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六章 慕仙峰下出人才,猪头莺燕随手来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011  |  更新时间:2020-05-29 15:13:35 全文阅读

“哦,师姐这是何意?”慕容流云讶然,美眸光波流转,勾起一抹隐约的笑意。

眼角的余光若有若无瞥过那群莺燕,顿时让这群大喇叭纷纷知趣的闭上嘴。

“琼峰弟子,从不受外人欺凌。”安平予馨不知想到什么,淡漠开口,静静垂下眼帘,长睫毛在阳光下折射出别样光彩。

晨风裹流云,吹拂勾勒出修长曼妙曲线,吹动发梢后扬,惊艳得大喇叭们捂住嘴巴,眸中闪烁异彩。

这位在正乙门中无论是修为,地位还是容貌均是巅峰的仙子抬头与慕仙峰主对视,神色淡然,美眸平静如同深潭,任谁都看出其中袒护。

徐长生感受到肩膀上柔软蒲荑传来的温暖,顿感受宠若惊。再听到如此话语,突然从心底由衷生出一种安全感。

相处十八载,为什么魔头老道就说不出这般动听的妙语?如果老道也能如此待人,那我徐长生就算是出生入死……

咳咳,死是不可能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死的。在正乙仙门感觉像回家一样,里面各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徐长生超喜欢这里的。

石质台阶的道路旁,徐长生抑不住眸中惊讶,微微挑眉,露出难以置信与感动的神色,完美演绎了一位末代弟子遭遇女神垂青的最好反应。

另一个小徐长生则出现在心底小剧场里,几欲痛哭流涕,左右跳脚哀嚎不已。

大佬,你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插手啊!安心下峰办您的事不好吗?

对您来说这简单的动作看起来的确没什么,但您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奉仙峰主,曼丽女仙,最重要的还是单身!这下好了,以掌门为首的各位峰主,还有他们峰下的男修不得眼睛里冒绿光?或者干脆直接找个机会就强行撕了自己?

小徐长生一手叉腰,单手抚额,无奈长叹一声。非我长生不妙算,实乃无处避巧合。奉仙峰主怎出手?不晓前因与后果。

嘶,自己果然有做大诗人的天赋,当真是好诗好诗!

小徐长生越想越难受,崩溃到直蹦跶。过一会终于重新控制住情绪,双手托着下巴,认真思考对策。

安平予馨果然不通情故,把本来待得独处,化身爆了也就了结这样很简单的事情,变到现在无比复杂的情况。

徐长生相信,以慕容流云一峰之主,仙境修士的身份,虽然惊艳自己的道法,但多半还是为其门下女修们考虑,肯定拉不下脸面来欺负自己这位已经是出名穷疯可怜的末代弟子。

当然肯定还有一种因素,就是处于对山门安全方面的考量。徐长生眼睛雪亮,看得很明白,慕容流云已经开始怀疑自己。

要知道,琼峰只有寥寥两人,何来如此精妙道法?

修炼化身法必然要有一定的修为,那么以现在自己展露的排名定然为假。在山门中如此小心隐藏行径,究竟有何目的?

安平予馨可能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化身法,不过并没有想到那么多。

至于自己为什么会考虑如此周全,那还不是都源于魔头老道的逼迫?咳咳……教导,教导。

琼峰有不传之秘,避世决,记载着为人处事的各种诀窍。自己自幼被老道折磨,背的滚瓜乱熟,可谓倒背如流。

小徐长生赌气,变得一阵头大。感觉已经摸透了慕容流云的想法,徐长生深感冤枉。自己完全是纯粹闲麻烦,凡事能避则避,绝无半分对山门不利的念头。

咳咳,逃跑算不算?

鬼知道避世决自己从小到大究竟抄了多少遍,以至于现在下意识按照其中的准则行事。

就在此时,安平予馨突然插手。本来以她的身份也不算冒犯,而关键在于那句“从不受外人欺凌”,这已经是近乎于将慕容流云的邀请强行歪曲定性,啪啪打慕仙峰主的面皮。

当然,虽然这邀请本来也不怀善意,但总比现在惹了全宗人瞩目要强得多。

徐长生已经能想到慕容流云的应答,必然是以赠与机缘为借口,绝不提任何关于道法的话题,再用话语悄然将矛头转到安平予馨身上。

徐长生自觉看人很准,这位在十年前突然出现在正乙仙门,在短时间内折服众峰主,成功执掌的慕仙峰,在几年打磨中已经悄然收拢人心的仙子,绝非等闲之辈。

整件事唯一的疑点是,原本已经下山的安平予馨究竟听到了什么,突然决定要替自己出头,又为何说出那般惹人遐想的话语?

