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四章 修仙压力不太大,满头青丝变白发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170  |  更新时间:2020-05-29 15:13:31 全文阅读

因为二十岁是普通人根骨定格年岁,踏入仙路的最后机会,所以正乙门开放收徒以二十为期。

每三期为相同辈分,也就是说这一届将要入门的新人,徐长生还是要唤为师叔。

这件事真是令长生头秃。

两百年为限,不成仙者便要重回红尘乱世,在门下管辖内的国家担当高层,宣扬教义,让更多的普通人信教。

毕竟,门派里那些有根基的修士,也是从普通人中诞生。

正乙仙门日常用度全部来源于底层的国家,虽然只有寥寥三国,但国力尽皆无比强盛,远比周围其他诸国强横。

三国分别是以锻宝著名的神锻,以武力著称的玄武,还有以科技为树的斯坦。

是的,在这个时代已经有了科技的初步发展。徐长生曾经在逃跑时隐蔽在斯坦国,发现他们的科技树已经攀升到令人结舌的地步。

以科技钢铁化云,以能量粒子为武。斯坦国民大多是没法修炼的普通人,但在尖端科技力量的加持下足以与化神境的修士相战。

当然,不成仙者皆蝼蚁,纵然英武亦无差。在正乙门高层眼中,这条路已经是偏了。

三国会在每年举行祭拜仪式,将大量灵识还有修行物品献给正乙仙门。作为回报,当遇到无法抵抗的敌人或者诡异时,门派会出手清理,保一方太平。

徐长生曾经不止一次听魔头老道长吁短叹,说世风日下,人心浮动,三大国开始接触其他仙宗,队伍不好带了。

徐长生对此嗤之以鼻,正乙仙门在附近道门仙宗中也算强盛,高手层出,底蕴深厚。就算给他们天大胆子,又怎敢勾结背叛?

再说,这些事就算真的发生,也不该是琼峰来管,自有掌门发愁。

自家老道就是喜欢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就在徐长生思绪再次无意识发散时,大道上迎面大步走来正乙峰下的某位前辈,是位白须长发的老道者,看起来精神很是伉铄,据说是某位年岁不大的资深炼丹师。

徐长生对他的印象是有一句经典语录在门下流传很广,被掌门当做模范称赞,鼓励大家努力修仙。

“其实我觉得吧,修仙的压力也没那么大。”

这位是掌门的托!徐长生忍住笑意后退一步,侧过半身稽首行礼,口称师祖。

般无老道沉稳点头,恰逢晨风稍厉,吹动头上假发,不小心露出半个光秃秃的脑门。

徐长生眼观鼻鼻观心,面无表情,全当无事发生。般无老道老脸一红,灵力如海潮般从丹田涌出,将假发重新死死固定住。

“咳咳。”般无老道无愧属掌门一系,面皮神功练得举世无双,只一霎就调整好了自己状态,再次朝徐长生微笑点头。

“贫道最近熬夜过度导致发根不稳,并非修道路难。”般无老道长叹一声,嘴角咧出恶狠狠的弧度,疯狂暗示,“长生可曾看到什么?”

“弟子并无。”徐长生彬彬有礼不卑不亢,脸上始终挂着矜持的笑意,心底已经开始不住赞叹。

果然是位敬业好托!即便是被后辈弟子撞破,仍要强行洗白,充分发挥了自己老一辈不要面皮的优势……

莫说这位长老,掌门这系之所以如此,全是由于上梁不正下梁歪,在门派大典中的掌门看上去是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仙,但谁能想到这位总是派下属往奉仙峰上跑?

般无老道见徐长生点头,暗暗舒一口气,又恢复先前那仙风道骨的模样,步伐稳健不慌不忙下山。

徐长生目送般无老道走远,面无表情,实则在心底忿忿不平。自己同样是总往奉仙峰祷告,整个门派都在都在赞美掌门高义,可谁又知道我长生忠心不二?

呸,才不是为了见到某位曼妙仙子!

徐长生眼尖,看到稳健老道的背后湿漉漉足有半扇。

奉仙峰供奉大殿中常有各峰门下弟子前来祭拜,祷念那位创门祖师,因此不限任何门人进入,只有在某些重地,譬如峰下弟子修行所 等有特殊禁制不能探视。

徐长生敏锐觉察到来的路上多了几道探寻灵识,他不动声色哈哈一笑,与路过守峰的长老淡定打过招呼,熟练往对方袖子里悄然塞了几只水池中生养的灵鳅。

看着对方日渐和蔼的神色,徐长生也有了些底气,挺直腰板往山腰大殿走去。

一路上又免不了遇到别峰修士,身为小辈的自己自然要保持表面上的恭敬,抢先稽首行礼。

按照魔头老道的教导,如果遇到长老还得塞点灵鳅,以表示琼峰善意,免得在某些事件上给自己小鞋穿。

不过已经即将要面临门派大比,主要是给这一届新入门的修士定下排名,为一年后的大选做准备。

徐长生用力揉揉脸,感觉微笑到已经僵硬的脸庞已经不属于自己。

没办法,这就是辈分低的悲哀,没见到那些峰主平日里嚣张到整日驾云腾雾,好不威风吗?

