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怪谈办事处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废弃铝厂
作者:徐小开  |  字数:3303  |  更新时间:2020-06-03 13:07:32 全文阅读

整个下午,徐逸张晓两人一直蹲在电脑跟前不断地刷新翻找着实时新闻动态。

可除了各国政治事件以外就是再普通不过的明星八卦,王峰身上发生的的离奇车祸仅仅一天就被各大娱乐新闻顶了下去。

夜幕时分,没有任何发现,徐逸安抚好张晓,离开了幸福佳苑。

“怎么样?能感应到吗?”

离开后,徐逸一路避开行人,来到了一个人少的角落,从背包里掏出了煤油灯。

“很微弱,应该在东区最南边和南区相交的地方,距离不近。”

煤油灯微弱的火光窜动,徐术平静的的声音响起。

“最南边和南区交界处?那边不是山区吗?这就比较麻烦了。”徐逸单手挫着下巴,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我在李莉身上留下的气息忽强忽弱,她应该在一个磁场挺强的地方。”

徐术沉默了一会儿,给徐逸尽量缩小搜索了范围。

“强磁场?我知道他们在哪了!”

徐逸沉思了一会儿,突然眼前一亮,提起煤油灯就朝路边跑去。

“师傅,去南边的那个老铝厂。”

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徐逸提着煤油灯直接钻进了车里。

司机从后视镜里扫了一眼煤油灯和徐逸的破旧背包,脸色显得有些不太自然。

“小伙子,那家铝厂倒闭两年了,你这大半夜的跑那荒郊野岭的干嘛去?”

“我朋友去爬山迷路了,我去接他一下。”徐逸随口编了个理由解释道。

“小伙子,你别怪大哥我多嘴,那个铝厂据说闹鬼啊,我劝你还是尽量离那边远点。”

司机开着车,时不时的从后视镜扫一眼坐在后排的徐逸。

“闹鬼?能给我讲讲吗?”

司机的话引起了徐逸的注意,双手搭在前排的靠背上,身体前倾,一脸期待的问道。

“这事有一个多星期了吧,在我们这个圈子里都传遍了。一哥们跑夜车从那边经过,看到路边有一个人向他招手,但是等他靠近的时候那个人突然就不见了。等他再发动车的时候,那个人凭空出现在车后座上,满身的血。”

司机用一种极为低沉的声音讲着,仿佛这件事是他自己亲身经历一样。

“然后呢?”徐逸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问道。

“然后他吓得直接丢下车跑了,但是没跑出去几步那个鬼就突然出现在前面,接着他就被吓晕了,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估计你在医院里了。”

司机脚下踩着油门,说话间,出租车已经开上了环城高速,直奔南边而去。

司机讲完鬼故事后,两人皆是陷入了沉默,司机还是是不是扫一眼后视镜,徐逸则是皱着眉头看着窗外的夜景,不知在想些什么。

车内死一般的寂静,徐逸盯着窗外渐渐远去的城市,内心有着复杂。

不知过了多久,司机将车速降了下来,借助车灯能隐约的从黑暗中看到一座的废弃工厂。

“小伙子,,要不我在这等你?你接到朋友我再载你回去?这个点在这边打车可不好打啊。”

司机在距离废弃铝厂不远的路口停了下来,看着前方山脚下阴森森的铝厂,司机的语气有点不自然,十分好心的问道。

“我朋友手机没电了,我还得去找找他,你就先走吧,谢谢你。”

徐逸提着煤油灯,一脸微笑看了眼司机大哥,谢绝了对方的好意,付了车费独自朝工厂走去。

由于是在山脚下,即使是在夏天,周围的温度也有些低,徐逸将煤油灯挂在背包上,双手抱臂搓了搓,显然有些不适应这里的温度。

前方的大山挡住了大半月光,整个铝厂笼罩在黑暗中。铝厂对面的马路绕山而行,偶尔有几辆小车呼啸而过。

来到铝厂大门前,徐逸简单的扫了一眼,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

“这工厂背靠大山想法是不错,可这工厂在山的阴面,建在路西,整个工厂被山体包住,极易聚阴。这山体则是乱石居多,这里可真是凶地啊。”

感叹了几句,徐逸左手提着煤油灯,右手握着铁棍,小心翼翼的走进了铝厂大门。

“这里磁场很强,我只能微弱的感应到李莉,就在这附近。”

不知为何,踏进工厂之后,徐术的声音变得有些模糊。

荒废了两年的铝厂,地面上杂草丛生,左手靠近山体的一边有三间厂房,像是被拆过,只剩了个框架,里边的设备都已经被搬空。

“这怎么找?”

