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之无敌天尊 > 正文
第一章 濒死经验
作者:雾中闲人  |  字数:4670  |  更新时间:2020-08-14 14:39:28 全文阅读

第一卷人间传说

 一名有些困意的看守所管教被雷声惊了一跳,揉了揉发涩的眼睛嘴里嘟囔道:“靠,什么鬼天气?嗯,怎么回事!刘所,快,出事了...”

七号监仓的画面上清晰地显示,水泥地上倒着一个不算健壮的身体,赤裸的上身皮肤白皙柔润。他的身周几个穿着短裤头的汉子,粗手粗脚地拍打着地上躺着人的脸。

北冥玄现在几乎处于无意识状态,脑部的剧烈疼痛已经渐渐麻木,连呻吟声也无力发出。他的脑海里没有去想他摔倒碰伤的事,反而在回旋着今天这无法理解的噩梦。因为工作上的失误被送进看守所,和几名原本不会有任何交集的小混混产生了矛盾。他那瘦弱的书生身体,怎么可能顶得住这些壮汉的推搡?一不小心就滑倒在地上,脑袋狠狠地撞在水泥的通铺角上,顿时便昏厥了过去。

几个人毛手毛脚地想拉着北冥玄的手要把他拖起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头顶上一声怒吼:“你们干什么?住手,把他给我放下来!”

汉子们吓了一跳,手一松,北冥玄的头又一次重重地在水泥地面上一碰,“砰”地一声响,北冥玄的双眼居然开始涣散,眼前的一切都模糊起来。在他彻底失去意识之前耳中似乎传来几名混混称呼管教的声音。

一名光头男子回头看了看站在监视窗口的管教说:“刘所,我们没把他怎么样,他不懂监规,我们在教他,结果吵起来了,是他自己摔倒的。”

窗口的刘所长愤怒地呵斥:“胡说,你怎么不说他在自残,被你们救了?”

监仓的铁门轰地一声被拉开,几名管教手提橡胶警棍冲了进来,高举着警棍喝令让几名混混抱头蹲下。

北冥玄有些诧异地俯视着这一幕,这个四仰八叉躺着的人难道是我吗?北冥玄有点懵了,灵魂出窍?没有想到《读者》里写的是真的,人死了还有灵魂。啊!!这么说我死了?才21岁的我,就这么死了?北冥玄惊恐地想到。

二名管教冲到北冥玄的身体旁对他实施紧急救护,其中送他到监仓的刘管教正指着光头男子怒骂,光头男子一脸的无辜更激怒了刘管教,哆嗦着手指着他,嘴里大吼:“我要被你害死,我要被你害死!”

一道白光从天而降,透过雨幕和房顶照在北冥玄那虚幻的身体上,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穿过房顶来的空中,外面的瓢泼大雨和轰鸣的闪电对他毫无影响。顺着白光慢慢地向天空中升了上去,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就是个超人,自由地飞翔于天空,张开双臂他就可以像鸟儿一样自由的飞翔。他穿过了云层,云海之上星光灿烂月色皎皎。他张开了双臂,仰起头,挺直了身体,眼睛不有自主地闭了起来,不一会他的嘴角微翘,脸上竟然露出了会意的微笑。

北冥玄在这一刻神奇地有了一种与天地融为一体的感觉,尽管他闭着双眼,可他却能清晰地感受到星海的闪耀,感受到清风习习拂面而过,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沐浴在一片光的海洋中,他就是一条在海洋中自由游弋的鱼儿,可以汲取海洋中的营养而被滋养成长。一种难以言表的舒适感让他沉迷,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

终于白光中传来一股吸力,北冥玄从感悟中清醒过来,他并不能抗拒这股力量,灵魂在白光中不断上升。突然间星空、云朵、光点全部消失了,他从白光中进入了一片黑暗中,无边无际,这是一个完全黑暗的世界,分不清方向,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动,还是静止于原地。

一会儿,黑洞里的黑他已渐渐适应,眼前开始出现一幕幕的画面,奇怪的是,这些画面他都异常熟悉,就是他一生中每一个重要时刻的记录。从蹒跚学步到牙牙学语,从幼儿园到大学,他的一生如电影般在黑洞的各个地方展现。很多他以为早已忘却的记忆都出现在画面中,父母长辈无微不至的呵护;姐姐抱着刚摔了一跤的他柔声安抚;同学们挥斥方遒的豪迈;第一天参加工作的意气风发。点点滴滴,分分秒秒都一一展现在北冥玄的面前。

当看守所的那一幕又一次出现时,他苦笑了起来。人生对于他来说还是刚刚开始,自己还有太多的人生经历没有尝试,恋爱、结婚、生子,父母的养育之恩,姐姐的呵护之情,还有宠溺他的外公、外婆,他再也没有办法报答。自己的离去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伤害啊,北冥玄一阵的心痛。

