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五章 风言风语徐公子,正气凛然掌门人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523  |  更新时间:2020-05-29 15:13:44 全文阅读

“见过奉仙峰主,慕仙峰主。”徐长生思绪电转间已经有了对策,抢先稽首行礼,不卑不亢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

徐长生缓缓吸气,终于艰难从牙缝里挤出那五个字,“两位师高祖。”

嗯……这辈分差的也不算太大。徐长生自我安慰。

慕容流云身穿着淡红焰火长裙,几近袭地,上露雪白锁骨,洁白抹胸缠绕。下现赤裸娇足,环佩伶仃作响。

身形窈窕,纤腰不堪一握。长发飘然,貌比仙子尤胜多娇。

今日慕仙峰莺燕们在大早起就开始吵闹,威力直冲云霄。也不知何故,分成两拨互抽大嘴巴子,原本一张张美貌俏脸肿成猪头仍不停下,还指着彼此哈哈大笑,乐得直不起腰。

慕容流云不堪其扰,皱着眉头多番呵斥,也只能是消停一会。无奈下只得开了峰间阵法,以免这丢人的名声传到别峰去。

谁知,这打脸的啪啪声在封闭的阵法内不住回荡,久久不息。令那些在峰间劳作,不知真相的仆役们面红耳赤。

后来,连那些峰上的灵兽都受不了,已经化出灵智那只青鸾鸟跑到自己面前以头抢地,磕得砰砰乱响,痛诉峰中已有多少灵兽控制不住,行了苟且事。

慕容流云好生安慰,但青鸾还是止不住哭哭啼啼,鼻涕拖在地上划出两道清晰痕迹。

最后素有洁癖的慕容流云实在忍不住,青鸾鸟被拖出去时羽毛乱颤,还在不断大声痛呼。

“峰风日下,峰风日下啊!”

慕容流云想到后面拖家带口的那群花衣裳,忍不住以手扶额。最后考虑到在外人前形象,总算及时停了手,转为撩动额前秀发。

美目流转,若含姣光。慕容流云看向台阶上行礼的那名弟子,嘴角勾出动人心魄的笑意,以旁人听不见的声音喃喃道。

“世间还有此等化身之法?”

“有趣。”

最后还是峰中一位长老的童女笑嘻嘻前来禀报,原来今天该是往奉仙峰拜祖师的日子,无聊的弟子们彼此打了赌,想看自己能不能及时忆起。

也忘了最初是谁起头,这群小女仙们狠心赌了个大的,彼此把脸抽肿,约定还输的那方在拜祖不能用灵力消肿。

她们成功分成了两派,分别是想得起阵容和忘干净架势。忘干净显然占了绝大部分,想得起只有寥寥几人,但却气势如虹,叉着腰一人轮战十数人,啪啪声不绝于耳。

自己岂是那种健忘之人?慕容流云在心底轻笑,当年各位峰主举行背诵八卦典籍比赛,自己速度可是数一数二的快!

嗯,只有那么一位强力对手,两人不分伯仲,就是来凑热闹的掌门。

当然,这话不能对峰下弟子提起。

想得起获得了最后胜利,大部分仙女成功作成猪头。慕容流云在心底暗暗摇头,希望这次在整个正乙门前丢人,能给这群永不消停的仙女仔仔们长些记性,省的以后拿峰主打赌。

慕容流云停下脚步,台阶上同奉仙峰主平齐,先与安平予馨见礼,道,“师姐。”

安平予馨还礼,错落有致款款大方,回道,“师妹。”

晨风吹拂发梢,慕容流云眼底若有火焰跳动,安平予馨若月光皎皎,不做任何回应。

徐长生被晾在一边,心底没有任何尴尬,相反无比庆幸,主动让在路边,用眼角余光静静看戏,甚至想吃瓜。

现在不能妄动,否则引来更多关注殊为不美。

突然,从台阶转角处,一片姹紫嫣红进入徐长生视野。奉仙峰是祖师大能画像所在,严禁喧闹,因此就连这群大喇叭们也乖巧闭上了嘴。

等一下,这是……嘶,徐长生倒吸一口冷气,举世脸颜尽多彩,入目仙女皆猪头?

徐长生辛苦忍住笑意,任凭打死自己也想不到,区区慕仙峰这块小地方,竟能造就如同卧龙凤雏这样一大群人才?

安平予馨也是一愣,显然同样不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位经历过不知多少劫难的女仙低下眼帘,神色转为淡然,与慕容流云交错而过。

不管怎样,这终究不是自己峰下的修士,慕仙峰主未曾开口,还轮不到自己来管。

至于祖师若有感,再怎样恼怒怪罪,也是惩戒慕仙峰下。

路过台阶时打个照面,这群猪头仙女齐齐站直身躯,称师叔师祖。

她们表面上不敢有任何不敬,背地里从眯成一条的眼缝悄然打量这位与自家峰主齐名的女仙,果然惊艳。

尤其是看看人家的大小,再瞧瞧自身尺寸,突然从心底由衷生出一种自卑感。

有几位容貌正常的仙女特意穿着鲜艳长裙,一路上趾高气扬如同开屏的孔雀,见到此景也如霜打的茄子,整个人都蔫下来。

徐长生收敛心绪,重往台阶上山腰大殿登行。有心人的目光肯定全被这群搞怪的莺燕吸引,现在是脱身的正好时机。

“你是,小长生?”正在徐长生裹紧道袍欲要开溜之际,一道清丽声音响彻耳旁,“你很不错,一会与我单独交流。”

……徐长生长叹一声,还是规矩停下脚步。该来的还是避不过,慕容流云是仙境修士,显然已经看透还不成熟的化身法,就是不知以如何态度对待自己。

猪头莺燕们闻言纷纷愣住,不可思议揉揉耳朵,怀疑自己听觉出现问题。

究竟有多少年岁,除了其他峰掌座人,自家峰主没有和其他男仙说话了?而且还是主动!