如果某天心血来潮,名义上去巡视,实则就在道路中闲溜达,遇到小辈们行礼可以只微笑点头,这简单动作已经让那些入门新修士们受宠若惊。

我,徐长生,怎甘于平凡?总有一天会站在道门辈分的最高点!嘶,貌似有一些困难,三清圣人和鸿钧道祖在上,这纯属简单牢骚,绝非弟子不敬……

不过奉仙峰是创宗祖师所在,自然不能驾云有失礼数。所有门下弟子包括掌门来此,都只能安心在山阶上慢慢攀爬。

安尔如龙凤,入此皆拜服。

正当徐长生心中幻想,自己何时也能达到如此境界之际,一道靓影闯入视野,让石阶上所有人眼前一亮,随即从心底涌起自愧形秽,只觉两旁原本艳丽花丛仿佛失去了全部颜色。

古有诗赞云,好一位曼妙真仙子,真可谓云上下凡人。神仙相见尤自恼,愧弗仙貌不染尘。

脚踩雕红黄金靴,下缀紧身鹅黄裙,身罩粉红云罗衫,朦胧露出两条碧藕,在初阳下泛起玲珑光。

身后长发简单编发髻,不施粉黛却艳彩逼人。她脚步曼妙隐合仙律,柔和身形宛若云端仙尘。

质傲清霜色,香含秋露华。其神若之何,月皎寒江水。

奉仙峰峰主,安平予馨。

怎么会是这位大佬?徐长生倒吸一口冷气,头深深低下。

完犊子,自己的化身法还不成熟,肯定躲不过这般大佬慧眼。掌门规定,祭拜大能务必恭敬,来的仅是化身若被看穿,逃跑计划只怕是出现波折。

不过在记忆里这位向来不喜纷闹,在大典中还曾直接顶撞掌门,痛斥仪式过于繁琐,在未进行到一半便拂袖而去。

还记得当时师傅感慨过,这位仙子看似行事莽撞,实则是不愔世事。她心中所向唯有大道,修为已是门派前几的仙境强者。

徐长生急忙闪在一旁,恫恫不安,大颗汗滴顺着后脖颈留下。

至于真身,早已遁出不知几万里。同样,那只袖子中掉下的蚂蚁不过是用来遮掩的耳目,这等只能骗骗初级修士的粗略行径自己又怎会使用?

徐长生的真身早在老道出门办事的时候,就紧随着一同出山,前后相差不过半个时辰。

徐长生看得很明白,所谓富贵险中求,当老道认为自己不敢行动的时候,那就是最好的时机!

哼哼,那个头脑简单到塞满了美食和美仙的老魔头,又怎能逃过我徐长生的精心算计?

忍气受苦十八载,今朝翻身把歌唱!徐长生无不得意,恨不得屁股后插上尾巴摇一摇。

这一次,是老千层饼了。

突然,他灵识有所触动,眼角往上山道路偷瞄,一位气质同样出众,容貌不输安平予馨的女仙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往奉仙峰大殿走去,背后传来倍感熟悉的嬉闹声。

徐长生一个头两个大,顿觉自己处在巨大漩涡的焦点,上山遇到素不喜动的奉仙峰主不说,怎么慕仙峰也集体出动?

今天究竟是什么黄道吉日?总不可能是徐长生逃出山门纪念日吧?徐长生自我安慰,以这般大佬的境界,应该不会在意自己的化身。

吧……

不注意到才有鬼!徐长生表面神色如常,笼在宽大道袍下的身体逐渐僵硬,脑袋如小马达般疯狂转动,思考对策。

两位绝色女仙打个照面,安平予馨先是一怔,随即眼中不由流露出惊艳色,心道这乱世洪荒如何生出如此妙人?

慕容流云担任峰主并不久,在上一次大典中,慕仙峰的莺闹纷吵着要化妆,耽误了些时间,因此双方实际上并未碰面。

总闻慕仙峰主容貌绝世,果不欺人。

但见台阶上丽人:灿若灼春华,姣如秋色月。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真可谓闲静间似娇花照水,行动时如弱柳扶风。

怪不得门内最近多了些流言蜚语,安平予馨撩了一下额前秀发,暗暗点头。当真是风华绝代,我见犹怜。

夹在两人中间,站在道路一旁的徐长生感觉背后凉飕飕的,恐怕已经有不知多少嫉妒目光注意到这里。

没办法,这两位无论是容貌还是实力都已经站在门派巅峰的女仙,竟然还都是单身,私底下不知多少弟子做梦想拥软香入怀。

思绪电转间,徐长生已经打定注意,决定以进为退。当前路是幽不见底深渊时,那么当然要毅然做好粉身碎骨的准备,然后……

绕着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