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八章 驾雾云中遇苦俗,镇中老者道自出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241  |  更新时间:2020-05-29 15:13:32 全文阅读

掌门按下心中泛起的异样,收回飘散思绪,这才发觉旁边有一人伏在云上驾雾,急冲冲往正乙门外飘去。

“嗯?”掌门浑然不知发生何事,来了兴致。脚下一转,云朵徒然改了方向,实施空中拦截。

仔细辨认,才知是尘俗峰下某位的长老,正神色惶惶,充满急切。

“洒家见过掌门噻。”等看清来者何人,纵然再心急,苦俗长老仍未失礼,抢先稽首问候。

“原来是苦俗长老。”掌门认真稽首还礼,直起腰来柔声慰问道,“但不知是发生何事,长老才至如此匆忙?”

“回禀掌门咯,是神锻国主发来宗里的急讯噻。”苦俗长老深知自家掌门爱凑热闹的性格,定下心神强忍不耐,认真解释道。

“神锻里也不晓是哪个铁憨憨咯,把自家放宝隐秘阁泄了噻,这还不惹那群穷鬼憨憨们眼红噻?”

苦俗长老长叹一声,摇摇头满是无奈,道,“等咱家长老到咯,红眼憨憨们早跑光了噻。那只瓜娃国主亲自查阁藏噻,那家伙不得了咯,有国宝丢了噻!”

“门下所属竟发生此事?”掌门微微挑起眉头,并无丝毫意外神色,眉宇间充分显示了大派掌座人处变不惊的风派,笑道,“也不必过多在意,不过是辖管诸国小打小闹罢了。”

“对咯对咯。”苦俗长老听闻掌门没有怪罪,暗松一口气,用力点头,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掌门摆摆手,示意谦虚乃正乙门各峰流传的本分。抚须哈哈大笑,“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苦俗长老缓口气,接着道,“不过那阁里丢的啥子啷当国宝,是神锻今年要交门派的贡品咯,咱峰总要处理下噻。”

苦俗长老话还未说完,忽然觉得空气中气氛有些不对。偷眼观看,发现自家掌门不知何时红了眼睛,呼哧呼哧直喘粗气,从道冠下冒青烟。

“掌门噻?”苦俗长老试探着开口,就见自家掌门努力在脸上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牙齿咬得嘎嘣乱响。

“是要献给咱家的贡品丢了?”掌门呵呵的笑容僵硬挂在脸上,浑身杀气腾腾,慢条斯理道,“老子想要看看,究竟是哪个不开眼的乌龟脑袋长绿毛,敢在我马王爷头上动土?”

说着,竟是直接扔下苦俗长老,驾云风驰电掣往神锻国去了。

苦俗长老看着气到头顶直冒青烟的自家掌门,疑惑摇摇头,自语道,“刚才不还是好好咯?咋还突然生气了噻?”

纵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总归还是顺路。苦俗长老跟随掌门一路驾云往东,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

“等等噻!等等噻!”苦俗长老出了山门,驾云久追不上,累得气喘吁吁,但见那朵云雾还是离自己越来越远,“掌门咯,你跑错了噻!”

“这小佬掌门跑得也忒快噻!”

……

徐长生的大黑蚂蚁化身已是远离仙门千里,但还是停下身形,在地下人叉腰立。

蚂蚁徐长生长叹一声,无奈下直接自爆。

没有办法,出逃计划已经随着安平予馨的出手宣告破产,与其被老道出手揪回去,还不如自己回转山门。

这样还能抢先认错,争取宽大处理。

“实在不行,我就哭给老道看!”徐长生真身其实就在正乙仙门万里内,躲在底下暗暗点头。

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按照原本的算计,如果老道真的按照留下的线索一路追踪,多半会寻到大洲边缘去。

但总归应了那句老话,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从不出门的奉仙峰主今天要找自家的魔头老道?

徐长生施展土遁之法钻出地底,外界阳光明媚,丛林正茂。

线索是他第九十次出逃时特意埋下的因,本想着今日能够开花结果,谁知半路杀出个平予馨,人家没有摘果子,而是直接把苗头给锄了。

长吁短叹驾云而起,寻找在洪荒中建造的人族城池。徐长生自我安慰,等到休息够了,咱就回转山门,这老道总不能多说不是?

