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七章 惹到别峰皆可忍,琼峰传下莫寻人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428  |  更新时间:2020-05-29 15:13:36 全文阅读

“不可能!”徐长生用力摇头,从心底否认这个突然涌现的想法。魔头老道虽然修为精湛,但绝无可能算计到同样是两位峰主级别的仙境强者。

徐长生为了摸清老道的真实修为,从而更好出逃,曾经专门设计过很多次计划,最终确定了老道在门派中同样隐藏了自身修为。

魔头老道绝对并非表面看上去,是不久前才堪堪渡过成仙大劫,艰难踏入仙境,实力排在诸多峰主末位的下等真仙那样简单。

按照徐长生的推算,老道浸染仙境已久,只是不知他究竟到达了何种境界。

之所以如此笃定,是因为在第七十八次出逃中,徐长生亲眼目睹有只渡过成仙劫的大妖,为了短时间内恢复血气大肆吞噬人族,被魔头老道发现踪迹,一路轰杀至死。

徐长生至今仍记得老道当时的神色,在城池废墟的熊熊火光中,在残肢断臂扑鼻血腥气下,老道僵硬的脸庞没有任何表情,在火焰照耀下阴沉不定,黑色眸子如同深不可测的大渊。

在最后斩妖时,老道强行刨开大妖腹上坚硬的鳞片,一向爱笑的他看着已是冰冷,脸上仍满留惊恐的人们,还有那些无辜的孩子,一向稳健的双手竟然开始颤抖。

也就在那时,徐长生才明白,魔头老道平日里口中的大妖巨魔原来并不是虚构的故事,而是血淋淋的事实。

在这乱世洪荒中,那些普通人族依旧难得一方净土,多少战战兢兢,随时会化为妖魔的食物。

于是他这才能真正看懂,老道平日那虚假笑容里藏着多少热忱。这位嘴里总不断念叨着要避世要避世的老男仙,才真正有一个博大的济世胸怀。

从那以后,才真正诚心称老道为师。徐长生悄然在心底发下宏愿,待得长生日,屠尽天下魔。执锋剑在手,还我太平天。

当然,首先还是要渡过那导致截教,甚至是整个道门都衰败的封神大劫。正乙门立在危墙之下,属实不是修仙的上佳之地。

以魔头老道的修为来推算奉仙峰主的道行,自己爆炸的时机就算挑选的再好,必然波动也很难逃过仙力的感知。

而一旦第一次自爆失败,自己将再无任何机会。予馨峰主确实是不懂人情世故,但并不傻。

这正所谓是那句洪荒中流传的老话,出其不意,必自毙。

徐长生思绪电转,尝试破局,努力挤出笑容,结结巴巴问道,“峰主姐姐,我们接下来要干嘛?”

安平予馨诧异瞥了徐长生一眼,似乎是疑惑他的叫法,也并没有多问,淡淡应道,“自然是回琼峰。”

想了想,安平予馨又补充一句,以免徐长生误会,“我要去琼峰找小忘情,正好顺路把你送回去。”

“……”徐长生脸上的笑容骤然僵硬,从牙缝里挤出字,无力申辩道,“我还要拜祖师……”

“祖师画像就在那里,不是想什么时候拜便什么时候拜?不必急于一时。”安平予馨理所当然道,“况且敬祖并非要在画像前久跪,而在于诚心。”

徐长生被直接噎住,第一条路,拜祖师已经被堵死。同时他察觉到一个疑点,奉仙峰主此次下山是要找自家那老道?

嗯?徐长生眉头一皱,发觉事情并不简单。莫非两个人之间……

不不不,自家老道什么形象咱还不知道?不搭配不搭配。

徐长生刚想开口,忽然感到种压迫窒息感,哽咽竟无法言语。

源自于安平予馨的仙力将他整个人缓缓覆盖,化作无形的绳索捆住全身封闭嘴巴,竟是无法再说出一个字。

“琼峰的人都很会忽悠。”安平予馨认真解释,竟带些难得的笑意,道,“我无法确保自己不受影响,只能委屈你了。”

“至于琼峰的事,你师傅没有告诉全部真相,是想要保护你,我同样不会多言。”

“总有一日,当他想明白的时候,就会告诉你琼峰曾经的辉煌,这一天,不会远了。”

徐长生象征性挣扎两下,仙力如同须弥山般沉重,无动于衷。

他原本正常的脸色转为灰败,整个人无精打采。从这一刻起,琼峰座下大弟子逃跑计划第九十七次,正式宣告失败。

琼峰的真相吗?徐长生低下头,想到老道床头上挂着的四个大字,纵然雷霆劈得他浑身发黑,依旧紧紧塞在怀里没有放手。

那四个字如是说。

“不要寻我!”

……

奉仙峰上,台阶下的猪头仙女们看见自家峰主平静的脸色,纷纷知趣的闭上了嘴,有些还是忍不住小声嘀咕着,心底都在忿忿不平。

不管怎样,她们终究是慕仙峰下,不给自家峰主面子,就是在打自己等人的脸皮。

不过对方是奉仙峰主,门内顶尖的存在,自己等人不过是峰下的弟子,如何能去教训一峰之主?

况且,自家峰主还没有做出回应,不该自己小辈多嘴。

慕容流云撩了一下额前秀发,美瞳在阳光下折射出彩,用别人听不见的声音轻声呢喃道。

“有趣。”

忽然看向一旁,慕仙峰主柔声呼道,“掌门师兄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一见?”

