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他自人间来 > 正文
第二章 法宝
作者:中午吃啥  |  字数:3321  |  更新时间:2020-05-14 11:47:24 全文阅读

“沈尘哥哥,你没事儿吧。”一个甜甜的女孩儿声音响起。

  沈尘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忙去开了门。

  外面是个梳着羊角辫的七八岁女孩儿,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沈尘,里面有着几分担忧,身上的白色连衣裙洗的有些泛黄却依旧显得很是干净。

  “小梦啊,哥哥没事儿。”沈尘笑着开口,再见苏梦,他依旧有些激动。

  独自一人来到临海市,经历了世界的混乱,这女孩儿是他这些年视同亲人般的存在。

  也只有她阳光的笑脸,才能让自己当年一直坚持下去。

  这小女孩儿名为苏梦,是他的邻居,自从他五年前搬到这里,两人关系就非常好,也可以说沈尘是看着苏梦长大的。

  从牙牙学语到古灵精怪,他是真的把苏梦当成了妹妹对待。

  “刚刚是你报的执法者吧,小梦。”沈尘伸出手,摸了摸苏梦头上的两根羊角辫,开口说道。

  苏梦甜甜笑着,两颗小酒窝可爱极了:“我一看那人就不像好人,等以后小梦长大了,就不报执法者了,小梦把这些坏人打跑。”

  说着,她还努了努自己的小拳头。

  不过就在这时,沈尘微微一愣,因为他看到苏梦脖间的吊坠。

  那是一颗心形的红色矿石打磨的吊坠,由一根红绳挂在苏梦的脖间。

  “这吊坠,是小梦打小戴着的那颗吗?”沈尘皱眉开口。

  苏梦点了点头,有些奇怪,这事儿沈尘哥哥不是一直都知道。

  “前世我并未踏入修真,但就算踏入炼气期恐怕也无法看出这吊坠的不凡,这竟是一件防御性法宝,里面蕴含的灵气,至少可挡元婴全力三击!”沈尘眉头皱着。

  “沈尘啊,中午就在家里吃吧,我快做好饭了。”这时,一个妇人从旁边门口探出身子来,开口说道。

  沈尘反应过来,笑着点了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苏姨。”

  “嗨,你还跟我们娘俩客气啥。”妇人开口,白了沈尘一眼,随即便回了屋。

  这妇人看起来四十来岁的年纪,五官精致,一看年轻时候就是个美人,只是估计是平时不注意保养,如今皮肤有些发黑,脸上隐约已经浮现出了道道皱纹。

  这就是苏梦的妈妈,苏梅琴。

  苏梦从母姓,自从认识两人开始,便从未见过苏梦的爸爸,听苏梦说,她妈妈曾说过爸爸已经去世了。

  所以沈尘也从未主动提过此事。

  只是他也知道,那被苏梦当宝贝一样的吊坠,是苏梦父亲曾经留给苏梦的。

  “怪不得前世苏梦母女突然搬走,看来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苏梦那个去世的父亲,也并不简单,那可是可挡元婴三击的法宝!”

  练气十层入筑基,筑基十层进结丹,结丹十层面生死,生死之后再元婴!元婴,在修士里面都万不存一,整个临海市,最强大的几人,也不过才元婴境。

  苏梅琴与苏梦的住所也不大,一室一厅,满打满算五六十平的地方,当然,是比沈尘之前住的小屋大了不少。

  三菜一汤,虽没多少肉食,倒也香气扑鼻。

  这味道让沈尘都有些恍惚,怀念了十万年的味道。

  话不多言,在苏家母女面前,他也不用想太多,风卷残云般把桌上的饭菜一扫而光。

  “沈尘啊,苏姨不太会说话,你别介意,不过你也别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如果修不成真,咱就不修了,做个普通人也挺好的。”苏梅琴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开口说道。

  “对啊沈尘哥哥,你别着急,这几天你把自己关在家里,可担心死小梦了,要不你就做个普通人,等小梦长大了,成为了厉害的修士,小梦保护你!”小梦继续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目光炯炯的开口。

  沈尘伸出手,又摸了摸苏梦的羊角辫:“好好,放心吧,沈尘哥哥没事儿,小梦别担心,快去卧室写作业去,一会我可是要检查今天的作业,要是没写完,可就要打屁股了。”

  一瞬间,苏梦的小脸就垮了下来。

  “哼哼,你跟我妈就是一伙的,天天的就知道欺负小孩子,天天让小孩子写作业。”苏梦嘟着嘴,不过还是听话的去了卧室。

  等到苏梦跑去卧室,沈尘的笑容稍微收了收:“苏姨,你先别忙了,我有个事情要跟你说。”

  苏梅琴惊讶看了沈尘一眼,也没多言,用抹布擦了擦手,随即坐在凳子上。

  “苏姨,其实我不知道你与小梦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想来不简单,不过我想欠你们一个因果。”沈尘直接开口,没有隐藏。

  苏梅琴本来带笑的脸愣住了。

  双手有些紧张的捏住衣服,眼神闪烁:“你这孩子,说什么呢?阿姨听不懂。”

  “苏姨,我们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我是什么人你知道,我现在需要小梦脖间的吊坠,但是拿了吊坠,我不会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们,不管什么人。”

