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求你做个人吧 > 正文
第五章 过
作者:斜幕笙箫2  |  字数:4142  |  更新时间:2020-05-24 20:50:56 全文阅读

方周今晚想要会自己家看看,万一遭贼了就不好了,但是说实在的,自己的小破屋子估计连个新手都不愿意去练习技能。毕竟自己曾经在晚上亲眼见到一个贼跑到自己家,他就装睡,假装什么也没发现,然后就看这个贼在自己家里扒拉到半夜,甚至还蹲在自己窗前抽了根烟,第二天早上在电脑桌前发现了一个让自己难受一天的纸条:兄弟,你以后要过不下去了就去南边的桥底下,我介绍你入行。话虽这么说,作为猫窝来看真的是豪华的不要不要的,毕竟这个占地面积作为地皮资产都够买多少个猫窝了,他现在回来一是看看里面的东西,二是叼个房产证出来,不能让自己的小窝落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手里。

方周不认识路没关系,小喵认识就行了,说起来也不是很远,方周以为这八成是因为苏浅看上自己了,所以就住的这么近!唉,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要和苏浅说:其实我…我不会为了你放弃我的诸多老婆的!真是让人悲伤的事实,足够吧苏浅气死。是的,他这次回来就是为了看看他的手办,至于别的都是浮云!毕竟什么都能放弃,但是不能放弃梦想,不能放弃希望,更不能放弃自己老婆。

方周溜进去后没发现家里有什么不一样,简直废话,自己刚出去不过一天,能有什么不同,总归是是不可能和恐怖小说上一样:陈旧的门上不少裂痕,轻轻一推便发出来木材摩擦的吱吱生,仿佛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门内陈设简单,光线昏暗。屋子正中央是一张桌子,上面放着的是屋子里唯一的光源。老式的外壳已经开始发黄的台灯仅仅能照亮桌子周围的区域,再向外的话就只能看到在墙角掉落了上门的冰箱,冰箱里面漆黑一片,就连轮廓也看不到!唯一能看的清楚的桌子和围着周围的凳子明显也老化了,上面的刻痕大可能是某个人用力用指甲抓出来的,看得出来那人很用力,那沟壑上面还有因为拖拽产生的拉成带状的血痕。处处都是问题,暗处似乎躲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混浊的月光顺着窗户欺骗着屋子里的视线,然而最大的问题还不在这里,而是——水字数是这么水的吗?吓老子一跳!

说实在的,方周现在在晚上视力也好的要死,说什么昏暗的灯光都是在瞎扯,毕竟连不知道哪个旮旯里亲热的两个人都能看的清楚。但是这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这让他更加清楚的知道了自己的屌丝程度,长的那么畸形的人都能找到女朋友啊喂!难不成他还有什么特殊才艺?有最多也是配钥匙,能单手开法拉利的都去宾馆了,那里需要在这个旮旯里,非要说是癖好的话那真的是谁也没办法。

这一次小喵没遇上什么老相识之类的麻烦,方周很顺利就到了自己住的小窝,手办都还好好的没有遗失,没有损坏。确认之后方周放心了,然后就只找到房产证。对方周来说这件事简直比出门一趟还要困难,毕竟出门逛街仅仅让他身体痛苦一段时间,但是找一个什么时候不见的房产证那简直是精神和心灵的双重暴击。

“喵。”神啊,救救孩子…救救猫吧!小喵现在快要疯掉了,它刚洗没多久的一身毛啊。为了找一个房产证,说是满身灰都是轻的,压根就是换了一只猫!即是是这样房产证也还是没有找到,这才是最气的。桌子下面,床下面,抽屉,柜子,小喵连冰箱都扒拉了一遍。

“喵。”你估计已经把它大半夜当卫生纸用的时候丢掉了,我们不找了好吗。小喵可怜兮兮的在方周面前转着圈,就差咬到自己的尾巴了,同时眼睛试探性看向方周,但是方周现在表现的异常没人性,找到之前是不可能走了。

