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妙笔九幽集 > 正文
第十二章 彩虹(二)
作者:圈儿玖  |  字数:3014  |  更新时间:2020-06-01 22:23:05 全文阅读

“有了有了!我有了!”

水鬼忽的兴奋地蹦了起来,站在树荫下开始了另一番故事。

城市的夜晚总是来的喧嚣,无论是跃动的广场舞,还是热闹的游乐场。

不过,奇怪的是,入了小区这些嘈杂便会忽的消失不见了。

房间的大床上蜷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挣扎了好半天她才猛地坐了起来。桌子上的笔记本被她猛地砸在了床上,然后点开了那个熟悉的页面。

沉吟片刻,她郑重地敲下了几个字:对不起,今晚正式开始停更了。

伸出的手指颤抖了一下还是坚持着按下了发布。

不过片刻,微博的下面盖了五层楼。

“大大,发生什么了?”

“大大,为什么停更呀?”

“大大,你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

“对不起。”

麦冬看着屏幕上关心的字眼犹豫了。

此时,门从外面打开,一个穿着印有白色条纹灰色睡衣的女孩走了进来。

“小冬,合同已经解除了,违约金也返还了。”

女孩的声音温柔地像极了春风,麦冬抬眸看着山柰有些委屈地瘪了瘪嘴角。

“柰柰,我不想离开他们。”

麦冬的语调再一次哽咽,其中的委屈与辛酸,都伴着大颗大颗的眼泪滚了出来。

山柰伸手将麦冬拉进了怀里,仿佛哄着小孩子一般,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她没有说话,这种时候,该说什么呢?

哭了二十分钟,麦冬哭累了,吸了吸鼻子从山柰的怀里抬起了头。

脸被憋得发红,头发也乱糟糟地糊了一脸,看上去狼狈极了。

山柰无奈地轻叹一声将她的头发抚回了原本应该待的地方。

“柰柰,要抱抱。”

麦冬瘪了瘪嘴委屈巴巴地伸出胳膊看着山柰。

山柰无言地笑了笑伸手将人再一次揽进怀里。

“没关系的,还有我呢。”

山柰轻声哄着怀里的人,眸光将淡淡的心疼抛散在空气中,染了一室的苦闷。

麦冬从山柰怀里挣扎出来看着山柰,一副认真的样子道:“柰柰,人家以后就要靠你了。”

山柰被她的小表情逗笑,捏了捏她的小脸,故作无奈道:“那怎么办呢?自己的女人总要自己宠着啊。”

麦冬看着山柰笑得发甜,整个房间又都染上了蜂蜜般甜甜的味道。

山柰缓缓地舒了一口气,道:“想喝点什么?”

麦冬略一思索,歪了歪脑袋轻声道:“红酒?”

山柰点头应下开了门出去拿酒,片刻后那纤细的手指别了两只酒杯进来。

“你之前的微博我帮你删了。”山柰一边倒酒一边说。

麦冬一愣,有些不解地接过山柰递过来的酒杯。

她看着山柰的手指一时有些出神,那白皙的手指与红酒的颜色交相呼应,油然而生的是一种别样的好看。

“那些家长的言辞太过激了,干脆全删了,眼不见心不烦。”

山柰将手里的酒杯与麦冬手里的那只轻轻一吻,随即分开。

杯中的红色液体微微摇晃两下,仿佛两人眸光相交时心底泛起的波浪。

“那早些休息吧。”

山柰看着心情转好的麦冬笑道。

麦冬回了一笑,俏皮地行了个礼道:“遵命!山柰大人!”

两个人笑闹着睡去,身影渐渐被夜幕吞没。

夜幕被迅速撤了去,第二日,又给挂上了大大的着火一般的太阳。

“早安,山柰大人。”

麦冬亲了一口山柰便捂着嘴一个劲地偷笑,眸子里满是喜悦的光亮,还带着些调皮的灵动。

山柰揉了揉眼,瞧着偷笑的麦冬宠溺地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绵软的手感就如同拿在手里的棉花糖,又像与麦冬相处时的心情,愉快极了。

山柰又看了一眼麦冬,这才换了鞋赶去了出版社。

麦冬目送山柰出了小区便瘫坐在了沙发上。

没有了码字的日子,该怎么办呢?

“叮咚,叮咚。”

突然响起的门铃把麦冬从沙发上惊了起来,愣了片刻便匆匆地拖拉着拖鞋赶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男一女,皆是正式的装束。

男人的发型喷了一层发胶。那架势像是要灭掉每一根不甘同类的头发。

女人则简单地挽了一个发髻,加上那身黑色正装看上去别致又优雅。

“你们是?”

