顿在空中。

避世决云,除若此二者,余下皆需躲。胸中无因果,如此方久活。

不招惹任何因果,才能在这乱世洪荒中活的更久。

徐长生脚下,有云朵慢慢升起,在犹豫中往正乙仙门行去。

现在联系山门已是晚矣,待得修士赶来,怕早已成定局。救人无实力,徒呼奈之何?

徐长生驾云飞在半空,再听到女孩的悲戚哭声。

胸前玉佩伶仃作响,轮回二世不曾享受。修道路程已近坦途,洪荒精彩待我多寻。

他自嘲一笑,缓慢但坚定转了云头往回落,眉宇平静中似奔腾烈火烧。

“我去他娘的实力。”

“我去他娘的避世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