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第二位宇宙主宰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柳墨雪
作者:百扑成神  |  字数:5299  |  更新时间:2020-06-12 10:20:18 全文阅读

李峰手起刀落,明晃晃的刀锋如切豆腐一般,毫无凝滞的划过了紫眸丧尸头颅,取得那颗紫金色的八阶能量结晶后,他这才看向柳墨雪,刚刚虽然仅仅是惊鸿一瞥,却不可谓不惊为天人。

如今仔细一看,又不得不在心中感叹,这个一袭白衣似雪,青丝及腰,容颜绝美,气质出尘的女人,如果光是用美来形容她的话,都像是对她的亵渎。

柳墨雪同样在打量着的李峰,眼神有些复杂,结合之前紫眸丧尸任人宰割的怪异举动,她有些想不明白,一个不过练气六层巅峰的男人,为什么能控制住一个八阶丧尸。

毕竟连已经练气七层的她都对紫眸丧尸束手无策。

李峰收回目光,看向刚刚爆炸传来的方向,问道:“那边是你们的人吗?”

柳墨雪暂时收起了心中的疑惑,轻轻点头,问道:“你是谁?”

“不重要。”李峰道:“你们的人坏了我的计划。”

柳墨雪闻言眉头一沉,声音冷淡了几分,“如果你的目标也是尸王的话,它此刻已经死了。”

李峰咧了咧嘴,“你真当尸王这么好杀吗?”

柳墨雪道:“那样的爆炸,就算是筑基境,也不可能活下来。”

李峰懒得和她解释,之所以出现在这,是因为他刚好就在附近,又从姜誓那里得知,这栋大楼里有人类,还有一只七阶变异丧尸和一个八阶丧尸。

如今已经斩获了那颗八阶结晶,他也就没必要再继续逗留了。

见李峰一声招呼都不打,转身就走,柳墨雪那两道如垂柳般好看的柳眉微微皱了起来,她毫不犹豫地快步跟了上去。

见柳墨雪跟了上来,李峰没有刻意等待,也没有刻意疏远,自顾自地开始下楼。

自打出生以来,还是头一次遭人冷漠对待的柳墨雪不为所动,就那么不紧不慢地跟着李峰,天生无情的她,自然不会因为李峰是这么多年头一个对她态度如此冷淡的异性,而产生某种异样的好感,她只是很好奇,又很怀疑罢了。

那处发生了剧烈爆炸的街道上,身上衣物已经被爆炸时产生的高温毁灭殆尽的吕震看了看四周废墟,它浑身上下的皮肤都呈现出一种坚硬的金属光泽,双目之中的金光暗淡了几分,它不去管那三个生死不明的贴身女仆,而是走到一处残垣断壁之前,翻开了一块墙壁,看着昏迷在一片碎砖烂瓦之中那个名叫孙意的异能者。

它知道,刚刚就是这个女人想要侵入它的大脑,它觉得这个女人的能力用错了地方,正要伸手去抓起她时,吕震却微微一愣,站起身来,目光看向不远处,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它眼眸闪动,笑道:“你可真会挑时候啊。”

确认李峰那边安全之后,就独自赶到此处的姜誓消瘦的脸颊上面无表情,一双金色瞳孔如两轮烈焰一般亮起,杀意凛然!

吕震扯了扯嘴角道:“想趁我病,要我命?”

姜誓没有任何回应,也没有任何动作。

吕震讥笑道:“看来你心里很清楚嘛,如果一个小时之内杀不掉我,京都那一千万幸存者都将要面临灭顶之灾了。”

“我还是想不明白,站在人类那边有什么好处?就算你能杀了我,又救下了他们,你觉得他们会把你当作救世主来看待吗?你我都心知肚明,人类是绝不会接纳一个异类的,特别是这个异类,还有着随时能够毁灭世界的力量。”

姜誓漠然视之,只说了一句,“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噢?”吕震挑了挑眉,“那你就试试啊。”

姜誓眼中金光收敛,瞳孔变成了与常人无异的黑色,他沉默着转身离去。

吕震对着他的背影喊道:“另外,告诉你一件事情,有人要杀你,而且那人实力远在你我之上,你都已经要自身难保了,还怎么阻止我啊?”