方周仔细思考着还有什么地方没考虑到,他很确定自己没有大半夜吧那玩意儿当成卫生纸用,一来手感不好,二来自己有卫生纸,三来自己不干那档子事!但是自己的房产证自己确实是乱丢了,现在被整到哪里了也确实不知道。

方周其实并不在意自己的房产证,只是自己这个小屋占地面积并不算小,还算适合盖出来个新房子,苏浅一直寄人篱下也不好。总归算是自己的半个人,多多少少要照顾一下。好吧,方周后悔没把自己这个表妹撩到手了!仔细想想这么划算的倒贴,两个人也都是孤儿,这家伙有搞了自己不少小东西,撩到手当是赔偿也好呀!

方舟让小喵继续扒拉,他自己叹了口气找了个旮旯里蹲着。那个时候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要养那些小东西,院长一开始也不同意来着,但是方周确实是自己一个人在养这些东西。平时没事的时候他就蹲在笼子边上,什么也不干,呆呆的看看天,再看看那些小东西。没人找自己,自己也不在乎,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当其他小朋友的梦想是各类职业,他的梦想是做草,因为可以整天和小动物待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

直到有一天院长把苏浅领回来,那个时候自己又多了个表妹!是的,又。那个地方只有这样的关系。方周那个时候正在笼子边上蹲着,反正又是一个与他无关的人。可是苏浅那个时候似乎是真的闲着无聊,她竟然想变成一直兔子!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能顺利从方周手里借到一堆小东西,虽然还回来的时候那些小东西都机会半死不活的。

但是苏浅吧小喵弄丢了!小喵还没满月就被方周收养了,是唯一一个可以放出来的小东西。出来后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又不会跑丢。方周那个时候最喜欢抱着小喵在笼子边晒太阳。方周躺在地上,小喵趴在方周胸前。说起来小喵是只小土猫,但是它不抓方周养的鸟,不捞方周养的鱼,甚至还会在别人过来霍霍的时候咬对方一口!

苏浅把小喵借走的时候方周很自信小喵会在当天偷跑回来,只有两间房子的距离。可是没有,当天它死了!中间隔着房子的还有一个比那时候的方周高两头的网,小喵就死在网下面,耳朵和嘴里都流出血来,腿也断了,背上上有长长的伤口,伤口划开了小喵的皮肤。是被摔死的,摔死之前没跑掉,但是那个铁网的高度不可能摔死一只猫,那些和自己差不了多少的小孩子也是不可能一次做到摔死一只猫,所以小喵被摔了很多次!没跑掉,就算被铁网断开的铁丝划开了背。

方周也是在那个时候知道了妒忌这个东西,以及自己没多在意的苏浅也是可以引起别人妒忌的理由。方周那一天没哭,他红着眼忍着泪把小喵埋掉了,苏浅倒是哭的厉害,一直在道歉。方周只是在她慌慌张张来的时候红着眼,噙着泪看了她一眼,满眼怨恨,直接让她退后了几步,之后就再也没理她,只是安安静静把自己养的那些小东西全放掉了。而苏浅跟了方周一天,眼泪没停过,也没敢劝方周一句。方周在晚上离开了那个孤儿院,想逃出来并不难。

那个时候起,小喵丢了,苏浅也没了,方周真正是一个人了。至于那件事,没办法责怪任何人,只能怪自己!一开始自己就不该吧小喵带回来,不该认识苏浅,不该把小喵借出去……都是自己的错,都是。

方周出了口气,这里面连根烟都没有,真的是烦!方周眉头拧在一起,坐立难安。

“喵。”小喵跑到方周脚边,抬起爪子勾了勾方周的裤脚,看到方周把头转过来看它就拿脑袋蹭了蹭方周的脚踝。

方周笑了,现在的一切都也还好吧?小喵和自己在一起,苏浅也回来了,虽然自己变成了一只猫,但是这也是不错的安排了。真舒服,方周撸猫撸上瘾了,现在正眯着眼,蹲在地上扒拉小喵。

小喵的内心现在很复杂,过来只是为了安慰这家伙一下,结果把自己给搭进去了,不过这样也好过四处乱窜找房产证。

方周也没打算在这里耗着,找不到就算了,他还有别的方法!方周把目光投在电脑上,小喵当即背后一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喵。”小喵都快哭了,猫是不会玩电脑的好吗?你有点做猫的觉悟好不好,我不要在键盘上跳来跳去啊!

