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第二位宇宙主宰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剑拔弩张
作者:百扑成神  |  字数:5400  |  更新时间:2020-06-15 19:00:01 全文阅读

天悦酒店,李峰本做好了被人严格搜身并收走唐刀的准备,却没想到站在门口的两个气息沉稳,一看就是练家子的黑衣护卫却什么都没有做,领着两人进了电梯,上了五楼,到了一间包房门口之后,黑衣护卫就默默地退下了。

李峰打开了房门,富丽堂皇的包房内,就坐着一人。

包房内,柳重楼见李峰二人走入,就起身笑道:“二位来了,请坐。”他指了指他对面的沙发。

李峰和姜誓二人坐下后,柳重楼一边手法娴熟的开始泡茶一边开口道:“昨日吾儿与两位兄弟有点误会,我已经教训过善阳了,所以还请两位不要和他一般计较。”

他沏了三杯茶,给李峰二人一人推过去一杯后,自己先一饮而尽,然后笑道:“以茶代酒,以表歉意。”

李峰和姜誓二人都没有任何动作,柳重楼见状淡然一笑,“情理之中,情理之中。”

李峰直白道:“你就没必要卖关子了,直说吧,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单纯是想表达歉意的话,你大可随便叫个人给我俩传个口信,只要别像昨天那人一样,上来就打生打死就行,你又何必亲自出面呢?”

柳重楼自嘲一笑,点点头,“小兄弟说得对,看来,倒是我自作聪明,装腔作势,显得有点虚情假意了,既然这样,那我就直说了。”

“你二位先是出手伤了我儿善阳,又出手打死了我家一名重金培养晚辈,虽说是我儿有错在先,但是两位未免也太不讲道理了吧?仅仅是一个小误会就下此毒手,这,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李峰闻言,神情没有半点波动,淡然笑道:“这有何说不过去?若是我兄弟实力不济,昨天晚上死的恐怕就是我们了,那时候,怎么不见你出面制止你家那个重金培养的晚辈呢?”

柳重楼闻言一皱眉头,他看向了姜誓,从李峰的话里,已经确认了这人才是那个筑基境的高手,可是,为何会是这个练气六层巅峰的家伙一直在与自己交谈?

姜誓与柳重楼对视时,目光很平静,他听到那人竟然死了时,一开始还有些疑惑,他确实有杀杨鸩的本事,不过他昨天手下留情了,只要救治及时,杨鸩虽说此生注定会成为废人一个,但绝不会丧命才对,不过转念一想,他就猜到了其中大概。

既然话已至此,那就没必要再伪装了,柳重楼一改先前的态度,展露出了柳家未来家主之父该有的气魄,沉声道:“两位看来都是明白人,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卖关子了,你们先伤我儿,又杀我柳家的人,这事传出去,我柳家的面子没地方搁,所以,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随我回柳家,从此替我柳家办事,好处自然少不了你们的,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你们和善阳的过节也能就此一笔划过,怎么样?”

李峰没有说话,一副明明很心动,却犹豫不决,欲擒故纵,想多要点好处的奸猾摸样。

将李峰的表情尽收眼底的柳重楼心中满是讥讽,表面上却豪气干云的道:“还有什么要求,两位尽管开口提便是。”

不过是口头承诺而已,先答应下来又何妨?等把他们带回了柳家,一个筑基境而已,又不是上古金丹境的大修士,想杀,并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

李峰没有说话,一直都很沉默的姜誓开口问道:“第二个选择呢?”

柳重楼闻言脸色一沉,他看向姜誓,神色有些难看了。

李峰就笑道:“大楼里藏了那么多人,这第二个选择十分显而易见啊,肯定是让我俩走不出这天悦酒店是不是?嗯,先礼后兵,恩威并济,手段不错。”

“这样吗?”姜誓这句话刚刚说完,一股凌人气势瞬间充斥满整个包厢,他冷冷的看着柳重楼,一副恍然的神情,问道:“所以,你是在威胁我吗?”