姜誓的身影转瞬即逝,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吕震的这番好意提醒。

李峰在大街小巷里随意乱转,柳墨雪就在他身后默默地跟着,两人这期间没有过任何的交流,直到碰上了从那处街道撤离回来的三儿。

三儿怀里抱着一个已经昏迷过去的女人,他见到了柳墨雪和李峰后,先是一愣,然后就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墨雪姐,队长他们,他们,都牺牲了!”

柳墨雪并未有所动容,神色淡漠的点点头,“我知道。”

三儿因为怀里抱着一个女人,所以腾不出手来擦拭眼泪,他止不住的抽泣,哽咽着问道:“墨雪姐,你怎么,在这,许项哥,呢,他是谁?”

“许项死了,这个人刚刚救了我一命。”柳墨雪说完,又冷声对三儿呵斥道:“不许再哭!”

三儿吸了吸鼻子,果真不哭了,问道:“那我们怎么办啊?”言语之间还是忍不住有些抽咽。

“队长给你的命令是什么?”柳墨雪问道。

一提到队长,三儿就又有点止不住眼泪了,又抽了抽鼻子,道:“队长让我把这个女人带回去。”

“那就按他说的做。”柳墨雪道,说完就看向了李峰,问道:“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回京都?”

李峰无比干脆的摇摇头道:“京都我会去的,但不是现在。”

柳墨雪点点头,没有追问缘由,好像刚刚就只是随口一问,她又道:“就此别过,你到了京都后可以来找我,救命之恩,我柳墨雪定然铭记于心,到时候你可以提出任何要求,不管你是要我自荐枕席,还是以身相许,我都不会拒绝。”

“不必了。”李峰闻言先是诧异于柳墨雪的直白坦率,大致猜出她这番言语之中的试探后,笑言:“这份报答,我怕是无福消受。”

就连三儿都有些惊讶于柳墨雪的露骨言语,然而更让他吃惊的是,那个男人竟然拒绝了?要知道这可是京都内无数男人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事情啊,三儿看了看墨雪姐,又看了看李峰,有点儿反应不过来了。

柳墨雪最后看了李峰一眼,带着三儿和他怀中那个昏厥过去的女人走了。

不久之后,李峰等到了姜誓,问道:“你没有出手?”

姜誓道:“我若是出手了,京都会在一个小时之内沦陷。”

李峰一点就透,“这么说,京都那边的局势已经完全被它掌控了?”

怪不得在未来,史书上不曾有过京都还有幸存者基地的记载,原来那里的人现在都已经陷入了必死的绝境。

姜誓问道:“你还打算去京都吗?”

李峰点点头,“去啊,为什么不去?”

姜誓道:“你觉得你有能力力挽狂澜?”

李峰笑了笑,“这不是还有你吗?”

姜誓顿了顿,道:“我的能力有限,就算出手,也不一定能扭转局面。”

李峰闻言一愣,“怎么说?”

姜誓道:“最大的问题其实不是它,而是那些八阶和九阶的丧尸,这些丧尸并不会受控于我,我若强行控制它们,恐怕反而会被群起而攻之。”

李峰皱眉,若有所思的问道:“目前八阶以上的丧尸有多少了?”