就在这个时候,眼前的画面消失了,无边无际的黑暗彻底将他包裹。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发现在那遥远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光点,那股莫名的力量把他极快地带向光点的方向。越来越近,光点越来越大,原来那是一扇光门。他下意识地推开光门,门外白茫茫的一片耀眼无比,和黑洞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一边是无尽的黑暗,一边是夺目的光明。

他抬腿迈过光门,好像他早就知道过了这个门就不再是漂浮,会在陆地上一样行走了。随着他迈过光门,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光门外,耀眼的白光之中,迎面走来许许多多他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一个个都兴高采烈地在欢迎他,好像他是离家多年的游子,终于回到家乡一般。人群中,他找到了所有的亲人、同学、朋友、同事和所有他认识的人,甚至那几名讨嫌的小混混和光头男子,他们也一样的满脸微笑,真诚地在欢迎他,北冥玄一阵迷茫。

突然,从不知名的空间悄无声息地射来一道晶莹剔透的无色光线,这道光线贯入他的百会穴,一股神奇而无法言喻的能量涌入脑海。刹那间,北冥玄发现,天文地理、物理算数、宇宙洪荒,世间万事万物的各类知识如潮水般灌入自己的脑海,他变成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北冥玄闭上双眼去细细领会。

矛盾的是,他明明感觉自己什么都明白了、领会了、透彻了,却又好像模模糊糊似有似无,所有的知识既真实又不清晰,这感觉就像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处满是珍宝的山洞,他兴奋地拾取,可是却发现每一件珍宝都被加了诅咒,他无法使用。北冥玄有了一种明悟,这个机会如果不能把握,他肯定会追悔莫及的,他强迫自己运转大脑尽量去记忆这些信息。他站在了原地,不再迎向迎接他的亲人们,他没有发现,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在一个界线外停了下来,仿佛是一个无法逾越的沟壑。

大量的知识不停的灌入他的脑海,他渐渐感觉其中有一部分,他已经可以掌握运用了。但由于这些知识都是以一种能量的形式灌入的,所以慢慢地他开始感受到大脑满溢、肿胀直至疼痛。北冥玄咬牙坚持,才一会儿,那阵阵刺痛就让他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他下意识地抬起了右脚就准备跨出一步。他知道,只要他跨出这一步,就会从光线中脱开,脑部的疼痛就会结束,同样的这些知识也就不会再涌入,这个获得无穷无尽知识的机会也会丧失,他犹豫了。

  他的脚慢慢地收了起来,我不是已经是一个灵魂了吗?还会损伤成怎么样呢?也许只不过是大脑中一个模拟的疼痛信息而已,并不是真的。所以他又一次开始咬牙坚持,接下来,他开始感觉到自己的头就像要炸开一般,甚至清晰地感到脑部的血管、经络出现了裂纹,他摇了摇头,灵魂还有血管经络吗?所以他自觉可以坚持下去。疼痛是这么的真实,他忍受不住惨叫起来,双手不由自主地捧住了自己的脑袋,用力地来回抚弄以期减少些痛苦。

突然他的眉心处一阵清凉的感觉从外向内传来,很细微,但如同全身被火烧烤的时候,浇来了一瓢清水,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他的精神完全被这股清凉吸引过来,脑部的剧烈疼痛让他下意识地用自己所有的精神力来拼命想把这股清凉吸引过来。脑海中一声“啵”地轻响,这股清凉真的如愿从他的眉心涌入他的大脑中,顺着一条特殊的经络进入到一个类似于水池的地方,慢慢地汇集起来。

在清凉的水流渐渐存积之时,北冥玄认为不会发生的崩溃却真的发生了,血管爆裂开来,就算是属于灵魂体的他,也绝望地发现,他完了,不但肉体死亡,连灵魂也将溃散,也就是说他——北冥玄,将永远的消失,连轮回也失去了。就在这危机时刻,那水池中的清凉之水自行从池中涌出,顺着无数的经络流向大脑的各个部位,大脑的崩溃立即被延缓、修复并停止了。刺痛感顿时就缓解了很多,而且眉心不断还在涌入清凉,这清凉又不断散入大脑各处,它不但缓解疼痛,还在修复破损的血管神经。北冥玄惊喜地发现,他的大脑在这股清凉的保护下损伤愈合了,血管筋脉更畅通而且坚韧,所以百会穴涌入的知识也渐渐在脑海中沉积下来,也就是说,已经进入脑海的这部分知识完全获得并掌握了。