之所以会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是因为他确实是才明白过来,因为他见李峰和柳重楼至始至终都有说有笑的,所以就没听出来柳重楼那带着威胁意味的弦外之音。

柳重楼虽有练气七层的修为,不过那都是用那些人工培育,药性大打折扣的天才地宝硬生生砸出来的,属于中看不中用的那种,吓唬吓唬人还行,真动起手来,连李峰都能轻松吊打他。

所以,姜誓仅仅是用气势压人,都让柳重楼仿佛被大浪拍面一般,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狠狠地按在了沙发上无法动弹,身体已经陷入了弹性柔软的名贵沙发之中,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起来。

柳重楼脸色铁青,语气中蕴含着怒意,咬着牙道:“你们两个不要不识抬举。”

李峰悠闲的拿起那杯已经微凉的茶,轻轻地品了一口,虽然只是一小口,却能让他回味无穷,唇齿留香。

好茶!

咋了咂嘴,李峰这才道:“我问你件事,你知不知道,你儿子觊觎李月雅的事情?李月雅虽然已经被你们柳家赶出家门,但名义上还是他的二伯母,你觉得这算不算不伦啊?你又知不知道,你儿子对李月雅说的那些话有多么污秽不堪,难以入耳?我虽然不了解你们柳家,但是能教出柳善阳这么一个纨绔败类,只能说明你们柳家家风不正,让我给你柳家卖命?与你们柳家同流合污?我李峰对不起我的良心。”

柳重楼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憋得,满脸通红,咬牙切齿道:“那你就是找死!”

他话音刚落,包房的门就被一脚踢开,在外等待多时的一伙人手持各式武器鱼贯而入,瞬间挤满了整个包厢,将李峰二人层层围困起来。

李峰拍了拍姜誓,后者心领神会,收敛了那只针对柳重楼一人的凌人气势,满脸杀意的盯着周围众人,这一次,他不会在手下留情了。

那些人都等着柳重楼的一声令下,而那像是刚从水潭里面被捞起来的柳重楼却没有急着让人动手,而是冷笑道:“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不过条件改了,你们两人必须无偿替柳家卖命五十年,这就是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代价。”

李峰嗤笑一声,“啧,漫天要价的人是你,坐地还钱的人还是你,厉害!不过,你真觉得就凭这些人,就能对付得了我们两个?”

柳重楼满脸自傲的道:“我赌你们不敢动手,除非你们真的是想自寻死路。”

李峰一把抽出唐刀,站起身来,环视一圈,不屑笑道:“那你可能猜错了。”

姜誓眼中金光一闪而逝。

柳重楼怒喝道:“李峰,你疯了!真要和柳家拼个鱼死网破不成?”

包厢里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眼看一场混战即将爆发,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门外挤满了人的走廊上突然传来了阵阵骚动。

包厢内的所有人都看向走廊方向的异动,只见走廊上拥挤的人群一分为二,一名气宇轩昂的年轻军官正步走入包厢,就他一人而已。

见到来人,柳重楼瞳孔骤然一缩,神情微变,脸色僵硬的问道:“沈副官,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长河直接无视了柳重楼,恭敬的对李峰和姜誓道:“请问,二位是不是李峰和姜誓先生?”

不等李峰发话,姜誓就点了点头。

沈长河微微弯腰,伸出一手,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笑道:“我是王总司令的副官,司令想见二位,请跟我来。”

李峰疑惑的看了姜誓一眼,姜誓对他点点头,李峰笑了笑,收刀入鞘,撇了柳重楼一眼,然后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大步走出了包厢。

姜誓跟着他后面,包厢内外无人敢动,柳重楼脸色阴沉如水,一言不发。

等李峰二人离去,沈长河才对柳重楼道:“柳三爷,司令让我给你带句话。”

柳重楼看向沈长河,沈长河直接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句,“司令让你老实一点,这二位,可是老先生亲自指名引荐的人。”

柳重楼闻言浑身一震,目眦欲裂,心惊不已。

等到沈长河离去之后,愤怒至极的柳重楼一掌拍碎了身前那雕刻精美的红檀木茶几,看着那些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柳家打手,他气就不打一处来,怒骂道:“都站在这里干嘛?都他妈的给我滚出去!”