姜誓摇头道:“不在少数,而且都在暗处,分散的很广,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而且它们和它的目标一样,都想要消灭人类。”

李峰听完姜誓的话后,眉头舒展,心中恍然,“怪不得。”

“什么?”姜誓有些疑惑的看着李峰。

李峰摇摇头道:“没什么,走吧。对了,你打算和我一起去京都吗?你的身份,好像不太适合去那种地方。”

姜誓想了想,“我想进去看看,进去之后我会随机应变,到时候出了问题,你可以不用管我。”

李峰点头道:“那行。”

一天后。

河B省内战火连天,面对浩如烟海的丧尸大军,那前赴后继,无止尽的冲锋,京都人类大军不得不一退再退,时至今日,战线已经退至BD市。

吕震显然是不打算给人类一秒钟的喘息机会,步步紧逼,每次冲锋间隙都很短。

前线战事不利,军队节节败退,如今又有了后院起火的征兆,京都内的情况不容乐观。

就在今天,两个外地人由西城门进入了京都,对于这些外来人员,如今京都都是来者不拒,更何况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每多一个进化者或者是异能者,京都就多一份力量,多一份力量,就多一份守住京都的希望。

守城的士兵甚至连例行盘问都省略了。

入城之后,李峰望着那堵高墙,那堵将整个京都围起来的百米高墙,是末日之初就开始修建的,花了整整七年时间,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修建而成。

这道城墙,是京都最后的一道保障。

由于是特殊时期,京都内不但全城戒严,没有上级命令,还禁止外出。

让李峰有些无奈的是,他是进了城,才被告知这个消息的,所以才站在一条没有多行人的街道上望着那堵百米高墙。

“如果有什么意外,你出的去吗?”李峰看着墙头上那些全副武装的巡逻士兵,和那一门门在烈日的照耀下,散发着凛冽光泽的大炮问道。

姜誓点点头,“我没问题,你呢?”

李峰摇头道:“想要翻过这墙,至少得有八阶的实力才行吧?”

姜誓点点头道:“差不多,不过前提是上面没人,不然强行翻越,只会落得两个下场,被上面的人守株待兔或者是直接打成筛子。”

李峰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自嘲道:“光是这堵墙,应该都够那家伙喝一壶的吧?是我杞人忧天了,京都的情况看起来没我想象的那么糟糕啊。”

姜誓问道:“你后悔进来了?”

李峰收回目光,“后悔有什么用?来都来了,按一开始说好得来。”

然后两人就开始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

柳氏,京都内首屈一指的大姓氏,这个姓氏渊源悠久到了能追溯至正史之前的上古血脉之一的古老家族,坐落于京都二环以内,高门阔府,宅院深深,占地极广。

在这寸土寸金的首善之都,光是柳家这栋宅子,作为柳家的不动产之一,都已经不是用金钱能够衡量的老物件了,由此可见,柳家的家底有多么雄厚。

很多像柳家这样的上古血脉者,经过漫长的岁月,或多或少都已经没落了,被淹没在了历史的洪流之中。

好一点的,选择了销声匿迹,超然物外,隐世不出,远离了这世间的纷争是非。

惨一点的,则是在尔虞我诈的人心算计中,落得个满门死绝的凄惨下场。

比如李家,二十年前被一夜之间灭门,除了一个嫁入柳家的李月雅之外,无一幸免。

至于灭了李家满门的凶手为何会放过李月雅,是忌惮于柳家的实力,还是觉得一个女人罢了,无足轻重,也就没有赶尽杀绝,世人不得而知。

总之,李家的血脉已经断了。

至少很多人是这样认为的。

柳家,柳墨雪的闺房内,换了一袭轻纱长裙的柳墨雪,气质无暇,仙气更甚,她独自倚靠在窗边出神的望着园外蓝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可能是在想那个因为克死了二叔而被家族排斥的二婶,想她为什么要一错再错,任由着自己声名狼藉,最后更是被爷爷赶出了家族,在城中开了一家生意冷清的饭店。

生而无情的她,又修炼了好似为她量身打造《雪帝决》后,就愈发难以理解人们的勾心斗角了。

她的心境会随着修为的增长变得更澄净,也更无情。

柳墨雪突然又想起了那个男人,昨天的时候,他们两人,彼此都在防备着彼此,自己的几次试探问话,言语之间分明没流露出过一丝杀意和敌意,可他却至始至终都戒备着自己,让她很好奇,也更怀疑他的目的了。

