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阴阳天命 > 第二卷 龙归卸田
第四十一章 子母火凶煞
作者:十杰  |  字数:2234  |  更新时间:2020-06-03 11:53:03 全文阅读

  黄忠恒摆了摆手“行了,他们就嘴上说说,你就玩命,心性真该锻炼一下了”。

  他这一挥手,一百十八根银针直接落在了地上,我眯了眯眼,召回银针,打量着黄忠恒。

  黄忠恒身为总局二先生都这么强,那孙乾山呢,我一直没见过他出手,能成为中部特异局的局长,这实力只比黄忠恒强不会弱。

  收好银针,又看了眼四人,我冷哼一声“三天后,我会坐飞机赶往长安,让赵明和孔璇等着我”。

  黄忠恒没说话,一手直接按住了那个痴痴傻傻男子的脑袋,对我点了点头,又对狐仙说道“五十年而已,回去吧”。

  就见黄忠恒手一用力,男子身上就跑出一个虚晃的白色狐狸,狐狸怨恨看了我一眼,直接消失了。

  我把我的东西收拾好,包里还有些钱,不过王颖儿给我的手机早掉了。

  咬着牙,提着包,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就看见一辆出租车停在一条小路边,一个中年男子蹲在车旁吃着方便面。

  “这老小子,还想拉你这个回头客啊,不过,你现在还就得坐”小黑气息有些虚弱的说道。

  可我这浑身是血,后背还被翻了皮,肋骨还断了五根,至于其他伤我不知道,但肯定不会轻了。

  看着包里王颖给我买的衣服,我用原本那件被扯坏的衣服,大概擦了擦身上显眼的血迹,咬着牙就换上一套黑色衣服,提着包走向司机师傅笑了笑“还真有缘啊,走不走”。

  司机师傅一听有人说话,抬头看是我,那叫一个喜笑颜开,手上泡面一丢,拉开后车门“走,怎么不走啊”。

  我强忍着,让自己看着很自然,直着身子坐进车里,我不敢弯腰,那种疼真的会疼进心窝。

  一坐上车,司机师傅就开动了车。

  车厢里亮着黄色的氛围灯,我躲在黑暗中不让司机看见我苍白的脸,对司机师傅淡淡说道“快点,直接去机场,我给你一千,顺便给我买张去沪市的票,另算钱”。

  我拿出我得身份证递给了司机师傅。

  司机师傅那叫一个高兴,拿出手机,车子速度慢了许多,我看他的手机现在快夜里十二点了。

  接过我的身份证,直接给我买了最近凌晨三点的飞机票。

  我点了点头,直接给了司机一打钱,也没数,大概有三千。

  司机师傅那是一个兴奋,一扫疲惫,也不怕超速直接去了郑市飞机场。

  等到了机场外才晚上一点多,我下了出租车,就找了个小酒店。夜里人都困乏,前台也没看我,开完房给我房卡,就在桌子上一趴睡了过去。

  这时司机师傅也跟了进来,开了间房,低头数着钱,都没看我,笑道“休息一会,服务就要服务倒底”。

  我应了一声,连忙进了房间,一进房间,小黑就跳了下来“快把衣服脱了”。

  我也是连忙直接脱掉的短袖,果然,这一脱,我差点没喊出声,咬着牙,就感觉后背被撕裂了一样。

  短袖的后面也已经凝固,带着血腥味就被我扔进了水池里。

  脱掉全身衣服,小九还在我手臂盘着“先下来,我洗个澡”。

  小九抬着脑袋看了我一眼,低下头一下就钻出了浴室,不知道跑那去了。

  小黑打量着我“你这浑身,除了那张脸和这两条腿,就没个地方是好的。这一路你一声都没吭,你怎么这么牛逼啊”小黑惊叹的说着。

  我也没办法,为了正常回到郑市,只能忍着,到时到了沪市取一截九阳玉涎香抹抹会好受不少,希望那人还没去取香吧。我现在只能先忍着了。

  打开花洒,瞬间浑身都疼痛都被凉水扫去,我拿起毛巾缓缓擦拭了起来。

  这澡一洗就是一个点,出来时,我浑身血迹也没了,看着浴池满地的鲜血,再看青一块紫一块的皮肤,要不然就是皮肉翻滚。我咬着牙“这仇,我记下了,三年内,我必须杀了他们”。

  “行了,别贫了,这黄忠恒怀了事,你这几天就别去那个什么歧州了,先养养伤吧”小黑也是担忧着说道。

  我摇了摇头“九阴碑我控制不了,可他们要寻我家祖的推命图,我不能让推命图落在他们手上,再说,这次去歧州,还能找到我爷爷,我有些事情想要问问他”。

  小黑听我说完,叹了口气“随你吧”。

  休息了一个点,包里有点吃的,我随意吃了点东西,脸色也好看多了,穿上一身孙乾山给我准备的长袖长裤,把自裹的严严实实,就出了门。

  直接赶往飞机场,这一路一直扶着腰间,让腰间疼痛稍微减轻。

  按照老样子,我把小黑和小九都塞进背包,和上次一样,直接过了安检。等上了飞机,我左手扶着腰间,右手把背包往上一扔,直接就要睡觉,争取到了沪市不让自己太过疲惫。

  我本就坐在靠窗户边,这时两个年轻女子带着口罩谈笑着就坐在了我的身边。

  她俩一坐下,我皱了皱眉,这两人身上带着鬼煞气息,很浓,我抬头打量了一下两女,两个都是额头红色的血气翻涌,必死之兆,命宫煞气缭绕,看样子像是有一段时间了。

  其中一个父母宫泛着黄光,她所在的家因该很是幸福。

  而另外一个也是如此。其他都好,唯独两人命宫旁的姊妹宫,暗淡无光。

  “嘿,说你小子是煞星,你还别不服气,走那,那出事,这鬼煞你都能遇到”小黑也是感觉到了什么,在包里唏嘘的说道。

  它这一说,我这一想,还真是,我走那,那还真出事。自嘲的笑了笑,就准备不管此事,闭眼养神。

  就在我闭眼瞬间,我看见一个女子的背包上写着“奵”字。

  女大丁小,笔顺不畅,有些断续。我一下提起了神,捂着腰,盯着那个“奵”多瞅了几眼,再结合两人命宫的煞气和绕在两人额头的血气,我不可思议的对小黑说道“这世间还能形成子母火凶煞”。

  小黑也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砸吧了下嘴“饿。唉,早告诉你,世上最可怕的是人心,看吧,两个小姑娘都能被子母火凶杀缠上,可见,这俩也不是什么好人”。

  “奵”字,分女和丁。女本属阴,再结合俩女的面相,这惹的就是个女鬼,而这丁字明显小了,丁也是寓意孩童,说明这女的惹的是一对母子。由于字很简了,写的时间也长了,关于鬼神之说我也就看出这些。

  顺着奵字抬头一看,就见两女厌烦着看着我,像是我欠了她们钱一样,我摇了摇头笑了笑,从新慢慢的躺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