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山河榜 > 狭路相逢,刀剑峥嵘
第六十四章 初斩红尘
作者:大鱼吃萝卜  |  字数:3649  |  更新时间:2020-09-14 13:33:43 全文阅读

虽然首次确认船上并无他人,王幼云还是不提议上船,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

他们就躲在暗处,恢复真气,到天明时,两人凭着互补真气的奇功,恢复了八、九成的功力,又到江里洗澡,虽仍是衣衫破烂,但丝毫不能影响他们各有自己风采的体型外貌。

  当两人奔上一座山丘的高处时,立时受到四周美景吸引,停了下来。

  这一天,白云冉冉,难得的好天气,小江分流,江水粼粼,对岸的山峦反映着日光,右方土地开阔平坦,一个小村庄点缀其上,仟陌交错,被翠色浓重的群山环绕作衬,像是躲避战乱的世外桃源。

  宋池涌起像大江般奔腾不止的豪情壮志,大喊道:“宋爷回来了!”

  回音在两岸间飘荡轰鸣。

  王幼云亦感胸怀扩阔,宋池重重吁出一口紧压胸口,令他血脉沸腾的豪情壮气,徐徐道:“由今天开始,无人再敢小觑我两兄弟,我们兄弟的名头算是正式打响了,接下来就是要有一番大事妖族。”

  王幼云的心情亦出奇地好,笑道:“这话仍是言之过早,我们的联手之力都没法干掉毕攸宁。应该说是气人榜中最平平无奇的奇人了,若再有人来,那必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会教我们更难应付。”

  宋池伸了个懒腰,道:“磨练怕什么,他们只会让我们的漏中沙更加圆满。嘿!你在看什么?”

  王幼云回头凝望小江源头的方向,道:“你看不到那朝我们开来的船吗,是孔雀河的人,他们还没有走。”

  宋池怪叫一声,领头冲下山坡去,王幼云无奈跟上。

两人先后落到甲板上去,君如玉冷冷瞧着他们,朱唇微张道:“掉头回航!”站在她身后的手下急忙发出命令,风帆上的水手立即忙碌起来。

  宋池欠身施礼道:“娘子在大江上来回奔波,不知是否为了我两兄弟,还是单单为了我这一个兄弟呢?”君如玉早已恢复寻常那娇媚,瞪了他好一会,忽然摇头叹道:“你这个负心汉,姐姐怕是等不到,心都被狐狸精勾去了,还怎能对姐姐动心呢?”

  王幼云淡淡道:“河主的消息真灵通。”

  君如玉没好气的道:“除非又聋又盲,才会不知道,张天意被你们废掉之后,张士诚已经发狂,令整个黄河地区大乱,没有人能控制得住。此时正是龙凤将的北伐关键时刻,怕是要收到沉重的打击呢。”

  宋池和王幼云听得面面相觑,暗忖那龙凤将的计划,本来就没有什么机会成功,并不需要过多的关注,一支没有主战目的队伍,进行大规模的行动,缺少计划,又怎能夺得天下?

可他们也发现了这个平时谄媚无比的女子,忽然变得有点多。

  君如玉见座驾船成功掉头,逆流而上,柔声道:“两位夫家请赏面进内用点酒菜好吗?”

  两人进入窄小至只容放下一张圆桌和十多张椅子的小舱厅,立时愕然。

  对着舱门那边挤了七、八个人,只其中一人四平八稳的坐着,显是最有身分地位。

  此人年在四十许间,身材修长,瘦窄的脸庞上有一双满载幽郁但却鸡贼智能的眼睛,加上一张多情善感的嘴和大把长须,这一身文士装束、风度翩翩的男子,模样像极曹贼那老王八蛋。

陈友谅,本是渔家人,姓谢,后因其祖父入赘了陈家,其后辈随了他姓陈,少时读书,略通文义,膂力过人,武艺也绝非等闲,有一卜者在察看过其祖先的墓地之后说:“日后定会富贵。”但其与曹贼想比,还是差了些许。

  见到两人进来,他长身而起,微笑道:“在下陈友谅,欢迎两位公子大驾光临,请坐!”

  竟是淮西军的第二号人物“圣手”陈友谅!宋池回过神来,施礼笑道:“原来是陈元帅来了。”

  陈友谅欣然道:“坐下再谈。”

  宋池和王幼云坐好后,陈友谅这才入座,其它高手都站到陈友谅椅后,只有君如玉和柳世衍立在两人的一方。

  王幼云庆幸没有他们的张大哥张定边在,不然实属难做道:“君小姐等为何不坐下来呢?”

  陈友谅从容笑道:“由本帅代表他们坐下来嘛!说来也巧合,我本是来为王上解决倪文俊那个叛徒的,却巧遇两位,两位小兄弟今趟能在白龙河高手如云的重重围困中,巧施妙计,奋勇猛击,废去张天意,此战必然轰传天下。不过人怕出名猪怕壮,小兄弟对日后有何打算呢?”

  两人见陈友谅对当时的情况如若目睹,心中凛然,想必这君婆娘已经将事情原委禀报上去,却不料对方又道:“有一事未知两位是否早已知晓,毕攸宁实是西域元崖山元崖子的小徒弟,此人横行西疆,无人能制,论威望仅次西域第一人佛剑仙,但其神秘程度犹在她之上,就算张老天师也不敢轻视。”

  宋池和王幼云大感错愕。

  元崖子,不就是当初喂他们吃药的那个老头吗?他们是没有想到,对方还有这层身份,竟然还跟这毕攸宁又扯上关系了,难道这家伙没死?那他们岂不是还有得救?