慢慢的,他好像进入了自己的大脑,来到了自己的精神世界,只见一片不大的空间白雾茫茫。白雾浓度正在越变越高,被清凉灵气修复后的大脑对晶莹光线中附带的知识能量的容纳能力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可是随着越来越多、无穷无尽的知识能量灌入,他看到的白雾浓度越来越高,但这个空间就这么大,又开始有容纳不下的的感觉了。白雾开始挤压这个空间看不见摸不着但却真实存在的壁障。大脑又开始有了之前的胀满的感觉,看来这些白雾就是那些知识能量,就是这些白雾挤压着壁障产生的疼痛,崩溃的不是他所意识中的大脑,而是这个空间,不过也许这个空间就是大脑,大脑就是这个空间,只是他看到的表现形式不同而已。

看来他还是坚持不到获得所有的知识,他可不相信那救命的清凉灵气会一直都在,就在刚才,他已经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他的眉心处再也没有一丝的清凉灵气吸入。再一次发生之前的问题,他真的会形神俱灭,北冥玄莫名地有了这样的明悟。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这有限的空间里容纳下更多的白雾呢?一道福灵心至的电光从他的脑海中闪过:雾?现实中的雾就是水汽,如果让水汽凝成水滴,肯定体积会数十倍地减少,那么不就是说可以数十倍地增加容量。

可是如何才能达到这个目标呢?常识上说是压缩,怎么压缩呢?是个问题,在这个空间中,自己这个灵魂体中的一丝意识能做些什么?他东张西望,下意识地挥手去拨动那些白雾,奇怪的是白雾在他下意识的动作和想法下,居然会按自己的意志轻轻地飘动,手挥动时白雾也会被激荡起来。北冥玄灵光闪现,双手在身前搅动,意志中让他身前的这一片白雾形成一个漩涡,慢慢地白雾在他意志的控制下,转动起来回旋,形成一个白雾的漩涡,越转越快,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大。加上晶莹的光线不断涌入的知识能量的压力,在又一次感到肿胀到疼痛来临的同时,漩涡中心,第一滴浓缩的液态白雾滴了下来,哧地一声,水滴滴在了无形的壁障之上,壁障微微颤动。

越来越多的水滴滴下来,形成一摊,奇怪的是这一摊并不散开,而是集中在一起,陷入了壁障之中,并不影响空间的大小。北冥玄大喜,如果把白雾全部化成液态,岂不是说有多少知识能量都可以吸收容纳?事实也是如此,旋转的漩涡不但压缩了白雾,也加大了对知识能量的吸收力度。晶莹光线像被扯动一般,不再是自行灌入,而是被吸力拉扯着进入意识空间。

北冥玄没有注意到的是,有一个在空中随意飘荡的青绿色光团在晶莹光线附近飘过时,被非正常传送的晶莹光线带动,慢慢地靠近他的百会穴,终于被意识空间中的气旋一吸而入。尽管颜色不同,进入意识空间的青绿光团和其中的白雾毫无排斥感,完美地融合。这光团看起来并不大,与充盈着整个空间的白雾没法比,可是就因为它的进入,漩涡斗嘴处的水滴一下子连成了线,而光团却像没有减少多少似的,一摊水渐渐变成了一塘水。

由于气旋的作用,白雾的浓度减少了许多,白色之中透出了青绿色。青绿色气雾在气旋的带动下终于遍布整个空间,那层阻挡住气雾的无形壁障被气旋带着气雾不断冲刷。壁障从颤动、扭曲到出现裂纹,终于崩溃开了,北冥玄听到了清脆的碎裂声,壁障崩溃了。

脑部的肿胀感顿时消失了,一股舒适感充斥于感觉中。北冥玄的意识被轻轻弹出意识空间,所以他看不到,整个空间被重组,空间最少扩大了十倍,气旋也消失了。空间的下方,有一汪清澈的淡绿色水池,空间中飘荡着淡绿色的气体,整个空间宁静而清新。晶莹的光线已经消失,北冥玄会心地笑了,虽然有危险,但他幸运地安然渡过,相信他已经成功获得了这道晶莹宇宙光线中所蕴含的所有知识。

这时他猛然想起,那些迎接自己的亲人朋友呢?他们会不会等不及?北冥玄忙睁开眼睛,所有的人都还在那静静地等候。不等他迎上去,他的眼前一花,脑袋嗡地一声便失去了意识,失去意识之前,他好像看到所有的人都变成了七彩光点,在他的身前飞舞。

雾中闲人
作者的话

这是一段在我的人生最低谷写下的文字,当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或者是对未来的恐惧和迷茫,或者是不想空渡了那属于自己的生命时光吧。所以,在别人抱怨、牢骚、怨天尤人的时候,在别人嬉戏、休闲、聊天的时候,我能够坚持伏在床前,用笔写下这些文字。 四年多,我已经养成了写点什么的习惯,就有了这本初次尝试的玄幻小说。当然,新手的生涩和文理不通一样都不少,但我相信,这里面有我对新的人生的期望。从最低谷开始,每天不都是在向上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