不知道他进城了没有。

京都军区司令部。

王国威是个头发花白,却不显老态的魁梧中年人,虽已年过半百,眉宇之间却没有半点暮气。

王国威膝下有三子,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在末日之中为国捐躯了,饶是如此,他仍是让自己最小的儿子,王啸贤成为了上次“斩首行动”的敢死队成员。

此时,他正双手撑在桌面上,十指交叉抵住下巴,看着桌面上的战报。

正面战场情况依旧,左右两处战场,敌人的攻势已经开始成倍增加了,显然是想尽快攻破两翼,然后包围整个京都,断绝他们的后路。

就在这时,一名年轻军官走了进来。

王国威头也不抬的问道:“问出什么了吗?”

年轻军官摇头道:“都是些没用的信息。”

王国威面露苦笑,神情有些惋惜,语气有些悲切,沉声道:“那么多大好儿郎,就换回来了一个女人......”

年轻军官沉默的站在一旁。

王国威突然又问道:“三儿怎么样了?”

年轻军官道:“一天一夜没出门了,也没吃东西。”他有些不忍道:“司令,您要不还是去看看他吧。”

王国威站起身来,边向外走去边道:“现在没空,你替我去看看他吧,我要去见一见先生。”

一间空无一物的狭小密室之中,王国威与一名看起来就要将就木的古稀老者对坐,两人身前空无一物,老者身旁趴着一条黑狗,正睡得香甜。

王国威面对老者时,不管是神情态度,还是眼神语气,都恭敬至极。

“先生,真的就没有破局之法了吗?京都这一千万人难道都无法幸免于难?”

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岁的老人半眯着眼,缓缓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王国威神情苦涩,眼神黯然,哀叹道:“人类,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老人笑了起来,笑容中满是讥讽与嘲笑,道:“这,你就要去问问,那几个打算袖手旁观的缩头乌龟喽。”

王国威闻言,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迫切的问道:“恳请先生替我联系一下那几位,我有些话相对他们说。”

老人摇头道:“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不朽仙人,哪会理我一个元婴腐朽的老头子?”

“小王啊,我知道你想恳求他们出手救世,但他们可不一定愿意放着好好的安稳日子不过,陷入这死局之中。”

“唉......”王国威哀叹一声,起身准备告辞,突然想起一事,就又问道:“先生,您如何看待诸葛家的这场变故?”

老人淡然道:“玩火自焚。”

等王国威离去之后,那条黑狗突然醒了过来,抽动了两下鼻子。

“嗯?嗅到什么了?”老人好奇的问道。

黑狗“汪汪”叫了两声。

老人先是一愣,随即闭目凝神,再睁开眼时,原本昏黄的双眼中,暗淡的目光突然变得炯炯有神,他沉吟道:“噫,这本已经无法改变的局面为何会突然又出现了变化?啧,让我看看,莫不是那群缩头乌龟终于良心发现,舍身入局了?不对,不是他们,噫?这人是?”

老人先是一顿,随即开怀笑道:“有意思,这份血脉,莫不是他的后人?怪不得能有如此之大影响力,不过,这孩子为何会出现在这?又是如何从那场劫难之中幸存下来的?”

老人虽然活了很久,却仍是看不穿这其中因果,他拍了拍黑狗的脑袋,笑道:“走,老伙计,陪我出去透透气。”

城内,逛了许久的李峰和姜誓两人随意找了家饭馆,饭馆的生意有些冷清,里面一个客人都没有,确实,如今这世道,再加上外面的战事,有客人才是怪事。

店里的服务员是个年轻小伙子,显然是闲散贯了,突然见到有两位陌生人进来,一时间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呆呆的问道:“两位有事?”

姜誓没有说话,李峰笑道:“来这还能有什么事?当然是吃饭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