方周不理它,在控制权出现分歧的时候就用武力解决,小喵这样的猫,方周一个可以撸一堆。

方周现在需要拟一份协议,签一下就好了,小喵是不会理解猫爪子的印记有什么用的,事实上方周也不知道,但是两只猫爪子抱着笔不就能写字了吗?小喵现在就在键盘上拿着小爪子不停按,不仅仅是小喵,方周也很郁闷,这样真是太慢了,看来有必要正儿八经的练练用猫爪子敲字了。

这还不算,方周甚至开始考虑是不是也让小喵学学打游戏?然后说不定那一天因为游戏玩得好被邀请开语音,然后自己这边喵喵喵的叫。或者一只猫趴在沙发上看动漫,爪子一旁就是小鱼干,很有画面感,值得一试。

“喵。”不可能的,死心吧!小喵在方周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试图将其打消,猫也有猫的尊严,这么乱七八糟的事情真要发生了的话,它对不起自己的祖传身份。

方周一开始也没打算这么做,毕竟都这么过了多少年了,着实有些烦。在加上控制这身体的不仅仅是方周一个,小喵就算打不过自己也不能时时刻刻用武力镇压着。方周自认还算是很尊重小喵的意见的,某些特定事件除外,比如现在。这样的情况也是等价的,就像骗吃鸭脖的时候小喵的强烈反应也没提前告诉方周吗?

等到方周达到自己的目的后,如果不是怕不小心压到删除键还要重新再来,估计小喵就要趴在键盘上睡了。简直是不给猫留活路,猫眼昏花,爪子酸痛,内心崩溃。小喵爬在键盘旁边睡了一觉,感觉依旧不是很好,但也不差,叼着张打印纸找到苏浅家还是能做到的。

这样的赶路的活自然是交给小喵,方周的体质不适合做这样复杂的东西。白天也不需要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白天有人要做什么事情的话会有不少顾忌,而以小喵现在的智商过马路被车撞的几率几乎为零,剩下的一点几率是留给开车的人和车抽风用的。

方周在路上是真的闲的很,他的目光一直留在地面上,不是走路时候正常的看路,而是货真价实的仔细搜索地面,就好像刚刚他掉在地上一枚钻戒。这也怪不得方周,作为一个宅男,他几乎不出门,但是偏偏就有一年他出门不过十几次,掉井里了四五次,都掉出阴影了。这也成为了他接下来不出门的最好理由,甚至都让方周有了塞翁失马,焉知祸福的想法。现在自然是害怕自己的这份运气转移到小喵身上。

小喵知道方周的想法,不屑于回应,这样的低端的错误自它出生一来就没有犯过,但是方周的阴影多少带给了小喵一点影响。倒不是害怕掉进去,而是对方周这种情绪的不理解:这下水道就这么可怕?自己还特意下去扒拉过吃的。

方周眼睁睁看着小喵慢慢悠悠跑到一个井边上,跃跃欲试要向下跳。方周并不拦着,这里面除了脏一点倒也没什么,只要不是莫名其妙掉下去一切就好说。

方周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就应该死命拦着小喵不让它下来,好奇害死猫。方周掉下来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太多,只是想着怎么上去了。现在自己被小喵带下来,加上自己的感官比过去强了不知道多少,污水在不远处的水道里留着,上面飘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死猫狗也被丢了下来,墙壁上也是不知名的恶心的让人想吐的带着颜色的黏糊糊的液体,而且小喵没有要走的意思!方周现在想要拍死那个偷井盖的,换个地方偷也行啊,就这么让小喵碰见是要干什么?坑老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