莺燕们闻言更加惊讶,什么时候掌门到了?

但见树后闪出一道人影,宽大道袍下身形修长,人到中年却少有皱纹,并无半根华发。

背剑在后,那张带着笑意的面孔充满着成熟的魅力。

正乙掌门,缥缈仙人。

“师妹,师兄这厢有礼。”掌门打个道稽,脚下飘云,来到慕容流云旁化作清风四散,挥手将台阶上的那群花衣裳的感知屏蔽。

“师兄这是何意?”慕容流云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我峰下修士目睹全程,怕也需一个说法才是。”

“师妹说笑了。”掌门身形与慕仙峰主交错而过,轻轻摇头道,“师妹入门的晚,可能不懂些规矩。”

“在这正乙门中,惹到哪峰头上,其实都是差不多的。大家都会互相给个面子一笑而过,毕竟都是同门,修的相同道法。”

掌门打个响指,奉仙峰中顿时传来无数灵兽回应的啸叫,吵成一团。

“惹到正乙峰头上也无所谓,我可以忍。只要不太过分,让你三分,再敬你三尺又怎样?师尊曾教诲,要有掌门气度。”

掌门不知想到什么,嗤笑一声。他从路边随手揪过只狗尾草,摇来摇去,凑到嘴边叼起,漫不经心道,“唯有这琼峰,师妹你碰不得。”

“还有这等说法?这番倒是师妹莽撞了。”慕容流云闻言一怔,红唇艳丽如火,眸间波光潋滟,低眉赧然道,“但不知是为何故?”

“此乃正乙峰不传之密。”掌门蹲下身,用狗尾草将一只正在觅食的蚂蚁送下台阶,“门有门规,峰有峰矩。正常情况下,若是他们自行落寞,我也不会插手。”

他将茎秆随意一扔,呼啸带着狂风化作利刃般射出,钉死了一只刚刚破茧出世,正欲啃树根的绿毛害虫。

掌门重新站起,没有管台阶上丽质妙人逐渐变得难看的脸色,淡淡道,“但若是有人介入,我便不得不出手了。”

他转回身正对慕仙峰主,笑道,“不是哪只手都可以伸到正乙门里。你只需要知道,若非当年不愿,这整座正乙门,都应该属于琼峰才是。记住了,师妹。”

掌门哈哈大笑,将“师妹”二字咬得极重。他挥手解了禁制,竟也无视规矩,直接驾云而去。

花衣裳猪头莺燕们浑然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怯怯看着自家峰主。

慕容流云低下眼帘,深深吸气,胸前顺着一阵颤抖。她忽然展出灿烂的笑容,对着下方的弟子摇手,招呼她们重新往拜祖的大殿登行。

有不开眼的女仙紧皱眉头,想要开口问询一二,结果被同伴眼疾手快打手,把食指悄然凑到嘴边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多言。

更多女仙们看着自家和先前无二的峰主,莫名感到心疼。纵然不知掌门说了什么,但料想总归不会是好事。

慕容流云在心底重现刚才的情景,半分无二。她将遇到陈长生后别人说的每一句话细细梳理整顿,得出一个很令人兴奋的事实。

琼峰,有着令其他峰主也不知的大秘密。

这位迷倒不知多少男弟子的妙人从怀里掏出一小截香帕,叠成钗子插在头顶,勾出动人心魄的笑意,慢慢呢喃道。

“有趣。”

……

空中,掌门驾云往琼峰去,想起这一峰不免陷入的轮回怪圈,心情略显沉重。

门派内曾经流传的那句正乙仙门出琼峰,其实并非虚言。只有历代的掌门知道,当年创宗祖师并不是截教仙人多宝道人,而是他门下大弟子,长寿道人。

那是同样从远古时代便得道果的神魔,一尊可称大罗的长生道仙。他将自己洞府所在的琼峰练成本命法宝,威能胜过绝大部分后天灵宝,甚至曾与广成子的番天印交锋而不落。

他效仿师祖通天道人,有教无类广收门徒,创立正乙仙门,在门派打下牢厚根基后缥缈而去,不知其踪。

后来,长寿道人的本命法宝琼峰主动飞遁回正乙仙门,在门派不起眼的角落里扎根,直到今日。

整座琼峰知被何等伟力摧毁,打塌只剩得少半截。要知道,琼峰主体是用远古时代都少见的混沌石打造,更有长寿道人的精血浇筑,就连一块山石都坚硬难摧。

当时的正乙掌门,长寿道人大弟子感念其师安危,收徒教导后,不管长寿道人留下的那份不得寻人的谕令,一路追寻其踪而去,一往无返。

后来,那位弟子也长大,得了长生道果,收徒教导后追寻其师踪迹,同样再无讯回山门。

琼峰一脉,就这样逐步陷入徒寻师的轮回中,慢慢凋零,到最近几辈更是一徒单传。

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放弃寻找的执念,每一位峰主都在收完徒弟,将其教导成人后深入这乱世洪荒,寻找师傅的蛛丝马迹,希望了结这份从创宗便已经开始的因果。

尽管他们的师傅已经留下叮嘱,很多只有简单的四个字。

掌门长叹一声,深深感到这份压在胸口的重量。

那四个字如是说。

“不要寻我!”

北海沐风
作者的话

第二章补,新作者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拜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