  沈尘面色肃然,开口说道。

  他明明可以不告诉苏姨,直接把吊坠从小梦那拿走,小梦绝对不会拒绝。

  但他没有那么做。

  苏梅琴愣住了,之前勉强的笑容消失了,她直直的看着沈尘。

  脑中回想起这五年的一幕幕来。

  “那个吊坠是小梦的爸爸留给她的,他说过,要是有人能看出吊坠的不凡,那就把吊坠给他,然后能离他多远就离他多远,这种人不是我和小梦可以接触的。”苏梅琴开口,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沈尘。

  不过随即,她苦笑一声:“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居然是你看出了吊坠的不凡。”

  “算了,吊坠给你吧,我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但看来对你有用,我也不听我们家老头子的话了,姨只想问你一句,这五年,是真的吗?”她苦笑看着沈尘。

  眼中带着几分信任与期待。

  沈尘坚定点了点头,他一直都是真正的自己,不论前世今生。

  苏梅琴笑了,然后转身走进了卧室。

  不久后,她把吊坠拿了出来,直接放在沈尘的面前。

  “最后,沈尘啊,苏姨不懂修真,苏姨只是个普通人,我知道我家那口子不是普通人,但是他到底多厉害,我不知道,但是这些年来执法者随叫随到,甚至有些事情不通知执法者,他们也会来帮忙,而且苏姨总感觉有人在保护我们母女,我一个妇道人家懂得不多,但是既然有人保护,那肯定有人想伤害我们母女,希望这个东西给你,不是害了你。”

  苏梅琴开口,带着几分回忆,带着几分坦然,更带着几分担忧。

  这担忧是对沈尘的。

  五年的相处,她相信沈尘的为人。

  “这个东西,是当年我们家那口子唯一千叮咛万嘱咐的东西,恐怕也是一切问题的源头,沈尘你要是扛不住了,就来找苏姨。”苏梅琴嘱咐着。

  有些絮叨,但是沈尘心里却是感受到非常温暖。

  苏梅琴,是真的为自己担心。

  “放心吧苏姨,以后你们就放心好好生活,以后我来保护你们。”沈尘拿起了吊坠,笑的露出了牙齿。

  这东西可是可抵抗元婴三击的法宝,想必苏姨的丈夫叮嘱的可并非这么简单。

  这可是连元婴都垂涎的防御性法宝。

  这份因果,他接下了。

  回到小屋,看着火红色的心形石头,沈尘深深吸了一口气。

  “或许是天意吧,前世发现这归元诀时,我已无法重修,这一世,便修这法诀吧。”

  那是沈尘偶然之下发现的一个修真功法,一次被追杀之际,他逃入宇宙中的生命禁区,偶然获得。

  “归元诀,必须作为修炼之人的唯一法诀,而且必须是普通人时便修炼,不可转修。”

  曾经沈尘修为无限接近仙尊之时推衍过归元诀,发现一片混沌。

  此法诀不知来处,不知修到极深时会是如何,他只有到仙尊之境的修炼方法。

  “也够了,按照推演,若是真把归元诀修到仙尊,那也是仙尊中的巅峰强者!”

  沈尘想着,决定下来。

  “既然如此,便开始吧。”沈尘看着手中的吊坠,闭上双目。

  练气期,顾名思义,便是纳天地间游离的灵气入体,自丹田循环一周,便为练气一层。

  灵气随着自身经脉不断往复于丹田之中,渐渐变成自身真气,归于丹田。

  自身真气可如臂驱使,甚至可强化自身肉体,也可通过特定经脉外放化神通。

  其实灵气也可称为暗能量!

  暗能量在整个宇宙中蕴含最多的能量,肉眼不可见。

  “只是不知为何,在前世,地球上的暗能量如此稀薄,只有月球崩碎后才堪堪达到宇宙普通标准。”沈尘喃喃开口。

  随即不再言语,很快进入冥想状态。

  以往,灵气无法入体,所以导致他一直未曾进入炼气期。

  归咎原因,便是因为他仙灵根太强,不让他吸取太过驳杂的灵气。

  此次,他并未吸收,冥想状态下,引导灵气进入手掌中那吊坠法宝之中。

  很快,他额头上渗透出细密的汗珠。

  意识一阵眩晕。

  当他再次清醒,这哪是自己的小屋,他已然置身在一片混沌之中。

  他身形虚幻,四周一片红色的混沌雾气,而在他一旁,一个中年人背对着他。

  “你是何人?为何有这件吊坠!”中年人声音浩瀚,不怒自威,四周红色的雾气随着他的话声突然剧烈翻滚,朝着沈尘压来。

  沈尘神色平静,他知道,如今他的意识被吸入吊坠之中。

  “可抗元婴三击的防御性法宝,恐怕你的修为也至少元婴境,才可炼出这样的法宝,闻这血腥气息,恐怕还用了自身精血吧。”沈尘神色平静,淡淡开口。

  那翻滚的雾气骤然停顿,只是那人影依旧背对着沈尘。

  “能认出这法宝,可看出其中添加精血,人类中,我不记得有如此年轻的元婴或结丹境修士!”那人影开口。

  沈尘笑了笑,答非所问;“你便是苏梦的父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