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西行斋异闻 > 第一卷 上元胡同西行斋
第十九章 画中妖(四)
作者:三根青葱  |  字数:2261  |  更新时间:2020-05-25 11:06:50 全文阅读

张欣雨失踪了?

  庄飞心里一惊,想要问个究竟,那男人却已经把电话挂断了,他最后不耐烦的告诉庄飞,这个号码以后不会有人再用。

  庄飞颓然把电话丢在了一旁,他知道,那应该就是张欣雨曾经的“男人”吧。

  然而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张欣雨到哪去了?

  他突然跳了起来,昨天晚上的一幕场景涌上脑海,难道,那都是真的?

  他再也坐不住了,疯了一般冲出了房门,往那条街的位置跑去。

  再次回到数月前在街头摆摊的地方,庄飞满脸茫然,他依稀记得,自己那天收工后,是沿着一条小街往前走,当时情绪很低落,始终低着头,也没有注意,当时来到的到底是什么地方。

  他开始沿着小街走去,然而他在街道上转来转去,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家奇怪的店铺,和那条有些诡异的老街。

  昏黄的灯光,淡紫色的雾气,朦胧的街道,黑暗中的延.......

  庄飞在街上就像-一个无头的苍蝇,昨天夜里的场景不断的在脑中闪出,可他却怎么也找不到那条街道,就好像,那根本就是一条不存在的街道。

  那条街,到底在哪?又或者,那根本就是自己的一个梦?

  难道自己这几个月,都是在一个梦境中度过的?

  不,这不可能,庄飞吞了口唾沫,他跑到街边的一个橱窗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切都和之前不一样了,名牌的衣服,腕上的手表,这一切绝对不是幻觉,更不是梦境。

  只是,那个橱窗里的自己,看上去却是异常的憔悴,消瘦,双眼无神,活脱脱就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背后的冷汗浸透了衣衫,庄飞眼中流露了一丝慌张,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抚摸着橱窗里的那个自己,却突然发现,那一双手不知何时已经苍老得像是一段枯枝,上面青筋暴起,皮包着骨头。

  这、这是谁的手?

  庄飞惊讶的盯着那双手,又看着橱窗镜子里的自己,一个念头在脑中闪现。

  “这还是曾经的我么?

  他喃喃低语着,忽然旁边传来一一个声音。

  “这当然是你,你不是有个梦想,要成为画家,要成为大师,举办你的画展么?”

  庄飞霍然转身,身后竟站着一个人,是曾在店铺里见过一面的,那个少年。

  他面色冷峻的看着庄飞,忽然指着橱窗里的庄飞:“这个才是真正的你。”

  庄飞忽然就浑身颤抖起来,他倒退着说:“不,这不是我,我、我才二十多岁,我怎么可能是这样一副样子,我、....”

  可是他的那一双手,突然就好像失去了控制一样,不断的抽搐、扭曲起来,他的眼中也很快出现疯狂的神色。

  “画、我要.....”..

  他扑到了那橱窗前,拼命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那橱窗上画了起来,那少年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不断在橱窗.上用自己的鲜血画出一-条条触目惊心的红色,淋淋漓漓。

  商店里面很快就有人冲了出来,他们惊恐的看着庄飞,不断冲上来想要阻拦他,但庄飞的眼中似乎根本看不见这些人,他的双眼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低吼着,咆哮着,一次又一次咬破自己的手指,那血就像不要钱一样,泼洒在了橱窗之上。

  半个小时后.....

  周围的喧闹,让庄飞终于渐渐恢复了一些理智,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跌坐在地上,满身血污狼藉,在自己面前的那橱窗上,赫然画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脸。

  周围,站着许多人,都离他远远的,那些目光中,流露出的都是鄙夷和恐惧。

  他踉跄站了起来,转动脖子,想要寻找刚才出现的那个少年,然而却根本找不到了,他就像一个受了惊的野兽,走到哪里,哪里的人就退开,避让,离他远远的,就好像他是一个瘟神。

  “我、我是庄飞,我是画家,你们不认识我么,我是世界大师,所有人都要对我膜拜,对我敬仰,你们这些人,你们知道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看着....”

  他如同疯了一样吼叫着,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警笛和救护车的声音。

  他愕然转身,就看见几个穿着白衣服的人,向他跑了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庄飞再次醒来,只觉手指钻心的疼,他睁开眼睛,发现满眼都是雪白。

  雪白的墙壁,雪白的灯光,雪白的床。

  这是一家医院的病房,他呆了片刻,才忽然想起刚才发生的事。

  “.....都做了些什么?”他努力的回忆着,却是-阵头疼欲裂,就在这时,旁边忽然有人对他说:“你刚醒,别想太多,好好休息。”

  庄飞心中一惊,愕然转头,就见病床一侧坐着一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的,穿着黑色裙子的女人。

  “欣雨!是你、你怎么...”庄飞差点从病床上跳起来,脱口惊呼道。

  没错,这漂亮女人的确是张欣雨,确切的说,是庄飞前些天画的那个张欣雨。

  “噓,不要吵,这里是精神病医院,你要是不想又被人打镇静剂,最好还是闭上嘴巴。”张欣雨竖起一根手指,脸上带着神秘的笑。

  庄飞却张大了嘴巴,惊讶道:“什么,精神病院....”他刚喊出口,忙用手捂住嘴巴,瞪大了眼睛,压低声音说:“我怎么会在精神病院,你真的是欣雨?”

  张欣雨又神秘的笑了起来:“废话,这里当然是精神病院,难道你忘了,白天的时候你咬破自己的手指,用血在人家橱窗.上画画?啧啧,不过这一针镇静剂的效果还真强,居然让你一直睡到了天黑。”

  天黑了?庄飞下意识的往窗外看去,果然,夜色已经笼罩了大地,窗子外面,是蒙蒙的月光。

  他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张欣雨轻轻拦住了他,低声道:“你别怕,我的确是张欣雨,说起来这还要感谢你,所以你现在什么都不要问,也不要管,我带你离开这里。”

  庄飞脑子里乱哄哄的,他已经完全被这些怪异的事情弄晕了,只机械性的点了点头,张欣雨便起身推开了窗子,回头对他笑了笑,便轻飘飘的跳了下去。

  庄飞一阵惊讶,他忙穿好鞋子,也来到窗前,低头一看,张欣雨已经站在楼下,正对着他不断招手。可是,庄飞望着楼下,脑中一阵眩晕,这、这里是四楼,她是怎么下去的?

  就在这时,走廊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似乎有护士开始查房,庄飞咬了咬牙,转身飞快地把床单撕成条,接在一起,一头牢牢的绑在床脚.上,然后便拉着这条临时的绳索,爬到了楼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