麦冬看着眼前的两个陌生人心里有些忐忑,这两个人她不认识。

“你就是彩虹喵本人吧?”

男人先开了口,眼神有些凌冽地盯着麦冬。

麦冬一怔,彩虹喵是自己写网文的笔名,但是这种事......

她忽的明白了什么,心里松了一口气将两个人请进了屋里。

男人坐在沙发上腰背被刻意地挺得笔直,与那翘着的二郎腿形成了九十度角。他架起的两腿间也形成了标准的45度角。甚至他的右脚面与小腿都是九十度。

女人刻意地抚了一下自己的短裙,抖了抖身上的貂皮披肩,两腿紧靠侧向一边,不用说,又是标准的四十五度。

麦冬礼貌地将两个人安排到沙发上就进了厨房,将家里为数不多的茶叶泡在了茶壶里。

进门的两个人则在肆无忌惮地打量这个不大的房间。

小小的八十平里:一间客厅,小小的;一间厨房,亮亮的;一间浴室,香香的;一间卧室,暖暖的。

“看你年纪不大,今年二十几吧。我今年已经四十四了,手底下经营了不下五家连锁店。我从十几岁就开始跟着我的父亲干活了,那时候的钱很难赚,但我坚持了下来。这才有了今天,这座规模不小的企业。”

男人清了清嗓子便开始报告自己的一生,手势动作利落有力,话语中满满的自信。只是他似乎把这里当成了他的会议室。

麦冬不明白他的意思,只能紧紧抱着山柰的杯子,眸光时不时地注视着手里的杯子,希求能够得到些许安慰。

“你年纪还小,很多事情还没有经历过,也不明白一个家长对孩子的担心。你写的东西可能真的文笔很不错,但是你也要考虑一下别人读了之后的后果不是?”

男人忽的换了语气,语重心长地看着麦冬道,

“你现在或许喜欢一个女孩,但那是真的喜欢么?你们在一起,你的父母怎么想?以后还要不要有下一代?”

麦冬眨了眨眸子,这个人大概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很早便不在了吧。

“别跟她瞎扯了,你就说吧,给我们造成的损失怎么办?”

女人不耐烦地打断了男人的话,猛兽一般的眸光瞪着麦冬,话语里裹挟着初冬的寒冷。

麦冬猛地抬头,看着那个陌生的如狼似虎的女人,眸光中满是不解。

女人站了起来,绕过桌子到了麦冬面前。她哒哒的高跟鞋就像是战场上的鼓槌,一下又一下击打在鼓面上,同时也砸在了麦冬的心上。

“我已经停更了。”

麦冬抬头看着女人,不安地抿了抿唇。

“我要求你删掉你的小说,之后公开道歉!”

女人的声音陡然升高,麦冬被吓了一跳。

“我昨晚道过歉了。”麦冬嗫嚅道。

昨晚压制下去的委屈已经开始从心底苏醒,渐渐地侵袭大脑,她的语言中枢已经被击溃,该说什么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

“把你的小说全部删除,全部!如果以后我再看到你写的东西,我看一次举报一次。”

女人趾高气扬的模样将麦冬的心吓得掉到了地上,她还没有想好该怎么捡起来,那女人就一脚踩了上去。

一室死寂,麦冬连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都能听见。

男人的手机忽的响了,砸碎了这一室寂静。

男人接起了电话,嘀嘀咕咕说了五分钟便携了女人潇洒地离开,只剩下了两只没有动过的茶杯和一扇洞开的门。

外面的寒风肆无忌惮地闯进来,贪婪地将麦冬整个吞进了肚子里。麦冬只觉得侵入骨髓的冷,她蜷缩在沙发上,努力让自己的身体缩得更小一些。

这个冬季,好冷。

她蜷缩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杯子。

能被有名的企业家找上门,是不是也是一种荣幸?自己是不是也算是小有名气了?那是不是应该笑?

没错,是该笑着的。

麦冬不停地安慰着自己,无声的泪水却还是模糊了她的视线。

“原来,我真的没有那么坚强。”

麦冬抹了一把脸,满手的湿润让她意识到自己哭了,又一次流泪。

初冬的风更猛烈了,麦冬浑身冰冷,手背上的血管显出了紫色,最后整双手都在泛紫。

她的身体抖得厉害,却依旧没有起身关门的打算,只是一个人蜷缩在沙发的小角落。

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受了惊的猫咪,可怜得让人心疼。

山柰中午回来看到开着的门心里一惊,鞋都没换就冲了进来。

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走神的麦冬,她甩下了包就将人抱在了怀里。

又看了看桌子上的茶杯,发生了什么不言自明。

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你这丫头,可真会让人心疼。”

山柰将麦冬狠狠地揉进怀里,话里面三分的抱怨七分的心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