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山河榜 > 心有猛虎,志比天高
楔子
作者:大鱼吃萝卜  |  字数:2667  |  更新时间:2020-06-01 06:19:49 全文阅读

人生南北多歧路,将相神仙,也要凡人做。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功名富贵无凭据,费尽心情,总把流光误。浊酒三杯沈醉去,水流花谢知何处?

——《三国志》

大元朝,东胜神洲四分天下,东南省。

民谣:天高皇帝远,民少相公多。一日打三遍,不反待如何?由是黄岩方谷珍因而肇乱江淮,红巾徧四方矣。

滂沱大雨,山间的官道,地面震动,马蹄飞扬。这是大名鼎鼎的蒙古铁骑,小小三百人就能够造成如此骇人动静,铁骑延绵成一条黑线,仿佛没有尽头,浩浩荡荡,气势如虹,向着京州城奔去。

他们善于游击野战,背上的蒙古弓更是让人闻风丧胆,当年就这小小的三百人轻易灭杀过上千的普通骑兵队,就算是不敌当年之勇,面见一般的邪祟也不成问题。

军中领头一男子是皇宫禁卫总管燕七圣,年在三旬许间,满扎胡子,身形肥胖,神色内敛,一对眼睛深邃莫测,予人冷血无情的印象,由内而外都是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

  官道沿边的有一条大运河,可蒙古铁骑向来不喜好水性,不然顺流而下行程减半会快很多。

前朝皇帝不治泛滥的黄河,发动十多万民众修筑大运河,说是加强经济改善民生,现在看来是尸横遍野,劳民伤财,加强镇压南方力度要明显些。

  燕七圣的心腹名为钟士礼,冒雨策马上侧恭敬道:“天亮前便可抵京州,总管今趟怎么还亲自来取《青牛经》?”

  燕七圣逸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淡淡道:“前朝皇上纵容妖僧的炼药术和房中术,可纵观瓦刺高僧扎堆扎堆火化,不就是寻些舍利子去卖钱?现在新帝天下,妖邪横行,又秘寻《青牛经》欲要修仙得道,阿布还要我亲自去,不知怎么想的。”

  钟士礼陪笑道:“先帝明察暗访十多年,始知那《青牛经》能修仙,落在京州第一高手‘覆海掌’牛老道手中,那厮仙没修成,离成鬼倒不远了。”

  燕七圣低声念了牛老道的名字,身上的血液隐隐沸腾。这些年来,为了巩固地位他也苦练武功,现在已经大有所成,很久没有试过手了。

......

  徐州王莽头陀芝麻李的摩下大将倪云龙,沿着长江冒雨催马疾驰,踏飞官道上的积水泥浆,踏碎了江岸旁的宁静。

  芝麻李乃是想与元帝争皇位的,一股起义民军的首领,声势颇大。

  自元顺帝引入妖僧炼药不顾百姓生死,黄河暴溢,先是水旱灾害,又有瘟疫袭击。权臣自重,滥征苛税,皇帝被架空。市井百姓苦不堪言,盗贼四起。前有“死者已满路,生者与鬼邻”后有“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谣言出世,红巾军点燃起义之火,白莲教风助火势,大元朝已无复开国时的威望了。

  黎明朦胧,东南省九江部的京州城,矗立大江上游处,城外的江边码头,泊满大小船舶,点点灯火,有种即将迎来繁华的宁静味道!

  倪云龙身披蓑衣,手持雁翎刀,腰配骷髅碗,这是世间帝师“八思和尚”的东西。

  昔日燕铁木儿毒死元明宗,在诏书上作妖,诸多忠臣受牵连冤死,又加重赋税,抄帝师家的正是燕铁木儿的狗腿子。

  燕铁木儿是朝中封的太平王,又为右丞相,独掌朝野,独秉大权,贪腐无度,其子燕七圣曾扬言“天下即我家”,可知其猖獗。

  其沉迷酒色,疯狂敛财,查到瓦刺僧人八思巴,也是逃走的帝师,曾有徒弟杨琏真迦,盗取数代帝王陵墓获得财富无双,但后面得尸毒惨死,其后人杨家满地找也找不着,燕家心中也生窥视之意。

