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长生仙吟录 > 正文
第三章 阶上心中遥拜祖 ,奉仙峰下论真香
作者:北海沐风  |  字数:3373  |  更新时间:2020-05-28 12:41:44 全文阅读

奉仙峰,是正乙门中供奉创宗截教祖师画像所在,被隐秘大阵遮蔽天机。那些缥缈云雾看似聚散无波,实则可以立即化为杀伐利器。

莫说是不成仙修士的灵识,就算是仙境修士的仙识,也难以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探查入内。

徐长生印象很清晰,挂在大殿中央的画像上大能祖师是位看起来肉憨憨的胖道人。

头顶着大罗诸天宝印,身笼宽大破旧衣衫,下罩肥厚鸾裤遮底,赤脚踩铭纹道盘,驾在云上俯视着云雾缥缈的正乙门。

徐长生曾经端摹许久,总觉得祖师看似的憨厚笑容里写满了算计,当然,这话可不敢和旁人说。

之所以有这种感觉,是因为自家那魔头老道在阴人时,也总会露出着完全相同的神色,就连眼角的皱纹都不差半点。

无他,唯眼熟尔。

徐长生多少次前来奉仙峰上祭拜,最开始还总在憨憨道人……呸,大能祖师画像前恭敬行礼,痛诉魔头老道和他究竟有多相似,到底有多优秀,期望祖师有一天突然大发善心,把老道给收走。