徐逸站在草丛里,环视着四周,一股难闻的重金属味道充斥着鼻腔。

此时已是深夜,惨白的月亮孤零零的挂在工厂上空,凄冷的月光透过大山洒在破旧的厂房上。

大院中间办公用的小平房被黑暗模糊掉棱角,似乎每个阴暗的角落都藏着意想不到的危险。

徐逸强忍着杂草带来的不适合,一步一步朝距离最近的厂房走去,每走一步,都会带动杂草发出沙沙声。

“沙沙沙沙”

突然,徐逸身后传来一阵杂草的响声,像是什么东西跟在自己身后。下意识的回过头,身后除了杂草之外别无它物。

徐逸精神紧绷,时刻提防着周围的一切,可随着徐逸迈开脚步,身后的沙沙声再次响起。

徐逸猛的回头,依然什么都没有。可就在徐逸转过头的一瞬间,一只完全腐烂的手抓住了徐逸的脚踝。

“啪!”

脚踝处传来的冰冷瞬间让徐逸反应过来,手里的铁棍直接砸下。

意料之外的是,当铁棍落下的时候,徐逸只感觉砸在了坚硬的土地上,回过神来的时候那还有什么手。

“幻觉?”

徐逸皱着眉头谨慎的用铁棍在周围的杂草里翻找了几下,根本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

“这里的磁场很奇怪,越靠近厂房我就越虚弱,如果进去的话我很可能会帮不了你,小心点。”

徐术的声音此时已经像是老唱片发出的声音一般模糊不清。

徐逸点了点头,迈开脚步继续往厂房那边走去。

从大门到厂房的距离大概只有二十米左右,可此时对于徐逸来说,这一小段路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身后的沙沙声在自己脚踝被那只满是鲜血的手抓了一下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对此徐逸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硬着头皮来到第一个厂房门口,墙上的大门和玻璃都已经被拆除。诺大的厂房从门口看进去十分空荡,中间仅有几台破旧腐烂的机器。

浓烈的重金属味道让徐逸不禁捂上了鼻子,比起自己熟悉的硫磺味,这股味道更加刺鼻。

提着煤油灯,微弱的灯光在黑暗中显得极其渺小。徐逸每向前走一步,心里的压抑感都会重几分。

随着慢慢深入,徐逸整个人被黑暗完全笼罩。周围除了自己的脚步声以外一片死寂,屋外的大山里偶尔传来几声鸟叫声,此时听起来更像是凄惨的哀鸣声。

徐逸靠着墙,不断的向前摸索,煤油灯的火光好像根本照不透这里的黑暗一般,越往里走灯光越暗。

厂房很大,徐逸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到了厂房的什么位置,煤油灯的灯光已经完全不足以给自己照明,将煤油灯塞进了背包里。

可再次背上背包准备走的时候,徐逸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背包像是重了很多。

煤油灯的重量徐逸在清楚不过,可现在这个重量完全已经超出了煤油灯,心中一股凉意油然而生。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徐逸的神经瞬间紧绷,刚迈出半步的脚小心翼翼的收了回来。与此同时,一股尸体腐烂的恶臭从背后传来。

刺骨的寒意席卷而来,徐逸打了个冷颤,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滴在地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

身后的东西像是趴在自己背包上盯着自己后脑勺一样。背包的越来越重,一只腐烂不堪的手毫无征兆的从左边探出,像是抚摸爱人一般轻抚着徐逸的左边脸颊。

皮肉腐烂的粘稠触感和腐臭味让徐逸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握着的铁棍早就已经青筋毕露,却迟迟不敢动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徐逸雕塑一般僵在原地一动不动,背后的腐尸一点一点从徐逸的身后爬出,露出了一个完全腐烂变形的人头,一只眼球已经脱落,耷拉在眼眶外。

“救救我,救救我。”

人头搭在徐逸的肩膀上,诡异的女声从腐烂的嘴里发出。

听到声音,徐逸也不敢说话,心脏剧烈的跳动,呼吸变得急促。

“救救我!”

腐尸咧开嘴,双手抓住徐逸的肩膀,双脚盘上了徐逸的眼角,整个挂在了徐逸背上。

“怎么做才能救你?”

黑暗中,一具腐尸挂在自己背后,长时间的压抑,徐逸始终是没忍住,长呼了一口气,开口问道。

“救救我,救救我。”

腐烂的手指了指前方,嘴里不断的重复着。

“往前走吗?”

强忍着不适,徐逸顺着腐尸的手看向了一片漆黑的前方,艰难的迈开了脚步。

在漆黑的废弃厂房里背着一具腐尸,徐逸顺着腐尸的指示慢慢摸索着前进。

在黑暗中不知有了多远,徐逸在一个巨大的铁质水箱前停了下来。

“你的尸体在这里面吗?”

靠近水箱的时候,背后的腐尸发出了阵阵哭声,徐逸看着眼前的水箱问道。

“救救我!救救我!”

话音刚落,背后的腐尸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冲着水箱大声喊着,腐烂的双手紧紧的抓着徐逸的肩膀。

“你别激动!我会想办法救你出来!”

强忍着肩膀上剧烈的疼痛,徐逸借助从破漏的屋顶照进来的微弱月光慢慢爬上了眼前的水箱。

水箱很大,当徐逸爬上水箱的时候,已经可以伸手够到屋顶。顶部圆形水密门已经生锈,把手有些腐烂的痕迹。

徐逸蹲下身子,单手手用力转动把手,随着一阵金属摩擦发出的刺耳响声,水密门慢慢被拉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