正乙仙门建立在东胜神洲靠南端,此地道门势力盘根错节,有人族修士无数,还能保普通人一方太平。

神州之上国度林立,不过现在都是些不出名的效果,也并没有后来的孙猴子蹦出来那个傲来国,估计距离国主生出来的时间还早。

徐长生据商朝还未建立推断,此时距封神大劫至少还有五百多年。也就是说,他还有五百年的时间来规划避祸。

西牛贺洲则是西方教的大本营,灵山须弥的扎根所,俗世里流传的教义崇尚众生平等。

但徐长生却知道,西方私底下招募修罗血海的绝世凶兽,这些年更是不知积蓄多少高手,如同隐藏在阴影中呲着牙的猛兽,随时准备给道门凶狠一击。

在那里,人命如草芥,人族贱如狗。于是有了那句话,宁下地府鬼门关,也不愿入须弥山。

南赡部洲是妖族所在,根本没有任何普通人类能够在那存活。这群脑子里都是肌肉,只知道凭本能行事的大妖们无时无刻都在渴望新鲜的血肉,每天都在不停征战。

他们简单的思想还以为现在是远古时代,妖族兴盛,待得失落的妖皇印与混沌钟回归,新一代妖皇登基,必然重新建立妖庭,称霸四洲。

徐长生对此嗤之以鼻。如今距离远古不知多久,圣人级别的存在都诞生了六位。

时代早已改变,哪怕是太阳星中再诞生一位东皇太一,怕也是变不了现今格局。

北俱芦洲是巫族放逐之所,洲地无比荒芜,充斥着沙漠或冰雪。一切源于当年十二祖巫中的共工与祝融相战,怒触不周山,天地将崩。

女娲娘娘不忍,感众生愿,鼎炼五色神石,剑斩南海玄龟,终于补天之漏,并凭此大功德借鸿蒙紫气而成圣。

后来巫族大战落败,气运衰败。女娲娘娘命诸多大巫迁徙部落,镇守北寒之地,以此天地功德保全巫族传承不灭。

在东南西北四海中,皆生有龙族,化成四部,统御诸多海族,以身平海眼,静大墟。也正是有此功德,才保龙族从上古流传至今。

徐长生谋算如同蛛网般越来越深,愈感一阵头大。远处有座小镇,已经在晨光薄雾中露出身形。

还有刚刚初立的天庭,那些贼心不死的修罗海魔众,未曾探知的地府,三千小界中的诸多势力。

这洪荒看似平静,实则暗潮涌动波涛汹涌。就算是没有封神大劫,也肯定会爆发其他劫难。原因无他,存在的势力实在太多,为了争夺修行资源就不可能永远保持平和。

徐长生在小镇不远处停下,散了云朵,迈步往镇中去。还未到近前,就听闻一阵喧闹声。

此时恰是冬季,那些凡人也停了耕种。秋天的收获将仓库堆满,人人静静在家等待新春的到来。

朦胧晨雾里,有不少精壮汉子已经起床活动筋骨。他们已经养成习惯,在太阳星还未探头时便苏醒,等到有晨光时已经到了地头上,开始一天的劳作。

冬日无事,汉子们便都聚起来躺在长椅上,煮着热水唠闲嗑。

不过今日与别时不同,徐长生进入镇中,但见一群人齐刷刷整齐躺在成排的竹椅上,正对着台上一位精神伉铄的老者。

那老者身穿白色褂袍,即便是如今冰冷季节也带着纸扇,打在手里啪啪作响。手中惊堂一起,台下鸦雀无声。

徐长生来了兴致,也像模像样躺下。周围汉子们好奇看了他一眼,虽是眼生的陌路人,也没有多加盘问。

这就是此地的风俗,远来皆是客,以诚待人心。

晨光射在徐长生脸上,在心中竟莫名生出一种满足感。

修道十八载,每天都在算计大劫。却未曾像今日这般,忙里偷得半日空闲。

老者虽然年迈,但口齿利索条理清晰,惊堂一响便已开口。

“今日,便说说那修行情事,这回书,叫做青梅竹马两无猜,落魄柴夫化修士。”

“话说当年,哎,就在咱这镇子,有对门两家。男的家时代是个樵夫,女郎家是个屠户,也算是门当户对。”

徐长生暗暗笑着摇头,已然明了整个故事的脉络。

无他,上辈子实在听得多了。不过是私定终身后花园,穷酸书生变状元。

老者啪一合折扇,将底下汉子们唬得一愣,“说来也巧,两家女主同时怀孕,于是指腹佐证,约定男男为兄弟,男女成夫妻。”

“两个孩子出生,恰是一男一女,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约为夫妻。待得纷纷成年,正逢修行仙宗,也就是那正乙仙门收徒,男柴背上行囊,往仙门去了。”

“临走前,女家小姐系了手链,拴上了一颗红豆。”老者哈哈一笑,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从袖子里掏出一粒红豆,得意问道,“你们可知,这红豆代表什么?”

“红豆?不就是俺家喂猪猡兽的下渣水吗?这名倒好听!”台下汉子们仔细辨认下纷纷轰笑,“小姐怎送这番渣滓?”

“你这老汉,凭得骗人咧!”

“谬论,果然谬论!”老者闻言被气的胡须乱抖,半晌才缓过气来,语重心长叮嘱道,“尔等牢记,红豆,是相思种!”

“是咯是咯。”汉子们彼此对视哈哈大笑,不以为意摆手道,“勒就快些讲咯。”

“唉。”老者无奈叹息一声,又重新打起精神,接着道,“后来,男柴带上这相思手链,一路跋山涉水,往仙门去了。”

正说着,他的目光扫过台下不以为然的大汉们,在徐长生身上多停了一霎,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