可惜,事违人愿,自己已经靠着水池里的灵鳅与奉仙峰守山长老们混的门熟,老道还是整天无所事事,活蹦乱跳。

真是好人活不久,坏人命更长。自己取中间,是个苦命。

徐长生长吁短叹,一番感慨。自己在道藏殿没有翻阅到有关祖师身份的典籍,但头顶的宝印还是不免让人产生诸多联想。

正乙门归于截教门下,这枚宝印总不可能是那位阐教玉虚的大弟子,广成道人的番天印。

那么只剩下不多可能,这位憨胖……咳,容貌俊秀的祖师很有可能是灵宝天尊碧游宫下的首席大弟子,多宝道人。

按照自己上辈子的记忆,一切始源于混沌初开,生灵万物俱无,天与地相连成一片,在其中孕育一株混沌青莲,叶分五片,开花二十四瓣,结成一颗莲子。

莲子如鸡子,亿万年期满,盘古大神手执开天斧劈开莲子,以身魂创世,魂魄中三道清气化作道门三清道祖,十二道浊气化为巫族始祖十二祖巫。

盘古大神开天力竭,身躯重重倒下。左目为日,右目为月,汗滴化湖,热血成海。肌肉变沃野,骨骼化金石。气起风云,呼为雷霆,头与四肢化五岳,脊梁天柱称不周。

混沌青莲崩,二十四莲花化作造化玉碟,记载大道三千,被鸿钧道祖所得,借此悟道成圣,多少年后,就是紫霄宫讲道,传下成圣契机。

再后来鸿钧道祖召集洪荒生灵,分宝崖下分灵宝,真可谓是,崖间入目皆吾辈,六圣妖皇大能存。

太清道德天尊,也就是老子分得四大先天至宝之一,可定地水风火的太极图,保洪荒秩序,又得了在天地开辟后,已是不多的本源玄黄气凝聚而成的天地玄黄塔。

还有风火蒲团,五片莲叶之一化作的玄元控水旗等。

昆仑山玉清元始天尊,分得盘古大神开天斧崩化而成的先天至宝盘古幡,镇压人族气运,得戊己杏黄旗。

蓬莱境上清灵宝天尊,也就是截教祖师分得先天至宝诛仙四剑及其剑图,主屠戮杀伐。

西方接引得先天灵宝十二品莲台,准提得七宝妙树和青莲宝色旗,女娲娘娘得山河社稷图与红绣球。

这也是当年讲道紫霄宫,各自得了鸿蒙紫气,六位成圣的存在。

西王母得了素色云界旗,最后还剩下先天至宝混沌钟,先天灵宝天地冥三书,河图洛书不知其踪。

分宝崖分宝后还剩诸多后天宝物,大多被通天祖师所得,除诛仙四剑外,其余宝物多赏赐给了了给座下大弟子多宝道人。

这位整个截教的大弟子法宝众多,手段层出,在封神大劫里曾经硬撼番天印而无伤,甚至痛惜其师通天教主被打伤,竟敢于对圣人太清老子动手。

虽然最后被老子笑着出手,镇压到风火蒲团下,但仍可见这位大弟子的实力。

要知道,敢于对圣人出手的大能也只有这么几个,截教多宝道人,三霄娘娘,最后一位是疑似孔雀神鸟的孔宣。

只可惜,他们的下场都不太好。祖师多宝道人被强行与西方有缘,三霄娘娘中琼碧身死入了天庭,云霄娘娘被镇压,而孔宣更是直接被准提收走。

徐长生长叹一声,深感自己命途多舛,偏生是进了要入劫的截教。回想封神诸事,没有任何心胸激荡,想掺和大劫中,改变截教众仙的命运的想法。

封神大劫的起源,是天庭主昊天帝不知受了什么委屈,连西王母两仙一同去紫霄宫外哭诉,说偌大天庭中无仙可用。

现在的洪荒,正是天庭初立,无仙无事的时候。道门三教势大,门下遍布除西牛贺洲外的三大部洲,完全不理会天庭号令,与西方教暗地里较劲,掰手腕子。

只有大师兄老子,还顾念往日一同在紫霄小院里烧饭的情面,于天庭兜率宫降下化身,称太上老君。

不过这化身平日里也不管事,只顾睡觉,还有埋头炼丹。人教弟子只有一位玄都大法师,独苗苗,天帝也总不能劳烦人家办事。

这样想来,徐长生心里顿时平衡了不少,自己和现在的昊天帝看上去也差不了多一点。

嗯,只有那么亿点点。

天帝的担子本来就是鸿钧道祖甩给座下童子昊天,拉不下脸面不得不管,于是召集三位弟子,传下先天灵宝,天书,也就是后世的封神榜。

由此封神开启,道门应劫。

人教清静无为,玄都大法师功力通玄,可能是最接近六位圣人的存在,自然不入大劫。

阐教实行的是收徒挡灾的策略,让自己的徒弟升入天庭,从而替自己消劫。

最惨的就是自己所在的截教,因为门人团结,被上蹿下跳的申公豹撺掇,又禁不住同门闻太师的邀约,无视通天教主圣谕,多少长生仙身陷大劫,寻常真仙更是死伤近万。

其中甚至包括了从远古妖巫时代就已经得长生道果的道者赵公明,还有已经摘得半圣道果的三霄娘娘。

到大劫最后,更是连圣人级别的存在按捺不住,六圣中除了高居圣母行宫的女娲娘娘,其余五位圣人都亲自下场,撸胳膊挽袖子进行亲切友好的“交流”。

当然,最惨的就是自家祖师通天教主,摆下诛仙大阵,结果被另外四人相同境界的大能围殴,痛失至宝。

女娲娘娘也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直接出手,她用妖族至宝招妖幡招引群妖,吩咐轩辕坟狐狸,琵琶,雉鸡精霍乱纣王。

大劫后,道门衰败,势归于贺洲,西方教派大兴。封神中一句“道友,我看你与我西方有缘”,渡走不知多少高手,就是阐截两教亦多有归西者。

面对圣人都亲自下场的大劫,怎敢轻易插手?徐长生很有自知之明,自己不过是个化神境的小虾米,怕不是纵死难入天庭殿,封神榜上无吾名。

也就是说封神榜都不见得理咱们,死也就是白死。

之所以要逃离正乙门,同样也是有这方面的考虑。

徐长生心底小算盘打得啪啪乱响,自己总归立于截教门下,当封神大劫启,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莫名猪油蒙了心,入劫而不自知。

倒不如脱离截教,在广袤的洪荒中混混日子,努力修行摘得长生道果,逍遥世间,岂不美哉?

等到大劫时再搭把手,把魔头老道还有对琼峰多有照顾的掌门拉出这趟浑水,也就罢了。

徐长生缓缓吐出胸膛一口浊气,收回缥缈的思绪。奉仙峰道路平坦,总有仆役在精心裁剪路边的榕杨,翠绿盎然,枝叶遮天,也不知活了多少年岁。

树下灵药结伴,草精茂盛,实在是隐蔽身形,进行某些秘密活动的极好去处……

掌管奉仙峰的峰主是位容貌绝美的女仙,甚少外出走动,徐长生也只是在八年前的宗派大典时见过对方一面,顿时惊为天人。

两人的身份天差地别,徐长生从没有多余念头。大劫不渡,何来道侣?至于往奉仙峰潜入灵识的想法,还没完全诞生就被直接掐死在脑海里。

要知道,那处是门下重地,灵仙所处,祖师眼下,自己脑袋上是长了几根毛,敢跑去那里闹事?

窥探的灵识怕不是还没伸到峰下就被大阵发现,然后被记忆里总是板着脸,负责清理门户的那些长老抓住,经过掌门拍板决议后,脑壳被插上鸡毛游山示众。

徐长生完全相信,以掌门那最喜欢看热闹的性格,这种落井下石的事岂非是信手拈来?

还记得掌门为数不多前来琼峰,每次都是与魔头老道两人封闭在屋中,不知道商量何事,哈哈奸笑魔音灌耳,传遍琼峰上下每个角落。

在掌门临走前,魔头老道总会挤挤眼,给对方袖子里塞上几只特产灵鳅。没有办法,琼峰实在没有别的能拿出手的东西。

能和魔头老道相谈甚欢同流合污,在徐长生的心底,掌门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和阴险狡诈划上了等号。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徐长生暗暗摇头,在这乱世洪荒,恐怕也只有自己如那朵青莲般纯洁了。

啧!

掌门早就想抓住一两个倒霉娃严惩,以警告那些心怀不轨想要偷窥者。没有办法,门派中男女仙比例失调严重,大批大批男仙在红着眼睛打光棍。

徐长生看一眼就明白了他们那奇怪的思想,大部分都忿忿不平,凭什么别人就有道侣,老子却要打光棍?

而实际上,也不找个茅坑照照自己模样,举目尽是歪瓜枣,修为不够脸皮厚,人家怎么会找这样的道侣?

嗯……可能还是有那么一两个眼瞎的,于是保证大部分还怀有百日做梦的心态,幻想着天上仙女降凡尘,

呸,当真是可笑可笑!

只有像我徐长生这样修为又高长相又靓的仔仔,没道侣才是不正常!

偷窥是不可能偷窥的,再说,我徐长生岂是那种总想往别峰安插灵识的憨娃?

嘿嘿,真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