“莫非要咱峰要多一个峰主夫人?”一位猪头女仙快言快语,念到妙处突然想欢呼几声,然而忆起此处不是自家峰下,只得转为接近自语的嘟囔。

“天可见怜,峰主终于要修道侣了!”

“不可能!”一阵叽喳下,旁边另一位面容清秀,明显年岁不大的女仙涨红了脸,争辩道,“这位我识得,是琼峰弟子徐长生,修为低得紧,峰主怎会看上他?”

“琼秀妹子脸红了!一定是偷着喜欢这徐长生呢!”

“莫要胡说!那个人可是排名最低的弟子,琼峰又是有名的穷疯,咱家琼秀岂会看上他?”

这位道号琼秀的女仙还待争辩,被后边某位不怀好意的猪头一捅,顿时发出嘤咛声音,引得众女仙哄笑起来,台阶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徐长生垂头丧气跟在慕容流云身后,心底暗中打定主意,等到单独相处时,找个机会将这具化身直接爆了。

纵使心疼也没有办法,徐长生还记得老道在嘱托时严肃的表情,这样的神色极少出现,每一次都代表着事关生死。

理由即便是老道不说,徐长生也能猜测一二。修行需有度,一门功法必然有它的限制,若无节制触碰到某种诡异,立刻会有覆身大祸。

此举会不会得罪慕容流云,自己眼看就要逃出正乙山门,咦?这样想来,得罪一峰之主也没有什么。

至于如何解释化身法,此事自有某与老道出面顶缸,还能给无所事事的老道找些事干。

当真妙哉!

原本要下奉仙峰的安平予馨听到莺燕们叽喳讨论,总觉得长生这个名字有些耳熟,直到听闻琼峰才反应过来,徐长生,不就是琼峰当下大弟子?

“师妹稍等。”正在徐长生心底小算盘打得啪啪乱响之际,一道同样的清丽声音响起。

众人寻声望去,这名无数门下的梦中情人,奉仙峰主去而复返,慢慢登上台阶,站到徐长生旁,将柔荑缓缓搭在他肩膀上。

安平予馨朝慕容流云轻轻摇了摇头。

“他,你不能带走。”

……

正乙峰,掌门洞府。

一位童子奋力推开几近锈住金铁门户,面见正在修行……不,是打坐……好吧,实际上就是正在睡觉的正乙掌门。

入眼处,一位中年道人斜躺在云床上,衣袍懒散披头乱发,隐约露出肚上些许赘肉,道冠随意扔在一旁。

童子慢慢凑上前,小心翼翼把手放到中年道人鼻子底下,还没伸到,就被另一只突然出现的手打落。

“哦,是小年啊。”掌门睁开一条眼缝,举着手臂有气无力,就连呼吸都是那般轻缓,“是门下出了什么事吗?”

“确实有事。源于今天琼峰徐长生去奉仙峰拜祖师。”童子擦了把汗,放下心徐徐道来,口齿清晰语言连贯,将事情描述得分毫不差。

“哦,还有这种事?”掌门睁开眼睛撑起身,打起精神,“结果呢,快说下去。”

“现在门下谣言都传疯了。”童子低下头,从余光中小心翼翼打量自家掌门的脸色。

“第一个版本有些夸张,说慕仙峰有个女仙偷偷暗恋徐长生,结果对方逃到奉仙峰下,才知道他已经同予馨峰主相恋。”

“慕仙峰主气不过,亲自带领着门下女仙去奉仙峰讨说法,两位仙子差点打起来。”

“第二种说法比第一种还要牵强。”童子看到掌门逐渐铁青的脸色,额头上开始冒出颗颗汗滴,“说琼峰徐长生与慕仙峰下的琼秀仙子相恋,但流云峰主不允。”

“两个人约定私奔,在奉仙峰被娘家人给堵住,巧的是予馨峰主也暗恋徐长生,两位仙子差点直接打起来。”

“第三种……”童子偷眼看到自家掌门愈加阴沉的脸色,突然感觉可能掌门暗恋流云峰主的事情并非空穴来风。

“第四种……”童子声音逐渐低落,到最后如同蚊子嗡嗡般近乎自语。

“小年啊,”掌门听了许久,终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开口问道,“你可知罪?”

“弟子知罪。”童子两股战战,汗滴顺着脖颈流淌,浑然不知自己犯了何错。

管他怎样,抢先认错就是了,一会还可以争取宽大处理。

“如此趣事,竟然这么晚才通知我?”掌门以手抚胸,无比痛心疾首几欲吐血,艰难道,“我居然会错过这般热闹?”

“啊?”童子本想痛快认错,闻言顿时目瞪口呆。下意识抬头,发现自家掌门在不知何时已经穿挂利落,站在床前。

宽大道袍打底,道冠正立整齐,下罩飘云道裤,脚蹬黑底道靴。身形修长,并无半分赘肉。背剑在后,黑色长发飘飘。俨然是一位极有成熟味道的男仙。

头顶莲花,下盘生云,缥缈仙人,正乙掌门。

“这……”童子强行控制住不断抽搐的嘴角,看见自家掌门不知想到什么,手不住抚着下巴不长胡子仰头哈哈大笑,直接摔门驾云而去。

“贫道来也!”

“掌门果然是,有些爱看热闹……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