  自此又有山河阁的风声:“八思宝藏,必藏帝运。神符降生,乾坤变更。”天下英豪望风而动。

  三天前,这只奇怪的碗在押店典当出世,徐贞元闻讯,立即发散人追查百里,寻得目标人物。可这典当者若得宝藏,怎么还用当这破碗呢?这是一个哲学问题。

  密集得雨滴砸落,忽然倪云龙生出警觉,朝大江连接的运河对岸望去,刚好看见冲刺般奔跑的人马,黑压压一片,驱马声和马蹄声如雷贯耳。

  倪云龙心中一懔,忙抬手,带着手下没进岸旁的密林里。

此时,马到城外北郊一处密林,他们展开身法,来到山腰,可见山上的一座破落的庙宇。两名黑衣人现身出来,低声在倪云龙耳边道:“探子在庙外盯了一夜,没人出门,似乎在歇脚呢!”

  倪云龙当即发下命令,众手下散了开去,潜往破庙四方,形成包围之势。众人到位后,他才飞掠落在门口,途中朗声道:“天完王座下‘断头刀’倪云龙,奉天王之命,请法师跟我们走一趟!”

  半响没有动静,他狐疑,刚想进门。

那破烂的庙门轰然炸开,化成碎片,激溅开去,同时一位灰袍尼姑掠身冲出。

  倪云龙心中大懔,手按到曾助自己屡屡断敌首级的刀柄上。

  女尼身穿大众尼姑服,头戴一顶灰帽子,却能看出丰姿卓约,嘴角处点漆般的一颗小痣,引人瞩目,已经可以列为罕有美人的榜单了。

  又见此女身形颇高,纤侬合度,体态美至难以形容,简称“词穷美女”。

  倪云龙擦干脸上的水,回过神来,比佛音仙籁还好听的声音,又从那尼姑的樱唇吐出来:“你们怎么才来啊?”

  倪云龙错认为其有暗送秋波之意,暂时忘了八思宝藏的事,笑道:“原来不是法师,仙姑是在等我们来给你爽一爽吗?”

  众人的欢笑声中,灰衣女子嘴角掀起无比动人的笑意,柔声道:“本姑娘想要渡你去极乐呢!”

  “轰!”

  女子手掌虚握,森寒真气,席卷而出,雨滴仿若敲打在滚烫的钢板上,纷纷蒸发。

  倪云龙当了大半生绿林好汉,见识甚广,只从对方运气的速度,便知遇上了生平所遇最可怕的对手。狂喝一声,退步抽刀,同时发出指令,让属下围攻。

  心中愣是不懂,不说朝中女尼都是淫媾吗,怎么还没交 欢,就要杀人了?

  此时众手下纷纷赶来助阵,倪云龙不敢让她占据先机,人随刀进,化作滚滚刀影,如水中猛虎,领人向对方猛冲砍去。

  灰袍女子娇咤一声,斜掠而起,飞临倪云龙头顶之上,掌刀闪电下劈,真气刀芒飞出。

  “砰!”

  气刃相击,一股巨力透刀而入,倪云龙胸口如被雷击,吃不住势子,跄踉跌退。

  难以想象在起义战争中刀刀断敌人头的倪云龙,竟然会吃这种亏。

  女子翻身腾空,落至两名大汉中间,人飞掌旋,那两人惨叫一声飞跌开去,再爬不起来。

众大汉均是刀头舔血,好勇斗狠之辈,反激起不甘,飞扑上去。

  灰袍女子开始面无表情,化出百千掌印,鬼魅般在众大汉间穿梭,掌印所到处,空间炸裂,雨水飞溅,总有人倒跌丧命。

  受力者无论伤在何处,都是触之丧命,五脏给真气震碎而亡。

  最后掠至倪云龙身前,双方继续绞击。

  倪云龙使出浑身解数,刚到第五刀,精钢打成的雁翎刀,竟给对方硬生生震断飞开。大骇下,把只能把刀柄当作暗器投射出去,提气急掠。

  可那女子一个旋身,不但避过激射过来的刀柄,好抓住刀柄甩手回去。

  倪云龙都还未转身,明明白白看着雪亮的刀柄飞来,脑子里闪过种种闪躲的动作,但身体营养跟不上一般动作缓慢,直到断刀透体,死不瞑目。

女子拿回那骷髅碗,像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飘然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