......

天悦饭店外,李峰和姜誓二人坐上了一辆正宗的军用吉普,只身一人就敢独闯龙潭虎穴的沈长河亲自开车,一路上并未再开过口。

李峰又看向姜誓,姜誓轻声道:“等你到军区司令部,就知道了。”

一路无话,沈长河开着这辆军用吉普穿行于市区主干道上,一路上畅通无阻,就连军区大门都提前为他敞开,直到军区司令部门口后才停下车。

沈长河领着两人直接进入了司令部办公室,李峰和姜誓见到了王国威,这位在末日之中,镇守了京都整整十年的老英雄。

沈长河道:“两位,这位就是京都军区总司令,王司令。”

王国威看向两人,指了指他们身前的两张椅子,和颜悦色的道:“两位小兄弟请坐,你们和柳家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不过现在你们大可放心,柳家虽然在京都扎根已久,势力盘根交错,遍布整个京都,可也不敢放肆到来军区找你们的麻烦。”

姜誓一如既往的沉默不语,李峰就笑道:“多谢王司令出手相助,前线的战事不利,恐怕就已经让您老殚精竭虑,忙的焦头烂额了,所以就直接说重点吧,您老找我俩来到底有何事?”

王国威那张因为上了年纪,又常年操劳过度,所以皱纹遍布却不显老态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笑意,“你应该就是李峰吧,倒还是个爽快人,不错,不错,后生可畏啊。”

李峰脸上笑意未减,“我那些弯弯肠子都是用来对付要杀我的人的,对您老,没必要。”

王国威豪爽的大笑起来,“好,既然李峰小兄弟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就开门见山直说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找你们来是为何事,我不过是奉命行事,把你们接到军区罢了。”

“嗯?”李峰面露疑惑之色,不明就里的看着王国威。

王国威却看向了姜誓,神情敬重道:“你应该就是姜誓了吧?我听老先生说,你有办法解决我们眼下的困境?”

姜誓轻轻点头。

李峰顿时更疑惑了,也看向了姜誓。

王国威道:“那好,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

姜誓道:“我没什么要求,只要王司令您舍得整个京都就行。”

李峰闻言,心中惊疑,却始终保持着沉默。

王国威道:“只要京都内的人民能活下去,一个京都而已,有何不舍?”

姜誓道:“那好,我自然会全力以赴,不过最终结果如何,我不敢夸下海口。”

王国威道:“老先生相信你,我相信老先生的眼光。”

离开办公室后,李峰二人被沈长河领去他们的住处,路上,正好遇见了去找他父亲的王啸贤。

三儿和沈长河打招呼时看见了李峰,顿时一愣,立马想起了两人不久之前见过,就有些意外的道:“噫,你不是那天那个,那个......”

李峰记得这个三儿,就道:“我叫李峰,我记得你叫三儿是吧?”

三儿点点头,“嗯,没错,不过那是我的小名,我大名叫王啸贤。”

“王啸贤?”李峰从沈长河对三儿的态度,以及他能在司令部行动自如立马就推断出了他的身份,虽然不敢确定,却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果不其然,沈长河介绍道:“两位,这位是我们王总司令的小儿子,你们认识?”

三儿道:“我们在河N省见过一面,墨雪姐当时也在,还说李峰救了她一命,对了,我记得你当时说过你会来京都的,你果然来了,诶,你见到墨雪姐了吗?”

沈长河闻言面色变得有些怪异起来,柳墨雪?柳家长女?这又是怎么回事?这个李峰既然救过柳墨雪一命,又为怎么会和柳家起这么大的冲突呢?