徐长生微垂下头,推演事情的发展。他并不自恋,自认没有这么大的面皮,能让一峰之主这般出头。

嘶,徐长生在心底倒吸口冷气,莫不成真有天鹅下水,看上了坑里的……

呸呸呸,自己才不是癞蛤蟆!

“师姐莫要说笑。”徐长生心底小剧场里,女装小徐长生模仿想象中慕仙峰主的反应,掐着鼻子翘着兰花指,时不时抛出两个媚眼。

他身形扭动,眉波流转,神色中似藏着无数话语,柔声问道,“我是见小长生有缘,欲赠机缘,何来欺凌一说?”

这个女装小徐长生看着另一个突然出现,浑身上下透着冷傲气息女装的小徐长生,缓缓沉下脸色,“倒是不知师姐究竟何意,初时不发一言,反到现在咄咄逼人?”

安平予馨收回柔荑,美眸正对方的慕容流云,分毫不退。

徐长生能清晰感觉到,一股柔和的仙力覆盖在自身道袍,磅礴威力隐而不发。

这下彻底完了,连自爆都爆不了了。心底的两个女装小徐长生猝不及防,蹒跚呆坐,突然搂在一起抱头大哭。

徐长生无比肯定,门派内现在已经有不知多少双别有用心的眸子注意到这里,尤其是那些无聊到头顶冒青烟各位的峰主,更是不可能错过。

还有素来爱看热闹的掌门,指不定就驾云藏在某处,等着看笑话。

转角台阶上,那群猪头仙女们看着眼前一幕,纷纷陷入呆滞,下巴几乎掉了一地。

“莫非是流云姐和予馨峰主都悄悄喜欢徐长生,今天正好凑到一起,前因后果下,一切终于大爆发?”一位灵秀女仙大眼睛咕噜噜乱转,很快不可避免陷入遐想。

“那怎么办,明显是咱们峰主要拆散人家。”一位女仙开口,却是粗犷的男声。周围的仙女们没有任何异样神色,显然早习以为常。

“胡说,明明是予馨峰主后来的!”

莺燕们发挥自身想象力的优势,短时间涌现相当多的版本,很快就分为流云长生阵营和予馨长生架势。

绝大部分的猪头女仙还是支持自家峰主,予馨架势只有寥寥数人,很快就被淹没在流云阵营的口水里。

唯一一位身在第三阵容的琼秀仙子涨红了脸,结结巴巴想要解释开口,却不知从何应起。

“师姐莫要说笑。”慕容流云见安平予馨没有丝毫退让,也敛了笑意,认真解释道,“我是见小长生有缘,欲赠机缘,何来欺凌一说?”

慕仙峰主看向台阶下那浑身散发着冷傲气息的绝色女仙,缓缓沉下脸色,“倒是不知师姐究竟何意,初时不发一言,反到现在咄咄逼人?”

徐长生心底小剧场里,流云小长生挑起左边眉头,得意瞥了一眼旁边另一个女装小长生。

谁料予馨长生不甘示弱,直接走过来甩了一个大嘴巴子,扭动着腰趾高气扬离开,如同一只求偶得胜的雄孔雀。

流云小长生捂住肿起来的左腮帮子,呼吸逐渐变得急促。原地呆愣了两秒,还是忍不住咧开嘴角,哇哇大哭起来。

然而并没有按照徐长生的预计发展。安平予馨缓缓摇摇头,认真道,“师妹,我没有必要解释什么。”

“琼峰徐长生,我带走了。”

素手轻挥,竟是直接无视门下规矩,在峰间起云。安平予馨将柔荑搭在徐长生肩上,抓住他直接驾云下山,其间没有再看慕容流云一眼。

“???”同样正在看戏的徐长生突然发现眼前疾驶而过多少美景,一头问号,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徐长生扪心自问,虽然自己的衣服上有奉仙峰主的仙力,但更明显是做保护用,并不认为会出现什么问题。

待得两位峰主或是争理或是吵嘴,甚至是斗法分出胜负,有独处机会时,不管是谁,找个机会爆了化身也就是了。

在徐长生的计划里,这具化身本来也是要自爆,省的魔头老道抓住机会,通过化身中遗留的气息找到真身。

万万没想到的是,奉仙峰主竟然什么都没解释,直接带着自己这具化身跑了!磅礴仙力隐而不发,明显是防备可能会出现的偷袭。

而最最关键的是,这云朵明显是往琼峰方向驾去!

若是真到老道面前,化身之事岂非瞬间露馅?魔头老道有的是办法通过化身来定位真身!

徐长生身躯骤然僵硬。他突然想到了扰乱计划最开始,房间中魔头老道脸上那阴沉的笑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