  不过他们灵机一闪,并未将心理活动展现在陈友谅面前。

  宋池耸肩道:“打算非是没有,就怕陈元帅觉得我们没前途,因为我兄弟打算前往那西域之地当一名秃头的和尚从此偶尔年年佛经,尼姑做伴,活他个潇潇洒洒。”

  听到宋池胡说八道,君如玉大皱眉头,以为这个脾气古怪的父亲,会大发雷霆。

  陈友谅默然片响,忽然仰头一阵长笑,瞧往窗外阳光漫天的河岸,含笑不语好一会后,目光才再次落在两人身上,哑然笑道:“两位公子是否不把我陈友谅当作朋友了呢?”

  宋池身后的君如玉带点不屑地道:“义父应该问他身边这位王兄弟的,他就老实得多!”

  陈友谅颇感奇怪地瞥了养女一眼,又正容道:“若两位公子真是看破了红尘,便既不会废掉张天意,让张士诚勃然大怒,又让杨家在江湖蒙羞了,老夫说错了吗?”

  王幼云若无其事道:“宋二爷怎会看错,不过我说的亦是真话,去西域权当是为了师傅一个遗愿,又是我兄弟俩挂念的一个心愿,既然全天下无人可恋,那还有什么理由不入斩断红尘呢?”他这番话说的比宋池的还真实几分。

  陈友谅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轻经道:“之前你们兄弟放出消息说宝藏在燕京,如今却让天下人都去抢,你们夺得远远的,不会是真正的宝藏在西域吧?”

  宋池差点一口老酒喷在他的脸上,筷子都没拿稳,掉到桌面上,更是心中暗凛,这陈友谅是个多疑的老小子,竟把事实反向推测了七、八成出来。当即拱手叹道:“真厉害!”

  陈友谅淡然道:“这事我可助你,事成之后,财物归我,我可分军一万封你们为中锒大将军。”

  王幼云依然也强忍着笑,第一次见,不信真话推测出假话来的高手,不解道:“陈元帅富甲一方,也还需要这批财物?”

  陈友谅微笑道:“若论钱财,又有谁会嫌多呢?”

  宋池与王幼云交换了个眼色后,摇头道:“我两兄弟就是不想被人束缚,才上出家的。”

  陈友谅截断他道:“两位怕是不想屈于人下吧,我陈友谅从小如此,志在天边,若看不通此点,今天亦不会说出这番话来了。”

  君如玉接着道:“义父啊!如玉早说过他们不知天高地厚的了!”

  陈友谅笑道:“如玉勿要说意气话,谁能位列奇人榜单上,谁就有资格像他们两兄弟这般说话。”其实他也是从七人榜单上出来的人物,当然那个时候还有一个叫朱重八的,排在他的前面,还没怎么显山露水。

  再凝视宋池一眼拈须微笑道:“现在南方形势最强的杨家声明受损,环顾群雄,只有方国珍、陈友定、何真等都不是我的对手,两位若有志于天下,何不谈谈彼此的合作呢?”

  宋池和王幼云都升起奇异的感觉,感受到有了这几次的行动之后,他们已经成为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否则凭什么和这名里淮西军第二,实则第一的人物平起平坐,更遑论高谈合作。

陈友谅又道:“行大事者,最忌讳优柔寡断,至多这样了,我将如玉许配给你们,还将你家姐姐送还给你们如何?”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了,意思便是“你家姐姐已经在我手上,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但他们也知道,这消息大抵就是身边这位美人查出来的,当即对她没了什么好感。

王幼云的脸色一直冷峻,让人看不出深浅来沉吟片时,点头道:“呵,我们兄弟其实早就仰慕淮西军,但我们兄弟看破红尘却是真,如若元帅不信,那只管将我们兄弟正法好了,而我们加入淮西军只有一个要求,我们姐姐仰慕淮西威武将军张定边已久,希望元帅能够成全他们,而且即刻开始,用你们的特殊方法,传信回去完成此事。”

  一直没有作声的其它宋阀高手齐感愕然,君如玉更是面容僵硬,霞生玉颊,喜怒难分。

  只有陈友谅冷静沉着如故,盯了宋池好一会后,哑然失笑道:“王小兄弟一说话便是语破天惊啊,打的更是如意算盘。”

  王幼云平静无波,令人一点看不出他内心的想法。

  宋池忘了兄弟一眼,有些意外,却是面无愧色,油然道:“聘礼就当是元帅想要的宝库了。”

  君如玉差点想即场捏死宋池,尖叫道:“你们是否太过于猖獗了些?”

  陈友谅举手阻止她说下去,瞧瞧宋池,又看看高深莫测的王幼云,点头道:“两位小兄弟确是争天下的人材,若我陈友谅当面错过,必然追悔莫及。”

  君如玉挽回道:“义父!”

  陈友谅向她微笑道:“这事义父自有打算。”

  宋池欣然道:“君小姐安心好了。我这兄弟当真是看破了红尘,实则你能嫁我也一样,我们兄弟从小一起长大,也无差别。”

  其它人无不愕然,欣赏宋池闲情逸致。

  只有君如玉叫出一个“滚”字。

  陈友谅笑道:“事情就这么大致决定,两位小兄须否我们的协助呢?”

  宋池摇头拒绝,压低声音道:“陈元帅大可考虑痛倪蛮子那般与结盟,那黄河以下,半壁江山岂不手到擒来?”

  陈元帅方面的人无不动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