这位时时刻刻都在为王国威解忧排难的忠心副官虽然满腹疑惑却没有开口询问,因为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三儿今天头一次出门,心情似乎也不错,他不想破坏气氛,不过却把这个细节记在了心里,准备找机会透露给司令。

李峰摇了摇头。

“哦,还没见到啊。”三儿想了想,也对,墨雪姐这几天应该都没出门,柳家又不是谁都能进得去的地方,所以他就没太在意了,又问道:“对了,你们这是准备去哪?”

沈长河道:“我正准备去给两位安排住处。”

“真的吗?你们要留在这里?正好我没事,沈大哥,我能不能跟着一起去?”三儿有些惊喜的问道。

沈长河点点头,“当然可以,不过,你应该问一问他们两位的意见。”

姜誓一如既往的沉默。

李峰无所谓的点点头道:“你想跟着就跟着。”

然后,三儿就跟上了三人,一路上问了李峰一些问题,听的沈长河是心惊不已。

三儿问:“李峰大哥,我听墨雪姐说你才六阶巅峰,却能斩杀八阶丧尸,你是怎么做到的?”

六阶巅峰斩杀八阶丧尸?这怎能让沈长河不吃惊?

李峰轻描淡写的回答道:“偷袭而已,当时那个八阶丧尸已经被柳墨雪吸引住了,我能杀它,柳墨雪有一半的功劳。”

三儿闻言有些失望,喃喃道:“这样啊,我还以为李峰大哥你和墨雪姐一样,练过很厉害的功法呢。”

李峰顿时来了兴趣,问道:“柳墨雪练了什么功法吗?”

“嗯。”三儿点点头,“墨雪姐练的是《雪帝决》,不过只练到了第三层,却已经很厉害了,不知道等墨雪姐练至大成该有多厉害。”

李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现在他已经基本确定柳家继承有上古传承,这《雪帝决》有可能是上古遗留下来的某本功法秘籍,怪不得这女人冷冰冰的,说话直来直去,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李峰和姜誓被安排在了一间宿舍,八人宿舍只有他两个。

军区里大半兵力都在前线浴血奋战,所有这一整栋宿舍里都没什么人。

三儿在回司令部的途中向沈长河问道:“沈大哥,我们是不是要离开这里了?”

沈长河点点头,“命令很快就会下达,准备退入东三省。”

三儿闻言神色默然,刚好起来的一点心情,瞬间又烟消云散了,他叹了口气,满面忧愁的道:“我爸他在这里耗费了那么多年的心血才好不容易修建起那座城墙,这才没几年,就要放弃这个地方了。那这些年牺牲的人们,和程队长他们,是不是白死了?”

沈长河安慰道:“三儿,他们不会白死的,正是因为他们的牺牲,才给我们创造了生存下去的机会。”

“唉......”三儿唯有一声叹息。

宿舍内,李峰问道:“你什么时候和军队搭上线的?”

姜誓道:“昨天有位老先生主动来找的我。”

“就是王司令口中的那位老先生?”李峰看着他道。

姜誓点点头。

李峰皱眉道:“怪不得我总感觉不对劲,原来我们早就被人给盯上了啊,那位老先生什么来头?”

姜誓想了想,道:“高深莫测,而且他已经看出了我的身份。”

李峰眉头舒展开来,笑道:“被你这么一说,那我倒真想去见识见识一下这位隐藏在军区之中的幕后高人了。”

“对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李峰又问道。

姜誓道:“我和那位老先生有一个计划,与你无关。”

李峰闻言一愣,“啥意思?”

姜誓神情淡漠道:“字面意思,京都马上就要被放弃了,这里的人会退至东三省,那里很安全。”

李峰追问道:“那你呢?”

姜誓答非所问,“李峰,时间不多了,你应该马上离开这里,回到你该回去的地方。”

李峰不说话了,姜誓最擅长的就是这个,所以两人就陷入了长久沉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